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的我,成了邪神爪牙? 第100章

作者:核辐兽

“在发展出足够的信徒后,召唤邪神降临,摧毁这个世界?”

“还是借教团来控制全世界?把各个地区的领导者权夺变成狂热的信徒?”

这个答案确实是宝石翁想听的,或者说他就是认为对方会做这种类似的事。

毕竟这种邪神,不做坏事难道做好事吗?

“这不是你想做的事吗?我不知道那个邪神给了你什么好处,但肯定是你无法拒绝的。”

“权利,力量,金钱,美色,这些都有可能,人的欲望总会促使着做出一些无法控制的事。”

“告诉我,邪神给了你什么?”

在说完这句话后,房间里陷入安静。

墨宇只是静静望着他,没有任何反应。

对面的宝石翁同样站在原地,不急不躁,也不追问,耐心这种东西,他有的是。

几分钟过去,墨宇才有所动作,靠回椅子上,嘴角翘起:“成神的基础。”

“什么!?”

这个消息让宝石翁出现短暂的失神,可他到底是活过两千多年的人物,虽然被震撼到了,可转眼间就恢复过来。

“你说的是真的?”

成神这种事,哪怕他掌握第二法,活过两千多年,都没有这么大胆的想法。

不!可能只是邪神在利用他,况且从未听说过克苏鲁这个神名。

“人类不可能成神,它只是在利用你,来达成某些目的。”

“一切皆有可能。”

墨宇抬起手指着他,轻笑道:“若是没有你的出现,人类不可能掌控第二法的常识就会存在。”

“正因为存在可能,所以你掌控了第二法,否则你也不过只是个平凡的人类,最多活过百年就化为黄土。”

“可能与不可能,当一方存在,另一方必定也存在,它们是共存的。”

· ····求鲜花···· ······

“你觉得不可能,只是因为没有看到可能的那一面。”

“那么你凭什么肯定,人类不能成神?”

为什么?因为这是宝石翁所认知的常识,人类不可能会成神。

不!如果按照对方所说,不可能和可能共存,那么就是说,人类存在成神的可能?

深深看了眼面前的少年,宝石翁面色平静地开门走出去。

他需要去调查一下,这些话的真实性。

人类,不可能成神?

人类,可能成神?

... ..... 0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到关上的房门,墨宇发出一阵带着讽刺的笑声,逐渐笑的越来越大声。

作为第二魔法使,居然不知道人类有成神的可能?

他曾经问过系统,是否每个人类都有成神的可能。

答案是,存在可能。

方法有很多,但无一例外,可能性都微乎其微。

因此,才被认为是不可能吗?

片刻后,他停下笑声,起身走到窗口,望着外面夜空中的繁星喃喃自语。

“生命本就是奇迹的产物,自然具有无限的可能性,是谁告诉你人类没有成神的可能?”

“你看清了人类的欲望,不知道能不能看清自己本身的呢。”

只要存在感情,就会存在欲望。

感情和欲望,也是共存的。

两千多年沉淀下来的阅历和心境,对上人类本身的欲望,最后会碰撞出怎样的光辉呢?

他很想看看得知这个可能性的宝石翁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但要是现在知道,就会失去对未知的乐趣了。

不管对方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他都会认真去观望个.

第一百七十六章 大反派都是这样笑的

“祭司大人,这是今天的情报。”

墨宇拿起放在桌面上的情报,阅览了一遍。

从行踪上来说,没有任何的问题。

那群迦勒底的家伙,重新找了个住处,除了能看到斯卡娅外出,另外三个基本就待在酒店内没出来过。

“呵~待在酒店不出来,谁信啊。”

这份情报中的内容,墨宇压根就不信,那些家伙可是来处理人类灭绝根源,修复历史扭曲。

但是什么原因导致,实际上,就连他都不清楚。

之前是看到过未来的景象,可也只是看看未来的样子,并没有详细的去观察。

所以,中间发生什么,并不清“三五零”楚。

但有一件事可以肯定,不管是他还是克苏鲁,都不会主动去灭绝这里的人类。

如果要毁灭这个世界的人类,那为什么要费劲去发展信徒呢?

这未免也太过于奇怪了。

毁灭是很容易做到的事,发展信徒完全就是脱裤子放屁的行为,多此一举、

这其中,必然发生了某些事,导致人类走向毁灭。

而且这些事,大概也是在自己离开后发生的。

否则他不会允许有严重干扰自己完成目标的东西存在。

即使和自己有关,那关系肯定也不大。

“继续监视。”不过聊胜于无嘛,就算不能掌握迦勒底那些家伙的真正动向,也没关系。

反正又不是自己亲自监视,花点时间阅读整合的情报就可以了。

叮铃铃~

桌面上的座机响起,墨宇放下情报,随手接起来。

知道这个号码的人也就几个,所以根本不用去猜。

“喂?”

“你做了什么?圣堂教会那边为什么似乎要抓捕你?”

“哦?你怎么会知道?”听远坂凛这么说,墨宇有点奇怪,他也是昨晚才收到警告。

而且凛并不是圣堂教会的人员,不该知道这件事才对。

除非.

“是不是宝石翁去过你家了?”

电话那头,远坂凛也被惊到了,对方怎么会知道?难道是在我家里安装了监视器?

“放心,我没在你家里装什么监控的东西,昨晚我见过宝石翁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算了,为什么宝石翁会去见你?”

“谁知道呢,可能是为了杀我?还是来驱逐我?嘿~总之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努力去赢得胜利吧。”

“我只是担心,我们的约定还没完成,你就被圣堂教会给抓走了。”

对于圣堂教会这个组织,远坂凛还是有了解的,势力非常庞大。

听宝石翁说起这事时,她也被惊到了。

另外,能引来圣堂教会的逮捕,就足以说明墨宇的危险性了。

现在听到连宝石翁都是来对付他的样子。

这让远坂凛有种‘自己是不是不该和他合作’的想法。

“对了,宝石翁去找你是为了什么?当初交代给远坂家的课题吗?”反正现在也是闲得没事,墨宇就顺势聊了起来。

你知道的太多了!

“还是告诉你谁是杀死远坂时臣的凶手?”

“!??”

此时,远坂凛内心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焦急地追问:“你知道是谁杀了我父亲!”

这么多年了,她始终查不到关于相关的线索。

对于那个凶手,要说不恨是不可能的,因为凶手,父亲死了,母亲也抑郁而终。

“我知道,但是呢,要在你赢得圣杯战争之后,我可不想因为这事,导致你分心。”

虽然内心急切想要知道答案,但就像对方说的,现在知道,只会让自己分心. ....

目前她还有比获得凶手信息更加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把樱带回来。

“我明白了,我一定会获得胜利!”

现在,需要获胜的原因又多了一个。

“你要不要见见和我结盟的人?”

“那个召唤出亚瑟王的家伙?恕我直言,我和他根本就不是一路人,和亚瑟王也谈不来。”

墨宇的理念是只为自身而行动,至于为别人,那就得看心情了。

想帮就会帮,不想帮就不帮,什么道德都别想束缚他。

是一个只为自己而活的人。

与卫宫士郎,亚瑟王这种人物的信念,完全就是背道而驰。

“你们就慢慢玩结盟的游戏吧,反正最终都是要厮杀的,我期待看到那个画面,桀桀桀~”

远坂凛听到传来的奇怪笑声,皱着眉头移开话筒:“你这笑声真难听,不能正常点吗?”

“你懂什么,不觉得影视剧里的大反派这样笑特别帅气吗?”

“一点不觉得。”

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墨宇看着传来忙音的话筒,疑惑地用手指挠挠脸:“真的很难听吗?我4.6感觉还不错啊,你说,我笑的难听吗?”

旁边候着的信徒连忙恭维道:“好听,祭司大人的笑声简直是天籁之音,帅到完美。”

“呵~还挺会说,好了,你去忙吧。”

这种恭维的话,自然不用放在心上,好话虽然让人心情愉快,但会让人看不清现实。

在信徒离开后没多久,房门再次打开。

“最近别往我这跑,有情报我会派人通知你,圣堂教会的那群家伙,没准会来找麻烦。”

没有敲门就进来,不用猜,墨宇都知道是谁。

“看来,是时候展现下教团的实力了,免得被人当做是软柿子。”.

上一篇:我在碧蓝修舰娘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