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的我,成了邪神爪牙? 第111章

作者:核辐兽

大地剧烈震动,一座宏伟的古城拔地而起,荒凉而冰冷的气息四溢。

其降临的动静,几乎波及到整个冬木市。

“唏律律!”

夏塔克鸟从远方飞来,降落在墨宇身旁,它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狼狈,显然刚才的战斗并不轻松。

墨宇抬手摸摸它的羽毛,对前方的人说:“这是拉莱耶古城,神的沉眠之地,如果你们能胜利,那么等于是成功了一半,以我目前的能力,只能做到这种程度。”

“所以,加油吧,如果失败的话,你们绝大部分都会被干掉。”

毫不在意地将自身情报给说了出去,接着他搭乘着夏塔克鸟,飞到古城高塔的顶部。

坐在塔顶上,墨宇却没去看下方发生什么,一手放在心口的位置,回忆着刚才对于死亡的恐惧。

这是他第二次接触死亡,上一次就是穿越,但那次没有真切地感受到,意识在被撞飞的时候,留陷入昏迷了。

但这一次,却是实实在在感受到了。

“死亡啊,有感情生物绝大部分都会为之恐惧的东西。”

“.~对于你们这些外神仆从来说,死亡是遥不可及对吧?”他看了下旁边的夏塔克鸟,很多侍奉旧日支配者和外神的种族和眷属,都是寿命悠久或不老不死。

“真是有意思,这份恐惧,我会好好保留的。”

若是连对死亡的恐惧都丧失了,那可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生物不能只有正面或负面情绪,只有一者存在,另一者才会存在划。

否则只存在一种,长久以后,是否会逐渐丧失自我?

他想体验到活着的美好,为自己活着而感到开心,而不仅仅,只是活着。

墨宇放下手,目光落在下方,宫殿的大门已然开启,神秘呓语从门内的黑暗中传来。

迦勒底的成员在听到这诡异莫名的(好王好)呓语时,就感到一阵难受。

“别管这个声音!快去干掉那个祭司!”作为人类,藤丸立香受到的影响最大,让她感觉意识都变得迟钝。

“恐怕那事得放放了,宫殿里可是出来了很不妙的东西,应该就是那个祭司说的神了。”C呆看到那从宫殿大门内伸出的触手,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危机。

“不!这不是神灵!”作为弑杀过神的斯卡哈,在看见那些触手的瞬间,就已经确定:“这绝对不是神,而是一种,未知的恐怖怪物。”

哪怕是邪神,都没有这个存在给她的感应强烈。

这不是神,而是,怪物,根本意义上的邪恶怪物.

第一百九十四章 破损的宫殿

“那是什么东西?”

另一边,正在为了圣杯战争而激烈交战的御主和从者,也都停下战斗。

望着夜空下,那座突然升起的宏伟城市,虽然因为天色原因看的并不清楚。

可这显然是出大事了。

除了言峰绮礼,现场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失败了吗?”言峰绮礼也是代行者之一,但他没有参战,而是有更加重要的任务。

必须要获得圣杯战争的胜利,万一代行者们失败了,就用圣杯来翻盘。

但是,麻婆神父,可不一定会按照他们交代的去做。

至于圣杯战争的胜利,他会努力去争取,为了自己。

不管那边成功还是失败,自己都要把重点放在圣杯战争上。

就在其它从者重新开战时,金闪闪却目视那个方向直皱眉头。

那道红色光柱,怎么感觉这么像乖离剑放出的?

“吼!!!”

赫拉克勒斯还在继续攻击,阻挡他的盾牌宝具已经布满裂痕。

让金闪闪的注意力转移回来,看着这个失去理智的大个子,一下子就失去兴趣了。363

在盾牌被打破前,从王之财宝里射出不少宝具,阻拦对方的追击。

金闪闪离开后,赫拉克勒斯失去目标,于是又找上其它从者。

但很快,那座神秘的古城处,传来更为剧烈的魔力波动。

同时一道金色光束划破夜空,其带来的余波,隔着大老远都还能感受到。

“那是!?”战斗中的阿尔托莉雅在注意到那金色光柱时,有点失神。

不会错的,那是她的宝具,誓约胜利之剑。

但是为什么.

她立刻后退拉开距离,对面的丘库林发现她没有再打的意向,也同样停下攻击。

“看你好像很在意那边的事。”

“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我要去那边看看。”现在阿尔托莉雅也没心思再打了,她想要知道那道光柱到底怎么回事。

战场外的伊莉雅,见他们好像都要离开,也对那边出现的古城产生了兴趣。

(beeg) 于是将正在和红A战斗的从者给唤回来。

“好像有点意思,我们也去看看吧。”

赫拉克勒斯托起她放到肩上,奔跑跳跃着往古城赶去。

剩下的凛见人都跑去古城那边,干脆也带着樱跟过去了,留下丘库林和言峰绮礼。

至于美狄亚那组,已经很不幸地最先被金闪闪淘汰了。

。。。。。。

轰!

一条巨大的触手猛地拍在地面,带来强烈的震动。

迦勒底的从者们奋力与这些触手战斗,虽然他们也想直接去干掉塔顶上的祭司,可问题是上不去。

那座塔就在宫殿附近,只要靠近就会被触手攻击。

而更为无奈的是,他们的攻击对这些触手的效果不大。

“呼!呼!”刚释放玩宝具的阿尔托莉雅感到有些无力,释放宝具会消耗巨大的魔力,不可能连续释放。

可她消耗大量魔力的结果,就是给那些触手造成了些无关紧要的伤口。

并且还很快就复原了。

“你还好吗?要不要先退到后方休息会?”藤丸立香见状凑到旁边询问,这可是自己的强力从者之一,实力能在从者中排前面。

“不用,我的宝具不起效,现在只能靠英雄王了,他还没恢复吗?”

闻言,藤丸立香转头看向后方,因为身体被变成纸一样,所以吉尔伽美什暂时没参战。

好消息是,那个奇怪的状态正在解除。

被变成纸的下半身,逐渐恢复过来了。

“不用催,刚才的事,本王会好好还给他。”刚问完,吉尔伽美什就冷着脸走过来了,手里握着他拥有的最强宝具乖离剑。

“用令咒给本王强化,三划。”

“好!”

虽然这样会将令咒给用光,可藤丸立香没有丝毫犹豫。

吉尔伽美什的宝具乖离剑是最高级别的宝具,再经过令咒强化,绝对能爆发出极其恐怖的破坏力。

“以令咒命之,强化英雄王。”X3

在强化结束后,她又举起另一只手,露出形状不太一样的令咒。

这个是属于圣杯战争的令咒,限定从者为斯卡娅,既然要出全力,就不用省了。

“以令咒命之,强化斯卡娅。”x3

原本暗自划水的斯卡娅感受到体内突然暴涨的魔力,马上明白是御主要出全力了。

同时,她也感受到后方那剧烈波动的魔力。

回头一看,吉尔伽美什漂浮在半空,举起乖离剑,将体内的魔力注入进去。

“虽然感觉不会有什么用,可太偷懒会被说的吧。”

“IzutouraSevendrive(灵裳重光·七十九式掷祸大社)!”随着真名解放,一辆NF-79式压制型战车随之出现,既是战车,同时也是供奉高扬斯卡娅的神社。

炮口中凝聚起巨大的魔力,与另一边的乖离剑交相辉映。

“发射!”

“EnumaElish(天地乖离开辟之星)!”

魔力犹如实质化的红色光柱和巨型导弹射向那座来自深海的古城,墨宇看到袭来的攻击,立刻带着夏塔克鸟进入时间缝隙。

终究只是投影,这座古城未能承受住这等破坏力。

当圣杯战争的参与者们赶到时,所看见到,便是一座残破的古城,以及近乎坍塌的宫殿。

忽然,一股莫名的混乱气息出现,如同巨石般压在在场所有人身上。

墨宇眼神微变,蹙眉望向那残破宫殿:“这个感觉....不会吧,只是投影而已啊。”.

第一百九十五章 沉睡的‘神’

哗啦!

一只手形的黑绿色巨爪从宫殿残骸中钻出,空气中仿佛弥漫起海水的咸湿腥味。

看到那只动弹着的爪子,墨宇眼角抽动着,有着很不妙的预感。

“喂喂喂!不会真的来了吧!”

月光下,巨大的绿色身躯顶开宫殿废墟升起,体型如同一座山岭。

臃肿肥胖的身体表面淌着粘液,看上去显得恶心又丑陋。

“这!这是!?”

这个身影倒映在众人的眼中,让他们感觉很不舒服。

好像有什么想要进入脑子一样,耳边也响起不明的呢喃~呓语。

这个声音,墨宇也听见了,所以现-在该头痛了。

这绝对不是投影!

他在梦境里也有过类似的感觉,现在看到这个投影克苏鲁,居然有见到真货的那种-感觉。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呼~”

听到那响起的呼噜声,说明它没有苏醒过来。

“诶嘛,不会是它将投影变成分身了吧?”这个可能性还真有,毕竟他所召唤的就是对方的投影。

哪怕变成分身,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我这边发展好好地,你跑来凑什么热闹啊?

“真是的,这下我游戏不就没得玩了。”

哪怕是个分身,估计也比投影强太多了。

这沉重的压迫感,还有耳边那响起的奇怪呓语,和刚才都根本没得比。

而且这还是睡梦中的状态,只好试试把投影取消了,看能不能送走。

目前他信徒发展这么顺利,让克苏鲁来掺和一下,鬼知道会发生什么。

万一在这个地球显露出真身,人要是都疯了,我发展什么信徒去?

上一篇:我在碧蓝修舰娘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