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90章

作者:朱之月

“……虽然那恶魔的生命层次还没有达到圣歼的水平,但是圣歼在质上或许很强,但在量上与那恶魔根本就无法相比。”

“那个恶魔的量变所引起的质变,让圣歼都对他无可奈何。”

“……我只不过是将圣歼的所有研究资料与其中蕴藏的智慧给了他,由此交换了你们的性命。”

“看来那恶魔还是守信的,并没有收到东西就撕票。”

该隐的语气很是畅快轻松,即使知道这世上有一个恐怖到极点的恶魔,他依然乐观开朗。

“你将圣歼的资料都交给了他,岂不是这会让他彻底的掌握圣歼?”

第一真祖忧心说道。

“齐伊,你想太多了,就算没有圣歼我们也拿他没有办法,既然如此的话何必还在乎圣歼呢。”

“……能拿圣歼换你们的命,我觉得这笔交易很值得。”

该隐无所谓的说道。

第一真祖哑口无言。

他虽然知道该隐说的很对,但心中就是过不了那道坎,只能说在精神境界上,就算是他这位遗忘战王,也和该隐有着很大的差距。

“关于嘉妲……”

第二真祖这时候出声。

谁知该隐却是叹了口气,语带歉意道:“……皇女殿下会变成如今这样我也有很大的责120任。”

“……她曾经与我关系很好,但我却是看上了她天部皇女的身份将她利用,让其活过这万年的痛苦时光。”

“我欠她的很多,所以她没有背叛,甚至她想要杀死我,也是我罪有应得。”

“……但现在我不能死,我要竭尽武力,穷尽智慧,我要告诉那恶魔,他的要求我能做到,我会拼尽自己的所有去试图战胜他!”

“这亦是我将你们的生命救下所付出的条件!”

该隐的话让两位真祖面面相觑,西乡对该隐的要求实在是出乎意料,这是什么奇葩要求?

他们只能认为,那个恶魔所在的境界与思想,已经让他们望其项背了。

……

弦神岛,当西乡回到基石之门附近时,条约国派遣来弦神岛内部的特殊部队除了战死的,剩下的全部都被南宫那月俘虏。

“遗忘战王竟然把自己的几个妃子都派了出来,看来他是真的下了血本。”

“……嗯,怎么?查拉图先生你对别人的妻子也有兴趣吗?”

见到西乡的目光落在几位美艳的吸血鬼身上,南宫那月就是忍不住的开口道。

西乡玩味的看了南宫那月一眼,他笑着道:“……除了查拉图斯特拉这个名字外,我也有一个东方的名字,其实我姓曹。”

“????”

南宫那月满头问号,不知道西乡在说着什么.

第一百四十三章 南宫那月的决心

见到南宫那月那疑惑而怀疑的神情,西乡晃了晃手道:“……不必在意这些无聊的小事,我只是在和你开个玩笑。”

空隙的魔女虽然还是疑惑,但见西乡这么说她也没有继续在这个事情上多嘴。

反正与这恶魔八年相处,南宫那月对西乡也算是非常了解了。

他与记载中的恶魔类似,但却又不尽相同。

这个恶魔拥有着充盈到满溢的欲望,充斥着人类中的罪孽。

色欲只是对他而言最基本的欲望体现,所以刚才西乡说他对遗忘战王的妃子们感兴趣,南宫那月是当真听的。

他热衷于欲望,喜欢玩弄权势,几乎就是人们印象中恶魔的最佳载体。

但与此同时,这个恶魔在有些事情上非常的高尚,他的许多行为在人类看来是接近‘善’的。

当然南宫那月也明白,很可能这只是人类的自我认知问题,她是以人类的善恶观与道德观来评价恶魔。

但或许对恶魔而言,人类所言的善对他来说也是恶也说不定。

古老历史中对恶魔的记载终归是出自人手,其中或有误差也在所难免。

“这些人要如何去解决?”

基石之门处,众多圣域条约国的军官被俘虏,就连战王领域的议长这时候都是颓然跪在地上,低着头等待着自己的结局。

他所信奉与追逐的王大败亏输,近乎于是丧家之犬般逃之夭夭。

这虽然不至于让这位议长彻底对自己信奉的王失望,但也极大的打击了遗忘战王在自己的夜之帝国中的威望。

第二真祖灭绝之瞳亦是同理。

南宫那月并没有私自对这些俘虏做决定,她清楚的知道,自己虽然现在名义上成为了这个新生的夜之帝国的女王。

但是其本质上依然是个‘傀儡’,要听从那位于幕后的恶魔的指挥与命令。

弦神岛对圣域条约国联军的胜利,并不代表着这个世界走出了危机。

相反,南宫那月觉得这个世界的危机更大了。

最开始在空隙魔女的想法中,这个世界如果被那位黑暗大君入侵,那么不要说是这颗星球,甚至这个宇宙都会迎来终点。

现在的南宫那月已经不这么想。

从见到西乡那作为‘人类最终试炼’的恐怖身姿后,她就已经清楚的知道,根本不需要那位黑暗大君做出什么。

只要西乡亲自出手,就足以让这个世界坠入虚空,落入那充斥着恶的深渊里。

在南宫那月的认知里,西乡也只不过是那恶魔大军所创造的恶魔之一,像是他这样的强大恶魔又有多少呢?南宫那月根本不敢去深想。

最起码在南宫那月与西乡的对话聊天中,她知道如西乡这样强大的恶魔最少还有五个!

祂们正是琐罗亚斯德教,恶神之母所创造的六大恶魔!

不过如今的南宫那月到底是为了拯救世界才听从恶魔的命令,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做这些事,那就只有南宫那月自己知晓了。

或许这其中的理由都有吧。

魔女就是这样的人,她不是单纯的恶魔也不是伟岸的圣人,她有善意也有恶行。

西乡注视着这群已经丧失了斗志,颓然跪在地上的俘虏们,他略微思考了一下后就是道:“……将这些人作为交易品,去和其他国家换回足够的物资吧〃」。”

“……如今的魔女帝国刚刚建立,虽然自然资源充足,但有一些需要技术制造的物资依然不足。”

“就拿他们去交换这类物资,作为暂时的应急手段。”

西乡的建议非常的靠谱。

南宫那月注视着这座面积大小扩展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弦神岛,一时间有些无语。

之前西乡召唤群星,直接以宇宙间的物质填充了这座岛屿的范围,让其从岛屿近乎变成了陆地。

以一己之力改造星球陆地海洋的伟力,简直是过去的南宫那月不敢想象的。

但是在她的面前,西乡就是展现出了这样强大到不可理喻的力量。

如今的弦神或者应该叫做大陆,总体面积大概有三分之一个澳洲大小,位于太平洋最中心的南半球处。

因为这片大陆是被西乡直接以三位数的力量召唤宇宙间的物质创造,其上蕴藏着数不清的资源。

尤其是这颗星球的一些稀缺物质,在宇宙里的存量很大。

如此一来这片大陆将会变成自然资源极其发达的国度,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人口太少太少。

本身想要以八十万人口保护这么大的国土范围是很难的,但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弦神岛将圣域条约国联军打败。

最起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任何人还敢对这里有觊觎,它能够平稳发展下去。

“你可真是给我找了一个闲不下来的工作。”

南宫那月即是无奈又是感怀的说道。

作为明面上的统治者,作为魔女之王,南宫那月接下来恐怕将会处理大量的政务。

这对于当年只想当个英语老师的南宫那月而言,简直就是超纲的工作。

“` 「你心底最深处的愿望是希望人类与魔族的和平相处。”

“……我给予你的建议是利用圣歼直接扭曲天理。”

“但那终归是最后的手段,我们的契约并没有时间的限制,只要你还活着,只要你还继续往实现愿望的终点前行,这份契约就不会断绝。”

“……现在我给了你一个机会,这个新生的国度将会完全由你决定它前进的方向,你可以试着将其改造成你梦想中的乌托邦,那人与魔族共存的国度!”

西乡神色温和的看着魔女:“……不用顾虑一切直接去做吧,反正就算失败了,你也可以用圣歼来解决问题。”

“……如今的我已经在这个世界恢复了所有的力量,与我签订契约的魔女南宫那月啊,你也将继续在这个世界得到我的庇护!”

随着西乡作为恶魔的三位数灵格恢复(得了的),与其签订契约的南宫那月的力量也是随之暴涨,其就如同侍奉神的巫女一样,得到了恶魔的馈赠。

如今的南宫那月的力量足以与那些真祖抗衡,达到了破碎千山万海的四位数的力量。

现在的南宫那月需要做的,是如何去掌控这股力量。

至于想要更进一步,那就是千难万难了,毕竟三位数与四位数之间的差距,是一种质的差别。

那已经不是南宫那月依靠努力就能够达成的仁。

不过南宫那月也未必不能成功。

如果西乡完整的掌握了恶神之母的灵格,那么他估计也没兴趣去重新创造六大恶魔,这衰老恶魔的灵格,也完全可以留给魔女。

见到西乡把事情都安排的井井有条,南宫那月湛蓝色的眸子温柔的注视着这个一直守护在她身旁,改变了她命运的恶魔。

这时候的南宫那月也是下了一个决心.

第一百四十四章 晚上你等我!

基石之门上层建筑共有十二层,作为弦神岛的统治中心,这里功能设施齐全。

在基石之门建筑的顶层大厅中,正在召开着一场人数不是很多,但却极其庄重的宴会。

来自世界各国的代表几乎都是参与这场宴会,以此来表达支持夜之帝国‘魔女之夜’的成立。

而来参加这场宴会的各国代表,在之后亦是会成为驻扎在‘魔女之夜’的外交官。

就连圣域条约各国也派出了代表参与了这场宴会,主要是南宫那月宣布将会在这场宴会上,宣布对那些俘虏的处置。

作为各国重要的精锐部队与军官,圣域条约国不可能放弃他们。

哪怕明知道这其实是‘魔女之夜’对他们的打脸,他们也不得不来参加,还要陪着笑脸。

圣域条约国联军被打败,象征着世界政治格局的变幻与新时代的到来。

而这场宴会可以说就是新世代到来前的一场全世界各国的私下讨论,自然各大国家都会参加,不可能让自己落于人后。

宴会之中觥筹交错,每个人都穿着西装革履,他们走在会场里与自己熟识的人聊着天,但每120一位宾客的目光都是落在宴会的一个方向。

在那里正端丽的站着新生夜之帝国的女王以及隐于女王身后的监视者,那仅仅只是注视,就让人类心生无边恐惧的恶魔。

南宫那月穿着一身华美的哥特萝莉装,相比于过去的风格,今日的南宫那月那黑色裙摆上亦是多出了庄重。

这一身洛丽塔式服装却是以礼服的样式定制。

裙摆像是蓬松的蛋糕,如同漆黑惑人的花朵,南宫那月端庄而立,神色冷漠又高傲,一头乌黑的秀发上戴着若是王冠的装饰品。

那雪白酥嫩的香肩裸露,两条肩带连接在南宫那月天鹅般优美的脖颈后。

她并拢着双手亭亭玉立,袖口有着复杂瑰丽的蕾丝荷叶边,而那长裙下的一双细嫩的腿,更是包裹着质感极好的黑色丝袜。

魔女穿着高跟鞋,虽然外表稚嫩,但却有着不可明说的威严,让任何人见到她都会心生敬畏,不敢小看。

西乡就站在南宫那月的身旁,他面露柔和的笑容,一身黑色礼服摇曳,绣(ahfi)有金色的边,领口处还戴着华丽的领结。

那威严赫赫与身旁的魔女相得益彰,让人见之就会联想到魔王与魔女的组合。

南宫那月并不喜欢喝酒,她更喜欢红茶,不过这时候为了与场面应和,她的手中亦是端着一杯红酒。

南宫那月那湛蓝如宝石的透丽目光注视着整个宴会场,来自世界各地的魔女们穿梭在其中,露出胜利者的姿态。

这场战争的胜利,让之前加入了弦神岛的魔女们亦是身份地位大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