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91章

作者:朱之月

在过去魔女们作为出卖灵魂给恶魔之人,她们不但被当做魔族看待,在各个国家中亦都是那种不能站在明面上,只能藏匿于角落中的可怜之人。

如今随着魔女的帝国建立,魔女们也终于是可以走上前面,享受着人们的欢呼与荣耀。

尤其是西乡答应过她们,只要他将圣歼完全掌握,就会以圣歼的力量帮助她们逃离自身的命运。

“不习惯么?小那月……”

西乡站在南宫那月的身旁,他用着饶有兴致的眼神注视着这些人类那虚伪的面容,轻声对着身旁的魔女道。

南宫那月将手中的酒杯放在了服务生端着的托盘里,她往前走了两步,与西乡漫步来到宴会大厅的阳台处。

随着两人行动,大厅里的所有人目光都是随之转动,一个个神情紧张兮兮。

“我要承认是有些不习惯,不过我也知道这是我必须要经历的事,我从未有过如现在这一刻离我的愿望这么近的时候。”

“……就算是为了完成我的那份愿望,我也不会叫苦叫累,会努力去学习如何应付这样的场面。”

南宫那月其实并不是不会应付这样的场面,以她的情商去和这么多的各国政要们虚与委蛇并不困难。

只不过南宫那月不喜欢政治这些东西,那会让她感到心灵的疲惫。

但南宫那月明白,有些事情不是自己喜欢或者不喜欢就可以不做的,哪怕她讨厌政治的虚伪,也必须要去遵守人类社会的基本规则。

若是南宫那月只身一人,她自然不会在乎这些,但她有自己的愿望,她如今代表的是整个魔女的群体。

当人有了在乎的东西后,其也就不能在如过去那样洒脱。

“现在的弦神岛就是人口数量太少,这会限制接下来的发展。”

南宫那月站在阳台处,她注视着眼前这片满是灯光璀璨的城市,低语道。

“资本最会逐利,现在的弦神岛,或者说是魔女帝国有着大量的资源,为了得到这些资源,会有无数的资金涌进来。”

“……这些外资只要利用好,就可以让国家得到快速发展,其次你也可以以高福利待遇来制定一个移民政策。”

“既然人口少,那就将这个国家定义为移民国家,你的时间还很漫长,与我签订契约的你,寿命是没有限定的。”

“……你可以慢慢的将其发展成自己想要的样子,终有一天脚下的这座城市会成为人口超过千万的世界大都市。”

西乡给予着南宫那月信心,他抬起手来按了按魔女纤瘦的肩膀,那肩膀处雪白的肌膚与掌心相处,冰凉而柔美。

南宫那月被西乡这样直接接触身体让她哆嗦了一下,不过南宫那月脸上没有任何的多余表情,只是颔首道:

“……没想到你对这些东西这么了解。”

西乡莞尔一笑道:“……有些事情接触的多了,自然也就懂了,虽然我并不喜欢遵守人类社会的游戏规则。”

“……但有的时候在规则内将对手打败,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曾经的西乡可是打算若世界树游戏没有穿越,他就在那个世界爬到高位研究第三星辰粒子体,带领人类走向辉煌的。

但事与愿违,他最后不但没有带领人类走向辉煌,反而成为了阻碍人类发展的‘人类最终试炼。’

“晚上……你回去公寓后等我。”

南宫那月鼓起勇气,用着傲慢的态度说出这番话。

不等西乡再问,她连忙转身离开了西乡身边。

见着魔女离去的背影,西乡知道,今夜恐怕会很漫长.

第一百四十五章 被逆推的西乡

深夜,南宫那月的公寓之中。

西乡坐在窗户边,窗外皎皎月光洒下,给漆黑的屋内带来一阵淡淡的微光。

西乡手上端着一杯红茶,就着那月光轻轻的品着,在他面前的茶几上还摆放着几块糕点,散发着香甜的味道。

透过窗户,凝望着这座城市夜晚的灯火辉煌,西乡的神色极其平静。

从宴会中离开后,西乡就一直坐在这里,享受着片刻的悠闲。

突然,这间公寓里传来了一阵魔力的波动,在没有开灯的客厅里,南宫那月利用空间制御的术式,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家中。

“呼……”

刚刚回到家中的南宫那月轻吐浊气,那气息里还夹杂着些许酒精的味道。

虽然魔女并没有在宴会上喝多少的酒,但红酒的后劲很大,她也没有用魔力去消除酒精的作用,只是享受着那微醺的感受与酒精带来的勇气~。

深吸口气,南宫那月那快速跳动的心脏很快的就是平复下来,既然是自己做出的决定,那么就没什么可后悔-的。

魔女从来都是当断则断之时,她迈开那裙摆下的纤細美腿,漫步走到卧室前,然后轻轻的将它推开。

听到了开门的声音,西乡将目光从窗外收回,他微微转过头去看向了站在门口的南宫那月,轻笑道:“……事情已经安排好了?”

南宫那月在见到西乡后,那颗心脏再次跃动起来。

她的脸颊泛着淡淡的紅晕,不知是酒精的刺激还是因为害羞而加快的血液流动。

魔女微微颔首,回应着西乡道:“……大体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了。”

“……听从你的建议,过去人工岛管理公社那些人我并没有将那些刺头解决掉,而是留着他们,并且重用那些愿意归顺新生帝国的家族成员。”

“有他们的帮助,治理上的许多事都变的容易很多。”

按照南宫那月的想法,过去那些人工岛管理公社的成员全部干掉,然后换一批就是。

但是西乡制止了她的打算,而是只将过去管理公社的重要带头几人杀掉,剩下的还留下他们,给他们一个机会。

听到南宫那月的话,西乡笑道:“……这是很简单的御下手段,拉一批人打一批人。”

“……我现在不让你解决管理公社那些人,正是要利用他们过去的权力。”

“人心都是贪婪的,过去这些人把持着权力,但是他们所在的财阀与家族的其他成员却没有这个机会。”

“……现在我让你将这些机会给那些成员,他们为了自己得到的权力也会站在你这一边,从而与过去的那些管理公社的人为敌。”

“如此一来,新生的帝国与过去的当权者之间的矛盾就转换为了他们内部的矛盾,他们会自己进行内斗,并渴望得到你的认可。”

“……而这些人或许贪婪虚伪,但是在能力上却没有问题,也可以帮助你治理这个新生的国家。”

“等到你培养到了足够优秀的、品德高尚的人才,在找个借口把这些人解决掉就是。”

“……卸磨杀驴,从来都是上位者的手段,我知道小那月你懂这些,但是懂和会去做是两码事。”

“你接下来要学习的,是用女王的思维方式去解决问题,而不能再以过去的想法。”

西乡教导着南宫那月关于权力的使用方法。

南宫那月虽然在世界上是知名的魔女,但她也只不过是个二十四岁的女人。

过去的她也只是行使着老师与警备队教官的职责,她并没有真的进入过权力中枢,也就自然对利用权力的手腕有些生涩了。

但这些很简单,南宫那月现在本就是处在一国女王的位置,在其位而谋其政,等有了足够的经验后,她就会慢慢学会这些人类社会必然要用的手段。

南宫那月听着西乡的教导,她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紧跟着她就是嫣然一笑,媚眼如丝。

魔女轻摆着自己稚嫩的身体往前一步,缓慢的走到西乡的面前。

她很想要居高临下的注视西乡,但很快的南宫那月就发现即使自己是站着而西乡是坐着,她的个子依然要矮上一些。

这让南宫那月一阵气闷。

“怎么了,小那月?”

注意到南宫那月撅起红唇的可爱表情,西乡就是笑着问道。

南宫那月暂时让自己放下那不快的心情,她冷哼一声道:“……你不是说要让我学会用女王的思维方式去思考问题吗?”

西乡歪了歪头道:“……啊,我对我几秒前说过的话是不可能这么快就忘记的。”

“所以……”

南宫那月拉长了音调。

“所以?”

西乡依然笑着反问。

只见南宫那月突然伸出自己那小巧白嫩的手掌,一把抓住了西乡的领子。

0 ·······求鲜花····· ········

西乡并没有任何的反抗,任何南宫那月用出自己吃奶的力气,将他从椅子处推到了床边。

西乡顺势往后一躺,呈大字形躺在了那张柔軟的床上,感受着床垫的些许颠簸,他慵懒的道:“……做什么?现在要睡觉了吗?”

“……虽然我并不需要睡眠,但如果小那月你晚上一个人害怕的话,我倒也可以陪你。”

西乡的鼻腔间都是淡淡的属于南宫那月身上的香气,毕竟这张床她睡了好多年,早已都是她的味道。

南宫那月用力一踢,就是将自己的黑色高跟洋鞋横七竖八的踢到了一旁。

她那裹着黑色丝袜的玉足踩在铺上,这一次终于可以居高临下的注视着西乡了。

. .. 0

西乡躺在床上看着南宫那月,魔女背后的窗户洒下的月光如银色的轻纱披在她柔美香肩上。

那淡淡的月光将她的一半脸照的纤毫毕现,另一半脸却隐在黑暗中,犹如一尊夜晚的夜之女神,散发着极致的魅力与魔性。

西乡若有所思的道:“……这难道就是你所谓的女王思维?”

这时候的南宫那月还穿着宴会上的那身礼服,如墨的秀发上戴着似是王冠的饰物,精美的容颜高贵而优雅,秀美而多娇。

“没错,这就是我领悟到的你所说的女王式的思维,我不久前就说过会将你踩在脚下,现在我也算是实现了诺言。”

这样说着的南宫那月抬起莲足,一脚踩在了西乡的脖颈处。

对于这样的行为西乡并不反感,那不是自己的尊严被践踏,而是一种小小的情趣。

不过他眉头一挑道:“……虽然我不介意被动,但小那月你的脚能不能挪开,味道实在是不好。”

听到西乡的话,南宫那月勃然大怒道:“……我刚刚才洗的澡,怎么可能有味道,而且我的身上固定了清洁的术式,不可能有任何的脏污!”

这个时候的南宫那月心一横,她脸色泛红,直接就去解自己肩上的带子。

见此西乡想要起身道:“……稍微等一下,那月。”

“闭嘴吧,恶魔,现在你给我老老实实的,什么都听我的!”

魔女露出妖艳又冷淡的笑容,那稚嫩的身躯却散发着成熟的魅力。

这一次西乡任命般的不在反抗了,之.

第一百四十六章 南宫那月:我不会怀孕吧?

南宫那月虽然身材娇小像是小学生,但她可不是真正的小学生。

最起码在体力方面,她的身体素质还是很好的。

在西乡放弃抵抗后,他就任由南宫那月施为,数个小时的时间他几乎动都没动。

魔女性情坚毅,即使身体不舒服她也咬牙坚持。

在加上她那强势的性格,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自然是牢牢的把握住主动权。

直到南宫那月精神彻底恍惚后,她才是颓然趴在西乡的怀里沉沉睡去。

……

晌午的阳光很足,西乡靠在窗户边的躺椅上,伴随着躺椅的晃动悠哉享受。

在他的身旁,奥萝拉等十二个焰光夜伯正穿着清凉的女仆装,伺候着西乡。

有人端茶倒水,有人揉肩捶背。“一二零”

奥萝拉神色愤懑,她那虹色的眸子怒视着刚刚睁眼的南宫那月。

而狄珊柏则是笑嘻嘻的,见到南宫那月醒来后她还对着她挥了挥手道:“……哟,醒了啊,南宫老师!”

狄珊柏特意在‘老师’这个称呼上加重了语气,就仿佛是在提醒南宫那月她的身份一样。

其他的十位焰光夜伯依然没有表情,但是她们那虹色的瞳孔中闪过的淡淡笑意,证明着她们不是没有感情的木偶。

“这些家伙为什么会在这里?”

南宫那月靠在床头,她先是拽过被子挡住自己雪白的娇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