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的我,成了邪神爪牙? 第168章

作者:核辐兽

第二百九十二章 眷属

夜晚,昏暗的街道上。

两个正安静地走着,因为特别事件,导致今天回家晚了。

因为被监控拍到了,受到警员的询问这并不意外。

只是在问到为什么他会去大学时,墨宇用了个绝对不会被怀疑的借口。

百合铃:“这下子,感觉会成为热点了。”

“有吗?我不觉得啊。”

这不是当然的吗?因为变成热点的是我。

大学可是个谈恋爱的最佳时间,漂亮的妹子自然会吸引注意力。

何况,又是百合铃这种颜值超高的。

突然说出‘我是来接女朋友’这种话,肯定会产生些热门话题。

虽然她并不在意,成为热点也只是短暂的,而且还能打消那些追求者的念头,让自己的大学生活更加平静。

总体来说,弊大于利。

“至少应该和我商量一下,要是露馅怎么办。”

墨宇侧过头微微一笑:“以你14的智商,这种事不需要商量,也能配合的很好。”

这只是个小问题,关键是怨灵的变化。

按照百合铃的话来说,就是怨灵已经变成了恶灵,已经是会对人类造成极大危害的家伙。

想要不造成严重后果,最好现在就解决掉。

但是啊,怎么可能会解决啊。

好不容易培养成恶灵了,果实已经越发接近成熟。

这时候让我放弃,想也知道是不可能的事。

自己的提议没有被听取,到也不太奇怪,只是百合铃有点好奇:“你培养它到底是要做什么?”

恶灵这种东西,意识会逐渐失去理智,变成只懂得杀戮。

而且杀人的手段诡异,对于普通人来说和死神没两样,即使是那些修行多年,专门驱魔的人员也难以对付。

“只是达成最终目的的必要材料而已。”

他希望在非正式模拟前,能完成这件事,这样到时候就能用了。

如果成功的话。

不愿意说那也没办法,百合铃总不可能强迫他说出来。

况且,比起邪神,恶灵似乎不算什么。

。。。。。。

转眼间,又是双休日了。

相比起往常一到假日就缩在家里打游戏,今天墨宇特意早起,来到克莉丝居住的公寓。

也没按门铃,直接就开门进去。

轻轻关上门,他看着走廊上堆积的垃圾袋,已经有种预感了。

等走进客厅后,果然看到杂乱一片,吃过的外卖盒,酒瓶,衣服,比珈百璃家还要夸张。

走到卧室门口,打开后就见到床上四仰八叉睡觉的家伙。

穿着白色的睡裙,似乎还没发现有人进来了。

这假货没有防备吗?

感到奇怪的墨宇试着往前几步,突然地面亮起咒文。

一层结界将房间给阻隔开,睡梦中的克莉丝也被惊醒,见到闯入者是墨宇,她才松缓下来。

“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需要你的帮忙。”防止那些怨灵逃跑,还是需要结界来阻隔。

自己又不会使用结界,所有必须要拉上克莉丝一起。

克莉丝:“去清理那些灵体吗?”

因为已经别拉去帮过一次忙,所以她很容易就猜到要做什么。

。。。。

一直忙碌到下午,又清空三个聚集点后,墨宇才觉得差不多了。

因为数量太多的原因,没有意外地再次失控了。

在相川步家忙碌到深夜,终于将所有灵体都给抽出来了。

也包括长发恶灵的那部分。

“所以你要这东西到底想做什么?”仅仅剩下由负面能量所构成的躯壳,反而越发让人感到可怕了。

即使是相川步这个僵尸,都本能排斥这个躯壳。

墨宇反倒十分满意,因为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关键。

“嘿嘿~这可是外部材料,接下来要给它填入‘内料’。”他走到躯壳前,用手指将自己的掌心划破,放置于躯壳的头顶。

一滴滴携带未知本质的血液从掌心滴落在躯壳上,接着他取出那滴克苏鲁之血。

同样置于头顶,让自己的血液落上去。

在两种血液接触后,克鲁苏之血出现软化的迹象,逐渐从固体融化为液体,融入躯壳中。

以血液为因,躯壳内不可思议地诞生出某种违反物理法则的‘意识’。

原本恐怖的恶灵躯体开始改变,布满地板的头发收缩,将自身包裹起来,附在身上逐渐形成一件黑色的长风衣。

头顶变形出一顶黑色圆顶礼帽,脸上则490是白色骨质的鸟嘴面具。

双手戴着如同鸟爪般尖锐的黑色尖爪手套,浑身上下没有漏出一寸肌肤。

墨宇收回手掌,眼神狂热地注视面前的家伙:“成功了!以恶灵躯壳,支配者的血液,加上我的血液,融合诞生的眷属!”

鸟嘴面具人低下头,单膝跪于地面,向自己的创造者献上问候礼。

抬手轻轻放于那圆顶礼帽上,墨宇在沉吟片刻后,想到了该赐予它的称呼:“你的名称为,瘟疫医生(PlagueDoctor)。”

“你是我的第一个眷属,但不会是最后一个。”

瘟疫医生抬起头,面具的黑色镜片上,反射出异样光芒。

“嘎!!!”

难听的鸦鸣声从面具下传来,让房间内的气温仿佛都下降了几度。

作为旁观者的相川步以及春奈等人,莫名感到有种汗毛竖立的惊悚感。

这个被命名为瘟疫医生的家伙,到底是什么啊?

就连优也是举着写有“?”的便签本,显然她也从没见过这种事.

第二百九十三章 瘟疫医生

在离开相川步家前,他先处理好那些亡魂的问题。

长发恶灵的本尊,是个长相甜美的白裙女孩,只是在离开的时候,眼神很奇怪。

她可是还留有部分身为怨灵时的记忆,所以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待遇。

深夜寂静的街道,墨宇带着刚刚诞生的眷属慢慢走着。

不知怎么回事,‘瘟疫医生’无法说话,只能发出如同乌鸦的鸣叫。

但作为它的创造者,赐予它血液的人,墨宇可以瞬息间理解它想要告诉自己的信息。

仿佛有条无形的丝线,将两者链接起来。

不管跨越多远的时空,都能在意识层面进行沟通。

虽然是刚诞生,可瘟疫医生的智力并不低,只是对这个世界还不了解。

“去吧,认识下这个世界,但是别弄出麻烦事情。”

瘟疫医生:“嘎!”

它的身体化作几十只乌鸦,四散而去,但有一只却停留在墨宇的肩上。

每一只乌鸦都是它,它可以在任何一只乌鸦所在地出现。

“呵~”墨宇微笑着用手指逗弄下肩头的乌鸦,这只不过表面所能看到的形象。

实际上,它是根本不知道由什么物质所组成的存在。

现在的样子,只是在诞生时,按照墨宇所想的样子而确定的外形。

乌鸦低下头凝视着衣服,它那漆黑的鸟瞳,看到到隐藏在衣服上的月灵髓液了。

它拥有创造者的血液,也继承了一小部分创造者的本质。

好奇,对世上的所有事物,都抱有想去了解的欲望。

当墨宇回到公寓,没有去百合铃家,而是直接回到自己家了。

打开门,房间里就有灯光照出来。

在他脱鞋的工夫,真红从卧室内走出来。

“墨君,欢迎回家~ˇ。”

“啊,今天有点事要忙,回来晚了。”

百合铃因为双休日要去兼职打工,所以不能晚睡,于是让她来墨宇家等着,并提前通知过了。

真红一眼就注意到肩头的那只乌鸦,被那漆黑的眸子凝视,有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去那边的衣帽架。”

乌鸦听话地展翅飞过去,停留在衣帽架上。

在老样子给真红补充时间后,墨宇顺口问了句:“今天有想起什么事吗?”

“没有,只要一回忆,头就开始疼。”

“看来你这撞伤还挺严重,也不知道怎么才能治好。”对于医学方面,墨宇可就没什么办法,而且他也不太想使用那份力量。

鬼知道恢复记忆后,还会不会引来猎犬追杀。

所以暂时放着好了,等她自己恢复吧。

衣帽架上的乌鸦静静听着对话,远在十多公里外的一只乌鸦忽地调转方向,往附近的某间医院飞去。

“没关系嘛,墨君也不会赶我走,对吧?”真红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让人一看就容易心生好感。

墨宇从沙发上起身,单手揪着她的后衣领提起来:“少来,你这种时间莫名消失的家伙,八成是惹到麻烦敌人了,我可讨厌麻烦了。”

将人给提溜到门口放下,连句晚安都没有,房门就被关上了。

面对关闭的房门,真红脸上的笑容消失,转身望向天空中的月亮。

“要是想不起来,该有多好.....”忘掉过去,有时候并非是坏事,回想起来,就得重新背负那份沉重。

驻足片刻后,回过神来的少女抬脚往楼下走去,左手轻轻撩开遮眼的刘海,一抹金色从眼瞳中浮现。

房间内。

墨宇舒舒服服洗了个澡,就上床睡觉了。

这两天可给他忙坏了,不过最后的结果让他很满意。

。。。。。。

医院的走廊中。

上一篇:我在碧蓝修舰娘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