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94章

作者:朱之月

“为此我也给了这个团体合法的地位,允许他们扩建组织的范围,当然这一切要在国家的掌控下。”

南宫那月诉说着对那些从大西洋魔族特区来到这里的圣团成员的处置。

“这种事你不必和我报告,你才是这个国家的领袖,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将这个国家改造成你理想中的国度就是。”

“……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为你托底。”

西乡用着柔和的语气说道。

仙都木阿夜嘴角弯起,笑意盈盈的道:“……查拉图大人您对那月真是关心,妾身都是羡慕的不行了。”

“我对你也很关心,阿夜!”

西乡哈哈一笑。

然后他看向了正穿着礼服,正和自己的父亲而来,对这种宴会很不习惯的蓝羽浅葱。

注意到西乡的目光,南宫那月叹了口气道:“……这次事件中我唯一对不起的就是蓝羽。”

“……作为一位老师却利用了自己的学生,尤其她很无辜,本不应介入这次的战争里。”

西乡闻言道:“……既然觉得对不起她,那就去想着补偿,或者找个机会,你以老师的身份与她谈谈。”

“……蓝羽浅葱是个成熟的女孩,况且能看的出来,她对你的利用并不在意。”

南宫那月微微颔首,“……但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愧疚。”

曾经的梦想是当老师的南宫那月,是难以原谅将学生利用的。

但这不是什么大事,魔女做事依然果断利落。

“那么,这里的事就可以暂时告一段落。”

西乡如此说着。

……

世界树游戏,王座之间,再次回到‘overlord’的西乡依然如过去那样坐在自己的王座上.

第一百五十章 探索全权领域

西乡背靠在王座之上,他一只手托着自己的腮,令一只手的手指轻轻的敲打着王座的扶手。

这时候的西乡正在看着飞鼠发来的简报。

或许是因为来到异世界后只剩下了西乡一位好友,亦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原因,飞鼠在这个异世界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几乎事无巨细的讲给西乡听。

那样子就像是一位孤寡老人,在用这种方式来排解自己的寂寞一样~。

而在飞鼠的话里话外间,他隐晦的提出了对这个世界可能存在的危险看-法。

比如飞鼠说他在这个世界找到了许多只有世界树游戏里才有的道具,又比如这个异世界的魔法与世界树游戏几乎一致。

这让飞鼠很是怀疑这里有其他玩家存在,用这种隐晦的方式提醒西乡让他不要大意。

这很符合飞鼠那谨慎的性格。

而除了飞鼠对玩家存在的怀疑外,他还用着各种语气与方式来证明这个世界有着极其可怕的存在,是他们这些世界树游戏的玩家不能对抗的存在。

“看来我扮演的恶神之母是真的把飞鼠吓到了。”

看着飞鼠发来的那些信息,西乡哑然一笑。

他知道这其实是飞鼠在用这种方式告诫自己这个世界很危险,千万不要因为大意而出了事。

只不过飞鼠不敢把恶神之母的存在直截了当的告诉西乡,才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去提醒。

对此西乡也只能对飞鼠暗暗的抱歉。

“经过我的实验,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中的NPC是可以如过去那样复活的,但却需要消耗金币以及一些游戏里的材料。”

“……而这些材料与金币我暂时不知道要如何补充,我曾试着用异世界的金币填充大坟墓的金币,但却完全不行。”

“而那些用来复活的材料也并没有在这个世界发现。”

“……虽然大坟墓积攒的金币与材料很多,但如果不能补充的话,使用的时候还是要谨慎一些,我们不能坐吃山空。”

“除了NPC外玩家是否能够复活我并不知道,我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去做实验,当然查拉图你也不要犯傻去拿自己的命做实验。”

“……不过我知道你不会做那些蠢事的。”

因为游戏系统的原因,在西乡和飞鼠两人之间的距离超过一定范围后,两人之间就只能用这种类似通信的方式交流。

这一段时间飞鼠一直在调查着这个异世界,虽然因为过于谨慎的性格以及被恶神之母吓到,这让飞鼠做事更加小心,以至于调查的进度缓慢。

但以飞鼠的细心,他也是对异世界与世界树游戏的系统进行了诸多对比,并将自己得到的结论告诉了西乡。

“世界道具果然是一些有趣的东西,尤其是位于‘二十’的世界道具,全部都涉及到了全权领域的力量。”

“……它们皆与圣歼一样,能够扭曲天理,改变世界的法则运行,甚至将这个世界改造成了游戏,连复活这种事只要付出一定的报酬就能做到。”

西乡若有所思,对世界道具也是产生了巨大的兴趣。

倒不是西乡想要去使用,而是西乡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完全继承恶神之母的灵格,发挥出全权领域的力量,那不是光凭借着‘继承’就能做到的。

如果一个灵格的继承就能让一个普通人变成全权领域者,那这个二位数也就太搞笑了。

想要真的完全掌握这份力量,也需要西乡自己的领悟,需要西乡主动的去追求与学习。

所以西乡在该隐提供了圣歼的所有资料后,他放过了两位真祖。

而这个世界也有着全权领域的一角,也即是‘世界道具’。

虽然不管是圣歼还是世界道具都不是完整的全权领域。

但哪怕它们只是那完整力量的一隅,只要自己接触的够多,自己掌握与学习的够多,也能将其掌握。

这就像是拼图,拼图越到后面其实越简单,因为需要拼的东西越来越少,而拼图空余的地方也越来越少。

寻找这些与全权领域有关的力量,尽可能的拼出一副残破的图形,大体的知晓全权领域的全貌。

这样在西乡继承恶神之母的灵格时,就能将拼图补全,从而得到完整的二位数之力,乃至于是直接成为四大原初之一!

这世界上没有什么天上掉馅饼的事,没有不付出就能随便收获的事。

西乡能够轻松得到现在的力量,已经是超越了绝大部分人的气运。

但是这份气运是有极限的,自己想要更进一步,想要变的更加强大,那也必须要付出自身的努力与追求。

0 ·······求鲜花····· ········

努力不一定有用,但不努力必然无用!

就在西乡思考之时,王座之间传来了沉稳的脚步声。

他知道能够这样随意出入王座之间的,除了飞鼠外只有一人,那就是——雅儿贝德!

一道高挑曼妙,身材丰腴的恶魔带着温柔妖媚的笑容正漫步走进王座之间。

她那乌黑的秀发上有着一对漂亮的恶魔之角,倒竖的金色瞳孔威严又妩媚。

她如藕的玉臂交叠在身前,手臂上套着白色的蕾丝手套,让其显得端庄又优雅。

领口处露出的雪白与深邃与束腰处弯成的完美弧度,诉说着这只恶魔那优美火热的娇躯。

纯白的恶魔在走进王座之间后,她见到了坐在王座上的西乡。

. .. 0

雅儿贝德怔了一下,然后就是面露狂喜,迅速的踏前两步跪在了地上,深深的匍匐在地道:“……无上至尊,您醒来了,您为何不第一时间召见我!”

雅儿贝德腰间的那一对恶魔羽翼轻轻的煽动着,像是小狗在摇着尾巴,语气委屈。

“你是在抱怨我没有这样做吗,雅儿贝德。”

西乡的目光落在眼前匍匐在地的恶魔身上,甚至以他的角度能看到雅儿贝德衣襟下的那一片风景

“当然不敢,我又怎敢质疑无上至尊的决定。”

雅儿贝德诚惶诚恐的说道。

她只觉得西乡比之过去更加的有威严,带给了她更加难以诉说的压迫感,那是无上至尊的伟岸,是无上至尊的强大意志!

这让雅儿贝德身躯颤抖,从内心最深处涌出对西乡那强烈而扭曲的感情,恨不得让西乡用他无边的伟力虐待于她。

“雅儿贝德,你既然来到王座之间,要通过这里去王室套房见我。”

“……我曾说过不是重要的事不得去打扰我,那么告诉我,是有什么事发生了?”

西乡语气平静的问道。

“无上至尊大人,是迪米乌哥斯回来了,您说过在他或者夏提雅回来后,就让我来通知您。”

雅儿贝德深深的低着头汇报道。

“哦?原来是迪米乌哥斯,让他来到王座之间吧!”

西乡微微颔首的说道。

“是,无上至尊!”

雅儿贝德恭敬应道之.

第一百五十一章 此乃无上至尊的慈悲

没多久,一位身材瘦高,头发往后梳起如同抹上了发蜡,戴着一副圆框眼镜的男性恶魔来到了王座之间。

他身穿橘色的时尚英伦风格的西服,脸上总是带着笑意,那圆框眼镜的背后,一双眼镜永远是眯着,让人看不到他的眼珠。

其正是迪米乌哥斯,种族为最高阶恶魔,位于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第七层的守护者。

迪米乌哥斯走路时总喜欢右手背在身后,昂首挺胸,让人看着如同傲慢的绅士。

但是在进入王座之间后,他就是下意识的将背在身后的右手放下,两只手臂恭敬的垂在身侧。

迪米乌哥斯望了一眼端坐在王座之上的西乡,然后就是迅速的低下头。

而雅儿贝德则是恭敬的侍立在西乡的身侧,两手垂在身前,与迪米乌哥斯一样神色尊敬,那一张艳丽的脸蛋上没有“一二零”多少的其他表情。

“向您问安,无上的至尊,您的威严更加沉重,您的威光已经让我难以目视。”

“……仅仅只是看到您一眼,我就为您那深沉的黑暗与罪恶所折服。”

“以我之渺小注视您的伟大容颜,简直就是罪该万死!”

迪米乌哥斯跪在地上,他的语气激动而狂热。

已达三位数的西乡即使不引动自己那全能领域的力量,但是其本身就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是由人及神的转变,是一种生命上的升华与进化。

迪米乌哥斯实力不差,或者说所有的守护者实力都很强,所谓的满级玩家在单打独斗下,也只有那些排名靠前的强者才可能战胜这些守护者。

如果不穿戴装备,就算是飞鼠也没有任何把握战胜大坟墓中的任何一位守护者。

这也是之前飞鼠为什么会惊恐害怕,将所有装备都穿在自己身上的原因,他就是怕这些守护者叛变,那他就必死无疑了。

如此之威严,如此之伟岸,这就是无上至尊的真正力量吗?

果然啊,能够创造吾等守护者的无上至尊,过去为了不让他的荣光照耀在我们身上,为了不让自己的威严压迫的我们无法起身。

无上至尊才是抑制住了自己的力量,让吾等能够与伟大的至尊对话。

这是何等的仁慈与慈悲!

现在,无上至尊仅仅只是露出那么一丝微不足道的力量,就让吾等守护者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迪米乌哥斯心中澎湃的想着,这就是他所侍奉的无上至尊,那个统领万物万灵,此世最强的至尊!

与迪米乌哥斯有同样想法的是雅儿贝德,她亦是为西乡的‘慈悲’与‘怜悯’所折服。

这就是查拉图大人赐予我们的荣耀啊!

雅儿贝德的笑容带着深深的扭曲与柔媚,她轻轻的瞥了西乡一眼,见到西乡不说话,她才是发挥了总管的职责道:

“……迪米乌哥斯,速速说来你所得到的情报,不要让吾等的至尊久等!”

最高阶的恶魔深深低下头去,恭敬道:“……是,无上至尊大人,雅儿贝德大人。”

这时西乡开口道:“……起来吧,迪米乌哥斯,站起来说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