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的我,成了邪神爪牙? 第210章

作者:核辐兽

等到依姬换好衣服回来,就看到让她忍不住捂脸的一幕。

只见绵月丰姬被触手给捆着吊在空中,不断变换着一些诱人的姿势。

而周围尽是看的目瞪口呆的月兔士兵,有些还蜜汁脸红起来。

“依姬!”

看到妹妹回来,丰姬急忙求援,她现在知道为什么刚才只把人给传送走了。

这些触手很诡异,被捆住以后,就会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干扰接触物。

要是她传送的话,估计也会是只留下衣服的下场。

而且,现场这么多月兔,要是自己走后敌人杀了她们怎么办?

考虑到刚才的事,依姬也不敢再随意攻击了,要是再被缠~上就糟了。

另外,姐姐在对方手里,若是攻击时误伤,-就更糟糕了。

“嗯?”

突然,墨宇身上的铠甲似乎闪烁两下,紧接着变身就解除了。

被捆住的丰姬因为触手消失,直接摔在地上。

“自动解除了?”

这情况是意外,他也没料到变身还有时限,因为特摄剧里解除变身,不是被打爆,就是主动解除。

没见过有时间到了解除的吧?

脱离束缚的丰姬立刻用能力传送远离,回过身才发现,入侵者似乎是个人类?

因为没从对方身上感觉到属于妖怪的气息。

“是人类?”

“为什么人类会跑到月之都来?!”依姬仿佛不敢相信,自己严阵以待的敌人,只是个人类。

墨宇不好意思地挠挠脸,说道:“要不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我自己出去怎么样?”

猜到对方的能力,可能是来自刚才那身奇怪的铠甲。

此时,依姬当然不会放过好机会,立即踏步前冲。

“还来啊!那我可不客气了!”

就在战斗要在此爆发时,从宫殿内,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

在感觉到这股气势时,绵月姐妹瞬间停手,面色惊讶地看过去。

‘这股气息,不一般啊,难道是月夜见醒了?’想到这种可能,墨宇也不准备待了。

和绵月姐妹战斗,那只能算是小打小闹,和月夜见开打,那动静也就大了。

这种只有坏处的事,还是尽量避免的好。

十几秒后,一道威严的声音在现场众人耳畔响起。

“何事喧哗?”

绵月依姬低下头,如实汇报情况:“有外人闯入月之都,我等正在进行抓捕,不慎打扰到月夜见尊。”

“闯入者何在?”

“就是这个....”依姬转身抬起手指向包围圈中央,可看空荡荡的位置,声音戛然而止。

不见了!?什么时候跑的!

“赶紧去找!”

月兔们慌慌张张地离开,没想到连月夜见尊都被惊动了,这可是大事啊!

。。。。。。

月之都的结界边缘。

“惊动月夜见就不好玩了,今天就先溜吧。”

墨宇可不想和这个家伙打一架,所以赶紧开溜才是王道。

在强行突破结界后,他马上召唤来夏塔克鸟返回地球。

而得到结界有异常情况赶来的依姬,却什么也没看到,大概猜到对方已经逃出去了。

“我记住这个人了!等找到后!绝对要好好教训一顿!”依姬气的直咬牙,握着剑柄的手骨节都发白了。

旁边的丰姬暗自叹息,虽然是挺不甘心,可是对方的棘手程度,绝非独自可以应付。

被那种奇怪的手段限制或,自己两人的实力,根本无法发挥出来。

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应对?

即使是她机智过人,一时间也难以相处好的办法。

更何况,对方还会这种突然消失的招数,想要困住也是件难事。

“总之,先搜寻地球吧,只要他在地球上,应该就能找到。”

· ····求鲜花···· ······

除非能像老师那样,用什么办法避过月之都用于搜索的仪器。

。。。。。。

回到地球,墨宇就把夏塔克鸟送离了。

虽然只实验了一个驾驭表头,但试过一次体会新鲜感就行了。

说真的,他就是把这个当做玩具,战斗的时候会不会用得上,还真不好说。

不过有时候用来玩玩,还是蛮有趣的。

“说起来,要不要试试召唤术?”召唤术在那边的时候,系统就已经给自己了。

只是他没有去试,因为没必要啊。

..... ...... 0

剩下的两天,天天待一起,有啥好召唤的。

只是,这召唤过来,会不会惹出麻烦?

要知道耶梦加得的体型,那可是大到吓死人,如果以那种体型降临,隔天天界和魔界的家伙就要找上门了。

搞不好会蹲小黑屋,比如地狱。

还是试过以后,再在这里召唤吧。

这样更加保险点,试验地点....就放在异世界好了。

在那边远离城镇的地方召唤,要是有意外,就马上取消。

只要不影响到这边的世界,方案可行。

“不过都这么晚了。”

抬头看下夜空中的月亮,快升到脑袋上了。

“今天就先回去吧,在月之都闹了一通,搞不好会派人下来搜查。”

就连永琳都被逼着躲进幻想乡,看来月之都的搜查手段,不弱啊。

不过,就算下来也不怕。

月夜见不可能会来到这片充满污秽的大地,只靠绵月姐妹还有那些月之使者,那不就是送菜吗?

她们实力确实强,但是自己能让她们发挥不出原本的力量。

虽说有时间限制可只要近身,那基本就是自己的胜利。

真正需要重视的,只有月夜见尊个.

第三百六十六章 冲突的表头

“呼~呼~”

房间内,墨宇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今晚他睡的格外深沉。

似乎是在之前给玩累了。

昏暗的房间内,放置在桌面的两个表头,忽然漂浮起来。

接着重重撞击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音。

“呜?”

听到声响,熟睡中的墨宇眼睛睁开一丝,迷迷糊糊嘟囔两声,翻个身继续睡。

瘟疫医生悄无声息来到桌子旁,将撞在一起角力的表头给拿住,分别丢进一个抽屉里。

被丢进抽屉后,表头终于安静下来了。

在做完这件事后,瘟疫医生“五六零”就化作乌鸦的模样,飞到衣帽架上停留。

。。。。。。

早上醒来后,墨宇闭着眼在床头摸索,但是什么都没摸到。

好奇地睁开一只眼,才发现是自己的房间。

对哦,模拟已经结束了,已经回家了。

话说今天是周几来着?

闲了一个多月,已经完全搞不清楚日子了。

这时,女仆魔像拿着衣服走到床边,开始为他穿衣服。

穿好衣服下床时,墨宇注意到桌面的两个表头不见了。

“桌上的东西呢?”

他向女仆魔像询问,因为晚上睡觉时的安全,是交给它来负责。

而且还有乌鸦在盯梢,不会有小偷进来。

如果真的能偷走,那这小偷也是真的厉害了。

女仆魔像打开抽屉,分别拿出表头,放于桌面。

怎么在抽屉里?

昨晚睡觉前,分明是放在桌面上,因为还有个表头没试过,所以打算找个空闲时间测试。

肯定是发生什么事了,否则不会乱动自己放置的物品。

在洗漱的时候,他让女仆魔像告诉自己,昨晚的情况。

“两个表头撞起来了?”

什么鬼?这又不是生命体,大晚上地玩贴贴乐?

可是想想又不太对,撞起来....难不成是打起来?

记得当时另一个表头也是插不进左槽,被一股强大的斥力排斥。

‘克苏鲁和哈斯塔本就是敌对的,虽然只是其创造的书籍上所拥有的力量,但还是它们的力量。’

‘所以才会产生排斥吧,绝对不能强行共用。’

鬼知道这两个对头的力量共用会发生什么事。

反正绝对不是什么水火共存,阴阳相容之类的,最大的可能反而是冲突起来直接爆掉。

当时没想那么多,如果是同阵营的,说不定可以共用。

“这样的话,不能把两个放一起。”洗漱完,回到桌子旁,他拿起另一枚章鱼头表头,这东西要暂时放在另一处。

“暂时放在你那里吧。”

衣帽架上的乌鸦看到被抛过来的表头,鸟喙根部直接裂开,将整个表头给吞下去。

它本就不是正常生命体,将一个小物件存放在体内,并没有问题。

上一篇:我在碧蓝修舰娘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