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92章

作者:朱之月

不过很快的她就是松开了被子,整个人很是大胆。

反正这里只有西乡和奥萝拉等人在,南宫那月也不在意自己的身体被看到。

昨天奥萝拉等人突然出现在卧室中,然后她们就在那欣赏着南宫那月与西乡的互动。

最后还是南宫那月脸皮稍稍薄了些,把奥萝拉她们轰出了卧室。

“昨天我不是都说了让你等一下,你为什么就不听呢,小那月。”

西乡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

“我刚要和你说,奥萝拉她们已经与我融为一体,我正准备把她们放出来,让她们去外面待着。”

“……但你主动又强势,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我也只能听之任之了。”

西乡露出了一副自己才是受害者的表情。

对西乡的话南宫那月当然不信,如果他愿意的话绝对能反客为主。

但是他偏偏就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最后让奥萝拉她们看了自己的好戏。

南宫那月明白这就是西乡在戏弄她。

对此南宫那月有些愤懑但也不至于特别生气。

只不过是区区奥萝拉而以,在这个家里还不就是仆人一样的存在。

她南宫那月说往东,奥萝拉绝对不敢往西。

不要看南宫那月在西乡面前一直吃瘪,但是在他人面前,那是只有被魔女玩弄的份。

最起码奥萝拉她们十二人联手,也不是南宫那月的对手,都被她教育的服服帖帖的。

南宫那月从床铺上走下地,因为从小被术式的影响,她的身材一直保持在年幼时的样子。

虽然南宫那月现在也能用术式暂时的变回御姐的姿态,但西乡却不让她这样去做。

按照西乡的说法就是,这样的南宫那月,才更加的有味道。

见到南宫那月就这样赤着身子下地,西乡好奇问道:“……去做什么?”

“洗个澡,今天还有许多事要做,可不能在这里耽误了时间。”

南宫那月见到地上被她扔的属于自己的乱七八糟的衣物,她也懒得去穿,就这样迈开玉足往盥洗室走去。

魔女的肤色若是玉石一般白皙透丽。

娇小的身躯虽然毫无起伏,但那稚嫩的美丽与成熟气质的矛盾,让南宫那月更是有着一种魔性的魅力,

“不再多休息一会儿吗?你的这具真身已经好久没有使用过了吧。”

西乡劝着南宫那月,希望她能多休息一会儿。

在过去的南宫那月一直是以魔力制造的假身行动,用那个虚假的身体时,虽然各种感官下降,但也有个好处。

那就是魔力构成的身体没有疲惫这一说,南宫那月只要精神足够,就能一直行动。

但如今使用了真身的南宫那月就不同了,即使实力大涨,但魔女的身体并不比凡人强大多少0 .......

因此现在的南宫那月也有着疲惫的感受。

“今天还要和第三真祖嘉妲进行友好访问,魔女之夜接下来的发展离不开混沌境域的支持。”

“……这一次也是因为第三真祖的帮助,弦神市才能保住,就算嘉妲不在意,但基本的内部庆功宴也是要召开的。”

南宫那月语速很快,她从衣柜里拿出一件浴巾系在身上说道。

“我还以为小那月你不在乎这些,会觉得庆功宴什么的很麻烦。”

西乡看着南宫那月的改变,他欣慰的说道。

“我是觉得很麻烦,但是庆功宴不是给我看的,也不是给嘉妲看的,而是给那些普通民众还有军队看的。”

“……还有阿尔迪基亚王国作为第一个承认魔女之夜作独立的外国,这一次第一王女到访,就更应该召开一场庆功宴。”

“这事关阿尔迪基亚王国的脸面问题,想要让我们的国家未来能够顺利发展,与他国交好也是必然的事情。”

这样说着的南宫那月已经走出了卧室,她进了盥洗室,没多久就是传来了水声。

西乡不紧不慢的起身,他亦是来到了盥洗室前,用力一按门大手,果然南宫那月没有锁门。

西乡直接打开门走了进去,水雾弥漫,南宫那月那娇美白5.8皙的身子在水雾中若隐若现。

这时候的南宫那月正背对着西乡,她仰起自己的螓首接受着花洒洒下的水珠。

在察觉到西乡的进来后,她也没有害羞的要轰西乡出去。

南宫那月本就不是那种傲娇性格,既然两人之间的关系该发生的已经发生,那么她也不会去遮遮掩掩。

“我不会怀孕吧?”

正在冲澡的南宫那月突然问道。

西乡怔了一下,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南宫那月,迟疑道:“……应该不会。”

“……先不说生殖隔离的问题,光是小那月你现在的身体所处的年龄,真的有这个功能吗?”

南宫那月听到西乡的话,她瞪了他一眼,然后就是擦拭身体换上了新衣服.

第一百四十七章 奥萝拉:我也能生孩子!

南宫那月那素白的玉手用着干净的毛巾擦拭着她水嫩肌肤上的水珠。

随着她细微的擦拭,娇嫩的肤色上都是泛起了一层淡粉的红。

做完了这些,南宫那月就这样赤着身体,迈开那纤细的腿走出了盥洗室来到衣柜前。

随着她打开衣柜,里面露出了南宫那月的诸多衣裳。

那些衣服几乎全部都是洛丽塔式长裙,有黑色的,有白色的,大体颜色都是这两种百塔的色调。

不过西乡还是在她衣柜的角落里看到了类似粉色的这种可爱公主风的洛丽塔长裙。

可惜了,西乡迄今为止都没见南宫那月穿过那种可爱风的衣服,估计是南宫那月年纪还小时穿的吧。

毕竟魔女的身高从来没有变过,就算是她十岁的衣服,如今二十四岁的她依然能穿。

而除了这些洛丽塔长裙外,衣柜里还有着几件JK制服,看那样式应该是私立彩海学园的样式,都是南宫那月初中和高中时的校服。

见到西乡的目光落在那些JK制服上,南宫那月微微侧过身,看07着西乡似笑非笑的道:“……怎么,你难道想看我穿这些?”

西乡点头道:“……是啊,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就穿着这身制服吧,南宫老师。”

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南宫那月还是一位高三的学生,而现在她已经是一位老师了。

听到西乡提起两人初见,南宫那月那湛蓝色的眸子也是流露出一抹温柔,她的语气不自觉的温和下来:“……既然你想看,下次我就穿给你看。”

“……只是以我现在的身份,有些衣服也不适合出去穿了。”

如今的南宫那月是这个新生国家明面上的统治者,自然一些幼稚的衣服她不好再去穿,她象征着的是国家的形象。

从衣柜里拿出内衣内裤,以及一件白色的同样礼服样式的长裙,南宫那月当着西乡的面换上了衣服。

她坐在床沿边,纤细柔嫩的腿上套着白色的厚丝袜,看起来透着一抹纯真。

白色的洛丽塔式长裙上点缀着法兰西式的花纹,少了英格兰维多利亚时期的那种贵气奢华,而是多了一丝浪漫的朴素。

不得不说南宫那月很会穿衣搭配,不管是穿什么风格的衣服,她总能展现出不同的气质。

“我先去趟学校,晚上会直接前往宴会现场,你别忘了去,相比于我来说,恐怕那位王女还有嘉妲更想见到你吧。”

南宫那月冷哼一声,语气微微有些酸。

“去学校?你还要去上课?”

西乡问道。

南宫那月叹了口气道:“……我也知道以我如今的职责不适合再去当老师,但当老师是我从小就想做的工作。”

“……我会尽可能的平衡两者的时间,将两项工作都做好的。”

南宫那月也是有些头疼,如今的她虽然获得了自由身,但与此同时她也不再自由。

如果她还是过去那样得过且过,南宫那月可以继续过着自己当英语老师的生活,对外界的事情不管不问。

只要不涉及到弦神岛的危机,她都可以不必出手,只要冷眼旁观就行。

但是如今她有了更大的责任,自然就不能像是过去那样随性了。

所以南宫那月到底是获得了自由,还是被西乡再次囚禁了起来,恐怕只有他们两人才知道答案。

但不管怎么说,南宫那月不讨厌现在的生活,因为如今的生活是她自己做出的选择,而不是其他人,比如人工岛管理公社为她做出的选择。

南宫那月直接发动了空间制御的术式离开了自己的公寓,屋子里只剩下了西乡和十二位焰光夜伯。

这时穿着一身黑白女仆装,露出瘦弱双肩与裙摆下的纤细美腿,领口大张的奥萝拉走到西乡面前。

她昂起自己的优美脖颈,语气傲慢的道:“……吾认为,吾比之那空隙的魔女更加美丽!”

奥萝拉虹色的秀发在窗外微风下吹拂着几缕发丝,她焰光色的眸子凝视着西乡,显得表情有些紧张。

奥萝拉说的也没错,如果是单纯的论外表,她与南宫那月不相伯仲,甚至奥萝拉可能要更完美一些。

南宫那月生来是纯血魔女但也是人类,而奥萝拉则是天部结晶的吸血鬼,她从一开始就是以完美的姿态被创造出来的。

不过南宫那月的美除了外貌外,更在于性格与那魔性的气质,这就不是奥萝拉能够比拟的了。

如果真要去类比,那奥萝拉就像是个青涩的孩子,而南宫那月则是成熟的女人。

“你想说什么,奥萝拉?”

西乡漫步走到了自己的躺椅处再次躺下,立刻就是有一位焰光夜伯走来,她手上拿着牙签,为西乡叉起一块水果,轻柔的送到西乡的嘴边。

西乡瞥眼看了一下,正伺候他吃水果的是三号‘龙蛇之水银’。

虽然这十二个焰光夜伯长的一模一样,尤其是除了奥萝拉狄珊柏外,其他的十个难以分辨。

但作为西乡的身体一部分,他还是能轻易的分辩出她们各自是几号。

奥萝拉深吸口气,她鼓起勇气道:“……吾、吾也可以做到如昨晚魔女所做的那些事!”

“……吾主啊,这是吾赐予汝之恩赐,允许汝让吾怀上新的子嗣,吾会怜悯的将吾之玉体奉献给汝!”

她话音刚落,狄珊柏就是笑嘻嘻的道:“……奥萝拉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一个意思,她想给你生孩子!”

“……嘻嘻,要不要我也给原初大人您也生个孩子?嗯,我们十二个人都可以的!”120

其他十位焰光夜伯默默无语,但西乡分明看到了她们螓首微微点了一下头。

西乡见到这一幕莞尔一笑。

这些焰光夜伯们到底懂不懂男女之别?应该是懂的,但又不完全懂。

她们有自己的贞操观,知道不能随便与异性接触,所以万年来这些焰光夜伯们偶尔苏醒,但也没做出什么男女之间的事。

除了这些焰光夜伯的使命是完成‘焰光之宴’外,也是她们自身所有的贞操观的原因。

但与此同时她们的害羞情绪也很少,在面对身为她们主人的西乡时,任何的事情都愿意去做。

估计是这些焰光夜伯看到了他与南宫那月的疯狂,以为西乡对这种事很喜欢吧。

虽说对于恶魔而言,放纵欲望的确是很正常的事。

“我会给你们机会的,奥萝拉还有你们。”

“……但不是现在!”

西乡摆了摆手,他虽然是恶魔会放纵欲望,但不会沉沦在其中,明白事情的轻重缓急。

现在的西乡需要做的是利用该隐留下的资料研究一下圣歼。

而且这个世界暂时安定了,短时间内乱不起来,西乡决定接下来可以探索探索世界树游戏的那个世界,看看能不能有新发现。

然后就是等待着下一个打开邀请函的人出现.

第一百四十八章 恶魔的深渊智慧

“哈哈哈哈!该隐那家伙果然没死。”

“……正好我想要当着他的面问一问他,当年他到底是怎样想的,竟然会去利用那时懵懂无知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