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86章

作者:朱之月

这正是全权领域的力量!

在这种情况下,西乡想要得到即战力的增强,他所能追求的方向将不可能是属于恶魔的力量,他只能从其他方面想办法。

这也是为什么西乡会对第四真祖的星之眷兽感兴趣的原因所在。

因为第四真祖的眷兽不属于恶魔领域的力量,不存在恶魔之间的权柄划分。

西乡只要掌握这份力量,哪“一零七”怕西乡成为了其他恶魔,其依然能够随意使用。

再加上第四真祖的眷兽能力涉及到了方方面面,某种程度上说只要出力足够,也算是一种另类的‘全能’。

当然这种全能并不是一念即永恒的唯一神的全能,而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到的全能。

十二只星之眷兽纵横在太平洋之上,这些眷兽吸取着西乡身上无限的魔力,暴虐异常。

而被西乡以‘世界道具’,也就是全权领域一角的力量强行粘合在一起的眷兽们,也成为了西乡本身身体的一部分。

这些眷兽就与南宫那月一样,它们也能行使着衰老之力,那足以带来命定之死的黑炎纵横交错,让第一真祖与第二真祖被打的节节败退。

第一真祖的七十二只眷兽,第二真祖的十九个眷兽群,都在与星之眷兽的争锋下伤亡惨重。

这片太平洋海域已经彻底的成为了生命的禁区,一位恶魔两位真祖,三个四位数的争锋,让这片海域陷入了死亡的绝境。

若不是圣歼的力量限制着破坏力的发挥,这颗星球早就在这样的肆虐下被击碎,最起码也会让星球表面的生命全部消亡。

“不行,光凭借我们两个人不是这个恶魔的对手!”

遗忘战王这时候身体变的有些干瘪,就如同浑身的血液都在被吸干。

他拼尽全力将七十二只眷兽全部召唤而出,与西乡的星之眷兽对抗。

第二真祖的眷兽群亦是在天空与海洋上肆虐,但这成百上千的眷兽以群体为单位被剿灭,眨眼之间就只余魔力的碎屑挥洒。

虽说西乡的十二只星之眷兽亦是有所损失,短时间内无法复活。

因眷兽的复苏与魔力无关,而是涉及到属于眷兽自身的规则。

但即使如此,哪怕不动用眷兽,西乡本身属于恶魔的‘操纵寿命的能力’,带给万物以衰老的气息,也让两位真祖惊慌失措,手忙角乱。

外表清朗的第一真祖这时候已经像是一位四十岁的大叔,长相艳丽的第二真祖身体也散发出了苍老的气息。

在与西乡的争斗中,两位真祖都是不小心被那衰老的火焰所沾染,将他们的负之生命力灼烧。

“嘉妲在哪里?为什么她还不出手?”

真祖岌岌可危,他们倒是不惧怕眷兽,即使身体被眷兽破坏,以真祖的复生能力也能在极短时间内恢复。

但是他们却是畏惧着西乡的衰老能力,他们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负之生命力在这能力之下也会急剧衰弱。

若是在衰弱到一个程度后,必然就会迎来真正的死亡。

两位真祖这时候急不可耐,等待着第三真祖的出手。

单独一人他们知道自己绝不是西乡的对手,两人勉强能与西乡对抗,但如果三位真祖联合在一起,就有可能逆转局势。

突然,有一股惊人的魔力爆发,而这出现的魔力令两位真祖都是面色一喜。

“阿玛修托利!”

随着一道娇喝声在这嘈杂混乱的太平洋上响起,天空之上再次出现了无数道的雷霆。

那正是第三真祖的眷兽!

第一真祖与第二真祖松了口气,只以为援军已至。

但谁想到那出现在天际之上的雷霆并没有往西乡劈来,而是轰击在了圣域条约国的那些远离的舰队之中。

两位真祖与西乡的大战,让双方都是腾不出手来,这让圣域条约国的军队还对着弦神岛进行着饱和式炮弹的轰击。

在之前的大战中,魔女军团们早就已经筋疲力尽,如今在以一岛之力对抗整个圣域条约国的军队是力有未逮。

在加上三位真祖的嫡系吸血鬼部队已经潜入了弦神岛,让战争从岛内爆发,从任何人的视角看,弦神岛很快就会被攻占。

哪怕该隐的巫女启动了圣歼,但是该隐巫女对圣歼的力量掌握的并不完全,面对圣域条约国的常规部队时还能抗衡。

但面对以遗忘战王领域的议长带领的精锐吸血鬼讨伐大部队时,圣歼的力量也显得有些颓然。

这时候若是三位真祖联手挡住大恶魔甚至是战胜他,用不了多久圣域条约国的大部队就可以将弦神岛攻下。

这是所有的条约国士兵与高层都认为的必然结果。

但谁想到在这个关键时刻,第三真祖竟然突然背叛,将自己的眷兽之力倾泻向了条约国的部队!

第一真祖与第二真祖愕然不已,显然这一幕就算是他们也没有预料到,在最初设定的计划里,可没有一位真祖叛变的戏码。

“嘉妲,你到底在做什么?莫非你忘记了与该隐的约定,还是你已经堕落,要与这染指圣歼之人同流合污!”

灭绝之瞳见到嘉妲的背叛神色大怒,他一边抵抗躲避着那漫天黑炎,一边破口大骂。

西乡的衰老之炎化为刀枪剑戟漫天飞射,或是化为一尊巨大的火焰巨人,掀飞大洋。

那每一击都带来极致的恐惧,带给万物以苍老,就连时间在其面前都凝滞,难以前行。

“哈哈哈哈,背叛?不,我只是在遵循本心前行,仅此而已!”

“……当年我尚且年幼,同意了与该隐的约定,为了这约定我万年来活的人不人,鬼不鬼!”

“为了那么一句约定,我已经挣扎了万年,到了如今又何必在为那一句话去继续苟延残喘!”

“……当年的约定就是以万年为期限,而现在这期限已到!”

嘉妲愤怒的声音回荡在天地间0 .......

当年的天部公主为了拯救众生,她以善良之心背叛族人,作为封印眷兽的容器经历了万载时光。

没有人还能再说她什么,因为嘉妲已经付出了自己的一生与灵魂。

混沌皇女的怒斥让灭绝之瞳无言以对,而遗忘战王则是神色平静,他知道自己的确不能要求这位皇女更多了。

咎神该隐,对他们三人都有亏欠。

“不必在和嘉妲争论,艾斯沃德古尔,她并没有错,她已经完成了自己的职责,没有人能够指责她。”

遗忘战王语气平静,他注视着将自己已经彻底包围的那直通天地的衰老之炎,低沉的道:“……现在我们要关注的,是自己到底是否还能活着回去。”

“……死亡并不可怕,甚至我深切的渴望死亡,但若是我们在此死去,那么圣歼就会彻底被开启,我们万年的守候也将就此终结。”

“只有这一点,我绝不同意!”

即使到了生死存亡之刻,第一真祖依然没有忘记与该隐的约定,他神色坚定,意志决绝。

“我欣赏你,遗忘战王齐伊.朱兰巴拉达,我喜欢你这样遵守约定之人,哪怕为此付出一切也不忘契约的意志!”

“……但可惜,所有的契约都需要绝对的力量去守护,而你们没有这份力量。”

“足够了,圣歼已被启动,这世界再次被扭曲,虽然那扭曲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但我却也将这个世界啃下了一极!”

“……感受吧,匍匐吧,颤抖吧,我便是恶之极,是阻碍人类文明发展的罪魁祸首之一。”

“我即是,‘人类最终的试炼’!”

那5.8一直在追着着两位真祖,肆虐在太平洋上的恶魔停下了脚步。

西乡站在高空中,他那浑身扩散燃烧的火焰开始凝聚,这一次他不在是幻化为人,而是那衰老之焰彻底的变成了血肉。

那是血肉诅咒,但与此同时也是一种生命的进化!

安静,突然一切都是陷入了寂静中。

天空之上群星闪耀,仿若代表着整个宇宙的不同文明。

这颗被圣歼保护的星球,从那虚无之处传来了一声脆响。

圣歼对星球的保护依然没有消失,但却失去了重要的一角。

而这时西乡的衰老恶魔化身得到了一种质的升华,他的气息从这颗星球外溢,仅仅只是那一丝的气息,就让地球临近的星球感受到了战栗。

西乡就像是一颗巨大的引力球,吸引着宇宙间的群星往这颗星球坠落!

这是理所当然之事,衰老恶魔的化身本就有着三位数的位格,而西乡只要将这个化身的力量完全填充,就自然会达到人与神分隔的境界。

那对凡人尔雅难以跨越的鸿沟,在西乡面前就是一片坦途!.

第一百三十七章 南宫那月的真身

弦神岛的‘监狱结界’中,在那巍峨的城堡里,一位如人偶般精致的睡美人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目。

“哎……”

南宫那月坐在那石座之上,她穿着一身黑色的哥特萝莉长裙,里面是白色的内衬。

那一双纤细的美腿裹着黑色丝袜,在睁开眼后看着这空荡的城堡叹息一声。

南宫那月一只手托着自己的香腮,手肘撑在椅子的把手处。

她一双美腿翘起,雪足绷紧,让那小巧的高跟鞋挂在脚尖,就这样一晃一晃,极其诱人。

就这样沉默良久,南宫那月才是将翘起的腿平放在地上,她缓缓的起身往前走去,走出了这座城堡。

外面的天空是一片如后现代油彩画一样的粘稠怪异,像是梵高的星空,因为这里是位于异空间里,亦是监狱结界的隐秘之地。

注视着这片监狱结界,南宫那月脸上亦是闪过了那么一丝不舍的情绪。

作为纯血的魔女,她从知晓自己的身份后道路就已经被确定。

因此南宫那月一直听从着人工岛管理公社的建议与命令。

虽然在长大后南宫那月有了一些自己的想法,但终归没07有脱离出弦神岛这个权力的旋涡。

这座监狱结界就是她答应人工岛管理公社所付出的代价,让自己的真身永远沉睡,看管这座监狱中的囚犯。

而现在,南宫那月知道自己该醒来了。

她已经无需在做美梦,也不能在做美梦,她需要的是面对这个现实。

“呵,查拉图斯特拉,你到底是我梦中的梦魇,还是拯救睡美人的王子呢?”

南宫那月低语一声,语气稚嫩又有那么一丝的因为年幼的口齿不清感。

这具身体她已经八年没有用过,自己真正的身体终归与那魔力化身不同,在感触上,在感知上有着巨大的差别。

这让南宫那月有了再一次活过来的幸福感。

不过空隙的魔女也知道,以真身活动的她更要小心翼翼,因为化身死去可以凝聚魔力再次创造。

但是真身死去那就真的是彻底的死了。

不过真身苏醒的南宫那月实力亦是变的更加强大,这方世界中除了真祖外,也没有谁会是她的对手。

南宫那月伸手一招,空间制御的能力发动,一把阳伞出现在她小巧素白的手上。

之前以化身行动的南宫那月,她利用空间制御的能力也只能操纵自己进行距离的控制。

仅凭这一个能力,就让其被称作空隙的魔女。

而真身苏醒的南宫那月,近乎于能够利用术式肆意的操纵空间,她在过去无法使用的各种术式,如今都是能够轻松用出。

一步迈出,南宫那月离开了‘睡美人’的古堡。

她的身影出现在古堡之上,随着她手一挥,整个监狱结界被囚禁的囚犯们,都是在愕然中被传送到了监狱的广场上。

如此精密的操纵大范围的空间,这才是空隙的魔女所拥有的真正的能力。

众多囚犯敷一出现在广场上就是乱糟糟的,他们大肆喧哗,吵闹不堪,唯有几人不发一言,注视着城堡顶端的魔女。

“安静!”

魔女冷酷的说道,但是这些桀骜不驯的囚犯又怎会听从魔女的话,除了一部分人安静下来,依然有一些囚犯不屑一顾,不理会魔女的警告。

见到这一幕,南宫那月没有任何仁慈,她玉手一挥,漆黑的火焰降临,直接将那几个刺头燃烧。

“啊——”

“这是什么东西!”

“啊啊啊——”

“……”

这些囚犯凄厉的惨叫着,他们的身体在旁人恐惧的目光下急速衰老。

从精壮的年轻人变成耋耄的老人,然后又从老者化为枯骨,只留下一副露出恐惧表情张大着嘴的骷髅。

“现在安静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