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的我,成了邪神爪牙? 第99章

作者:核辐兽

可具体位置并不清楚,只能这样找了。

反正那边打起来一时半会也不会结束,当然是先来找可能是斯卡娅的窥视者啦~

‘不在这里吗?难道是在发现我以后,就马上开溜了?’

“啧!那只狐狸跑的真快~ˇ!”

Assassin擅长气息遮蔽,想跑的话自己也发现不了。

再说对方既然盯着那就有可能猜到自己会过来,按照常理,为了安全起见,肯定会换位置吧。

想起那对像是狐耳却是兔耳的耳朵,他感觉手中的洪荒之力就有点控制不住了。

“下次一定要撸尾巴撸个够本,尾巴毛都给她撸秃了!”

藏在树上的斯卡娅:“.....”

至于吗?我哪里得罪你了?连我的尾巴都不放过。

不一会,墨宇就从旁边经过离开了。

斯卡娅这才赶紧离开,她可不想又被对方逮住,上次摸耳朵,这次遭殃的就是尾巴了。

。。。。。。。

等到墨宇无功而返回来时,发现都已经打完散伙了。

谁赢了不知道,现场只留下战斗造成的痕迹。

那么接下来,自己等待结果就好了。

先将重心转移到教团那边,赶紧加大信徒的发展。

他第一个目标就是,让教团发展到官方都不敢轻易下手的程度。

因此,那些有重大影响力的人物,就很有必要吸收进来了。

财阀,官方人员,涉及灰色地带的某某组之类,有这些家伙,那么发展教徒就会更加顺利。

另外还有一件事,他记得红A似乎会反水,但没有确定这是哪条世界线,所以不太好说。

反就反吧,我又不在乎。

回到住处时,他接到了樱的电话,对方说目前已经与卫宫士郎和远坂凛结盟。

在排除掉其它参与者后,再进行战斗决定圣杯的归属。

“.~随便你们,通知我结果就好了。”

最后谁胜利,圣杯都是他的,所以没差。

能正常弄到最好,要是棋子都输了,那他就只能亲自动手了。

隔天晚上,墨宇开始(好李的)继续转化信徒,他也要加快速度了。

为了不至于聚会的时候引起太多人注意,所以教团的总部,设置在城市的外围处而。

“要是会分身的话就好了,直接一个多重影分身术,让分身去干活。”

这次转化的人数不多,所以他就干脆放在总部进行了。

刚结束传教,准备回去休息,却有教徒来通知他,有人找自己。

会特意来找他的家伙不多,除了官方那边。

但见到来人的时候,他却疑惑了。

“言峰绮礼?你来做什么。”

来者正是圣杯战争的监督者,只是他不去监督,跑自己这里来干嘛?.

第一百七十四章 第二魔法使

“幸会,拉莱耶教团的祭司。”

“客套话就不用说了,你来有什么目的吗?”

“并非是我,而是有一位大人物想要见你,另外这是给你的一封信。”

“给我的信?你最近很缺钱吗?已经开始兼职送信了?”接过信件的同时,墨宇还故意调侃对方两句:“那想要见我的是圣堂教会的高层?”

“不,信是圣堂教会发来的,但想见你的人,并非圣堂教会的人员,他稍后就会到来。”

不是圣堂教会?那是谁?

带着疑惑,他先拆开信阅览起来,直到看完上面的全部内容,便直接将信给撕了。

“说的一堆没用废话。”将撕碎的纸随手抛掉,他注视着面前的麻婆神父,说道:“转告你上头的那些家伙,我就在这里,想抓就来。”

“我明白了。”

得到回复,言峰绮礼就离开了。

墨宇低头看看地上的碎纸,冷笑一声,审判异端?谁怕谁啊,有本事直接硬刚。

350 信上的内容并不多,主要的意思就是,让他停止教团的发展扩张,并且立刻解散。

否则将会派遣人员介入,并逮捕自己,进行审判。

这种威胁根本没必要在乎,圣堂教会在这里是很强大的组织。

但也仅仅只是在这里而已。

只要不在乎闹出的动静大,对方派出多少人,他都能接的下。

关于圣堂教会的问题,很快就被抛之脑后。

没有威胁的敌人,根本犯不着花心思去在意。

倒是那个大人物,让他有点兴趣。

深夜。

距离麻婆神父离开已经有两个小时了,要不是说等会人就会到,早该回房间休息去了。

“怎么还没来,不会是迷路了吧?”

应该不会吧,这里虽说没什么人,但是还挺好找的啊。

“不好意(beeg)思,处理事情多花了点时间,让你久等了。”房间内,突然响起浑厚的说话声,靠在椅子上看书的墨宇抬头看向门口。

只见门口的位置,出现一个穿着打扮如同贵族,拿着手杖的白发老头。

墨宇认真地打量他的样貌,发现是个没出现在剧情中的家伙。

毕竟这形象还是蛮特别的,须发皆白的精神老头,身体看上去也蛮强壮。

在他观察对方时,白发老头也在打量他。

片刻后,墨宇率先开口说话:“你不知道进别人的房间前,要先敲门吗?”

“是老夫失礼了,阁下就是教团祭司没错吧?”

“我是祭司,那你是谁?”

白发老头:“老夫名为基修亚·泽尔里奇·修拜因奥古。”

“基修亚·泽尔什么什么的,名字真长,看你的样子也不是普通人,有没有什么称号之类的?光听名字我也不知道你是谁。”

这一串名字直接给墨宇说蒙了,所以他才讨厌这些外国名字,太难记了。

“称号的话.....他们称呼我为第二魔法使。”

听名字还不知道是谁,可是这个称呼一说出来,立马想起来了。

墨宇猛地坐直身体,神色凝重地说:“你是宝石翁?为什么突然来找我,我可不记得你有替圣堂教会做事。”

“我并非是帮圣堂教会的办事,不过你的存在,已经危及到世界。”

“老爷子你可真会开玩笑,毁灭世界什么的,我可做不到。”

宝石翁看着眼前岁数连自己零头都不够的少年,要不是他刚才的事,还真可能觉得弄错了。

“你们教团所信仰的神,那名为克苏鲁的存在,并非虚构。”

“虽然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但显然是一个邪神。”

刚才进来时,宝石翁就看到那象征神明的教团标志。

一般人可能看不出来,但他却从中感受到了莫名的诡异邪恶,望着那个黑色的章鱼头标志,耳旁隐约像是听到某种模糊不清,但足以令人发狂的邪恶呓语。

“哟~老爷子有眼力啊,那些不懂的人,都以为我们的神是假的。”

“那么你想做什么呢?摧毁教团吗?”

第二魔法使宝石翁的出现,实在太出乎意料了。

没想到会把这尊大佬给引出来,只是他怎么会注意到教团呢?

还有圣堂教会,自己目前发展的信徒,数量应该还不足以引起这两者的重视才对。

这其中肯定有某些问题。

说实话,宝石翁原本确实是有这个想法,但还是放弃了。

不知怎么,他冒出了一个想法,或者说,那到底是不是他的想法也不确定。

“我希望你离开这个世界。”

墨宇将书本合上,微笑着摇摇头,拒绝这个要求:“不行哦,现在我还不能离开,即使你是第二魔法使,也不能命令我。”

“如果你来强硬手段,那会造成什么后果,你得自行承担。”

宝石翁沉默地与墨宇对视,良久才再次开口:“你这样做,最后只会面临那些神。”

“无所谓,我想见见,你口中的神,是什么样子。”

“其实,我很期待啊~”.

第一百七十五章 可能与不可能

这不怕事大的回答,简直和挑衅没两样。

看到沉着脸色的宝石翁,墨宇嘴角咧开,含有深意地问:“现在和我说话的,是你,或者不是你?”

宝石翁心里也明白,刚才自己确实有点异常,可他并不在意:“不管是不是我,都是同样的问题,你到底想做什么?”

突然创建教团,并且疯狂发展信徒,还是为这种邪神。

怎么想都不可能是好事,难以想象对方是有着什么想法。

最后是将所有信徒献祭?还是毁灭人类来取悦邪神?

答案没人知晓,也许知道答案时,大概也晚了。

“发展信徒啊。”

这可是大实话,哪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自己的目的可都是明明白白摆-在台面上。

可惜,他是坦然说的大实话,可听得人却不信。

宝石翁想要知道的是,发展信徒后会做什么,而不是现在做的事。

现在的事还用得着问吗?一看就能知道了。

“你是在戏弄老夫吗?”虽然看起来年纪小,可宝石翁却没有将其当成这个年龄段的人看待。

正常的少年人,可没法弄出这么大个教团。

另外,从刚才的对话中,他还发现件事情。

与外面那些信徒比起来,祭司反而太过于正常了。

根本就不像是个信徒。

对于宝石翁似乎有些生气的态度,墨宇完全不在乎,单手撑着下巴,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当没有得到自己想听的答案时,人类本能地会认为是在说谎。”

“即使是第二魔法使也不例外,然而事实就是这样,你希望听到什么?”

上一篇:我在碧蓝修舰娘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