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的我,成了邪神爪牙? 第22章

作者:核辐兽

一阵高跟鞋鞋跟敲击地板的声音响起,同时带来的,还有凌冽的杀气。

墨宇坐直身体,视线落在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那个位置的学生都快速向旁边闪避,让出一条路来。

“墨同学,老师我在走廊上,就听到你在高谈阔论了,似乎你对于什么大龄剩女,好像很看不起啊。”

一名有着黑色长发,身穿女士西装,外面套着白色风衣女性正微笑站在面前。

如果不是眼神中充满杀气,还真以为她只是如平常般聊天。

墨宇看着眼前的女人,开始在脑海里搜素相关的信息。

当查询到信息后,他下意识皱起眉头。

因为,面前的女人,名叫平冢静。

‘我勒个去!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啊!感觉乱的一批!’

这里明明不叫总武高中!老师你跑错片场了吧!我们这叫舞天高中啊!

在那充满杀气的双眼注视下,墨宇猛地站起来,手掌用力拍在桌面。

嘭!!

这突然的动作,把原本还杀气腾腾的平冢静给吓一跳,愣神看着眼前比自己还高些的少年,脑子有点转不过来。

“平冢静老师!!你今天过得还好吗!”

这奇怪的问题,让平冢静脑子更加蒙圈,回答都有些犹豫:“....还,还好吧?”

“很好!等下课后来一趟办公室!我有事找你!就是这样!回见!”语气豪迈地大声说完,墨宇立刻大步往教室门口走去,脚步隐约加快几分。

唉呀妈呀!赶紧开溜!

茫然望着消失在教室门口的身影,几秒后,平冢静的智商重新上线,仔细一回想,立刻发现自己被耍了。

瞬间,她双眼冒出怒火,跑向教室门口。

“墨宇!!!给我站住!!”

跑到楼梯口的墨宇听到教室那边传来的怒吼,脸上露出个滑稽的笑容,赶紧就往楼上跑去。

‘果然在地雷区蹦迪最嗨了!’

大步跨上楼梯来到天台的门前,这里平常胡门都是锁上的,就是为了防止学生进入。

不过对他来说,这都是小意思,用银钥匙就能轻易打开。

学校的天台上有摆放着长凳,而且不脏,看的出平常还是有人在使用。

大概只是普通学生进不了天台。

随意找了张长椅,他躺下后拿出《尸食教典仪》摊开盖在脸上,用以遮挡阳光。

顺带补充一下知识,据说知识会从浓度高的地方往浓度低的地方渗透,这样自己在睡觉的时候,也能学习更多知识了。

另外提一句,幸好在传送回来的时候,系统顺带给自己做了个全身清洁。

否则他只能先回家一趟了。

那样的话,还出不出得来就不一定了,懒癌发作起来,真的无法控制啊。

这段日子,身体和精神那是双重疲惫,没多久,书本下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

叮铃铃!

“嗯?”

铃声吵醒正在酣睡的墨宇,他迷迷糊糊地将脸上的书本拿开,坐起来打了个哈欠。

“啊呜~下课了吗?”

掏出手机一看时间,已经是中午12:20了。

额..

话说我当时和老师说的事下课后吧?所以应该在九点半左右去办公室。

“奈斯!我居然放了鸽子!这要是不被打死都对不起我!”

将手机给放回兜里,他从长椅上站起来,稍微活动下身子:“决定了!今天就先回家吧,过两天毕业典礼的时候再来。”

“回家~回家~”

从天台下去以后,墨宇在校内逛了一圈,寻找能翻墙的地方。

想回家要么装病,要么就不走寻常路。

像他这实诚的人,难道会去装病吗?

“就这里吧。”最终,他选择一处几乎没人的地方,准备翻过栏杆。

刚摆好姿势准备爬上去,忽地一股寒意从脊背升起,让他不自觉打了个颤。

杀!杀气!?

墨宇缓缓转过头,顿时冷汗就出来了。

平冢静正站在十几米外,用‘核善’的笑容盯着自己,恍然间仿佛全身都在冒着黑气。

“墨同学,你这是打算去哪里啊?老师我在办公室可是等了你一!上!午!啊!”

想到自己傻愣愣在办公室等着,结果被放鸽子了。

这让平冢静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量,拳头还特别痒。

墨宇咽了口口水,干笑着回答:“呵,呵呵~因为不可抗力因素所以没能准时到达,这并不能怪我。”

“哦?那你说说,是什么不可抗力因素啊?”平冢静将拳头捏的咔咔响,抬脚走过去。

“比如提早进入更年期导致睡眠不足,一不小心就在天台睡着了?”

平冢静表情越发扭曲:“.....很好,真是个不错的理由,老师我有一招物理安眠法,你要不要试试?”

“告辞!!!”

下一秒,墨宇果断撒丫子开溜,没看对方眼神都像是要吃人了吗!这是开狂暴的前奏啊!

。。。。。。

“奥利给!!!”

教室内,正在吃饭梅莉和相步川听到熟悉声音,转头就看到窗外大叫着狂奔而过的墨宇,刚想要打招呼,就发现平冢静老师浑身杀气凌凌地追赶上去。

瞬间,两人就放弃打招呼的想法了。

“看样子,墨会死的很惨。”

“当没看见就好了,不然会被他给拖下水的。”相步川说完就淡定地继续吃饭,这作死程度,吾不能及啊.

第三十八章 人不作死枉少年啊

“我不服,要不是被这家伙撞到!我绝不会被抓住的!”

保健室内,墨宇顶着一只黑色熊猫眼,不爽地看着床上的家伙。

“可恶啊!这家伙走路不看的吗!眼睛是长在头顶上吗?”

啪!

旁边的平冢静一巴掌拍在他后背,没好气地说:“行了,你还说,跑那么快,把人给撞晕了还推责任是吧?”

“呵~能被我撞晕,那只能说明她的体制太差,弱鸡一个。”

早已将‘甩锅大法’练到极致的墨宇,怎么可能会承认是自己的错,有锅就要往回甩往外甩,千万不能接锅。

一旦接锅,往小了说是背锅侠,往大了说就是忍者神龟。

甩锅早已成了他的被动技能,脑子都还没转过来,嘴巴已经开始干活了。

刚才本来都领先一大截了,毕竟平冢静穿着高跟鞋,不方便跑步,只要甩掉对方就可以了。

结果,在走廊转弯的时候,这个黑长直少女突然出现,而墨宇跑的又快,结果就撞车了。

他倒是没什么事,只是被撞出一个熊猫眼,对方却被撞飞两米多远,直接歇菜了。

当时,墨宇就懵逼了,难道是我变强了?

于是他自信回头,准备和老师比比身手。

结果嘛,当被壁咚在墙上,脸颊贴着墙壁时,终于确认,自己依旧还是战五渣,没有从召唤师转职成战士。

被自己撞晕那个,绝壁是纸糊的。

保健室的老师在检查过后,确认少女的情况。

“她没有什么事,只是晕过去而已,休息下就好了。”

“下次别在走廊上跑步,容易出事故。”

在说明情况后,保健室老师也提醒了一句,这种在走廊上被撞晕的情况,她也是头一次遇见。

墨宇转过头,表情平静地开始甩锅:“听到没?平冢静老师,下次不要在走廊上跑步,看,因为你的原因,一个学生被撞晕了吧。”

平冢静:“.....”

保健室老师:“......”

你甩锅倒是一绝啊!这都能怪我身上来!

被这话气的手痒痒的平冢静狠狠瞪了他一眼,真的很想让那只熊猫眼对称。

“少废话!等会雪之下同学醒了以后,记得和人家道歉!”

“等会?我没时间啊,现在可以不?”

这货叫雪之下?难道是雪之下雪乃?

“现在?”这话说得平冢静心中迷惑,满脸不解地问:“现在人都还没醒,你要怎么道歉?”

“老师,这你就不懂了吧,我们这不是偶像青春剧。”

说着,墨宇坐到床边,双手抓住少女的肩膀,在两位老师疑惑的注视下,转头露出个灿烂笑容:“所以面对少女昏迷的情况,我们不走狗血剧情,正确的流程应该是这样。”

话音刚落,只见他猛然发力,剧烈摇晃对方,大吼道:“小强!小强你不要死啊!我们相依为命这么多年!没想到要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被这么猛烈的摇晃,只要不是死人都该醒过来了。

“什....什么?”

看到少女睁开眼,满脸蒙圈的表情,墨宇直接松手让对方倒回床上。

然后对着旁边两个近乎石化,大脑已经宕机的人来说:“看,就是这么简单,这一招名为‘穷摇’,只要没死,都能给摇回来。”

“方法简单,成本近乎于无,除了可能把重伤的给摇死这个小缺点外,就没什么副作用了。”

“对了,这位叫雪之下的同学,非常抱歉因为被老师追赶,把你给撞晕了,我在此向你道歉,如果你不说话,就当做是原谅了,很好!谢谢你的理解!”

一连串的话直接把雪之下雪乃给说晕乎了,只能摆出傻愣愣的表情,用呆滞目光注视面前的人。

平冢静眉头渐渐皱起,感觉不太对劲:‘虽然道歉了,可为什么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却又说不出来。’

“那就这样,各位,我就先走了,回头见。”

道歉完,墨宇笑呵呵地向众人告别,然而没走两步,就被一只手给抓住后衣领。

“你想去哪?等下我们去办公室好好谈谈。”

“不好意思,我急着去学习,没空谈相亲的事。”

平冢静的额头顿时爆出青筋,把他转过来揪住领子,露出阴森表情:“你小子今天就是想被我打死吧!”

“人不作死枉少年啊,虽然我战力方面不行,但我嘴炮还不错,是不是啊,静可爱~”

墨宇还怪笑着眨眨眼,人就是这样,都说不作死不作死,但是有时候吧,这作起来就停不下来啊。

一瞬间,平冢静感觉像是被电流击中,头皮发麻,羞恼着怒吼:“闭嘴!不准这样叫我!你给我来办公室!现在!”

“啧!真是没办法,两位回见,对了,床上的同学,你应该多锻炼身体了,免得下次被人不小心给撞挂了。”

目视被拖出保健室的墨宇,雪之下雪乃依旧是一头雾水。

上一篇:我在碧蓝修舰娘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