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的我,成了邪神爪牙? 第90章

作者:核辐兽

在确定源头后,再派人去修复这一段扭曲的历史,就是他们的日常工作。

。。。。。。

“这里可真是个好地方,一下子就发出去那么多的美梦花蜜。”

某个喧闹的酒吧内,墨宇游走在其中,到处寻找那些合适的目标,发放装好的美梦花蜜。

并且给的量只够五天左右,目前圣杯战争还没开始,他还有时间来准备。

其实就算开始了也没关系,自己只需要在最后抢夺圣杯就够了。

但那只是额外的目标,现在最重要的是完成模拟目标。

发展出足够的信徒,目标嘛,还是选定发展克苏鲁的信徒。

如果是发展信徒,没有比这更合适的了。

这一点已经在漫威世界得到证实,发展的速度堪称恐怖,虽然有本地的某些因素加成。

但也非常地可怕了。

况且,既然选择用梦来作为初始发展的手段,不选这个就太可惜了。

将手里的美梦花蜜发的差不多以后,他才点了杯果汁,坐在吧台慢慢喝。

望着那些形形色色的人,感受着这里疯狂,压抑,充满负面的氛围。

到酒吧喝酒宣泄自己的负面情绪,是现代很多人会做的事。

因此,这里是一处理想的地方,不用特意去寻找,就能发现合适人选。

“种子已经播下去了,就等着发芽~ˇ。”

一口喝完杯中的果汁,在吧台上留下钱,他就离开了。

。。。。。

五天后,一个男人匆匆忙忙跑进某间酒吧,着急地四处张望。

“在哪里!”

没有在一楼发现要找的人,男子连忙跑上二楼,可依旧没有找到。

他心中越发焦急,在搜寻无果后,失魂落魄地来到吧台坐下,点了一杯酒。

“你是在找我吗?”

刚喝了一口,身后就传来某个熟悉的声音,男子连忙转身,顿时惊喜万分。

“是你!我,我想再要点,那个花蜜可以吗?用钱也没关系,求你再卖点给我吧!”

自从喝了那个美梦花蜜后,他就会做自己理想中的美梦,而且不是那种虚幻的梦,是真的如同真实般的美梦。

他也是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就是在做梦,梦里的一切都是按照理想的那般发展。

温馨的家庭,美丽温柔的妻子,成为社长,再也没人对自己指手画脚,只有自己命令别人的份,被一群人拍马屁赞扬。

完全就是走上巅峰的人生赢家生活。

而现实里,他就是个底层小职员,被上司呼来喝去,稍微有点错事,就要挨骂,还要替上司背锅。

每天加班加到精疲力尽,偶尔才能有空出来喝酒宣泄一下,工资还微薄。

他渴望梦里的生活,那才是自己该有的生活!

自从经历过美梦后,每天早上醒来,心里的空虚和落差感就越来越重。

当发现美梦花蜜已经用完了,这才惊醒过来,急急忙忙跑来酒吧,寻找给予自己美梦花蜜的人。

“你说的是这个吗?”

墨宇看着眼前焦急的男子,从口袋里拿出装着澄澈金黄色花蜜的小瓶子。

在看到花蜜时,男人双眼变得异常火热,疯狂点头:“对!就是这个!求你再给我点!我出钱!求求你!”

“给你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加入拉莱耶教团。”

“.~拉莱耶教团?”听到这个要求,男子神色一怔,疑惑地问:“这是宗教吗?邪教?”

“算是宗教吧,但并不是邪教哦,你所要做的,就是每天空出一小段时间来祈祷,仅此而已,这样就能免费得到花蜜。”

“不用交钱?”

“当然,你什么都不用付出,仅仅只需要每日进行一次祈祷就够了,怎么样?”

这等好事为什么不答应!

其实就算要他交点钱,男子也会答应。

体验过天堂后,谁又愿意一直沉沦在地狱呢。

“记住,每天十分钟,念诵这上面的祈祷语,如果你做不到,那么....”将写有祈祷语的纸交给对方后,墨宇握紧手掌,再度张开时,花蜜已经消失了。(好好赵)

“你将再也得不到花蜜。”

“是是是!我一定会牢记!”男子急忙点头,然后紧张期盼地盯着墨宇。

“呵呵~拿去吧机。”

得到花蜜的男子兴奋地离开了,殊不知,自己已经如同落入蛛网的猎物,将会被丝线越缠越紧,挣脱不开。

“唉~人类啊,最大的敌人,还是内心的欲望。”

墨宇摇头感叹一声,便开始今天的派发工作,等会肯定还会有人来,得抓紧时间。

他从不提倡用暴力来达成目的,暴力是最有效的,暴力也是最愚蠢的,就如同那句名言。

一切暴力都可以不经斗争就使对方屈服,却不能使对方顺从。——列夫·托尔斯泰.

第一百五十九章 你的判决是,循环永生

“佐藤警官,吉川警官,最近有人举报,某个叫做拉莱耶教团的组织,在进行邪教的洗脑活动。”

“上头决定派你们去调查一下,到底是不是属实。”

“是!”

不一会,两个警员从办公室内走出来,当关上办公室的门以后,两者相视一笑。

调查拉莱耶教团?呵呵~

吉川警官:“我先去个厕所。”

“嗯,那你快去吧。”

在同事离开后,佐藤警官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装有金黄色液体的小瓶子,打开盖子放在鼻翼下深深吸气。

“呼~”

这甜蜜的芳香,让他双目变得火热,然后将小瓶子收回口袋。

“为了伟大的克苏鲁。”低声念叨一句,佐藤警官大步往外走去,不就是调查吗,太简单了。

。。。。。。

“这样啊,没关系,要查就查吧,我们可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

接到电话的墨宇正在吃着点心,对于官方要调查教团的事,丝毫也不慌张。

因为他们可没有做过任何的坏事,反而组织教徒去做公益,给孤儿院等福利机构募捐。

这要是都能被定义为邪教,那这世上宗教就没有好的了340。

“有情况再联络。”

挂断电话后,墨宇对着旁边招手,候在一旁的几个混混打扮的人连忙上前。

“情况怎么样了?”

红发混混低下头望着他,毕恭毕敬地回答:“您让我们调查的远坂凛,最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每天都是正常上学然后回家。”

“祭司大人,这种普通的女高校生,您如果喜欢,我们直接帮您绑回来就好了。”

“嗯?”

墨宇的目光斜视,冰冷的视线让红发混混顿时心中一紧,急忙摆出士下座的姿势:“对不起!大人!是我多嘴了!”

“下去吧。”

“是!”

几个混混如临大赦,惶恐地离开。

墨宇收回视线,端起西瓜汁,慢悠悠地品尝。

他当然不止是调查远坂凛,而是调查所有目前能查到的人。

在圣杯战争开始前,需要先布置一下棋子。

“打扰了。”

一阵脚步声传来,最后停留在身侧。

“祭司大人,人带来了。”一个穿着黑西装的人来到旁边,汇报情况。

“嗯,给这位小姐上一杯橙汁,然后你们就下去吧。”

被带来的人盯着墨宇,表情很平静,丝毫没有为现在的情况而慌张。

“坐吧,让客人站着谈事情,可不是我的习惯。”

紫发少女沉默地坐到桌子对面,很快一杯橙汁放到桌面,黑西装男人退出包间,轻轻关上门。

注视着桌对面的少女,好半晌,墨宇才开口:“间桐樱,十年期前由远坂家过继给间桐家的次女,本身具备魔术才能,被当做是第五次圣杯战争的御主而培养着。”

“我说话喜欢直接,这次找你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圣杯,你替我赢得圣杯战争,夺取到圣杯。”

“我也会支付等同的酬劳,双赢的合作。”

间桐樱用那双淡漠的眼瞳,望着对面,接着摇头拒绝:“这个合作我不能答应。”

“是因为间桐脏砚吗?”仿佛早已料到会是这个回答,墨宇没有觉得意外,只是凭空拿出一把薄薄剑刃的长剑:“确实呢,间桐家的家主,活了五百多年的人物,可是个麻烦家伙,那我除掉他,就当做是酬劳如何?”

叮!吟~

他的手指轻轻敲击剑刃,发出一声美妙剑吟。

就在传出剑吟时,世界突然变成了灰色。

墨宇站起来走到间桐樱的身后,伸手在她背后左边摸索一下:“时间加速,五倍。”

瞬间,他的各方面速度都提升到原本的五倍。

接着召唤出空鬼在一旁待命,将剑尖抵在她的后背。

在脱离时间缝隙的一瞬间,墨宇握着剑的手全力往前一送。

噗嗤!

间桐樱只觉得心口剧痛,低下(beeg)一看,一截剑刃刺穿自己的胸口。

心脏被刺穿,在带来剧痛的同时,生命也在快速流逝。

突如其来的死亡,令她完全蒙了。

在她身后,空鬼将薄如纸片的爪子从伤口抽出来。

见事情已经完成,墨宇也抽出长剑,将手按在间桐樱肩上:“时间回溯。”

眨眼间,伤口复原,血液消失,一切都恢复如初。

除了某只老虫子,毕竟他的记录,只作用在间桐樱这个个体上,可不包括其它的东西。

发觉疼痛消失,间桐樱迷茫地看着胸口,抬手摸了摸。

伤口没了?怎么回事?

“来来来!接下来就是老虫子审判大会!”

墨宇兴奋地拿出一个特别的玻璃容器,将空鬼抓着的虫子放进去。

这是幻梦境里用来关押某些特别生物的容器,绝对的坚固耐用。

他将容器放在桌面,笑眯眯看着里面险些被腰斩的虫子,也就是间桐脏砚。

上一篇:我在碧蓝修舰娘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