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96章

作者:朱之月

她们每一个人都是神色激动,有着即将被无上至尊召见的强烈幸福感。

七位姐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至尊想起,能在那至高的王座之间将她们召见,这是何等的荣耀!

走过那拥有着所罗门七十二尊魔神的雕像馆,来到雕刻着天使与恶魔的大门前,门扉洞开,那极尽奢华与广阔的王座之间,就是映入了七姐妹的眼眸中。

她们首先望到的,就是那以圆形环绕的四十二张王座以及唯一出现在王座处的伟岸身影。

仅仅只是注视一眼,七姐妹就似是望到了无尽的深渊,望到了极致的黑暗与罪恶,望到了万物的衰老时光。

那绝望的气息让七位女仆都是呼吸不畅,但内心中亦是激动的近乎要哭泣出声。

啊,这就是无上至尊的身影,这就是创造了她们的造物主,那是仅仅望之一眼就让自己灵魂与精神都近乎要崩溃的伟大存在!

“昴宿星团向您问安,吾等的造物主,最强的至尊!”

七姐妹迅速的双膝跪下,埋下自己的头颅,对着位于最上首处的西乡问安。

西乡注视着面前跪着的七位美丽少女,等待了几秒后才是开口道:

“……抬起头来,我允许你们直视我!”

西乡低沉的声音响起。

“是,无上至尊!”

七位女仆连忙抬起头,用着敬仰与憧慕的目光看着西乡那不可明说的罪恶之影。

西乡望着这七姐妹,回想着她们的一些资料。

然后西乡发现自己想不起来她们的资料,只有个大概的印象。

主要是这些由玩家创造的NPC性格设定只有自己知道,其他人根本看不到。

而现在游戏化为现实,那些曾经设定的性格资料也就变成了真实的存在。

西乡的目光主要是落在了七姐妹中的两人身上。

一个是七姐妹中的三妹娜贝拉尔.伽马,其制造者为贰式炎雷,所以其有着那种听从主人命令的女忍者的气质。

西乡记得她的种族好像是二重幻影,也就是本体是一个无脸怪物,现在那张非常符合西乡审美的冷艳的漂亮脸蛋,是其幻化出来的唯一样貌。

另一个被西乡关注的则是七姐妹中的六妹,艾多玛.巴西丽莎.泽塔。

虽然从外表看这是一个如人偶般美丽可爱的洋娃娃,但是西乡一眼就能看出来她的本体是一只蜘蛛,这幅样貌都是拟态出来的。

但即使是蜘蛛,艾多玛也只能拟态出大略的人的外形,因此她用了其他的虫子将自己不足之处补完。

比如她的脸就是一种面具型的虫子,每一根头发都是扭动的虫子,就连喉咙处都是用虫子来发出声音,

可以说这就是一个用各种像是人类某个外在器官的虫子,强行拼凑出来的美女。

西乡记得艾多玛的制作者是源次郎,对此西乡对这个家伙的审美与性癖也感到赞叹。

要知道世界树游戏里虫子怪物众多,他能在这么多虫子怪物里挑选出适合的虫子,然后拼凑出一个人偶般美丽的少女,这技术已经达到了一种境界。

唯一能和他媲美的也就是佩罗罗奇诺,那个(得了的)家伙能把水蛭用画笔强行弄成夏提雅这样的绝世美女,其技术不是一般的强。

像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中还有许多的领域守护者,那些守护者就是真正的怪物姿态了,也是正常人的水平仁。

如佩罗罗奇诺和源次郎这样拥有奇怪性癖与美学的人终归不多见。

但不得不说,艾多玛这种全部由虫子组成的美女,西乡看着也觉得挺带感的。

见到西乡的目光长久注意在自己身上,艾多玛对着他甜甜一笑,就像是一位神色拘谨的害羞小女孩。

但若是想到这个害羞小女孩的漂亮脸蛋是一只虫子,身体更是蜘蛛的拟态,估计立刻会觉得……更漂亮了吧!

西乡收回视线,他用着低沉威严的嗓音开口道:“` 「……现在我要给予你们一个任务,我忠诚的女仆们!”.

图:http://img.faloo.com/NovelNode/0x0/1/1901/

.gif

第一百五十四章 探索善与恶的两极

“请您吩咐,无上至尊!”

“……不管是何等的困难,我们都会竭尽全力去完成!”

昴宿星团的七位女仆跪在地上,异口同声的道。

“不必露出这样严肃的表情,不过是个小小的任务罢了。”

西乡沉吟片刻,他的手指在地图上一点,缓缓开口道:“……罗布尔圣王国,我们的目的就是这里!”

西乡并不知道这个世界原本的命运如何,所以他会按照自己的行为去扭曲这个世界应有的命运。

飞鼠现在的行为其实就已经和过去不同了。

直面了恶神之母后,飞鼠变的愈发谨慎,他的行动之缓慢达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

如今的飞鼠还在里.耶斯提杰王国磨蹭,行动迟缓,如今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冒险者,而且等级很低。

飞鼠也没有任何想要去提升自己冒险等级的意思。

明明自己持有的力量在这个世界明面上已经找不到对手,他还是带着塞巴斯蒂安事事小心,不敢太过于招摇。

飞鼠的行为已经对这个世界原本的命运产生了改变。

而现在的西乡要做的,就是从另一个方面用最激烈的手段,来扭曲命运。

这个手段,即是恶魔的手段!

迪米乌哥斯注视着西乡手指的西方,他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道:“……原来如此,不愧是无上至尊,想法真是完美到让人找不到瑕疵。”

“……罗布尔圣王国在人类国度里实力弱小,本身又远离人类主流几大国度的争斗,偏居一隅。”

“无120上至尊正可以将这个国家侵占,作为占领这个世界的桥头堡”

“……而且它实力弱小,能够让大坟墓更多的探知这个世界的本土力量。”

“还有就是这里远离其他国家的争斗,可以用来试探人类世界的反应,从而窥到人类世界中是否有足以威胁到大坟墓的强者。”

“……当然,我并不敢质疑您无边的伟力,但大坟墓中依然有许多弱小的人,您一定是怕那些人类的强者可能对大坟墓内的我们造成侵害。”

“我们的造主,您如此威严又仁慈,我们只能万死不辞来完成您的命令!”

迪米乌哥斯感动的流出了恶魔的泪水,诉说着西乡的伟大。

这个最高阶的恶魔虽然对敌人极其残忍,但对大坟墓内部的家人却又有着最大的怜爱,某种程度上说这个恶魔也是在善与恶的极端摇摆。

雅儿贝德与昴宿星团七姐妹亦是感动的痛哭流涕,为无上至尊的慈悲与怜爱而激动。

西乡沉默片刻,开口道:“……很好,看(ahfi)来迪米乌哥斯你理解了我的意思。”

其实西乡当时就是随手一指,这个世界除了‘世界道具’比较麻烦外,其他的都不值一提。

所以西乡就是随机的选取一个国度,然后让恶魔降临将其毁灭被占领,至于是哪个国家无所谓。

西乡的目的也不是要占领这个世界,那没有意义,他的目的是造成命运的混乱与扭曲,从而在世界本源的波动下,对其进行更深的攫取和挖掘。

不过既然迪米乌哥斯误会了那就误会了,虽然想法不同,但目的是一致的。

迪米乌哥斯深深低下头,露出了喜悦的笑容,为自己理解了无上至尊的想法而愉悦。

雅儿贝德嫉妒的看着这个恶魔,暗恼为什么自己没有第一时间理解无上至尊的意思。

至于昴宿星团七姐妹就没这么多想法了,她们的职责只是战斗女仆,与守护者迪米乌哥斯还有总管雅儿贝德间有着地位差别。

对于七姐妹来说,她们甚至不敢擅自去揣摩无上至尊的想法,那本身就是不敬。

作为女仆,她们只要听从命令就好,不需要去思考为什么要去这么做。

“迪米乌哥斯,我要先交给你一个任务。”

西乡看向了第七层的守护者说道。

“聆听您的圣言!”

恶魔恭谨说道。

“这个世界既然人类与亚人种有着深仇大恨,那么就由你去罗布尔圣王国附近的亚人种部落,将他们联合在一起。”

“……不管你是用武力威胁,还是用智慧合纵连横,我只要看到这个结局就可。”

“接下来,将这只亚人种部队交给七姐妹率领,由她们率领这只军队去入侵罗布尔圣王国,你则作为守护者守护她们的安危。”

“……在必要的时候,你们也可以调用大坟墓里的资源来进行支援。”

“欧蕾儿,你的技能都是特化的指挥官类能力,这里正是你大显身手的时候,让我看到你的力量。”

“……去吧,为我展现一出优秀的舞台剧,我会在舞台的下方第一排注视着你们的这出戏剧。”

“为了取悦我这唯一的观众,尽情的展现你们的华美英姿,直到落幕之时,观众才会以任谁也无法想到的方式,登上这个舞台!”

西乡的身体微微前倾,他开口命令道。

这就是西乡的目的,他要以恶魔的雷霆与杀戮手段摧毁一个国家。

然后他会用绝对平等如同乌托邦一样的方式来统治这个国家。

就像是南宫那月想要魔族与人类和平共处的愿望一样。

西乡要在这个世界让有着深仇大恨的人类与亚人种生活在一起,让他们互相帮助,互相爱戴,共同赞颂着这个亚马乌罗提(乌托邦)。

用恶魔的残酷手段摧毁一个国家是绝对的恶,但是若是以这种方式统治一个国度,受到所有国民爱戴,那又是绝对的善。

现在的西乡就要提前做好准备,探寻‘善’与‘恶’的二极,为自己终有一天突破善恶观而准备。

西乡从来都是相信未雨绸缪是没有错的,省的到了那一步时自己因为准备不足而后悔。

“吾等必将为您展现最具美感的戏剧,请您欣赏,为我们打上评分!”

迪米乌哥斯与七姐妹异口同声。

作为最高阶的恶魔,迪米乌哥斯觉得无上至尊真是太了解自己了。

他最喜欢的就是去诱惑或者逼迫人类,让他们做出各种残忍之事,这是恶魔的本性。

“查拉图大人!”

这时雅儿贝德焦急出声,就连称呼都是用的私下里对西乡的敬称。

“有什么疑问么,雅儿贝德。”

西乡看向了纯白的恶魔问道。

雅儿贝德跪在地上,语气极快的道:“……请允许我的僭越,无上至尊!您给予了迪米乌哥斯与七姐妹任务,那么作为总管的我的任务呢?”

“……区区一个人类国度,我必将其献给您,我也将为您奉上最美丽的舞蹈和戏剧!”

听着雅儿贝德那惶恐的话语,西乡哈哈大笑,他愉悦的开口道:“……雅儿贝德,上前来!”

纯白的恶魔听到西乡的话,她柔美的双膝跪在地上,一点点的磨到西乡面前。

西乡的手落在雅儿贝德那漂亮的恶魔之角处,一点点的往下,划过她优美白皙的绝美脸蛋,最终握住了她尖俏的下巴。

西乡微微用力,让雅儿贝德直视自己,这时候的纯白恶魔已经因为西乡的动作而激动的满面绯红。

西乡的拇指按在了雅儿贝德的樱唇上,他语气放缓道:“……杀鸡焉用牛刀,作为守护者总管,你的首要职责是守护大坟墓。”

“……其次,最强大的敌人才应该交给你来解决,亚格兰德评议国与教国才是这个世界最强的国家。”

“在面对它们时才是你出场的机会,稍安勿躁,雅儿贝德,你也要给予其他忠于我的下属们一个表现的机会不是么?”

“……作为舞台剧的女主角你是美丽的,但除了女主角外也总要有男配角与女配角,所有的角色加在一起,才是一出华丽的戏剧!”

“啊啊,无上至尊大人!”

这时候的雅儿贝德已经被西乡称呼她为女主角而激动难耐了.

第一百五十五章 恨不能取雅儿贝德代之

雅儿贝德匍匐在西乡的脚下,她两只包裹着白色蕾丝手套的玉手轻轻的搭在西乡的膝盖处。

纯白恶魔那尖俏的美丽下巴垫在自己的手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