遍地英灵的明日方舟 第117章

作者:许氏子

那位老板看着拿破仑扛起那个巨大的箱子继续走去的背影,喃喃自语的说道:“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啊。”

“不过……他衣服上的那个花纹……我怎么感觉有点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

那位老板此刻也是不断回忆着,刚才在拿破仑的衣服上看到的奇怪的印记——用金线绣的花。但是这位维多利亚老板想不起这花叫什么了。

“……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那位老板很快便是将这些问题抛之脑后,而此刻,在他收拾那些杂志的时候,他却是猛地注意到,那在一本有关于古高卢的杂志上,有着和拿破仑的身上一模一样的花纹。

一种在高卢极具代表性的,名为鸢尾花的标志。

“鸢尾花……鸢尾花……高卢……”这一刻,那个老板如此的嘀咕着这句话,突然之间,猛地想到了什么。

莫非——是高卢的——?!

“不,不行,必须通知给城防军才行。”那个老板显然是想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可能性,连忙拿起自己报刊内的通讯器,拨通了一串号码。

“……喂!城防军吗?”

……

“不过说起来……说是在贫民窟,但是Maitre没有告诉我那个王储长什么样子啊。”

“唉,我还真是手痒啊,也不知道我们这个时代的法兰西的好男儿们都在什么地方?要是在这座城市能找到个三千法兰西男儿,我今天就有自信把这个时代的英国佬的首都给打下来。”

拿破仑也是不禁如此的嘀咕着,拿破仑在这座城市转了一圈,从这座维多利亚的首都看到了非常多的东西——文明、先进,但是缺乏防备,皇室架空,内部空虚,真的是一个外强中干的帝国了。

要是现在拿破仑手头有三千兵,在这座城市直接掀起旗帜的话,拿破仑当即就可以宣布登基,重振法兰西的荣光了!

只可惜,他没有。

“唉……真气恼啊。”

拿破仑这样说着也是很气馁,明明是绝佳的好机会,自己手头居然没有兵马,而卫宫也不允许他一个人胡闹,真是让拿破仑心痒痒的同时,又难耐这样子的冲动。

大概是曾经身为一个皇帝的本能吧,而且一想到这是这个时代的英国佬的国家和首都,拿破仑更是难耐自己的内心冲动。

那可是自己一辈子都没有跨过去的海峡啊!但是现在这个时代没海峡天险了,拿破仑真的好想看看,现在的英国佬还怎么在高卢的炮火之下,躲到海峡后面去!

而就在这一刻,突然之间,拿破仑却是听见后面传来了一阵声响,伴随着一阵维多利亚语的怒吼:

“快!抓住他!这个高卢余孽!”

“?!怎么猜的那么准!”

拿破仑看着背后那一队队的维多利亚城防军的人,以及他们那装备精良的样子,拿破仑一时之间都是有点反应不过来。

他还什么都没做呢,怎么就被认出来了?

“该死的!英国佬的鼻子是狗鼻子吗?那么灵!”

第208章:重铸高卢荣光,吾辈义不容辞

“该死的!英国佬!你们简直就是我最讨厌的狗和你们那种族的集合体!我一看到你们就已经开始讨厌这个时代了!”

拿破仑见那背后朝着他已经追击而来的城防军士兵,也是二话不说的举起了自己那装着自己的武器大炮的箱子,却是又忽然想起卫宫的命令,讪讪的停止了开炮的动作。

而面对那已经朝着自己突击而来的城防军,拿破仑也不是吃干饭的,猛地将手中的箱子奋力一甩!

“砰——!”

装着大炮的箱子直接砸在了那城防军的脑袋上,这一下子,拿破仑可以保证,这个可怜家伙的头盖骨肯定已经碎的稀巴烂了。

“哈哈哈!来追我啊!英国佬!我可不会怕你们!”

拿破仑一箱子砸死了一个城防军后,感觉到了这些人很明显的恐惧心,当即也是开怀的带着嘲讽的笑道:“来啊!尽管来啊!我会把你们打的连自己妈妈都不认识的——什么东西?!”

而就在此刻,迎接拿破仑的却是一个巨大的火球,拿破仑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在地上滚了一圈,才是躲过了这个火球的攻击。

那巨大的火球就仿佛自带追踪一样,居然顺着小巷子一路飘着过去了,虽然速度不能算很快,但也极其诡异,居然一点都没有碰撞到那些墙壁上。

“搞什么鬼……”拿破仑微微心有余悸的说道,此刻他才是看到,那站在那些城防军背后的,一排排的身穿诡异服饰的术士。

这个时代的魔术师?不,这应该是叫做“源石技艺”的方法,和魔术应该有点像?

糟糕了啊。出生在近代的拿破仑心中也是有点觉得麻烦了起来,他对于魔术可是一窍不通啊,要不是被赋予了这个时代的常识,他甚至都不知道还有魔术师这种存在。

而拿破仑看了看自己的面板,好家伙,魔力E。

再看看对魔力,好吧,是C,还算不用怕。

“但,不怕是不怕,还是不想和你们纠缠。”

“真是的,又是英国佬又是术士的,各个都是我不擅长对付的东西——那么就给我滚开吧!”

这样说着,拿破仑也是终于举起了自己的箱子,迎着那些城防军们疑惑却警惕的眼神,突然猛地眼瞳一凝!

“!卧倒!”

“轰——!!”

几乎是所有城防军第一时间的卧倒,伴随着一阵猛烈的爆炸声下,整个贫民窟区域都是在微微的颤抖着。

而当那些勉强躲过一劫的城防军们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拿破仑早就已经不见踪影,而那为首的城防军军官见人都已经不见了,也是立刻喊道:

“快!通知全城的城防军都动起来!有一个高卢余孽混入了城中!对方手里还有重武器,立刻通知城防军们全城警戒,贴出通缉令悬赏!”

“另外,联系维多利亚军队请求援助,往伦蒂尼姆方向支援,一个有重火力的高卢余孽都已经敢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街头了,我都不敢想背地里有多少高卢余孽聚集起来了!必须用军队进行镇压!”

“伦蒂尼姆的高卢人是时候都滚出去了!”

……

“呼……总算是让他们跟丢了,这群英国佬还真是麻烦啊……居然闻着我的气味就过来了。”

而在另一边,逃开了的拿破仑的身躯才是从一个角落走了出来,见这些城防军都是已经散去,他也是觉得分外的憋屈的喃喃自语道:

“真是的,要不是Maitre让我不要搞大乱子,就这些人我都不让他们或者走出去,Maitre人还不错,就是人太心善了,做不来这种大事。”

“重振法兰西荣光可不能躲躲藏藏啊,得是轰轰烈烈的一场大胜利才行。”

拿破仑摇头晃脑的发着牢骚,现在感觉有点麻烦,这个架势大概是要来抓自己的了。而且接下来的架势只怕是不会放过他。

“……算了,还是现在贫民窟找找看吧,等找到那个所谓的王储就撤退,我得寻找一下。”

“从首都开始起义的路线只怕是走不通了,我得从外界慢慢聚集处一支强大的队伍,我要让这个世界的法兰西……嗯……似乎是叫高卢?高卢男儿们聚集起来战斗!”

……

而此刻,在迦勒底,卫宫在处理着日常的事务的同时,却也是愈发的感觉有些放心不下维多利亚那边的情况。

“……玛修,你觉得我们应该趁着现在多召唤几个法兰西的英灵吗?”

“前辈,我们的圣晶石已经不太够了。”

玛修也是一边给卫宫递上了一杯热咖啡后,有些忧愁的说道:“我们召唤出英灵的次数这几次都很少,基本都是单个英灵降世,圣晶石的收益不高。”

“前辈,难道最近没有什么支线任务吗?可以快速收集圣晶石的方法……”

“啊,有是有,这也是为什么我最后还是让拿破仑去了的原因。”

卫宫也是看了一眼自己的系统支线任务,在自从圣杯战争结束之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任何和主线相关的任务了。目前的支线任务便是在召唤出拿破仑之后出现的《重振高卢》的任务。

这里面的任务目标是让在泰拉大陆已经被吞并的高卢重新焕发出新的活力,虽然高卢已经被毁灭,但是有着高卢血脉的人却是不少。不少黎博利、瓦伊凡、各个种族的人,都有着高卢的血统。

曾经为高卢人,因此都记得那还没有被覆灭的时候的高卢的荣耀,他们或许渴望的不是一个伟大的高卢,而是一个强大的高卢,但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卫宫都不是很在意就是了。

高卢的重振是一步大棋,拿破仑毫无疑问是具备着领袖气质的存在,虽然他这一次是作为Archer降世,而不是Rider,但卫宫可不会认为,这个男人的职介不对,身上的皇帝气息就会减少就是了。

“唉……这日子真是一天比一天难过了……”

卫宫也是有点无可奈何,整个人躺在了躺椅上,似乎是有些沮丧。而玛修也是很温和的来到了卫宫的背后,为他揉揉肩膀,缓解一下压力。

“前辈你已经做的够好了,偶尔放松一下也没关系。”

“啊,对了,陈警官和塔露拉已经见过面了噢,陈警官说要亲自感谢你一番呢。”

“是吗,感谢就不必了,这都是我顺手做的事情而已。”卫宫也是摆了摆手,他当然知道塔露拉和陈晖洁,二人如果在消除了互相之间立场的隔阂的话,其实也是非常简单的要好的姐妹而已,没有那么复杂的事情。

“让她们趁着现在,找找过去姐妹的感觉吧,我就不掺和了。”卫宫将双手附在脑后,随后也是想起了什么,对着玛修问道:

“对了玛修,最近我们迦勒底的名气越来越大了,有关于爱迪生他们的供电系统如何了?”

“很顺利。前辈,我们已经收到了非常多的订单,有非常多的移动城市在听了我们的方案后,愿意和我们进行长期合作。”

“噢对了,还有一封来自谢拉格的信封,那里的喀兰贸易的当家,恩希欧迪斯先生很愿意和我们谈谈有关新式供电系统的合作。”

“哒。”

而就在玛修这样说下的时候,卫宫突然之间动作微微的一顿,抬起头来看向了玛修。

“恩希欧迪斯?是喀兰贸易的当家的?银灰?”

“唉?啊……确实有这样的称呼呢。”玛修微微一愣之后,却是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个,这个名字有什么不对吗?前辈。”

“……不,只是觉得,或许他需要一个合作对象。”

而此刻,卫宫的脸上终于再次浮现出了饶有兴趣的笑容,他忽然想到了一位,从刚刚开始就没有现世过的英灵。

或许,这位可以帮卫宫一个忙,促进一下在谢拉格那边的合作项目什么的……

第209章:拿破仑:绑个王储当质子

迦勒底的那边的情况,暂且先不予理会,在过了一天之后,在维多利亚的伦蒂尼姆,情况却是如同拿破仑所想的一样急转直下。

肉眼可见的城防军的动员以及通缉令,哪怕是贫民窟都有着不少有关于拿破仑的通缉令——伦蒂尼姆的城防军似乎对此特别有经验了,知道逃犯会往什么地方钻。

而关于现在正在被通缉的对象,我们的法兰西皇帝拿破仑先生,却是靠着墙壁呼呼大睡,丝毫没有警惕心的模样……

以至于,他的身边甚至都有人走来了,他都没有半点动静。

“……我是不是找错人了?”

而此刻,站在拿破仑身旁,一位有着金黄色的头发,浑身穿着皮衣热裤,嘴里还叼着一根棒棒糖的狮子女子,看着这靠着墙壁就能睡的魁梧的男人,一时之间,甚至觉得是不是自己的手下和自己开了一个玩笑。

这就是那个高卢人?虽然身上的衣服看起来就不便宜的样子。女孩曾经身为皇室之人,在这方面的眼光倒是格外的刁钻。

然而这个男人……大大咧咧,不拘小节,虽然穿着最名贵的衣服却一点贵族气息都看不出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穿着睡衣睡裤在楼下的酒馆喝醉了,随地一趴就睡着的那种人呢。

“但是,他身上的鸢尾花……确实是高卢人的标志,穿着这样的衣服在维多利亚的首都到处跑……也是幸亏他还能躲到现在了。”

“算了,先把他叫醒问问看吧。”

而此刻,那个狮子女孩也是放下了自己手里的长柄大锤,微微弯腰的看着拿破仑,随后,不怎么温柔的伸出了手掌,便是拍了拍拿破仑的那张脸。

“呜?呜?!谁打扰我的好梦?!”

“……你就是那个高卢人?”而狮子女孩看着此刻似乎是惊醒的样子的拿破仑,也是用自己那独特的慵懒的语气开口说道:“那个通缉令上的高卢人吗?”

“噢,嗯,没错是我。”拿破仑装作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其实从对方刚刚来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只不过是想看看对方的下一步动作而已,现在看来,来人似乎没有恶意。

而拿破仑也是从地上缓缓起身,对着这位狮子女孩说道:“我就是你嘴里的高卢人,名为拿破仑!”

“这位女孩,我一眼就感觉你气度不凡,你就是那维多利亚皇室的王储吗?”

“什——”狮子女孩却是被拿破仑这开门见山的问话给直接震得愣住了,然而等她反应过来,却是只见拿破仑的脸上已经出现了笑意,哈哈大笑的说道:

“哈哈哈!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我一直在找你!现在终于找到了!”

“……你找我,高卢人找我有什么事情吗?”狮子女孩见自己的身份似乎特别没有技术含量的暴露了,也并不算特别气馁。毕竟如果是让维多利亚城防军知道了,她肯定得跑。但对象如果是一个高卢人,她反而没那么紧张了。

一个是已经被征服的国家的遗民,一个是落魄的皇室的王储。同为天涯沦落人,大概率还是不会发生什么互相为敌的事情的。

而下一刻,拿破仑的话语却是让维娜立刻把自己这个想法给掐灭了。

“为什么找你,当然是为了把你当做人质了!”拿破仑诚实的很刻意:“这个时代的高卢的伟大复兴,当然是需要维多利亚的王储,才能事半功倍,你的身份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高卢复兴最好的盾牌!”

“?!”

拿破仑那丝毫不掩饰自己真是目的的话语,却是把狮子女孩吓得够呛。她甚至连糖都不吃了,棒棒糖掉落在了地上,直接摔了个粉碎。

而下一刻,狮子女孩的反应却是极快!迅速抄起自己的锤子,便是朝着拿破仑打来!

“铛!”

“什么?!”

狮子女孩吃了一惊,不知何时,拿破仑那身边装有战锤的箱子以惊人的速度挡住了维娜的攻击,而还没等维娜反应过来,她便是感觉自己手中的战锤突然脱手,她也随之整个人都被掀飞了起来。

“砰!”

“哈哈哈哈!是一个桀骜不驯的王储啊!看起来英国佬的骨气还是有的嘛,难怪当年我的帝国都统一了西欧大陆了,他们都不投降。”

拿破仑见狮子女孩已经被打倒在地,也是一手托着战锤,另一手拿着大炮,得意洋洋的说道:“不过现在好办许多了,有了维多利亚的王储,就算是开了个好头。”

“——等,等等!”

而此刻,狮子女孩却是浑身都是一震,连忙抬起头来,那慵懒的表情早就已经飞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一脸惊讶的看着拿破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