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89章

作者:朱之月

如果把他们杀掉,那么这平衡的世界将会失去一极,从而让另一方占据绝对上风。

西乡又不可能一直在这里帮忙管理这个世界,简单来说西乡就是需要给自己的附属找一个敌人。

而他做一个隐于幕后的恶魔。

有了敌人才会有冲突,有了冲突才会带给西乡更多的混乱!

就在他思索如何去做时,西乡突然心中一动,面露喜色:“……咦,这个是?”之.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为打败我,燃尽你的灵魂吧!

基石之门最下层圣歼所在的区域中。

蓝羽浅葱躺在被果冻包围的海洋中,不时的品尝一口身边那一望无际的果冻海,露出幸福的浅笑。

“摩怪,你说我能不能用圣歼的力量改变自己的新陈代谢,让我不管怎么吃零食都不会变胖?”

蓝羽浅葱用着仰泳的姿势漂浮在果冻海上。

她微微低头,虽然因为某个部位的宏伟挡住视线,但其依然能注意到自己的小腹。

蓝羽浅葱在用过圣歼系统,感受到那无边伟力后,其第一想法就是让自己变成不管怎么吃都不会发胖的人。

女孩子控制食量的减肥总是痛苦,作为一个初中生少女,早熟的蓝羽浅葱现在已经对自己的身材非常在意了。

“大小姐,圣歼的力量虽然能办到,但是我不建议你这么做。”

“一二零”

“……使用一次圣歼会污染精神,以大小姐你之前使用圣歼过后的后遗症来看,现在的你已经是极限了。”

从蓝羽浅葱兜中的手机里传来了一道AI的电子音,那声音劝说着蓝羽浅葱。

“啊啊,我知道的,我只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

蓝羽浅葱对自己的身体状态很明白,正如摩怪所说,自己如今的身体状态是无法再继续使用圣歼的。

“摩怪,为什么你对圣歼这么了解?”

蓝羽浅葱好奇问道。

“哈哈,因为大小姐把我带到这里,作为一个超级智能AI,我本身的作用就是分析术式。”

“……圣歼系统说到底也是个术式,只不过过于复杂,就算是我也无法将其彻底理解运算。”

“但仅仅只是了解到这个系统的作用,我还是能办到的。”

摩怪打着哈哈说道。

蓝羽浅葱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

或许她其实已经猜到了什么,但有的时候有些事不说出来反而更好。

“现在我好像没有什么用了呢,摩怪……弦神岛好像并不需要我。”

在圣歼之中,蓝羽浅葱也能观察到战场的情况,而在那战场之中发生的一切,完全超乎了她这位初中生的想象。

蓝羽浅葱从小受到的教育都是魔导技术。

虽然吸血鬼的眷兽很强大,但是在大规模军团作战,以及面对许多高科技武器下,吸血鬼的眷兽其实能发挥的力量不强。

但是两位真祖与西乡夺取自焰光夜伯的眷兽实力,大大的出乎蓝羽浅葱的想象。

那哪里是人类能掌握的力量,那是真正的仅靠一人就足以和国家对抗,消灭一方超级大国的力量。

最起码在这个世界中,这样的力量是不应该存在的。

就在这时,天地间一阵剧变!

“摩怪,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是……查拉图先生?”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这样畏惧他,为什么我会忍不住的哭泣和绝望?”

突然的,蓝羽浅葱利用圣歼系统察觉到了未知的变化,她猛然从那果冻的海洋上坐起,通过圣歼看向了太平洋的战场。

这时候的西乡正是从衰老之焰凝聚成人形之时。

那来自于人类文明禁锢,来自人类最终试炼的气息,是任何人类见之都会绝望悲伤,恸哭流涕的骇然。

蓝羽浅葱那漂亮的眸子里忍不住的落下一串串的泪珠,来自灵魂的悲伤让她无法自抑。

见到人类最终试炼,见到人类文明必将面对的‘寿命定论’,这会让任何一个人类发自内心的哀伤。

“不妙了啊,大小姐……这一下真的不妙了啊。”

摩怪略带苦涩的声音从蓝羽浅葱的手机中传来,作为智能AI,在过去摩怪虽然说话搞怪,但从未有过这样强烈的情绪。

“摩怪,到底怎么回事?那是查拉图先生吧?但为什么他明明有着查拉图先生的外貌,我却总觉得他又和查拉图先生不同?”

蓝羽浅葱抱着自己的脑袋呻吟着,“……太奇怪了,真是太奇怪了,我竟然有想要跪拜臣服的冲动。”

“我甚至有想要自我了解的冲动,就像是……就像是知道未来昏暗,与其面对那样的未来不如现在就结束生命。”

蓝羽浅葱眼露恐惧,哆嗦的说道。

若不是这里没有让她自尽的道具,恐怕这时候她都要拼尽全力去克制自己想要自我了解的绝望了。

“大小姐,你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哪里都不要去。”

“……最起码在这里你是安全的。”

摩怪的声音渐渐变小,直到完全消失0 .......

“摩怪?摩怪?!”

蓝羽浅葱喊了两声,但是这个基石之门的最底层,已经没有了其他的声音。

她畏惧的双手抱胸,努力将自己缩在这片果冻海洋的角落里。

也幸亏蓝羽浅葱是通过圣歼系统看到了人类最终试炼。

否则的话以蓝羽浅葱年纪的精神不稳定性,恐怕她这时候早就发疯,或者是选择自我了断了。

蓝羽浅葱虽然是该隐的巫女,但是该隐的巫女并没有给她带来实质的位格。

而身为人类,只要没有那英雄之意、圣人之心与伟人之境,就决然不可能直视那人类文明的终结!

……

太平洋上,西乡正思考着如何对待这两位真祖,是放过他们,还是杀死他们,亦或者是囚禁他们。

就在这时,他的耳边听到了一个细微的声音。

“咎神该隐,你果然没有彻底死去……能够创造圣歼系统,扭曲天理之人又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死去。”

“……哦?你说你要将圣歼系统所有的资料与知识全部交给我,以此换来遗忘战王与灭绝之瞳的生命?”

“呵,看来你比想象中的要有人情味,当年你利用了他们,让他们为了你的理想耗尽万年时光,你也是会感到愧疚的啊。”

“……不必和我说什么,咎神该隐,你既然会选择牺牲自己拯救这颗星球,拯救这个世界的生灵,就说明你的心5.8是‘向善‘的。”

“在琐罗亚斯德的教义里,你我本应对立,但善与恶本就是一体,二元论由此而生,我厌恶你但也欣赏你。”

“……你的请求我答应了,但我也有一个要求!”

“咎神该隐啊,你为英雄,你为圣者,你是我所承认的英雄,你是我所承认的圣者!”

“……所以竭尽你的武勇,穷尽你的智慧来直面我,来战胜我吧!”

“唯有让我看到你身上那黄金的光辉,我才会如你所愿,饶恕这个世界!”

西乡用着唯有自己和咎神该隐才能听到的声音,霸道绝伦的道:“……我乃魔王,与世界为敌,是为不共戴天!”

“……拼尽你的一切,燃烧你的灵魂,为打败我这个恶魔咆哮吧!”.

第一百四十二章 你对别人妻子有兴趣?

遗忘战王与灭绝之瞳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那片太平洋战场的。

当他们回过神来时,两位真祖已经回到了太平洋西海岸的陆地上。

他们躺在无人的沙滩处,神情恍惚,迷茫的望着夜空。

两位真祖与西乡的大战不知进行了多久,三人刚刚开启战斗时还是白天,而现在却已经到了晚上。

但不管是遗忘战王还是灭绝之瞳都知道,他们绝对不是仅仅只战斗了一天一夜。

这是一场憋屈的,是两位真祖自从诞生以来从未有过的痛苦战斗。

从一开始两人就被西乡压着打,拼劲了所有的魔力,以加大自身磨损为代价,几乎将自己所拥有的眷兽全都召唤。

但即使如此,他们也只能做到自保,无法对西乡进行反击。

嘉妲的背叛更是出乎预料,而更让他们难以想象到的,是西乡突然生命层次的进化。

这个世界也不是没有类似的技术,比如模造天使,就能让人类进化成类似天使一样的虚空生物。

但是西乡的那种生命蜕变是远超这类进化的神秘,如果非要形容,两位07真祖觉得那就像是西乡突然对他们说‘我是你们爸爸’一样感到不可思议。

而面对着完成了生命蜕变后的西乡,两人不要说再去战斗了,甚至在他的面前连站立都变的如此困难。

那个恶魔到底成为了什么东西,是遗忘战王与灭绝之瞳到如今也茫然未知的。

“那个恶魔,就这样放过了我们?”

灭绝之瞳良久才是回顾神来,发出了不可置信的话语。

遗忘战王苦笑一声道:“……或许是他觉得我们太弱,没有任何的威胁性,所以将我们放过了?”

第一真祖的话让第二真祖沉默不语。

就这样安静了几秒,遗忘战王又是忧心忡忡道:“……圣域条约国的军队全军覆没,整个圣域条约都有被废除的危险。”

“……而以北美和众国与沙皇国为首的非圣域条约国,他们一定会在这时候用些手段,世界恐怕要陷入新的混乱中。”

听到第一真祖的话,第二真祖长吐口气,神色再次变成那副颓废糜烂的样子:“……齐伊,你的担心是多余的。”

“不管是圣域条约国还是非条约国,这一次都见到了我们与那恶魔的力量。”

“……不管他们发生怎样的争斗,各大国家都会在乎我们三位真祖与那恶魔的想法,如八十年前那样的世界大战是不可能发生的。”

第一真祖闻言点头称是,然后他又是无奈一笑:“……也幸好那些国家不知道我们真祖受到了强烈的精神磨损。”

“……每一次的战斗都会让磨损加剧,我们其实根本无法做到长久的战斗下去,那只会提前给我们带来死亡。”

过去万年间三位真祖的出手次数极少,记录更是稀罕。

并不是三位真祖不懂得利用力量压迫其他国家,让他们听从夜之帝国的命令。

而是三位真祖清楚的知道,他们每一次出手都会加剧磨损,而为了完成与该隐的约定,他们不能磨损严重,要一直活下去才可以。

如果他们经常出手,恐怕根本活不到现在这万载光阴,在千年前就可能因磨损而疯狂,忘记了自己的一切,成为一个没有自我意志的怪物。

“哈哈哈,看到你们还这么精神我也放心了。”

突然,在这片无人的沙滩上传来了一个奇怪的电子音。

第一真祖与第二真祖愕然不已,不过很快的他们就是反应过来,异口同声道:“……该隐?!”

声音虽然变了,但是那爽朗与搞怪的说话方式,还是让他们听出来了这声音的主人是谁。

第一真祖摸了摸自己的兜,然后从里面翻出了一个最新款的手机,该隐的声音正是从中传来。

“准确的说我不是该隐,我只是该隐将自己的记忆、性格与感情以术式的方式寄托在物体上的数据。”

“……但我也是该隐,因为不管是记忆、性格还是感情,我都与该隐一模一样。”

从那手机中,再次传来了电子音。

“哈哈哈!我就说该隐你这家伙不可能那么容易就死去,是你救了我们?”

遗忘战王哈哈大笑出声,语气畅快至极,见到万年前的好友竟然还活着,他一时间激动的心反而变的异常平静。

他就如万年前一样,以一副轻松的语气与该隐说着话。

“该隐!”

第二真祖声音颤抖,作为曾经该隐的研究助手,他对该隐异常的崇拜,所以才会接受该隐给予他的使命。

“我可没那能力救你们,那个恶魔的生命层次已经达到了我无法想象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