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9章

作者:朱之月

“夏提雅你和塞巴斯蒂安外形最像人类,迪米乌哥斯你则擅长变化魔法,因此适合混入人类社会,探索情报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昴宿星团的那些女仆们,也可以派上一些用场。”

顿了一下后,西乡又是侧过头看向身旁不出声的飞鼠道:“……探索新世界情报交接工作就交给你,飞鼠!”

“……作为总负责人,你可一定要完成自己的职责,而我则负责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内部事宜。”

听到西乡的吩咐,飞鼠一下子有些慌。

还好关键时刻他的技能‘强制不放’再次发挥作用,让他冷静下来,没有在这群守护者面前丢脸。

他连忙打开私聊道:“……这是怎么回事,查拉图!为什么要我负责对外的搜寻情报!”

西乡老神在在的道:“……现在安兹乌尔恭只有我们两人,你当然也要负起责任来,况且你擅长情报整理,将这部分工作交给你最是合适。”

在过去安兹乌尔恭的成员就是分工明确,像是西乡管理公会总战略,飞鼠则负责对游戏与其他公会的情报收集。

其他人也是各司其职,至于一些实在没啥特殊才能的,那就充当打手。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作为公会仅剩的唯二成员,我当然愿意承担工作。”

“……只是查拉图,对外工作由你负责更好吧?我可不擅长与人交流,由你来负责对外,我在大坟墓里待着应该是最合理的!”

飞鼠的声音中带着忐忑,能看出来他现在是一点自信都没有。

作为一个普通人的他突然穿越到异世界。

就算自己在游戏中的实力还在,但谁又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剑圣遍地走,法神多如狗的地方。

他会为此惶恐不安,为此不敢承担责任,想要抱住西乡这条大腿完全可以理解。

西乡听到飞鼠的话则是心下吐槽,你这是想让我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么?

这可不行啊,飞鼠,我们还是反过来比较好。

西乡开始思索着怎么找个理由忽悠飞鼠。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西乡更愿意的是大家龟缩在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中,连出门都不出,这样才更有安全感。

主要是这个世界西乡找不到让自己变的更强大的契机。

能去解锁其他恶魔形态,变成有鸡之谈,甚至是完全继承恶神之母灵格的契机。

而在那黑暗的空间里,西乡所发出的那些邀请函才是契机所在。

因此相比于探索这个剑与魔法的世界,西乡更愿意的是去研究那个黑暗空间,去研究邀请函。

现在的他和过去已经完全不同,在那赛博朋克的现实里,西乡只是个人类。

而如今的他已经彻底变成了恶魔,完全获得了力量,这让西乡觉得,或许那片黑暗的空间会有新的变化也不一定。

所以他才想待在大坟墓里不出门,做一个死宅!

就在西乡思索理由的时候,飞鼠恍然道:“……我明白了,查拉图!”

“……攘外必先安内,相比于探索外界,大坟墓内部的稳定以及那些NPC的忠诚才是最重要的!”

“你的实力更强,所以要坐镇中军,保持大坟墓的稳定!”

“……再加上你的职业使然,无法用基础装备,又没有变化魔法,不适合行走在外。”

“而我好歹有个转换职业的技能,也可以戴上面具假装一下人类,这样看来你负责内部我负责外部才是合理。”

“……不愧是你啊查拉图,这么短时间内就能想到这么多,我还埋怨你把这工作交给我!”

“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待,一定会保护住已经只有我们两人的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

看到飞鼠那崇拜的目光,西乡这时候是目瞪口呆,他没想到飞鼠竟然能脑补这么多。

只不过飞鼠啊,你的目光有点危险,我真的对男人不感兴趣,更不会对一副骷髅架子感兴趣的!

不过既然飞鼠找了理由,西乡也就顺杆爬,模棱两可的道:“……嗯,你明白就好。”

见到自己的意见得到肯定,飞鼠一下来了自信。

他站起身来,意气风发的对着那群跪在地上的守护者们道:“……诸位,既然你们已经听到了查拉图的吩咐,那就去完成各自的职责吧!”

“是,查拉图大人,飞鼠大人!”

众多守护者恭声应道。

这时,西乡突然开口道:“……夏提雅还有迪米乌哥斯,你们两个留一下,我有事情再吩咐你们。”

夏提雅猛然抬起头来。

她舔了舔自己的唇,露出一双尖锐的吸血鬼利齿,昂起优美如天鹅的螓首,挺着一看就很假的胸,语气灼热道:

“……查拉图大人,您终于看到了,妾身才是您最忠诚的狗,是您最值得信赖的奴隶!”.

第十二章 查拉图,你们玩的好骚啊!

西乡被整的有些无语。

作为一位成功人士,作为曾爬上高层,掌握资源的权力者,想要给他当狗的人不少。

但就算如此,一般人在西乡面前也会委婉一些。

像是夏提雅这样当着所有人的面直言不讳的说出,并且还以此为荣的样子,西乡也是平生仅见。

西乡的目光落在夏提雅的身上。

夏提雅.布拉德弗伦,制作者为佩罗罗奇诺。

作为一个各种意义上的宅,被佩罗罗奇诺制造的夏提雅身上的风格与元素,几乎涵盖着所有二次元的要素。

外表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身高也仅有1米40,是个标准萝莉体型。

她穿着一身很有吸血鬼风格的深红相间黑色晚礼服,裙子是典型蓬松起来的蛋糕裙。

整体的衣饰是点缀花边与缎带的哥特风。

她纤細的胳膊上带着蕾丝的手套,全身上下不露出一丝的肌肤,就像是养在深闺中从不见人的贵族少女,端庄而优雅。

夏提雅五官端正,精致柔美,肌肤如同白蜡,找不到任何其他颜色的瑕疵,银色的长发绑在单边垂落,发丝上绑着可爱的蝴蝶结装饰。

往常之时,夏提雅那暗红色的瞳孔中总是流露出妖艳的愉悦。

但是在面对西乡时,她眸中的愉悦化为了灼热。

那股妖艳感更是呼之欲出,被她双眸注视,就连西乡都有一种自己在被人舔舐的感觉。

不管从哪方面来看,这都是一位优雅美丽,又可爱迷人的少女。

不过西乡是知道夏提雅的真实情况的。

Yggdrasills中的吸血鬼和人们印象中的完全不同。

这里的吸血鬼是典型的异物,夏提雅的本体其实是一只口腔长满利齿,外形如同七鳃鳗一样的可怖怪物。

一般这种怪物都只会出现在恐怖电影里,只是见到一眼就会让人浑身汗毛直立。

想到自己曾经在游戏里见到的那些吸血鬼的样子,在看着面前这语气嬌媚的绝美少女,西乡突然觉得——

这其实还特么挺带感的!!

西乡很是赞叹佩罗罗奇诺的画技。

要知道夏提雅之所以拥有这样绝世美女的外貌,可不是她拥有什么变形能力。

而是佩罗罗奇诺以自己高超的画技,硬生生的将一只水蛭给画成了美女。

这是何等对二次元的爱,才能完成这样的伟业。

也只有那些大触级的二次元画手,才能在看到一只猪时,经过联想把其画成美女吧。

脑海之中闪过夏提雅的诸多资料,西乡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他一挥手道:“……诸位,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必须要行动起来!”

“……现在各就各位,去完成属于你们的职责吧!”

众多阶层守护者跪在地上,垂下头颅,神色恭敬的异口同声道:“……向无上的至尊,献上忠诚之礼!”

除了夏提雅和迪米乌哥斯这两位被西乡点名的守护者外,其余人都是离开。

飞鼠亦是和他们一起离开,准备去完成接下来的工作。

只有雅儿贝德嘴角噙着优雅的微笑,戴着丝绸手套的玉手交叠在身前,安静如处子一样的站在西乡身后。

不过雅儿贝德那闪烁金色光辉的虹色瞳孔,在注视着夏提雅的目光中充满了怒火。

夏提雅亦是以挑衅的姿态与她对视,估计若不是西乡在这里,这两人早就吵起来了。

迪米乌哥斯略带无奈的看着这一幕,潇洒的耸了耸肩。

不过在看到正在陷入沉思的西乡后,他又是连忙低下头来,等待无上至尊的旨意。

这时候的西乡正在和飞鼠进行私信聊天。

“查拉图,那个夏提雅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的情绪实在是太不对劲了!”

飞鼠忍不住的吐着槽。

作为一个普通人,徒然听到有人这样大言不惭的跪在地上,说要成为你最忠诚的狗的发言时,总会感到震惊与惊诧。

“这你就要去问佩罗罗奇诺了,飞鼠……你和他关系不是最好么?”

西乡轻描淡写的把问题又抛了回去。

飞鼠好似是语气一窒,过了几秒后发来了苦笑,“……查拉图你提起佩罗罗奇诺,我好像就能够理解了。”

“……刚才都忘了夏提雅是佩罗罗奇诺创造的了,如果是他的话,我大概能明白为什么夏提雅会这样,那事关佩罗罗奇诺的性P,还是不说了!”

西乡呵呵一笑道:“……是啊,你们二次元真恶心!”

飞鼠很想说你这句话打击面太广,但他还是忍住了,接着问道:“……夏提雅先不提,那个雅儿贝德又是怎么回事?”

“……她是翠玉录制造的吧,你和翠玉录的关系最好,那你应该能猜到她的性格设定是什么。”

倒不是飞鼠对夏提雅与雅儿贝德有什么兴趣。

‘强制不放’的能力再加上种族特征,让他在生理上是没有任何男性对女人的欲@望的。

作为安兹乌尔恭的会长,飞鼠其实也对公会所有NPC的性格设定不熟悉。

在来到这么一个未知的异世界后,相比于外面的世界,他更害怕的是公会内部出现问题。

因为公会是安兹乌尔恭全员一起建造的,对感情极其看重的飞鼠,不允许公会在自己的手上出现差错。

所以必须了解所有NPC性格,知晓他们的行动方式,从而判断之后要如何去做。

这是飞鼠谨慎小心的性格使然,也是他擅长情报收集的天赋所在。

“雅儿贝德的话,我大概也能猜出她的性格与行为方式。”

“……翠玉录喜欢设定,喜欢仪式感,不为人知的是,他还喜欢反差萌。”

西乡为了让飞鼠放心,事无巨细的回答着他的疑问。

“反差萌?”

飞鼠有些好奇怎么个反差法。

“嗯,比如来说雅儿贝德外表纯洁,给人的感觉像是温顺的大家闺秀。”

“……但翠玉录那家伙一定会把她设定成,‘背地里是个淫X的荡妇’之类的!”

西乡直截了当的告诉飞鼠那是怎么个反差法。

“嘶……你说这叫反差萌?这根本就是反差婊吧!”

飞鼠吸了口气,忍不住发出惊呼。

“哦?你还知道这个词,看来飞鼠你也是私下里所学颇多啊。”

西乡的话语中带着调侃。

“咳咳,这种问题先不要讨论了,就是我稍微有些震惊,有点接受不了。”

飞鼠老脸一红,感到很不好意思。

“不过你也不必在意,之前我从雅儿贝德口中旁敲侧击,从雅儿贝德话语中推测出了她的其他设定。”

“……正如我所说,翠玉录喜欢反差。”

“在雅儿贝德性格里,他估计还设定了雅儿贝德忠于翠玉录,但私底下却总是和主人的好友,也就是我偷情的设定,这就是雅儿贝德生活放荡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