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的我,成了邪神爪牙? 第109章

作者:核辐兽

信徒立刻离开,一句话都没有多说。

在教团里,除了神,祭司的话就是绝对的命令,他们只管执行。

在最后一个信徒离开后,总部里只剩下墨宇一个。

他站在圆台上,静静翻阅着书籍。

蹲伏在圆台旁的夏塔克鸟偶尔发出一声轻轻的鸣叫,在宽阔的大厅内回荡。

“当~当~当~”

时间过去许久,墙边的大摆钟突然响起。

时间已经来到午夜十二点,新的一天到来了。

一群人从大门处走进教团总部大厅,浑身散发着杀意。

刚一进来,就看到正对面,那高台上盘坐着的黑袍人,正在翻阅书籍。

听到脚步声,墨宇将书籍合上,放置在旁边。

他缓缓站起来,面对圣堂教会这些代行者,抬起手轻轻鼓掌。

啪啪啪~

“不错,你们终于来了,就是有点太慢了哦。”

“不过作为东道主,我还是要说一声,欢迎来到拉莱耶教团!”

“我知道你们很想干掉我,对此,我只能表示,你们加油吧。”

“为了迎接你们,我特意准备了混合惊喜大礼包。”

“都出来吧。”

地面突然开裂,一只只食尸鬼从裂缝中爬出,飞快占据着大厅的每一处空缺。

嘭!

就在这时,地面开始一下下有频率地颤动,沉闷的脚步声从被扩宽成地穴的通道内传来。

裂缝周围的食尸鬼们开始后退,留出一大片的空地。

还未出现,一股夹着腐臭的腥味就已经传来,让代行者们忍不住遮掩口鼻。

在他们的注视下,一个浑身长满黑毛,丑恶恐怖的巨大人形怪物从地穴内走出。

其高度足有七八米,身躯壮硕。

它的脚部长有钩爪,覆盖着黑毛的手臂自小臂部位分裂成两只,四只手都如同脚掌一样有着钩爪。

如同酒桶一样大的脑袋上有两只散发微弱红光的眼睛,位于头部两侧。

最令人恐惧的是,它那张垂直生长,自下颚长到头顶,将脑袋分裂为两部分的大嘴,布满着尖锐黄牙,隐约能看到大嘴张合间,那条覆盖粘液的恶心舌头。

其模样简直如同视觉污染,比噩梦中的梦魇更为可怖。

来自幻梦境,因为拜神仪式过于亵渎和令人厌恶,被梦境诸神赶至黑暗地下的古革巨人。

其丑恶可怕的姿态,亦如它们的意识,充满着邪恶疯狂。

“请和它们一起玩吧,如果你们能活下来的话,咱们就可以进入下半场了。”

“嘶!!”

听到外面传来如同蛇类嘶鸣的声音,墨宇突然抬起头,只见大堂顶部的天窗被击碎。

昨晚曾见过的修女,手持长剑落下,剑身上还有电流闪烁。

· ····求鲜花···· ······

“卧槽!年轻人不讲武德!”墨宇不禁倒吸口凉气。

轰隆!!

刚说完,希耶尔的剑就落到圆台上,瞬间将圆台破坏地四分五裂,烟尘弥漫。

虽然圆台被破坏了,可代行者没有一个高兴起来。

因为就在攻击命中前,那个祭司毫无征兆就消失了。

“好险啊,差点就被击中了。”忽然从背后传来说话声,代行者们急忙回过头一看,发现对方居然出现在门口。

墨宇举起手笑呵呵地挥手:“拜拜~但愿你们玩的开心。”

... ...... 0

随后,大门口就被食尸鬼给完全堵住。

“别跑!!”

代行者们自然不想放过对方,但遭受到食尸鬼群和古革巨人的攻击,根本脱不开身。

地面还同时不知从何涌来迷雾,隐藏在迷雾中的空鬼也开始发起攻击。

在外面,同样有两个代行者负责接应,只是他们此时也是遭到攻击。

“唏律律~”

夏塔克鸟从食尸鬼群中钻出来,墨宇爬到它背上,被带着飞到教堂的顶部,从天窗观察内部的情况。

为了活命而厮杀,纯粹的求生欲。

“据说人总能在生死绝望间,爆发出璀璨的光芒,就由你们来告诉我,是不是真的好了。”

天空中,长有双翼或单边蝠翼巨型黑蛇扭曲着身体飞舞,在月光下黑色的鳞片反射出幽光,隐约可见腹下长着巨大钩爪的附肢,但时刻扭曲着身体,让人看不真切。

这是只能存在于黑暗的怪物,外神奈亚拉托提普的侍从,恐怖猎手,

既然要做准备,自然是准备齐全。

话说,迦勒底那边的还没来吗?

他可是按照两方的实力来进行准备的,要是少了一方,可就没意思了个.

第一百九十一章 请友善对待boss

“唏律律!”

夏塔克鸟突然猛地挥动翅膀,将一根射来的魔力箭矢击飞。

“哦?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墨宇说着看向箭矢飞来的方向,一群奇装异服的从者出现。

其中一个紫色双马尾的白衣少女手中,正拿着把小巧的金色弓箭。

从那发型,还有一身白色长裙来看,应该是那个家伙了。

“尤瑞艾莉啊,呵~对男性特攻,是特意针对我吗。”

很快墨宇就把视线放到从者们身后的那个人身上,对方也正看过来。

他驾驭着夏塔克鸟飞过去,悬浮在离地三米的半空,对不远处的那些从者们说:“偷袭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不过这次“三六零”就算了,说起来,这是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

“没错,我就是拉莱耶教团的祭司,作为你们这次要攻略的BOSS,我深感欣慰,然后呃,吧啦吧啦~我忘词了……你们等等哈。”

说到这墨宇面色有点尴尬,记不太清自己原本准备的台词了。

他从兜里拿出一本便签本,阅览上面的内容。

“请友善对待BOSS,这个世界需要爱,和谐你我他,和平靠大家……”

咻咻咻!

叮当当!

三把疾射而来的宝具被夏塔克鸟打飞,同时也打断了演讲。

墨宇将视线从便签本上移开,叹口气说:“别人说话的时候别打断啊,这是基本礼仪不懂吗?还有友善对待BOSS听不懂吗?”

“本王可没空听你说那些没用的废话。”金闪闪一脸傲然,他可不愿意听别人唠唠叨叨。

这时,藤丸立香从后面走上来,凝望着半空中:“那我们来讲讲道理吧。”

“好啊,讲道理最好了。”听她说想要讲道理,墨宇马上同意了。

他以为讲道理是用嘴来说,然而,果然还是太天真了。

“陈宫!”

随着藤丸立香的呼喊,队伍后方一个穿着古装的中年男人举起弓。

墨宇愣了下,随即脑海中回忆起相关内容:“陈宫?等等!卧槽!掎角一阵!”

此时,陈宫也松开手,将箭矢射出,同时他身旁那个高大的黑皮大流士也被献祭消失了。

箭矢飞来的速度很快,可还等接近,墨宇和夏塔克鸟就消失了。

落空的箭矢击中后方的建筑,伴随着“BOOM”的剧烈爆炸,建筑的五分之一直接被炸毁。

“嘶!这就是讲道理?我学废了。”望着被炸毁的教团总部,墨宇直接给整无语了。

果然,武力才是讲道理的最佳方式。

见到敌人躲开,其余从者也都行动起来,开始进行围剿。

“嘶!”

天空中飞舞的恐怖猎手开始对从者们发起攻击。

不过从者们的配合很完美,本身就是优秀的英灵,加上经验丰富的御主指挥,完全发挥出了1+1大于2的战斗力。

恐怖猎手虽然皮糙肉厚,但是被那些远程攻击的从者们阻挠。

剩下的就可以靠近,对目标进行围攻。

看到正在接近的从者,墨宇再次发动时停,进入时间缝隙中。

“这怎么可能围住我啊,溜了溜了~”

咚!

刚准备离开,夏塔克鸟却忽然像是撞到什么东西停下来。

“咦?”

墨宇心生疑惑,仔细一看,才发现空气中似乎有着波纹状的东西,似乎特别像王之财宝映射出的..

“这是?”

他忽然想到件事,金闪闪最开始攻击一次后,就没有再攻击了。

这显然不符合对方的性格。

“原来在这里等着我呢。”

这是真的‘围攻’啊,把自己围在一个地方。

藤丸立香刚才没下指示,那就说明是早就制定好的作战方案。

见识过时停的只有斯卡娅,所以怎么回事,他也已经明白了. ....

“唉,只好换十一路交通工具了。”他叹了口气,从夏塔克鸟背上跳下来,找到波纹间的空缺走了出去。

在时间恢复流动的瞬间,从者们的攻击也释放了出去。

夏塔克鸟顿时被箭矢,魔力,宝具所也淹没。

可从者们却注意到,原本在鸟背上的祭司也不见了。

“他在那里!”

其中一个从者眼尖注意到正偷偷开溜的身影,立刻提醒队友,同时举起手中的权杖。

耀眼的光芒从权杖上发出,照亮了周围。

所有从者都感觉到体内涌上来一股力量,被进行了强化。

注意到照来的光,墨宇下意识回过头,看到那个举着权杖的金发少女。

“C呆!?你丫敢不敢再狗托点!”

这一刻,他深深的明白一个道理。

欧气那都是别人的,自己能得到的只有氧气。

上一篇:我在碧蓝修舰娘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