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的我,成了邪神爪牙? 第97章

作者:核辐兽

“人类很弱小,对于你们来说,脆弱的就像-地上的蚂蚁。”

“就像人类不会认为一只蚂蚁能杀死自己。”

斯卡娅抬手摸摸自己的脖子,对这个人产生了兴趣:“你这形容,好像是在骂自己。”

“只是在说一个事实,世界太大了,强大的存在数之不尽。”

“当你以为自己已经很强,其实只不过是更强者眼中带来乐趣的玩具。”

“你指的是,你们教团信仰的神?”斯卡娅知道那些那些信奉神明的信徒会有多么狂热,在他们的认知中,自己的神无所不能。

不同教团之间发生矛盾,除了争夺信徒,就是更与各自信仰神明的原因。

墨宇嘴角咧开,露出虚假笑容:“没错,我们的神很强,是超脱常理的存在。”

那笑容中,没有丝毫的敬仰。

斯卡娅观察过很多人类,用看就知道,这家伙对于自己信仰的神,没有丝毫敬畏之心。

身为祭司,却对神没有信仰,真是有意思。

“你这样的祭司,还真是特别。”

“因为我们的神,不需要信仰,它需要的只是信徒,至于原因,可能只是觉得人类有趣。”

旧日支配者是神,但并非常规意义上的神。

“这样的神,我还真想见见呢。”

闻言,墨宇发出带有讥讽的笑声:“呵~你见到它,那你估计已经不是自己了。”

“好了,别扯那些没用的了,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你猜啊~”斯卡娅笑吟吟地眨着美眸,虽然对方的手段很特别,可说到底还是人类。

人类,不是从者的对手。

“......”

墨宇不玩猜谜,也不喜欢别人打哑谜。

与其等她说不知道真假的话,干脆自己去看好了。

他握住胸口的钥匙,暗自呼唤着那存于时间之上的宏伟存在。

突然,斯卡娅头上的耳朵一抖,一股强烈的危机感从心中升起。

怎么回事!?

来自直觉的危机感应,疯狂催促她赶紧逃离这里。

“你似乎在害怕?”墨宇看着一动不动的斯卡娅,抬手伸向她的头部,眼神变得具有侵略性,仿佛和刚才不像是一个人,胸口也浮现出散发光辉的半球体。

她想要避开,可是身体刚往后缩,却瞬间又回到原处。

再次尝试避开,依旧没用,她的身体诡异地复位。

最终,对方的手还是落在了头上。

就在斯卡娅想着他会做什么的时,那只手却是在轻轻捏着耳朵,有点痒痒的,还有种奇怪的感觉。

出于本能,耳朵抖动着想避开作怪的手。

“果然手感很舒服,样子也很可爱啊。”看到那狐耳抖动的模样,让墨宇更加有兴趣了,于是更加放肆地把玩。

过了一会,斯卡娅实在忍不住了,耳朵可是她敏感的位置之一,除了自己,还从没人碰过呢。

“你摸够了没!”

从耳朵传来的异样感,让她身体都产生了某种反应。

墨宇看到她面色沉下来,最后撸了一把,才有些意犹未尽地收回手:“答案当然是还没有,不过今天就到这吧。”

太开心,差点忘了正事,SAN值可是在狂掉啊。

但是他不觉得浪费就是了,因为想,所以做了。

随着心念一动,一幅幅画面在眼前浮现,看到画面中的景象,他终于明白怎么回事了。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人类将要走向灭绝。”

旁边的斯卡娅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些画面,这是未来的景象?他能看到未来?

“顺便,也让我看看你的时间。”

一听这话,她就意识到不好,刚想要动用魔力,却发现只要魔力离开身体,立刻就会回去。

墨宇将手按在她的额头,说道:“别白费劲了,你的魔力是用不出来的。”

顺着她的时间,看到了属于她的过去,就如同是看电影。

“迦勒底,这地方不错....”

从那过去时间中,他也看到了迦勒底这个组织的样子。

为什么他会知道!?难道是在窥视我的记忆?可为什么我没感觉?

... .... .......

意识没有被触动,斯卡娅无法确定到底是否在窥视自己的记忆。

可从对方嘴里却说出了迦勒底三个字,证明他正在获取某些自己所知道的事情。

突然,一股庞大的魔力涌现,墨宇还未反应过来,斯卡娅就消失在车内。

“咦?被强制召唤走了?算了,SAN值也消耗很多了,就这样吧。”

他没有去追赶,因为没必要,知道原因就足够了。

人类走向灭绝,原因并不全在自己身上。

况且,那个未来只是其中一个可能性而已,就是概率比较大。

随着链接断开,墨宇神色出现片刻恍惚,等回过神来,想起刚才发发生的事,脸色变得不太好看。

不属于自己的强大力量,果然会让人迷失。

就算他再小心,还是没能完全把控住。

加上使用的间隔不太长,对自己的影响也加深了。

“最危险的,还是自己本身啊,果然要慎用,真的沉沦迷失进去可就惨了。”

他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个圣人,能完全掌控住自身欲望。

压抑只会让欲望愈发膨胀,所以要用合适的方法消耗欲望。

但是呢~那狐耳的手感真是太赞了!回去前一定要找机会再撸一次!洒家要给她撸秃了毛!个.

第一百七十一章 全员登场

一晃眼的工夫,斯卡娅就发现自己出现在某个大楼后方的僻静处。

“斯卡娅,你没什么事吧?”

见到从者回来,并且也没有受伤的迹象,藤丸立香问起情况:“怎么样?有发现新的线索吗?”

可斯卡娅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走动几步,发现自己没有出现复位。

“终于逃出来了,谢谢帮忙了,master。”

“逃出来?你遇到从者了吗?”

能对付从者的肯定也是从者,所以藤丸立香会产生这种想法,也是很正常的。

即使是魔术师,也和从者有着巨大的“三四七”差距。

除了其中特别的那几位。

“不是从者,应该是‘神’。”从诞生以来,她第一次产生了恐惧这种情绪,那个让自己感到颤栗的存在。

“神?”

“那个教团的祭司,能借用某个未知存在的力量,如果我没猜错,是控制时间。”

“这不可能!”埃尔梅罗Ⅱ世倒是知道第五法和时间有关,但使用者只有一个。

时间,仅次于因果,那种力量不是谁都能控制的。

关于第五法的详细情况,他也不是很清楚。

“我也不想相信,可事实就是这样。”斯卡娅当然知道自己说的话确实难以让人相信,可从刚才的经历来推测,自己的猜测不会有错。

“还有一件事,那个祭司已经知道我们的来历,还有未来会发生什么。”

埃尔梅罗Ⅱ世:“怎么回事?你告诉他了?”

“我不是说了,时间,他能直接看到未来发生的事....原来是这样。”这时,她忽然明白过了,既然能看到未来的事,那么对方大概也能看过去。

那到底是什么神?

之前,斯卡娅根本没去在意过对方所信仰的神,因为这种新兴教团所信仰的神,很多都是虚假不存在的。

但这次却不同,如果不调查清楚找到应对的方法,可能没办法打败那个祭司。

不过这不是她该头疼的问题,人类是否会灭绝,可不会影响到她。

“调查那个祭司的时候,你们小心点吧。”

“这次我能逃脱,应该是他不熟悉从者,下次就可能不会这么轻松了。”

在有防备的情况下,一个能控制时间的敌人,应对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藤丸立香:“我知道了,会小心的。”

“虽然这次危险不小,不过我能确定,他不是圣杯战争的参与者。”

“那你可以安心参与圣杯战争了,虽然那个杯子里有着此世之恶,不过总归需要点保险,做为最后的手段。”

作为军师,埃尔梅罗Ⅱ世要负责规划行动,他知道这次任务的危险性。

所以要做好最坏的打算,此世之恶虽然难处理,但总比人类灭绝要好。

“但愿吧,希望能成功。”

实际上,斯卡娅并不觉得这样有用,那个祭司还不是最重点,背后的那个‘神’才是问题所在。

“我们先联络迦勒底那边,查查有关克苏鲁的信息吧。”藤丸立香提出的建议从者都没意见,自大只会带来失败。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

“真是,连迦勒底都掺和进来了。”

“你们给我盯住那群家伙,注意别被察觉。”

其实察觉也没关系,给对方制造点麻烦,也很不错. ....

对于迦勒底的人,他现在并没有动手的打算。

首先,目前并不想再使用犹格·索托斯的力量,虽然是很强大,可力量就是双刃剑,控制不住会伤到自己。

其次,这群家伙并不是最要紧的敌人,稍后自然会有办法对付。

自己要做的,还是扩大教团和获得圣杯。

模拟目标没有给出具体要发展出多少信徒的要求,也没有规定时间。

但总归是有个数目或者是时间限制,这肯定也是评分的依据之一。

也就是说,能得到什么评分,就看自己有多努力了。

这点倒是让墨宇很满意,他就喜欢这种未知。

需要发展多少信徒未知,模拟时间未知,会遭遇的敌人未知。

有趣~实在是太棒了!

就是因为未知,所以才会有为之努力的动力!

如果什么都知道,那就太无聊了,他所追求的是过程中带来那种令人期待的感觉。

好比等待果树4.6结果,是充满期待,品尝过甜美的果实后,就只有短暂的满足,之后就是空虚。

上一篇:我在碧蓝修舰娘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