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88章

作者:朱之月

但是在两位真祖眼中,现在的西乡反而更加可怕。

如果说之前的西乡就像是概念的集合体,他虽然干涉世界,但本身并没有来到这个世界。

那么现在的西乡就已经在这个世界中拥有了属于自己的肉体,不但能够进行干涉,也已经能够将其肆意改造。

煌煌之威犹如上天之罚,西乡仅仅只是站在半空之中,就带给两位真祖难以把握的巨大压迫力,以及那近乎要将自己灵魂都碾碎的苦痛。

遗忘战王与灭绝之瞳痛苦不堪,两位真祖双腿打颤的站在海平面上,仅仅只是被西乡的目光注视,就让他们无法站立,不知觉的半跪在地。

那血液都是在逆流,那召唤而来的眷兽都是再也难以凝聚成完整的形态。

如今的西乡就似是跨越了一道鸿沟,完成了生命的质变,如今的他与真祖、与凡人已经是彻底不同的物种。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西乡已经由人及神,从凡人化为了神祇。

更准确的说,他成为了真正的恶魔!

就连该隐以自身性命发动的圣歼,这时候都是变的支离破碎。

120那就像是一块玻璃被打碎,只有许多的碎片黏连的在一起,勉强发挥着作为玻璃的功效。

现在被圣歼改造过的星球就是如此,这由圣歼之力构成的防护,在西乡完成了蜕变之后,其效果已经大大的降低。

不过圣歼也无愧于全权领域一角的力量。

即使只是微不足道的一隅之力,竟然都没有在完成了向着‘神明进化’的西乡面前彻底崩溃,还能发挥自己的效用。

但是圣歼的力量还能维持多久呢?两位真祖这时候都是苦涩一笑。

只要圣歼的力量崩溃消失,哪怕西乡只是站在这里,他的存在都会让这颗星球难以承受。

那就如同将一颗黑洞放在星球上一样,巨大的引力会将其彻底撕碎。

甚至哪怕西乡不在这里,只要圣歼的力量破碎,当年该隐封印眷兽的行为也相当于是失败。

光是几位真祖的眷兽爆发,也会将这颗星球撕开,让其上的所有生灵全部死亡殆尽。

可以说,两位真祖已经彻底的战败了,就算他们能战胜西乡,在如今这种境地下,也已经是大败亏输。

更遑论,他们又怎么可能战胜的了这样不可思议的怪物,超越了凡理,甚至是当年的该隐也无法企及的怪物。

该隐本身的实力并不强,但是他却极其的聪慧,拥有着超常的大脑,才是创造了圣歼系统。

而没有圣歼系统的话,该隐的真实实力甚至不如第一真祖,毕竟他只是个研究者而不是战士。

两位真祖神色绝望,面色茫然,一时间竟然已经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看来你们并不是英雄,看来你们并不是圣人。”

“……唯有英雄能够打败我,唯有圣人能够击溃我!”

“在吾之上者即为正义,只有打败恶,才是正义的行径,才可以被称作是正义!”

“……你们在颤抖,你们在恐惧,但是不要忘记,纵使因为恐惧而颤抖,也依然要往前踏出一步!”

“齐伊.朱兰巴拉达,艾斯沃德古尔.亚吉兹!”

西乡大声念诵着两位真祖的真名。

随着他那雷霆般的声音炸响,那遥远的群星从天空坠落,轰击在这颗星球的表面,让那圣域条约国最后仅存的战船与空中战舰全部解体。

西乡站在高空之上,他的背后是陨落的群星,是无垠的黑色宇宙,仿佛他就站在宇宙的中心,正带给这方世界万物生灵以最后的审判与灭亡。

流星轰击在大洋上,砸出一道道的深坑,海水在高温下化为雾气升腾,而穿越了大气层保护的流星落在大地之上,形成了一快快小小的陨石。

随即,所有关注太平洋战场的人们就是看到了神迹的发生。

那小小的陨石聚少成多,竟然填充了海洋,而多余的海水则是彻底蒸发,最终以弦神岛为中心,西乡以天外陨铁,砸出了一块巨大到望不到边际的土地(ahfi)!

这个世界本没有澳洲大陆,但是西乡硬生生的砸出了一个澳洲大陆,让世界地图与自己印象中的那个完全重合!

这本应造成星球自然规律崩溃的行为,却没有对这颗星球带来一丝一毫的破坏。

三位数的全能领域者能够做到‘一切应做之事’,简单来说就是可以利用法则与真理,来完成‘全能’的力量。

不过三位数依然要遵循着自然的规律,一切的权柄使用都要在自然的规则范围内。

唯有达到二位数后,才可以完全的改天换地,做到全权领域的全能!

即使有着圣歼残余力量的压制,西乡依然能够做到如此的神迹,或者说是恶魔的魔迹!

在西乡那如千山万岳一般的巨大压力下,第二真祖直接跪在地上再也难以动弹。

只有第一真祖咬紧牙关,拼尽全力的压制着内心的恐惧。

他抬起那仿佛变的万钧之重的一条腿,不理会身体血液的逆流,不理会自身血管的破裂,流出那对吸血鬼而言宝贵的鲜血。

他在近乎于完全磨损自身灵魂与肉体的疯狂下,终于是往前迈出了一步。

“啊啊啊啊阿——”

第一真祖嘶吼着,仿佛在欢喜自己获得了自由,但最终在绝对力量的差距下,他还是跪倒在地,颓然的再也难以起身。

“哈哈哈哈!!!做的好!”

见到这一幕的西乡畅快大笑。

他喜欢英雄,赞扬圣人,他欣赏持有勇气之人,因唯有这些人,才能击败他。

而作为恶魔的使命与意义,就是终有一天被英雄击败,让对方成为正义!

现在的西乡终归只是琐罗亚斯德教的六大恶魔之一,要遵循拜火的教义,现在的他还无法违抗自己的使命。

而改变自己的命运,正是他为之努力的方向!

“人类是短命的,人类的知识是不连贯的。”

“……即使人类有一天发明了能够迅速学习知识的仪器,但是学习使用知识与完全理解知识是不同的概念。”

“人类之中总有天赋绝伦之人,他们是英雄,他们与人民一起创造历史,他们是伟人,他们是人类文明的决定者与道标!”

“……然而,衰老作为人类永远难以跨越的绝望深渊,即使是圣人、即使是伟人也会在衰老之下失去自己的睿智,失去自己的判断而变的平庸腐朽!”

“寿命,就是人类难以跨越的鸿沟,是对人类文明史的一次重大的考验!”

“……天才之人会在衰老之下失去才华,在他们有生之年无法创造让人类获得永生的技术。”

“而无法获得永生,随着人类的技术愈发复杂,这些技术就越是难以被后代的人类继承,从而在恶性循环下,人类的技术被彻底禁锢!”

“……这便是我,人类最终试炼之一,禁锢了人类技术,带给人类以苍老,赐予人类‘衰老之恶’的大恶魔——『寿命定论』!”.

第一百四十章 真正的魔王,吾乃世界之敌!

不能打败他,人类永远无法突破寿命的桎梏。

不能打败他,人类终有一天会在自己的短命下迎来文明的灭亡。

作为人类最终试炼之一,作为执掌‘衰老’的琐罗亚斯德教六大恶魔之一。

西乡存在的意义就是被人类战胜,然后让人类突破寿命的限制,从而得到人类文明再进一步的可能~。

所谓人类最终试炼,就是人类史在发展过程中所遇到的足以终结自我文明,让人类史破灭的几大灾-难。

从人类诞生的鸿蒙之初,人类就要经历无数次的试炼。

有的人类文明在某一个试炼中失败,从而文明消亡,自然也有文明渡过一个个的试炼,到达文明的终点。

不过人类文明的终点到底是什么,迄今也无人可知。

那可能需要的是人类与神明争锋,去夺得自己的命运,摆脱天理的操纵。

作为‘寿命定论’,西乡所象征的衰老恶魔是人类文明比较靠后的人类最终试炼之一。

但即使战胜了他,在人类未来的文明发展中依然要遇到其他的人类最终试炼。

人类文明的发展从来都是筚路蓝缕,没有一帆风顺,任何一个微不足道的点,都可能带来整个人类文明的消亡。

所谓人类最终试炼就是如此,那很可能是人类这个物种的缺陷,是一种人类的思想桎梏,也可能是这个宇宙对人类的恶意!

琐罗亚斯德教,作为诸多宗教的源头,后世无数宗教的概念都是出自于此。

比如末日审判,比如天使与恶魔,比如救世主等等的概念,都与这个宗教有关。

作为二元论的极致,作为恶神之母所创造的六大恶魔,这些恶魔从一开始就是阻碍人类文明发展的障碍。

如今的西乡作为人类最终试炼之一,唯有人类能够战胜他,哪怕是诸神也最多只能将其封印而无法杀死。

但与此同时作为人类最终试炼之一,他的命运也必然会被人类的英雄打败,这就是天理!

而偏居于一隅之地的真祖,他们并无法理解人类最终试炼的含义。

他们也无法理解如今西乡的形态,其实是只有人类才能打败的魔王!

但是唯有一点这两位真祖知晓,那就是面对拥有着操纵群星,玩弄法则之力的恶魔,区区真祖的眷兽绝不可能是其对手。

三位数与四位数的差别如天与地之间,那是一种生命的升华,是正常情况而言,人类永远无法企及的神之领域。

若不是西乡从一开始就拥有着恶神之母的灵格,又以恶神之母的灵格根据琐罗亚斯德的教义创造了六大恶魔。

哪怕是西乡拥有第三星辰离子体,他在漫长的时光里也最多只能达到四位数,无法突破那凡人与神明之间的横沟。

毕竟四位数的力量再怎样强大,也只是能量层级的不同,同为四位数的人也就是出力大小,对物质世界的破坏差别罢了。

唯有涉及到更根本的自然规律,涉及到命运与天理,那才是真正的触及真理的规则。

就如同现在的西乡,若是在这个世界真有人类能够战胜他,那么这个世界的所有人类都会获得寿命的解放,得到永生的机会。

如今的西乡只要以衰老恶魔的形态出现在任何世界,他都会成为那个世界限制人类寿命,带来衰老的源泉。

万千世界的英雄皆要与他为敌,唯有战胜他才能获得人类的救赎!

这既是不共戴天之敌,真正的魔王!

他,即是衰老这个概念的具现!

仅仅只是站在那里,西乡的存在就已然让两位真祖绝望。

仅仅只是站在那里,所有目视他身姿的人类都已然确定,那是人类大敌,但却又是人类难以战胜的存在。

人类无法战胜这禁锢文明的衰老源泉,但人类却也有另类的方法跨越衰老的诅咒。

那就是人类总是在做之事,臣服在恶魔脚下,从而换得恶魔的怜悯与慈悲。

但很可惜,那也只不过是个体的人类能够获得衰老的赦免权,对于人类这个整体而言,他们依然要被囚禁在衰老之中。

“这个世界需要英雄,但可惜你们并不是英雄,即使遗忘战王你有着成为英雄的意志,你所代表的也不是人类这个群体。”

“……真是可悲,又有哪个人类能够展现自己黄金般的光芒,竭尽自己的勇气与智慧,来将我再次打落虚空,回到那黑暗之中呢。”

0 ·······求鲜花····· ········

西乡发出深深的叹息。

攫取两个世界的营养供给自身,这幅枯干的身体终于得到了补充,恢复了本就属于六大恶魔之一的灵格。

如今这个世界,仅仅只是这个世界已经不可能再有能与西乡对抗之人。

就算该隐复生再次操纵圣歼,他也仅仅勉强能与西乡站在一起,但想要打败西乡也几乎不可能。

圣歼作为二位数一角的力量确实足够强大,但该隐本身的位格并没有到达那个境界。

面对几乎完全恢复了衰老恶魔灵格的西乡,该隐本身的位格与他有着巨大的差距。

毕竟在这无垠宇宙中拥有四位数位格力量的人不少,但是到了三位数就是凤毛麟角,那是一个难以想象的蜕变过程。

. .. 0

也正是因此,西乡才更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作为二位数的恶神之母会陨落。

而这灵格为什么会来到他的手中。

看到那已经失去了反抗意识的第二真祖,看着那虽然有反抗意志,但是却实力不足的第一真祖。

西乡这时候开始思考要如何处置他们了。

杀了他们无所谓,对这个世界也没有任何影响。

但现在的西乡依然需要南宫那月的契约,他如今只觉醒了六大恶魔化身中的一位。

而越往后面觉醒的难度越高,因为每一次的觉醒都会让西乡靠近恶神之母一步。

因此现在的西乡需要更多的世界为他提供养分,然后集诸多世界之力,一举将其王座升起。

两位真祖的存在也有他们的意义,这两位真祖实力足够,他们的存在会带来竞争与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