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英灵的明日方舟 第116章

作者:许氏子

“快!通知全城的城防军都动起来!有一个高卢余孽混入了城中!对方手里还有重武器,立刻通知城防军们全城警戒,贴出通缉令悬赏!”

“另外,联系维多利亚军队请求援助,往伦蒂尼姆方向支援,一个有重火力的高卢余孽都已经敢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街头了,我都不敢想背地里有多少高卢余孽聚集起来了!必须用军队进行镇压!”

“伦蒂尼姆的高卢人是时候都滚出去了!”

……

“呼……总算是让他们跟丢了,这群英国佬还真是麻烦啊……居然闻着我的气味就过来了。”

而在另一边,逃开了的拿破仑的身躯才是从一个角落走了出来,见这些城防军都是已经散去,他也是觉得分外的憋屈的喃喃自语道:

“真是的,要不是Maitre让我不要搞大乱子,就这些人我都不让他们或者走出去,Maitre人还不错,就是人太心善了,做不来这种大事。”

“重振法兰西荣光可不能躲躲藏藏啊,得是轰轰烈烈的一场大胜利才行。”

拿破仑摇头晃脑的发着牢骚,现在感觉有点麻烦,这个架势大概是要来抓自己的了。而且接下来的架势只怕是不会放过他。

“……算了,还是现在贫民窟找找看吧,等找到那个所谓的王储就撤退,我得寻找一下。”

“从首都开始起义的路线只怕是走不通了,我得从外界慢慢聚集处一支强大的队伍,我要让这个世界的法兰西……嗯……似乎是叫高卢?高卢男儿们聚集起来战斗!”

……

而此刻,在迦勒底,卫宫在处理着日常的事务的同时,却也是愈发的感觉有些放心不下维多利亚那边的情况。

“……玛修,你觉得我们应该趁着现在多召唤几个法兰西的英灵吗?”

“前辈,我们的圣晶石已经不太够了。”

玛修也是一边给卫宫递上了一杯热咖啡后,有些忧愁的说道:“我们召唤出英灵的次数这几次都很少,基本都是单个英灵降世,圣晶石的收益不高。”

“前辈,难道最近没有什么支线任务吗?可以快速收集圣晶石的方法……”

“啊,有是有,这也是为什么我最后还是让拿破仑去了的原因。”

卫宫也是看了一眼自己的系统支线任务,在自从圣杯战争结束之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任何和主线相关的任务了。目前的支线任务便是在召唤出拿破仑之后出现的《重振高卢》的任务。

这里面的任务目标是让在泰拉大陆已经被吞并的高卢重新焕发出新的活力,虽然高卢已经被毁灭,但是有着高卢血脉的人却是不少。不少黎博利、瓦伊凡、各个种族的人,都有着高卢的血统。

曾经为高卢人,因此都记得那还没有被覆灭的时候的高卢的荣耀,他们或许渴望的不是一个伟大的高卢,而是一个强大的高卢,但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卫宫都不是很在意就是了。

高卢的重振是一步大棋,拿破仑毫无疑问是具备着领袖气质的存在,虽然他这一次是作为Archer降世,而不是Rider,但卫宫可不会认为,这个男人的职介不对,身上的皇帝气息就会减少就是了。

“唉……这日子真是一天比一天难过了……”

卫宫也是有点无可奈何,整个人躺在了躺椅上,似乎是有些沮丧。而玛修也是很温和的来到了卫宫的背后,为他揉揉肩膀,缓解一下压力。

“前辈你已经做的够好了,偶尔放松一下也没关系。”

“啊,对了,陈警官和塔露拉已经见过面了噢,陈警官说要亲自感谢你一番呢。”

“是吗,感谢就不必了,这都是我顺手做的事情而已。”卫宫也是摆了摆手,他当然知道塔露拉和陈晖洁,二人如果在消除了互相之间立场的隔阂的话,其实也是非常简单的要好的姐妹而已,没有那么复杂的事情。

“让她们趁着现在,找找过去姐妹的感觉吧,我就不掺和了。”卫宫将双手附在脑后,随后也是想起了什么,对着玛修问道:

“对了玛修,最近我们迦勒底的名气越来越大了,有关于爱迪生他们的供电系统如何了?”

“很顺利。前辈,我们已经收到了非常多的订单,有非常多的移动城市在听了我们的方案后,愿意和我们进行长期合作。”

“噢对了,还有一封来自谢拉格的信封,那里的喀兰贸易的当家,恩希欧迪斯先生很愿意和我们谈谈有关新式供电系统的合作。”

“哒。”

而就在玛修这样说下的时候,卫宫突然之间动作微微的一顿,抬起头来看向了玛修。

“恩希欧迪斯?是喀兰贸易的当家的?银灰?”

“唉?啊……确实有这样的称呼呢。”玛修微微一愣之后,却是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个,这个名字有什么不对吗?前辈。”

“……不,只是觉得,或许他需要一个合作对象。”

而此刻,卫宫的脸上终于再次浮现出了饶有兴趣的笑容,他忽然想到了一位,从刚刚开始就没有现世过的英灵。

或许,这位可以帮卫宫一个忙,促进一下在谢拉格那边的合作项目什么的……

第206章:拿破仑:我像是搞事的人吗?

怎么说呢,原本卫宫的想法是循环渐进的,无论是召唤到王妃殿下玛丽.安托瓦内特,还是刽子手桑松,亦或者是贞德,他们最好还是慢慢先进入维多利亚,不要声势过于浩大,现在的维多利亚皇室虽然已经成为了傀儡,但最好也还是不要招惹的太深。

英灵的存在需要一个契合的爆发点,虽然现在英灵的存在对于泰拉大陆已经不是秘密,但是卫宫希望的还是可以有一面旗帜一般的存在,最好可以给残存的高卢的人们带来最醒目的影响力,告诉高卢的子民们,高卢的英灵的降世。

然而卫宫的想象很丰满,现实却是很骨感——拿破仑,这位毫无疑问是法国非常具有代表性的英灵,却是让卫宫陷入了沉默之中。

拿破仑有代表性吗?有。哪怕是“今日乳法”时间,基本上到了拿破仑这里也能让大部分乳法的嘴都闭上了,可想而知他的名气和成就。

拿破仑有影响力吗?当然有。作为曾经统一了西欧大陆的存在,拿破仑的影响力和名望,那是仅次于亚历山大大帝的存在,高卢要是有这么一位皇帝,更是全民狂喜的级别。

但,问题在于,拿破仑他太张扬了,这家伙根本不可能潜影默化的做事情,一旦投放出去,那就是轰轰烈烈的一场“灾难”(维多利亚限定)。

于是乎,卫宫犹豫了,他开始思索起了,自己到底该不该把拿破仑给投放出去。

“Maitre,你在犹豫什么?重振法兰西帝国的荣光就在眼前!”

而在卫宫的身边,拿破仑本人却是兴奋的不得了,足足一米**公分的大个子,就连卫宫都得稍微抬起.点头来看他。

不过好在,虽然这家伙看起来雄伟的很,筋力和卫宫其实一样,都是D,属于充水肌肉型,因此卫宫倒是不用担心他把自己一巴掌拍伤了。

“这个时代真是混乱而又荒芜,但是,这代表着我们可以从零开始重新建立一切!”拿破仑被赋予了这个时代的知识后,很兴奋的对着卫宫说道:

“那个叫移动城市的存在,嗯,真好啊,简直就是自带一个大后方!当年要是我远征英国和俄罗斯的时候有这种科技,我就真的统一整个欧洲,甚至能把亚洲都打下来了!”

“呜……不过想想,自己有着这样的优势,敌人也肯定有,似乎也没那么高兴了,消耗战只会更加不利,不如从经济战开始……”

“——你这都还没当上皇帝,怎么就已经开始思考打仗了?”

卫宫也是一脸无奈的转过身去,看着这位比自己还要高两公分的男人,以及他嘴里叼着的雪茄,不禁微微好奇的问道:“我记得历史上的你不是不抽烟吗?”

“啊,这个啊,哈哈哈,如果是单纯的拿破仑当然不会抽烟,但我不仅仅是拿破仑啊。”

而拿破仑闻言却是大笑一声,一边吸了一口雪茄后一边说道:“我是集合了一切以拿破仑为原型,而创造出的名为‘拿破仑’的集合体,严格来说,我是拿破仑,但也是所有的拿破仑。”

“所以,我抽雪茄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我的Maitre噢。”

“噢?那么也就是说你已经不怕狗了?”

“呜——巴哥犬还是饶了我吧,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的回忆。”拿破仑一听到这个整个人的脸色都是垮了下来,对着卫宫说道:“我宁愿再重整旗鼓打一次英国和俄罗斯,也不想面对这些了……”

“——不对,这不是重点,Maitre,为什么你那么犹豫让我前往战场?”

“还不是怕你一口气把维多利亚给炸了。”卫宫也是一脸的无奈,拿破仑这种存在实在是影响力太不可估量了,虽然他现在是以Acher降世,而不是Rider,但是卫宫可不敢低估一个皇帝的影响力——哪怕他不是以皇帝的姿态降世的。

这可是当初统一了欧洲大陆的皇帝,马虎不得。要是单论影响力不说神秘加成,拿破仑只怕是能把阿尔托莉雅的亚瑟王吊着打。

重振高卢是一回事,但是派一个曾经是皇帝的英灵去把维多利亚搞得一塌糊涂又是另一回事了,所以卫宫才那么纠结。

“什么啊,我现在是你的英灵,当然是一切命令都听从Maitre的了!”

而似乎是因为没有作为皇帝降世的原因,拿破仑非常的好商量,也很好相处,理所当然的对着卫宫说道:“我是回应了Maitre您的愿望到来的,我当然会想办法重振法兰西帝国的伟大,但,Maitre不让我做的事情,我当然不会去做。”

“放心吧,我可是一位很绅士的男人,既不会惹麻烦也不会太张扬,一切都会以Maitre的命令为主的!”

“……真的?”

然而,拿破仑如此的保证却是让卫宫微微挑了挑眉毛,他仔细的看了看拿破仑……好吧,除了他的武器是一门想不显眼都难的大炮以外,似乎一切都很合理。

而且,好歹也是一位皇帝,这样的保证应该可以信任?毕竟卫宫也不记得拿破仑在FGO里有对御主不敬的行为。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好吧,我现在就把你送去维多利亚。”

“太好了!”拿破仑闻言也是露出了欣喜的笑容,随后说道:“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的!”

“先别高兴的太早,我们还有事情没有谈呢。”

卫宫这样说着,一边往拿破仑的手腕上放上了一个装置,这个和卫宫手腕上的同出一辙,都是方便联络的。

“我们随时有可能需要观察你那边的进度,拿破仑,这个装置可以让我们保持联系,不要弄丢了。”

“另外,维多利亚那边的情况有点复杂,皇室被架空,最后的王储也流离失所,如果有可能的话,帮我找到那位维多利亚的王储,她应该就在贫民窟内。”

“维多利亚的王储吗?好主意。”拿破仑闻言微微一惊,随后也是面露赞许之色的说道:“这样的一位王储握在我们手中,就等于抓住了一个国家的未来,这样就可以作为附庸国不断给帝国输血……”

“——其他什么的随便你,但是不要伤害那位王储。”

卫宫也是少见的严肃的提醒了拿破仑一句。他也算知道,能身居高位,甚至到了皇帝这种级别的存在,没有一个人心不是黑的,拿破仑看起来正儿八经很绅士,其实如果在国家大义前,也是一肚子坏水。

卫宫得先给拿破仑打打预防针,重振高卢荣光啥的卫宫不管,但是要是伤害到了什么重要的存在,卫宫可就要和拿破仑说道说道了。

“那么,暂时就吩咐到这里,我相信你心里也有个度,那么,现在就动身吧。”

“哈哈!那Maitre就等着我的凯旋归来吧!”拿破仑也是开心的大笑了起来,身躯慢慢化为了蓝色的粒子消失的时候,一边说道:

“放心吧!等我归来,一定给Maitre一个惊喜!”

“……我很期待。”

而卫宫闻言也是点了点头,注视着拿破仑的身影缓缓消散,往着维多利亚的方向投放而去。

而另一边,不知道过了多久,卫宫才是重新闭上了眼睛,进入了系统模式,迅速调开了召唤到的英灵卡面之中。

“那么……我该怎么处理这一位呢?”

卫宫注视着一张极为特殊的卡面,这也是刚才抽到的英灵,但是这一位似乎不愿意和拿破仑碰面,甚至连见都不想见。

Avenger,岩窟王,爱德蒙.唐泰斯。这一次和拿破仑一起被召唤出来的英灵,却和其他着急现世的人不一样的是,他居然有一点,抗拒现世。

第207章:在维多利亚的拿破仑

“岩窟王啊……虽然我没看过《基督山伯爵》,不过好像,岩窟王和拿破仑也是有些孽缘的吧,什么因为送信才入狱之类的?”

卫宫对此并不是特别了解,他没有看过《基督山伯爵》这本经典,对于爱德蒙.唐泰斯的所有认知都停留在FGO的表现力——虽然是一个复仇者职介的存在,但是岩窟王冷静又护主,似乎并没有特别强烈的威胁感。

当然,卫宫也知道,这是建立在Master和岩窟王同为“狱友”的前提下的。如果没有这一层关系,这位复仇者只怕是没有FGO礼貌表现的那个友善,也是一个充满了危险气息的人物。

“现在不愿意现身吗……也好。”卫宫看着此刻虽然卡面已经发出了光泽,但依然没有任何动静的岩窟王,心中算是松了口气。

“正好我也不知道该把你放在什么地方才好……要是你能去保护一下立花的安全也好,只是我也不清楚你现在的状况,也不是很放心。”

“……算了,在我想好这一切之前,待着也好。”

这样想着,卫宫也是离开了系统的模式,对于这位复仇者,卫宫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排,让他就这么待着,必要时刻让他强行现世添加一份战斗力也好。

现在,卫宫更关心的是拿破仑,他现在应该已经投放在维多利亚的领域了吧?

“唉……也不知道我这个决定到底是对是错……”

……

维多利亚帝国,对于泰拉大陆的人们来说,维多利亚帝国可以说是少数几个可以称之为帝国的地方,除了乌萨斯和神秘的炎国,维多利亚是这个世界第三极的存在。

甚至不乏有人觉得维多利亚帝国早就从经济方面超越了神秘的闭关锁国的炎国,已经成为了这片大陆唯一一个可以让乌萨斯帝国忌惮的存在了。

而事实上,维多利亚皇室被架空并不是什么秘密,如今的维多利亚皇室形同虚设,正在一个神秘的人的操控之下,只能做到将最后没有被操控的王储的血脉流放下来……

“噢——看起来这个时代的英国佬也不怎么样啊,混的真是越来越回去了。”

而此刻,在维多利亚首都,伦蒂尼姆。这座在建成之后号称从来没有被攻破过的移动城市,聚集了这个时代最先进且最文明的一切——除了那天空总是阴沉沉的雾霾以外,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美好。

而在这座城市之中,一道格外高大魁梧的男人的身影显得有些显眼,而此刻这位男人正站在一个报刊前,不断通过阅读报刊上一些新闻和知识,他就已经获得足够多的消息了。

维多利亚帝国曾经辉煌,而后因为无暇顾及几个西部荒野城市,从而却让哥伦比亚这个国度诞生,以及后来维多利亚、卡西米尔、莱塔尼亚和乌萨斯的联合对抗高卢的战争,以高卢的毁灭而终结,而如今高卢的国土,也是大半都落入了维多利亚帝国的手中。

而在拿破仑看到这些消息的时候,表情倒是很平淡,然而他内心深处却是没有那么平静。

“我如果猜的没错的话,维多利亚就是英国佬,卡西米尔大概是波兰那群软脚虾,莱塔尼亚倒是没听说过……是什么国家?不在意了,总不是罗马。”

“不过,乌萨斯啊,这是俄罗斯?好啊,没想到历史居然那么重复,我的帝国还是倒在了寒冬和海峡上了吗?”

拿破仑如此的喃喃自语着,迎着报刊老板有点怪异的眼神注视下,终于是放下了自己手里的这些杂志,而在他的身旁,那些他看过的报纸和杂志,都叠的颇高了。

“——看完了,感谢你啊老板。”

“……我说,你不会是英灵吗?”

而那个报刊老板看着拿破仑这一身魁梧的肌肉,以及那身旁想不引起注意都难的巨大的箱子(炮伪装起来了)。

更重要的是,拿破仑没有泰拉物种的种族特征,一脑门没有耳朵,屁股后面也没尾巴,对于如今几乎是天天讨论度最高的“英灵”,而且还是在维多利亚这种最现代化,最文明的国度,实在是让人一想就知道。

“客人,你刚才一直都在嘀咕我听不懂的话语,而且您的口音……还真是古老啊,我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听到过这种口音的维多利亚语了。”

“哈哈哈哈!您想多了。”而拿破仑闻言,却是一脸的坦坦荡荡的说着谎话的说道:“我这样浑身伤痕的男人看起来就像是士兵吧,哪里是什么英灵?就是个普通士兵而已。”

“对了,老板,你知道贫民窟该往哪里走吗?我第一次来到这里,不太清楚这城市的方位呢。”

“贫民窟啊,往最西面的方向走去就行。”那位报刊老板如此回答道。

“好,再次感谢你!”

而拿破仑也是咧着一嘴的银牙的对着那位老板笑道,看了那么多报纸和杂志,他是一分钱都没有付,而那位老板居然在拿破仑的气场感染下,没有注意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