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的我,成了邪神爪牙? 第121章

作者:核辐兽

随着画面一阵变幻,废墟瞬间恢复如初,变成完整的建筑。

原本死亡的信徒,也全都活过来了。

在链接断开后,墨宇抓过身,直视达贡的双眼。

两者的意识链接,他将自身的想法传递过去。

“呼~”

在做完这些后,墨宇感到精神上传来阵阵的疲惫感,SAN值已经掉到接近危险的临界值。

‘这掉的太快了,比使用那份力量都快。’

没想到与达贡在意识上链接,会让SAN值像开闸的水库,疯狂下降。

好在除非SAN值归零,否则不至于会疯狂,如果运气太差的那“三七三”就不好说了。

在服用SAN值药剂后,稍微感觉好了那么一点点,毕竟这个恢复是缓慢的。

“去吧,将他给摧毁掉,别波及到其它人类。”

达贡转身离开,巨大身躯在地面游走留下深深的沟壑。

被复活的信徒此时目送着离开的达贡,高声呼唤着教团的口号。

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个存在是什么,但对方身上有着类似于神的气息,可能是神的使者。

等达贡离开后,墨宇一只手抓着插在地上的冈格尼尔,面色有些难看。

他需要休息来恢复SAN值,药剂还是无法满足这突然的大量消耗。

“祭司大人,我们不是死了吗?”这时,一个信徒上前,问出心中疑惑。

之前,自己可是在建筑倒塌时被压死了,为什么又活过了?

墨宇强打起精神,微笑着回答:“这就是神的伟力,是神的力量让你们复活了。”

闻言,现场的信徒顿时激动起来,自己居然能在神的伟力下复活,这简直就是无上的荣耀!

在简单说了几句后,墨宇就搭乘着夏塔克鸟回到住所。

他需要休息,看来那边大混战最后的场面,是没法看了。

。。。。。。

北大西洋某处的巨大山脉。

构成魔术协会的三大组织之一「仿徨海」正位于此处。

魔术协会并非是一个独立整体,而是由三个部门统一的合称。

开发新魔术的时钟塔,研究炼金术的阿特拉斯院,以及专注人体改造和神代魔术研究的仿徨海。

此时在距离仿徨海不远处的某个地下建筑内,两个人正站在魔法阵外。

“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了。”

“死了吗?”

“不,似乎是另外的情况。”

统合体宝石翁蹲在魔法阵旁,进行着细微调整。

而另一个宝石翁,则是在墙边的一堆圣遗物中,挑选着接下来要用到的。

哗啦~

突然,一阵细微的声音响起,两个人都立刻发觉了。

“好像是水浪的声音。”

“这里可是在陆地上。”宝石翁说着起身往门口走出去,这里可是在陆地上,怎么会有水浪的声音。

当他走出门口,立刻注意到,一些水正从阶梯上流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建筑所在的周围,可没有地下河流或湖泊的存在,为什么会有水渗透进来?

怀着疑惑,他打算到外面看看,然后一只脚刚踏入被水浸湿的阶梯,那阵奇怪的水浪声变得更大了。

轰!!

几根尖锐的巨大物体刺穿入口处的地面,随着震动,这片岩石断裂开,大量的水从缺口涌入。

一只只深潜者混在涌入的水流中,进入到地下建筑内。

“什么东西!?”

宝石翁面色一变,刚打算用魔术阻挡,面前突然凝聚出巨大的水晶体,将通道给完全封死. ....

统合体宝石翁这时走了过来,看到了水晶体对面水中,那些游弋的怪物。

“是拉莱耶教团的怪物,他们找到这里来了,我们马上离开。”

这些深潜者没有给他们觉得有多危险,但是有一股令他们都感到恐惧的气息出现在上方。

刚刚统合体宝石翁就是被这股突然出现的气息所惊动。

地面此时已经被达贡所召唤的海水淹没,它锁定了地下的两个渺小生物。

但是当用爪子将地面给弄开,里面却已经没有人了。

知道目标逃走,达贡立刻转头锁定某个方向,庞大身躯沉入水中消失不见。

原本淹没这片地区的海水,也诡异的下降消失。

。。。。。。

“时钟塔,阿特拉斯院.....这两个倒是没什么威胁,暂时不管好了。”

“宝石翁那边有达贡去解决了,那么现在是时候,将北欧那边发展搬到明面上来了。”

哒~

白棋的王被击倒,黑方4.6棋子获胜。

对面的信徒连忙将棋子全部重新摆放,不过墨宇今天已经玩够了。

“你去通知其它地区的人,全力发展,不用顾忌什么。”

“是时候该走那一步了,进入计划的最后阶段。”

目前霓虹地区,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自然也该让其它地区也开始。

之前因为担心会被发现处理掉,所以都是隐蔽地发展。

圣堂教会已经没戏唱了,只需要盯梢魔术协会就可以。

“不知道那边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昨晚没能看到真是可惜。”.

第二百一十二章 最后的获胜者

“为什么,你会帮助我?”

“因为她已经战败了。”

无限剑制的固有结界中,远坂凛疑惑不解地看向前方那个小女孩,也就是赫拉克勒斯的御主。

在赫拉克勒斯耗尽复活次数后,终于凭借着某个道具让金闪闪退场。

付出巨大的代价,用掉底牌才击败最强的从者。

哪怕没有复活次数了,赫拉克勒斯依旧比剩余的从者强。

丘库林在被美杜莎的宝具命中时,拼尽最后的力量将对手也给淘汰掉了,两者同时退场。

红A虽然借助令咒,开启固有结界,可终究还是因为对方令咒更多的原因,被压制住了。

卫宫士郎将剩余的两枚令咒都用掉,打算一口气解决红A。

但是,阿尔托莉雅所释放出的宝具,却被赫拉克勒斯所挡下,固有结界无限剑制也因为「誓约胜利之剑」消失了。

这情况不止是对面的呆了,就连被远坂凛也很茫然。

不明白作为敌人的伊莉雅为什么要帮助自己,14而且代价还是赫拉克勒斯的退场。

这等于是放弃胜利的机会,要知道,等红A和阿尔托莉雅战斗过后,不管哪个留下来,都不会是满状态。

这对伊莉雅来说,是非常有利的情况。

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她会放弃掉这种大好的机会。

而伊莉雅的回答,也是很迷,见她指着樱,远坂凛完全不能理解。

樱退场了,和帮助自己有什么关系?

这不是对她更加有利吗?

“难道你不想要圣杯实现愿望吗?”

“嗯?”伊莉雅歪着小脑袋,眨了眨眼睛,疑惑地问:“他没有告诉你吗?用圣杯来实现愿望,会是灾难性的结果。”

“等等!你说圣杯许愿会带来灾难性结果是怎么回事!”

凛还没有开口,阿尔托莉雅先一步问了出来,神色看上去有些焦急不安。

远坂凛此时也完全蒙了,心中一片凌乱:“我也想知道怎么回事,还有你说的人又是谁?”

“在第三次圣杯战争的时候,大圣杯就已经被污染了。”

这件事,伊莉雅也没有隐瞒,到现在这个阶段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实现愿望这个能力并没有改变,但是会往充满恶意的方向去实现。”

“按照他告诉我的,比如许愿世界和平,正常人想得是没有争斗的美好世界,但是圣杯却会将这个愿望恶意化,以消灭所有人类,来达成世界和平的结果。”

“怎么会....”阿尔托莉雅不敢相信这个事实,那她的努力到底有什么意义。

要是对方说的是实话,即使自己获胜许愿改变历史,那么这个历史,也会往她不愿看到的方向发展。

“还有,许愿后,大圣杯内的此世之恶也会涌出,毁灭人类。”

现场直接沉默了,作为留存到最后的人,本该是能成为取得许愿机会的胜者。

对于这个真相,确实难以接受。

“那个人和你们有约定,以圣杯战争的胜利为代价。”

最后一句话,让凛和樱立刻确定了是谁。

不过既然圣杯都被污染了,对方还要这种东西做什么?

“不可能!你是在欺骗我对吗!”

阿尔托莉雅还是难以相信这件事,不管事实如何,她都要亲眼见到才愿意相信。

伊莉雅没有理会她,面色平静地继续说:“还差一个,打败她,就成功了,现在的saber释放完宝具,魔力肯定不足,他应该有给你些东西吧。”

不管是真是假,总归是要获得胜利,凛将那些杂乱思绪抛开,对着红A喊道:“用那个东西!”

“知道了。”红A拿出一颗珠子,用力一把捏碎。

珠子内蕴含的时间散出覆盖在他身上,瞬间原本损耗的魔力,伤势,全部都消失了。

“什么!?”

看到这个情况,阿尔托莉雅顿感要糟,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虽然没有固有结界的加成,但以他完全的状态,对战魔力消耗不小的阿尔托莉雅,胜率很大。

。。。。。。

“祭司大人,有两位小姐说是来找您的。”

“把人带进来吧。”用猜的都知道是谁来找自己,墨宇也就没有询问拜访者身份。

果不其然,没一会,远坂凛和樱就被带进总部的休息室。

房间内的信徒知趣地退出373去,在门外等候。

“欢迎你们的到来,我就知道你们会给我带来胜利。”

上一篇:我在碧蓝修舰娘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