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的我,成了邪神爪牙? 第94章

作者:核辐兽

接着教室的地面,奇异地出现个发光的魔法阵。

刚走两步的墨宇停下来,望着这个发光的阵法,已经看过两次了,他当然认得出来。

这是召唤从者的阵法,终于成了啊,不枉我玩了这么久。

要真想杀卫宫士郎,哪里需要这么麻烦。

在两人的注视中,从光芒中传来清脆但充满威严问话。

“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的master呢?

墨宇看着召唤阵中,那个双手拄着剑,身穿蓝色长裙,手部和腰部都佩戴有铠甲,浑身散发着英气的少女。

亚瑟王,阿尔托莉雅。

这一次,同样以Saber职介降临,只是她的登场,可有点晚啊。

别的从者白天估计都已经降临了。

“你就是我的master吗?”见面前拿着剑的少年没有反应,阿尔托莉雅再次询问一遍。

嗯?这是以为我是master?

教室在召唤阵的光芒暗淡后,就恢复黑暗了,她估计是没看到躲起来的卫宫士郎。

看到只有一个人在,误以为就是master。

墨宇表情不变,心中有了个坏主意,严肃地回答:“外面有两个从者已经打起来了,你也去掺和一下吧,最好能在第一天就解决掉一~个。”

闻言,阿尔托莉雅没有多想,走到窗户边向外看去,果然见到两个从者正-在打斗。

要是能在第一天就解决掉一个,确实-不错。

二楼的高度对于从者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她直接打开窗户跳出去。

窗户边,墨宇脸上带着怪异笑容,目视走过去的阿尔托莉雅。

‘这时机真是刚刚好,等她反应过来,我早跑了。’

不过刚才没有说打哪个,还是通知下远坂凛吧,别坑到自己,把棋子给打了。

他拿出手机,给远坂凛打了个电话,告诉她刚加入战场的那个从者的具体情况。

当得知这个从者是亚瑟王,远坂凛直接就是一脸‘你TM在逗我’的惊愕表情。

历史记载中,亚瑟王可是男人啊!

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是什么?一个看样貌十几岁的少女!你跟我说是亚瑟王!?

信息量实在太大,让她脑瓜子都有点嗡嗡的。

不过,她还是提醒红A注意,随时后退,别被波及到。

不管是男是女,只要她是亚瑟王,那么肯定会难以对付。

接近战场以后,阿尔托莉雅举起手中看不见的宝剑,没有掩饰自己的攻击行为。

她本身就是光明正大的骑士王,偷袭什么的,真的做不到。

教室内,缩在讲台桌下面的卫宫士郎还是一头雾水,不知道怎么了。

他和远坂凛不同,本身并不知道圣杯战争的事,对于手背上出现的印记,也不明白是啥。

更不可能知道刚被召唤出来的家伙,其实是来帮自己的。

唯一的念头,就是教室里那个追杀自己的人,赶紧离开,他好逃出去。

实际上,墨宇原本的目标,就是阿尔托莉雅。

圣杯战争需要七个从者,其中六个是召唤大圣杯的材料。

现在亚瑟王登场,那么基本就齐全了。

唯独暗杀者职介的从者,不知道会被谁召唤出来,反正也改变不了战局,懒得想了。

在阿尔托莉雅反应过来前,墨宇先一步离开教室,无视了里面的卫宫士郎。

对他来说,这家伙就是亚瑟王召唤器,毕竟剑鞘作为召唤圣遗物,怎么也不可能会召唤错了。

在墨宇离开后,听到动静消失的卫宫士郎才从讲桌下出来。

‘今晚这都什么事啊,莫名其妙....’

只是回学校办点小事情,结果就遭遇到拿剑追杀自己的家伙。

地面还突然发光,接着出现个拿剑,同样看起来不好惹的少女。

这一连串的事情,已经把卫宫士郎给整蒙圈了。

· ····求鲜花···· ······

现在总算是等到对方离开了。

他悄悄趴在窗口向外张望,看到学校前的空地上,正在打斗的三个。

正门是出不去了,想离开的话,只能从其它方向翻墙。

只是..

他隐约觉得,对于刚出现的那个蓝裙少女,有着某种特别的感应。

另一边,墨宇已经快溜达到学校门口了。

虽说阿尔托莉雅是属于那种正义人物,但万一有差别呢,知道被骗后,会不会拿自己试剑什么的。

‘三方混战,凛不撤退吗?’原本他以为,将情报告诉凛以后,对方会撤退。

结果非但没有让红A退出来,反而打的更激烈了。

这种情况,墨宇很快就猜到,是她急了。

迫切地想要胜利,反而有点过于急切了。

算了,反正第一天而已,也不至于到死斗的程度。

估计丘库林很快就会被喊回去,别人不知道亚瑟王,但言峰绮礼这个第四次圣杯战争过来的,肯定认识。

第一天就和亚瑟王硬拼,实在是不太明智。

果然,在打斗一阵后,丘库林突然抽身离开,脱离了战场。

另外两个也即刻收手退开,红A看着对面的阿尔托莉雅,情绪有些复杂。

今晚闹得动静也不小了,既然丘库林跑了,远坂凛也只能放弃。

她虽然有些心急,但智商可没掉线,玩意战斗后被偷袭,可就完了。

只能带着红A先撤了,反正圣杯战争又不是两三天结束,时间还有呢。

最后留下阿尔托莉雅一个,独自站在空地上,满头问号面对空气。

“我的master呢?”个.

第一百六十六章 第一夜落幕

在离开学校后,远坂凛心中暗自盘算着,目前已经出现两个从者。

其中一个是亚瑟王,另一个身份尚不明确,不过可以调查一下。

说起来,那个家伙呢?

她回过神来,看看四周,却没有见到墨宇的踪影。

“那家伙不会真的杀人了吧?”

当时亚瑟王确实是从教学楼里出来,难道他加入圣杯战争了?

“你在找我?”

突然一道声音响起,将远坂凛吓得打了个哆嗦,红A也是瞬间投影出武器,转身摆出防御架势。

当看到后面出现的人,他瞳孔一缩,感到不可思议。

对方居然避“三四三”开自己这个从者的感知,悄无声息出现在背后。

墨宇手里拿着爆米花,慢悠悠地吃着,他刚才想起爆米花还没拿,于是又转回去了。

也许别的方面,邪神酱是渣,但她的名言墨宇还是很认同的。

人命可以随便浪费,食物绝对不能浪费——邪神酱。

“你怎么和幽灵一样,走路不能发出点声音吗?”被吓一跳的远坂凛语气中带上些不满,要知道从者中可是有暗杀者职介。

红A取消掉投影的武器,心中暗想,这可不是走路没声那么简单。

自己是在对方说话的一瞬间,才感应到气息,如果他是想杀掉远坂凛,可能真的会被得手。

‘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红A打定主意,等回去后再问问,对方这种身手,实在太可怕了。

如果去暗杀那些御主,恐怕是一次就能成功。

除非那些御主有自动防御型的魔术礼装,否则活下来的概率非常小。

“抱歉抱歉~下次会提个醒。”虽然是道歉的话,可那笑呵呵的表情,怎么看都没有一点诚意。

这件事先放在一旁,远坂凛更想知道关于亚瑟王的情况。

“那个亚瑟王是你召唤出来的从者?”

墨宇:“不是啊,被我追杀那小子召唤出来的,他身体里有剑鞘,又是个半吊子魔术师。”

“冬木市本来就没几个魔术师,矮个里面拔高个,被大圣杯选中了。”

人数不够,普通人都会选中,何况是个半吊子魔术师。

“那你没事?”

听到亚瑟王并非是他召唤出来,远坂凛疑惑地看看浑身上下没一点受伤迹象墨宇。

“没事,那小子躲着不出来,亚瑟王误以为我是master,我就忽悠她去打架了。”

这也行!?

连从者都能忽悠,简直匪夷所思,也不怕被对方给砍了。

此时,学校内,找到真正master的阿尔托莉雅,也明白自己被忽悠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有人会忽悠自己。

也不说自己大意,当时教室内除了她,就那一个人在,可不得下意识认为对方就是master吗。

真正的master是个不知道圣杯战争的家伙,被追杀吓得躲在讲台桌下。

而且卫宫这个姓氏.....是卫宫切嗣的孩子啊,那么剑鞘应该是在他体内吧。

这一次,我必将赢得胜利!

上次的三王酒宴,虽然自己的理想被嘲笑了,可她依旧没有动摇信念。

。。。。。。

因为天色已经很晚了,远坂凛也不打算继续闲逛,有充足的精神,白天才能去打探情报。

只是,得知她这个想法,墨宇直接笑出来了。

“真是个天真的大小姐,光靠你自己能调查出什么来?”

“情报方面的事,我会负责解决,你还是去考虑作战方案吧. ....”

拉莱耶教团的教徒数量正在快速增加,涉及各个领域,就连官方机构内都有人。

想收集情报还是蛮容易的,比起一个人费时费力可要好太多了。

虽然被说是天真让远坂凛感到不爽,可她确实没有能使唤的人手。

而这个神秘的少年,显然手中掌握着一个势力。

上一篇:我在碧蓝修舰娘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