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的我,成了邪神爪牙? 第32章

作者:核辐兽

。。。。。。

公寓院子里,佩可拉被捆在树干上。

一条香喷喷的烤鸡腿就被挂在脑袋前半米处,那香味让她口水完全止不住。

但就是够不到!

“鸡腿!鸡腿!!”

已经一天没吃饭的佩可拉现在满眼满脑子都是鸡腿,可明明就在眼前,却怎么也吃不到。

“你在这里干嘛?怎么还有个鸡腿?”

忽然,邪神酱爬了过来,随手将鸡腿给拿走。

“不要!不要吃!不要吃啊!!”

在佩可拉绝望的叫喊,鸡腿还是被邪神酱塞进嘴里吃掉了。

“不不不不!!!!我的鸡腿!!啊啊啊!邪神!恶魔爪牙!放开我!我们决一死战!!”

-

(PS:下午去姑姑家吃了个新房酒,更新只能放在晚上了).

第五十六章 境界之力

商业街上的某间咖啡厅内。

“没想到你居然知道幻想乡,我还以为那只是梅莉的梦呢。”

莲子,梅莉和墨宇三个人坐在角落的位置,谈论着关于‘幻想乡’的事情。

原本,莲子一直以为,‘幻想乡’是不存在的虚幻世界,可现在看来,这地方貌似真的存在。

那么原本的理论就被推翻了。

并不是从虚幻的梦境里把东西给带出来,而是从真实存在的幻想乡内,将物品给转移过来。

虽然听起来都是拿出来,可本质上却有很大差别。

一个是真实存在的,一个则是从虚幻变成现实,这就涉及到物理法则和能量守恒定律。

“那并不是梦,境界这个词,梅莉你是从梦境内的幻想乡里听来的吧?”

“你了解境界吗?你知道该怎么去操控吗?以及.....你真的想去使用它吗?”

梅莉果断点头:“我想要去探寻它的秘密,还有梦境里的秘密,这件事从小我就想知道。”

“明白了。”明白她的想法后,墨宇将手旁的一杯水推到桌子中间:“接下来,就用这杯水,来向我展示你目前对于境界的理解和控制吧。”

“......”

沉默了一会,梅莉尴尬地笑了笑,轻声问:“那个....应该怎么展示?”

“你一点也不知道吗?”

这倒是让墨宇有些惊讶,从小到大一直有的能力,你都不去深入研究的吗?

该不会一直都是能力在被动起效吧?

关于境界,他所知道的也并不是很多,但大概还是能说清楚的。

“好吧,看来你是真的不清楚,那我就来解释一下关于境界的作用。”

“境界,是划分世间一切物体两面的概念,冷与热,生与死,重与轻,这些概念之间,都被境界划分开,才没有混淆。”

“掌控境界,也就能将概念给进行转换,既然你以前没有试过,那现在就试验一下。”

“来,控制体内的能量,对着这杯水使用境界之力,使用的时候,可以通过说话来给予自己暗示提高成功率,比如冷与热的境界。”

“哦~”梅莉大概倒是听明白了,内心很是惊讶,墨宇对境界的了解程度,居然比自己还要高。

虽然她有些想法和假设,可是需要去验证。

现在的话,等于是跳过那些假设和猜想,直接到答案的阶段。

中间就省去了很多的麻烦,还有时间。

她把注意力集中在杯子上,主动去调集体内的能量,右手放于杯子上放:“冷与热的境界。”

过了一会,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宇佐见莲子试探着问道:“是不是方式不对?”

“不,方法是对的。”

梅莉盯着自己的手掌,很确定使用方式正确。

因为她感觉到体内能量向外流动,但是因为某些原因,能量中断了。

所以,有问题的不是方式,而是自己本身。

可能是信念不够坚定,又或者对于能量的控制力度不够。

墨宇将手指给贴在玻璃水杯上,感受到透过玻璃传来的温度,微微一笑:“成功了,但没完全成功,你回去后多练练,应该要不了多久便可以顺利使用境界了。”

原本冰凉的水,此时已经变得有点温了。

虽然只成功一半,可至少证明,这种使用方式没有问题。

这次的失败,应该是生疏导致。

在兴奋过后,梅莉忽然想起来什么,摆出一脸认真的表情:“墨,你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才能?”

“特别的才能,没....没有,我就是一个普通人。”突然被问及,墨宇刚要回答说没有,但想起自己的被动能力,似乎也算不上特殊能力。

梅莉注意到他话语的停顿,顿时就不相信了。

以她的了解,墨宇的说,只能信七分,全信会被坑的很惨。

‘不管有没有才能,肯定不一般。’

想通这点,她心中作出决定,于是发出真挚的邀请:“你愿意加入秘封俱乐部吗?很自由的,如果没兴趣不参加集体活动也没关系。”

“让我加入吗?莲子的意见呢?”

宇佐见莲子端着咖啡,淡然回答:“我没意见,多个人的话也更热闹点,而且有时候确实需要个男生。”

“苦力?”

“怎么可能,只是帮忙提下东西,发扬绅士风格而已。”

墨宇直接无语了,没好气地说:“那不就是苦力吗!我加入可以,做苦力,没门!”

有那时间做苦力,还不如在家多看看书,打打游戏,顺便调戏下佩可拉,这才叫生活啊~

“没其它事,我就先走了。”

他起身就告辞离开,家里还捆着一只天使呢,得回去看看情况,也不知道她吃到那个鸡腿了没。

那个鸡腿,其实是有办法吃到的,就看佩可拉有没有发现.

第五十七章 毕业典礼

在商业街饶了一圈,回到公寓,刚进入院子,墨宇就看到鸡腿不见了。

最初他以为是佩可拉发现自己的小把戏了。

可随后发现,绳子捆绑的位置并没有变动,也就是说,她不可能吃到鸡腿。

只有往上移动,挂着的鸡腿才会降下来,因为他把绑着鸡腿的线,连在绳子上,然后绕过树枝挂着。

“奇怪....”他视线四处扫视下,很快就注意到地上有歪歪扭扭的滑痕。

OK,现在知道犯人是谁了。

此时的佩可拉,仿佛灰白化了,浑身散发着阴郁气息。

‘好像被打击的很惨,邪神酱到底做什么了?’他放下手里的袋子,走过去将佩可拉给放下来。

被放开后,佩可拉退开几步,依旧很倔强的态度:“邪神,我是不会屈服的....”

咕~

只是那肚子的叫声,让着严肃的场面变得有点搞笑。

佩可拉一只手按着肚子,表情变得尴尬起来。

怎么这时候叫了,实在太丢人了!

只是这回,墨宇没有调戏她,只是将地上的袋子提起来,走过去直接往她怀里一塞就走了。

这情况倒是把佩可拉给整迷糊了,怎么了?不攻击我吗?

正疑惑时,忽然一丝香味钻进鼻子。

“咦?”

这时候,她的注意力转移到怀中的袋子上,打开后,发现里面放着居然有一份猪排饭和一瓶果汁。

“我说这里面没下毒,你信吗?”

墨宇的声音传来,佩可拉抬头一看,对方站在楼梯上,对着自己自己笑了一下就上楼了。

没下毒?

这一刻,她再次纠结起来,这里面到底有没有毒?

而另一边,墨宇已经来到百合铃家,看到百合铃正站在窗口处。

见到墨宇走进来,百合铃语气平淡地说:“直接告诉她,那是给她买的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要特意说没下毒。”

“直接说多没意思,现在佩可拉估计在纠结饭里到底有没有毒,哈哈哈~”

“你真是太恶趣味了。”虽然听起来感觉不太好,但似乎挺有趣的。

百合铃的视线落在邪神酱身上,嘴角忽然上扬,然后表情阴森着对厨房喊:“邪神酱,你做的事我都知道了,限你今晚睡觉前交代,不然我就要用电锯了。”

“呐!纳尼?!什么,什么事?”

邪神酱瞬间脸都吓青了,慌慌张张的样子,简直就像真的心里有鬼。

“什么事你自己知道,睡觉前记得交代。”

说完,百合铃就背对着她坐下,脸上的阴森表情瞬间消失,无声偷笑起来。

好有趣!

看到邪神酱被吓到的样子,她忽然明白为什么墨宇要这样玩了。

真是太让人愉悦了啊!!

‘可恶!到底是哪件事!’此时,邪神酱满脑子都在想着到底是什么事被百合铃知道了。

是自己新的暗杀计划?还是又去打小钢珠?

难道是从美杜莎那里借钱的事?

越想她越害怕,感觉胃酸隐隐在翻涌,因为有着神经性胃炎,所以在精神受到打击或过于紧张时,就会犯病。

“多想无用!小邪神飞踢!今天我一定要杀掉你!重回魔界!!”

实在想不出来,邪神酱干脆破罐子破摔,直接一跃而起,打算使出必杀技,结果她忘了一件事。

咚!嘭!

百合铃看着脑袋顶着大包,变成蚊香眼掉在地板上的邪神酱,无奈扶额:“你是笨蛋吗?在房间里跳那么高。”

房间内部的高度也就三米左右,以恶魔的体质轻易就能达到。

她走过去,弯下腰直接一招友情破颜拳。

咔!

瞬间就将昏昏沉沉的邪神酱给打醒了,只是这伤,比撞到脑袋可严重多了。

而且我怎么听到好像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

上一篇:我在碧蓝修舰娘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