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的我,成了邪神爪牙? 第93章

作者:核辐兽

“咦?为什么?”

远坂凛原本自信期待的表情变得疑惑,咏唱应该没错啊,召唤用的魔法阵也有反应,怎么会没出现?

轰!

突然,楼上传来一声巨响,将她给吓一跳。

旁边的墨宇倒是早有预料,依旧很淡定,相比起间桐樱那边的不确定性,凛会召唤出哪个,基本能肯定了。

“怎么回事?”远坂凛回过神来,急急忙忙往楼上跑去。

当打开二楼某个房间的门,她看到个红衣白发的男人,正坐在沙发上。

看到自己出现,还很自然地抬起手打招呼:“嗨~master,Archer响应你的召唤而来。”

“Archer?”虽然抽到弓兵职介让她很高兴,可还有个问题,她抬头看着破个大洞的天花板:“你为什么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这么大个洞!修理费很贵的啊!

她虽然是个大小姐,可问题手里没啥钱啊!

宝石魔术这种烧钱的魔术,几千万分分钟就能烧光!

这下是真的要去吃土了!

“Archer啊,看来你抽到张不错的牌呢,这出场方式真特别,你还有钱修房子吗~ˇ?”后面进来的墨宇看到红卫宫,丝毫不意外,倒是对于修房子的事更加感兴趣。

以他所调查的情况,远坂凛手头的钱,可是并不多啊。

“修房子而已,这点钱我还是能拿出来的。”

即使拿不出来,她也会这么说,远坂家的颜面不能丢。

“哦,这是给你带的,圣杯战争就请好好加油吧,期待你的表现。”

一个小箱子凭空出现在墨宇手中,然后交给远坂凛,对方接过去好奇地打开。

当看到箱子里那些璀璨的各色宝石,她瞬间看的眼神发直。

‘宝石!?而且都是极品宝石!’

这些宝石的品质都是她所见过最好的,光这一盒,预估价值就足有几十亿円。

“这些,都是给我的?”即使心里觉得不能收,可手掌还是控制不住地拿紧盒子了。

“对,你的宝石魔术比较特别,简直可以说是烧钱魔术,以你的资产,想在圣杯战争中随意挥霍估计做不到。”

在发展教团的初期,墨宇就有针对性地去将某些领域的大人物转变成信徒。

既是为教团打下雄厚的基础,方便发展,也能在圣杯战争前,提供一些帮助。

比如专门做宝石生意的大商人,想要拿到这些极品宝石,简直太容易了。

“这些你先用着,不够了就告诉我,只要能赢得圣杯战争的胜利,宝石随便用。”

“别想着拒绝,这些不是送给你,而是为了达成目标。”

这么一说,远坂凛才想起来,这次参与圣杯战争,可不仅仅是为了自己。

“我明白了。”

想通了这点,她自然心安理得收下宝石。

“那么加油吧,期待你将胜利带给我,房子的问题不用担心,稍后我会派人来处理。”红A登场了,接下来就要正式进入战争的阶段了。

见证登场的从者后,已经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

在墨宇离开后,红A站在窗口处,望着远去的车子,眼中闪过一抹疑惑。

他不记的曾经有过这个人出现,难道是不同的过去吗?平行世界?

“喂!赶紧过来帮忙打扫!这可都是你弄出来的!”

正在打扫房间的远坂凛见作俑者在偷懒,立马不高兴了,明明是从者,结果刚来就给自己这个御主添麻烦。

红A转过身,好奇地问:“master,那个少年是谁?听你们的对话,你是为他而去获得圣杯战争的胜利?”

“.~只是合作关系,也可以说是交易,不过这都不关你的事吧,快点,拿着扫帚,来打扫。”

将扫帚丢过去后,远坂凛拿起装有宝石的箱子:“我先去把东西放了,你可别偷懒。”

说完就走出房间,顺便查看了下从者的属性。

‘最高的是魔力B嘛,属性方面不太突出,这宝具又是怎么回事?不能查看?’

被留在房间的红A看看手里的扫帚,摇了摇头,无奈地开始打扫卫生。

这个过去,和他所经历的过去,似乎存在着差别。

。。。。。。

夜晚,远坂凛带着红A游走在城市之中,搜寻其它从者和御主的下落。

只是除了她和从者,墨宇也在不远处的后方慢悠悠跟着(好吗的)。

原因说是什么好奇从者的战斗,想要看看之类。

远坂凛也不好说什么,虽然年龄相仿,可她总觉得对方似乎很成熟臣。

做事肯定会有本身的考量,自己没必要多嘴。

正吃着冰淇淋的墨宇突然有所感应,前方的两个也同时发觉了。

他们看向前方的道路,一个打扮略显奇怪的人,正站在前方,浑身散发着魔力。

“第一个目标,出现了。”那身打扮,墨宇瞬间就确定了,这不就是幸运E的狗子哥丘库林吗。

果然,命运在没有重大干扰的情况下,还是按照原本的轨迹发展了。

在被看到以后,丘库林转身就走,显然是不打算在这里开战,要避免被普通人看见.

第一百六十四章 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好不容易发现一个从者,远坂凛怎么可能会放过。

多除掉一个对手,自己获胜的概率就大一分。

其实,她也有自己的想法,要是那个人不能让樱脱离间桐家,那就用圣杯许愿。

反正原本也只是为了远坂家的荣誉,并不是真的有什么愿望。

不管是哪样,圣杯战争都必须要胜利!

跟着那个未知的从者,他们一路来到学校,而且刚好是远坂凛就读的高校。

这里却是个好地方,不但距离那些夜间有行人的街道远,而且晚上这里是空无一人。

作为交战的场地,实在是太合适了。

就算闹出动静,也不会被发觉。

“你是Lancer吧?”什么职介的从者,从武器上基本就能看看出来了,对方手里拿着的红色长枪,摆明就是枪兵职介。

对方没有答话,远坂凛也没在意,对着身旁的红A说:“交给你了。”340

不远处,偷偷溜到教室内的墨宇已经拿出爆米花和可乐,搬过椅子放在窗户前,准备完毕。

‘果然还是在现场观看最刺激了!’

随着红A入场,两者连废话都不说,直接就开战了。

墨宇就喜欢看这种,省去废话,直接开干!

吃着爆米花看戏时,一个疑惑也从他心里升起,丘库林是言峰绮礼的从者,为什么要第一个找上凛呢?

从丘库林这行为来看,就是故意来勾引的,根本不是偶遇。

言峰绮礼这是想干嘛?测试师妹的实力吗?

“吸溜~”

冰凉的可乐吸入最终,感觉整个人都凉爽了,他也懒得再去想,这些破事有什么好想到。

不管是什么目的,总之干就完了。

最后此世之恶,绝对是他的!

战场边缘,远坂凛看着激烈打斗的从(beeg)者,做好随时支援红A的准备。

突然手机却响起来了。

她拿出来一看,来电人的名字是墨,于是连忙接通:“什么事?”

这会可是正在战斗呢,可没空管那么多事啊。

“学校里好像有人,另外别傻站在那当活靶子,生怕敌人的master看不到吗?”

闻言,远坂凛目光扫视着周围:“有人?在哪?”

“我这里啊,你要来吗?左手边,第一个教室,看到了吗?”

左手边.

她按照指示看过去,果然发现对方了,那打开的窗口正好处于阴影中,要是没仔细看,还真容易忽略过去。

看了看打斗激烈的两个从者,远坂凛收起手机跑过去。

要是被普通人看到这场景,可就有麻烦了。

跑到窗口的位置,她看清里面的情况后,一时间都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

坐在椅子上,一手抓着爆米花,一手拿着饮料,你是来看电影的吗?

同时,她也看到对方所说的人了,居然是自己认识的家伙。

这样就更难处理了。

“你来了正好,我的建议是,直接干掉这家伙怎么样?”

墨宇抓起一把爆米花,看向旁边紧张的少年:“省时省力,尸体埋在操场就可以了。”

“别开玩笑了,还有你这么晚了在学校干嘛?”后半句是她对旁边的少年卫宫士郎问的,这大晚上的跑学校来,有毛病吗?

“你觉得我在开玩笑吗?”

唰!

将爆米花塞进嘴里,墨宇凭空抽出一把长剑,指向脸色大变的卫宫士郎。

“我能在瞬间刺穿他的心脏,你信不?”

远坂凛这时才意识到,似乎有点不大对,他真不是开玩笑的?

“喂!杀人是犯法的!”

“哦豁?只要你不说,没人知道就不算犯法吧?”放下喝完的可乐杯子,墨宇站起身,看向卫宫士郎,笑道:“少年,玩过大逃杀吗?咱们来玩玩吧。”

看到墨宇举起拿剑的手,卫宫士郎瞳孔一缩,立刻闪避开,惊慌地向着教室外逃去。

“哈哈哈哈!逃吧!大灰狼要来咯~”

注视迈着轻快脚步离开教室的墨宇,远坂凛刚想翻窗进去阻止,可传来的打斗声又让她走不开。

万一自己不在的时候,敌方御主用令咒强化从者,红A可就危险了。

一旦红A输了,她就彻底没希望了。

对此,她只能放弃追上去,将注意力重新放在战场中。

。。。。。

叮~叮~叮~

一声声敲击声在阴暗的走廊内响起,让躲在教室讲桌后的卫宫士郎紧张不已。

哗啦!

“骚年哟~你在这里吗~快出来我给你看个大宝贝~”

突然,教室的门被打开,听到接近的脚步声,他顿时紧张到屏住呼吸。

现在祈祷对方看不见自己。

可就在这时,手背却猛地传来一阵异样感觉。

上一篇:我在碧蓝修舰娘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