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的我,成了邪神爪牙? 第119章

作者:核辐兽

“不能这样僵持下去了,否则底牌用完就没有魔力能应对其它从者了。”

“速战速决吧。”打定主意,远坂凛举起手,使用最后一划令咒。

正在战斗的红A感觉到体内的魔力涌动,马上明白是御主使用令咒了。

“看来御主有点等不及了。”

红A拉开距离,使用宝具会极大消耗魔力,属于杀招。

使用过后,就会陷入魔力不足的状态,而且也没有令咒能再使用了。

可如果能排除掉阿尔托莉雅这个对手,也算是值了,毕竟他还有那个底牌。

远方,天空中,墨宇坐在夏塔克鸟背上,抱着桶爆米花,戴着顶固定有望远镜的帽子。

这样就省去要拿着的麻烦,能空出双手做更多的事了。

比如吃爆米花,吃爆米花,还有吃爆米花。

“呃?好像有点不对....”看的正开心呢,突然场上的家伙开始消失,很快就全员不见了。

“红A开固有结界了吗,好像刚才是看到凛似乎使用了令咒。”

“那我不就看不见了吗!坑爹吶!直接不给观战了!我要这特等席有个毛用!”

墨宇气急地将一袋子盐摔下去,爆米花可不能摔,浪费粮食是最差劲的事了。

而且也不知道怎么进入固有结界,穿越空间这种事,现在还做不到..

“等等,我记得你好像能穿梭空间吧?”

忽然,他想起来自己的临时坐骑,貌似是能穿梭次元空间,那么进入固有结界,没准也可以吧?

说到底,固有结界也是异空间的一种。

夏塔克鸟:“唏律律!”

“啧!鸟语....马语级别不够,听不懂,就当做能行好了,给爷冲!进入前方的结界!”

如实执行命令的夏塔克鸟挥动翅膀,向着前方冲刺。

在飞跃一段距离后,突然消失在了空中。

某处如同黄昏之景的空间内,无数的剑插在荒芜大地,弥漫着一股惨烈悲凉的气氛。

“这里就是无限剑制的固有空间啊,果然现场观看,更加有感觉。”

“为啥我突然感觉有股寒意涌上来了,像是会发生糟糕的事情。”

。。。。。。

“这里就是那个教团?看起来真是简陋,没有感觉到神的气息。”

“稍微试探一下吧。”

天空中,几个散发着强大气势的存在俯视下方正在重建的教团总部。

其中一名女性,举起手中的弓,搭上一根箭矢对准下方。

在她松手后,箭矢飞射出去,在空中却爆裂开,变成数量密集的光之箭矢。

370  毫无防备的教徒遭受到突然的袭击,一瞬间伤亡惨重,遍地哀嚎。

“袭击!有敌人!!!”

“快进里面去!!”

幸运避过攻击的教徒急忙跑向教团总部,躲到建筑内部,向外偷偷张望。

天空中,刚刚发起攻击的女性再次搭上箭矢,平静地说:“都只是些普通人类,没看到那个祭司,是躲在里面了吗。”

话音刚落,箭矢射出再次化作一轮光雨,原版就未完成修复的教团总部,在破坏力可怕的光雨下,瞬时间开始崩塌。

轰隆!!

伴随着烟尘和轰鸣声,教团总部成了一片废墟。

“为了....伟大....的...克鲁苏...”废墟中,一个狼狈的身影拖着被砸断的腿,用尽仅有的力量,艰难爬到水池边,沾满灰尘和血液的手颤颤巍巍伸出,手中拿着一个诡异的雕像。

随着信徒的倒下,雕像也随之落入水中。

沉入水中的雕像发出微弱的墨绿色光芒,池水开始反常地涌动起来,逐渐满溢到水池外.

第二百零八章 来自深海的邪神

“只是一群弱小的凡人,那个祭司看样子不在。”

眼看下方的建筑被摧毁,却依旧没有人出来反抗,动手的女性也收起弓箭。

“那就等待一下,对方肯定会来。”

“杀死这些普通人没有意义,阿耳忒弥斯,你完全不必这么做。”

刚才攻击的女性闻言,面色变得不太好看:“雅典娜,我做什么,你可没资格来管。”

“两位,争执可不能让那个邪神祭祀出来。”

旁边,披着黑袍,浑身散发冰冷阴森气息的消瘦男子开口阻止。

这次来的五个,全都是神。

看起来就阴郁的消瘦男子是北欧黑暗之神霍尔德尔,旁边还有同为北欧神话中的战神提尔,埃及神话中狗头人身的死神阿努比斯。

“说到底即使能借用邪神的力量,也只不过是个凡人。”阿努比斯开口发出低沉声音,只需要将能召唤邪神的祭司除掉,就可以了。

他们并不需要真的直面那个邪神。

“以我们的力量,杀死一个只能借用神力的凡人,并不是难事。”

霍尔德尔望着另外几个神,意味深长地说:“比起邪神祭司,你们不觉得还有其它事更为重要吗?”

“这是个新的时代,神不存在的时代....”

“霍尔德尔,我想你可以等会再提那些事,下面好像有点不对劲。”战神提尔板着脸注视下方,从那建筑废墟的水池中,正源源不断地涌出水。

那些水在从水池里涌出来后,并没有扩散开,而是聚拢在水池的周围逐渐形成巨大的漩涡。

在达到足有五六公里直径时,漩涡才停止扩张。

漩涡下,隐约出现个巨大的阴影,同时传来沉闷的嘶吼。

天空中,几个神都警惕起来了。

“有什么家伙要出来了,很邪恶的气息,小心点~ˇ。”虽然没有感觉到神的气息,但能肯定,漩涡中要出来的肯定是个邪恶存在。

战神提尔用自己的独臂拔出长剑,那两个人类给的情报是假的。

“吼!!!”

一头庞然巨物猛地冲出漩涡,狰狞而庞大的身躯沐浴在月光下,邪恶狂乱的气息肆意散发。

面对这头恐怖的生物,五个神都被震撼到了。

“昂!!!”

终于来到的这个世界的达贡舒展着自己的身躯,仰头发出悠扬而可怕的嘶吼。

地球某处的神秘空间,两团意识体猛然惊醒,将注意力投到达贡的所在地。

‘邪神降临了。’

‘不是那一个,是其它的邪神,为什么?’

在达贡的附近,五个神已经做好战斗的准备。

不管他们各自抱有什么目的,都不能把这种邪恶的存在留下。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你们见过吗?”雅典娜举着长矛,向旁边另外两个神系的神询问,至少她从没见过这么恐怖邪恶的存在。

阿努比斯:“从未见过。”

霍尔德尔:“这等邪恶存在,若是曾经存在,绝不会默默无闻。”

“趁它没有防备,先下手!”阿耳忒弥斯将体内的神力汇聚到弓箭,形成一根箭矢射出去。

箭矢在空中迅速变大,化作足有十几米长的巨型箭矢。

可是相比起达贡那足有六七百米高度的身躯,就显得极其渺小。

箭矢落在布满鳞片的墨绿色身躯上,瞬间爆开,恐怖的爆炸余波形成强烈风压。

因为这攻击,达贡才注意到周围的几个‘小东西’。

它弯下腰,用自己那像是鱼类的可怕脑袋面对他们,背后的尖刺鱼鳍微微抖动。

能感觉到,刚才的攻击,来源于其中一个。

达贡缓缓张开嘴巴,露出尖锐利齿,粘稠的涎水顺着牙缝流出,视线锁定在阿耳忒弥斯身上。

嘴里呼出带着强烈腥味的口气,熏得面前几个神眼睛都难受。

“.~嘶!昂!!!!”

猛烈的咆哮声响彻天地,达贡瞬间挥出长着鳞片的手臂,将来不及闪避的神给打飞出去。

力道之大,让他们近乎变成炮弹一般,重重砸落在远方的地面,留下深深的凹坑。

但这对于神来说,并不算严重。

达贡彻底从漩涡中钻出,只见它下半身是如同蛇类般长长的尾巴,落地后向着神所坠落的位置游走过去。

因为刚刚的拍击,将其打到了几公里之外,而它不会放过这些攻击自己的生物。

。。。。。。

“不(好赵好)对劲,肯定发生什么事了。”

固有结界中,墨宇心中那种异样感觉越发强烈。

但此时现场的战斗,已经达到白热化的巅峰,所有从者都赌上一切,进行生死厮杀。

绝对的精彩,是不容错过的‘演出’。

墨宇俯视下方的战斗,有些纠结要不要出去。

他有点怀疑是教团那边出事了,不过自己在离开前,把达贡的雕像给留下了。

并且告诉信徒,如果发生处理不了的事,就把雕像给扔进水里。

那个雕像只要落入水中,就会引导达贡降临在这个世界。

如果达贡降临,那这里应该没有什么能对抗它的才对吧?光.

第二百零九章 达贡

“master!出事了!”

在距离教团总部不是很远的市郊仓库内,迦勒底的成员暂时将这里当做据点,打造成魔术工房。

在从迦勒底仓库拿取材料时,藤丸立香为了以防万一,就往金闪闪的宝库里放了些。

在经历过一次失败后,他们行动就更为小心了。

第一次运气好,被救回来了,再有下次,可不一定了。

因为统合体宝石翁也没想到,有人能将他们从自己的封印中释放出来。

他在封印以后,就觉得这些从者已经‘完蛋’了。

因此随意地丢弃,没有再去理会。

而失去从者的御主,说到底也就是个普通的魔术师,如何是他的对手?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空谈。

就像人类不会去在意一只蚂蚁,因为随意就能踩死。

好不容易才获得的机会,藤丸立香自然是要好好把握。

至于为什么要在这里,其实还是有点私心。

上一篇:我在碧蓝修舰娘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