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84章

作者:朱之月

对方的长相并不怎么出彩,但是其脸上洋溢的那明朗的笑容,让人很有好感。

“遗忘战王……竟然有两位真祖同时出手,而且还是对我进行偷袭,这一点来说倒也是我的荣幸了。”

“……你没什么可道歉的,第一真祖!为了获得胜利本就应无所不用其极!”

随着南宫那月深深的叹息一声,她的身体消失在空中,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那终归只不过是个人偶,虽然美丽的公主殿下即将要从城堡的沉睡中醒来,但接下来我们要面对的才是真正的困难。”

遗忘战王对着灭绝之瞳轻声说着。

两位真祖的周身魔力涌动,那咆哮的魔力风暴让海面都是掀起巨大的浪涛。

上千艘的战舰与天空的飞艇都是远离着两位真祖的所在地,生怕陷入那可怕的混乱之中。

而在远方,雷霆炸响,漆黑的火焰燃遍了天际,隆隆的雷声震动的大地都在颤抖。

在那绝对的黑暗之中,金色的雷霆化为巨狮,在咆哮声中对着两位真祖发起了冲锋!

“查拉图斯特拉,不应出现在这世界,夺取了焰光夜伯之力的大恶魔啊,你总算出现了!”

随着遗忘战王的高呼,那金色的雷霆劈向了他所在的地方,轰然炸响下就连大海都是被高温烧去了一块!.

第一百三十三章 恶神之母的真相

天空之上,浓重的乌云笼罩着天地,若是从宇宙间望去,会发现整个太平洋都被一层漆黑的火焰所包裹,如同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锅盖中。

黑色的云彩乍一看像是乌云,但其中燃烧的却是足以决断寿命的恶魔之炎。

数不尽的金色雷霆劈砍在大海之上,每一击都将海平面轰出一个巨大的空洞。

灼热的高温让海水化为气体升腾,随即又成为雨滴掉落,无穷无尽,连绵不绝。

震耳欲聋的雷声炸裂在这太平洋的上空,卷起令人恐惧的惊涛骇浪。

“远离这里,快点远离这里!”

高空之上,来自圣域条约国的空中战舰指挥官们疯狂的呐喊着,催促着机长快点驾驶这艘战舰远离这片满是雷霆与火焰的世界。

“跑不了的,长官,我们跑不掉的,这片魔力所构成的‘乌云’将整个太平洋都是笼罩了!”

操纵着雷达的观察员声嘶力竭的大喊着,整个战舰内部都是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

最是可怕的是,那用来测量魔力浓度的机器这时候指针疯狂的转动,在一阵电光闪烁后,竟然爆炸开来。

指挥官见到这一幕心下发凉,他知道机器之所以损坏,是因为这股魔力浓度已经达到了爆表的程度。

“往上抬升,往上抬升,快,都给我动作快一点!”

在紧急时刻,指挥官总算反应过来,既然这片‘乌云’笼罩的范围是整个太平洋,平行移动已经不可能逃离,那唯一的活命手段就是抬升。

数百艘的空中战舰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争先恐后的将自己的发动机功率开启到最大,往高空升去,

无尽的雷霆轰然炸响,只是一道余光,也足以让这些由魔力炉作为核心部件燃烧的战舰保护罩出现龟裂。

而两三道雷光之后,魔力的保护罩就是直接溃散,然后被雷霆炸成齑粉。

即使如此,这还是运气比较好的战舰。

那些运气极差的战舰触碰到那诡异的黑色火焰,魔力就是迅速出现了衰变。

魔力是不会衰变的,它遵循着能量守恒,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真理。

但这真理在这一刻被打破,就连魔力这种世界的能源根基都是出现了衰变的情况。

魔力衰变就相当于是生灵的衰老,所有的术式全部失效,而合金制的战舰本体在触碰到那黑色火焰后更是苍老腐朽,从高中坠落。

只是短短时间内,甚至西乡都没有主动出手,圣域条约国攻打弦神岛的空中精锐部队就是近乎损耗殆尽。

反而是大海上的舰船,就算面对的是恐怖的风暴,但好歹不像是空中战舰那样一触即溃,勉强残存了下来。

遗忘战王与灭绝之瞳神色凝重,他们发现这只大恶魔比想象中的还要强大。

就算是获得了焰光夜伯的力量,这只恶魔也不应强大到这种程度。

在两位真祖看来,西乡的实力最多也就是和他们一个程度,毕竟当初在阿尔迪基亚王国时,西乡与第三真祖嘉妲的战斗是两败俱伤的。

按照那时西乡的实力推测,他们两位真祖联手本应手到擒来。

只是如今的情况实在是出乎预料了。

一片汹涌燃烧,带着无尽‘衰老’真意的黑炎从空中而落,在两位真祖面前凝聚成了一尊可怖的人形恶魔。

那恶魔浑身燃烧着漆黑之火,五官看不分明,若是在扭曲。

而在其背后更是有着十二只巨大的骨翼遮蔽天空,那副样子让任何人见之都会为之胆寒。

两位真祖面色警惕,他们站在一艘船只的甲板上,目光直视西乡所化的恶魔,不敢有任何一个眨眼。

西乡化为人形后,他那漆黑的双瞳也是注视着两位真祖。

第一真祖身材高大,看起来稳重而开朗,如同一位令人感到知心的大哥哥。

但是那他浑身洋溢着的那杀戮与战争的气息,告诉着别人这位真祖人生的不平凡。

第二真祖则是穿着华美的衣裳,一头紫发秀丽,涂着厚厚的红唇。

这位给人以颓废艳丽之感的真祖,这时候却没有了往昔的那股腐朽气息,而是同样变的安静沉稳。

在看了几眼这两位真祖后,西乡的目光又是投向了四面八方,他这一次注视的不是某个人,而是这颗星球。

“我本以为咎神该隐只是利用圣歼创造了吸血鬼这个种族,利用吸血鬼的负之生命力来囚禁眷兽〃」。”

“……但是现在看来我是有些地方猜错了,眷兽比我想象的还要强大一些。”

“咎神该隐不但利用圣歼扭曲天理创造了一个不应存在的种族,他甚至改变了这个世界!”

西乡目光灼灼,总算是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特异之处。

现在的西乡本应拥有着足以击碎脚下这颗星辰的力量。

但是实际使用起来,他的力量却处处受限。

倒不是西乡无法完全发挥出自己的实力,而是这个世界的‘坚固’程度超出了想象。

他能击碎山峰,倒转大海,但却根本不可能有着击碎星辰之力,即使将自己的第三星辰粒子体全力激发,也做不到这一点。

最开始时西乡还有着奇怪,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而随着西乡攫取了两个世界的‘营养’,让自身的六大化身灵格得到了成长,这让西乡对世界的理解进一步加深。

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这个世界被扭曲的地方不光是吸血鬼,而是这颗星球本身的天理都被扭曲了。

思来想去,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唯有万年前的那位咎神该隐!

听到西乡的疑问,第一真祖勾起爽朗笑容,他注视着西乡的恶魔之姿,点头应道:“……你说的没错,恶魔!这个世界早就已经不是最初的样子。”

“……当年人类与天部互相投放眷兽,整个星球其实早就破碎不堪,星球随时都可能消亡。”

“` 「若不是当时这颗星球濒临死亡,该隐也不会急于启动圣歼的仪式。”

“……他利用圣歼创造了吸血鬼,为的是封印眷兽。”

“与此同时他亦利用圣歼拯救了这颗星球,并在自己死亡前,拼尽全力更改了这颗星球的法则,其中的一条法则就是极致的降低破坏力。”

“……我们与该隐虽然关系很好,但他也防备了我们这些真祖一手,万一我们这三位真祖之一背叛了与他的约定,将全部的眷兽释放出来。”

“到了那时岂不是这颗星球依然要毁灭,他过往所做的一切都将没有了用处,届时可不会再有一个咎神该隐来拯救这个世界,拯救这颗星球了!”

“……而只要尽可能降低这个星球的受损程度,那么及时表面的生灵与文明灭亡,星球依然存在,依然可以孕育新的文明。”

遗忘战王的话让西乡总算是明了了一切。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这颗星球的法则让我有着巨大的落差感,问题果然是出在这里。”

西乡从遗忘战王这里得到了答案,虽然他早就猜到了,但从遗忘战王口中他更是确定了(得的赵)这一点。

圣歼有着部分‘全权领域’的能力,虽然只是全权领域的一角,但这部分力量确实能够达成这样的结果。

从全能领域到全权领域,看似是一个级别的跨越,但其中的差距天差地别!

“所以咎神该隐死去了,如果只是创造吸血鬼这一个种族,他又怎么可能会被圣歼反噬。”

“……正是因为他对这颗星球的法则改变的太多,才会让自己死在圣歼下。”

遗忘战王仿佛是回想起了曾经的友人,他感叹的说道,一片唏嘘。

这时西乡却是心中一动。

这个世界是被圣歼扭曲过天理的,世界树游戏所在的世界也被‘二十’扭曲过天理。

这其中看似是一个偶然的巧合,但会不会这其中有着必然中?

自己会获得恶神之母的灵格,甚至会联通这几个世界,或许这里面是有关联的。

想要知道自己的猜测对不对,就要看下一个得到邀请函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但西乡隐隐间,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关于恶神之母的真相!.

第一百三十四章 我正是英雄与圣人之敌!

恶神之母作为宇宙四大真理之一,作为‘恶’的象征,这样伟大的她为什么会陨落,这其中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西乡这时候心中有些振奋,他觉得自己好像稍微的接触到了一些关于这个秘密的根本。

虽说正是恶神之母的陨落让西乡获得了如今的力量,让他得到了穿越的可能,从这一点上来说,西乡应当对恶神之母感激。

也因此继承了恶神之母力量的西乡,想要去探寻那个真实,将那最深处的秘密得到。

“该隐之所以会用圣歼改变这个世界的法则,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保护这颗孕育生命的星球能够生机勃勃,他不希望这颗行星会被毁灭。”

“……圣歼的力量即是防止眷兽的破坏,同时也是阻拦外星存在的侵扰。”

说到这里,遗忘战王深深的吸了口气道:“……想来你这位恶魔也应该已经知道,不管是天部还是人类其实根本不是这个星球的原生物。”

“……天部与人类皆是外来者,而在这宇宙中还有着其他文明的存在。”

“为了以防这颗星球,这个天部的新的故乡被其他的外星生物毁灭,该隐才会启动圣歼。”

“……他不是为了人类,也不是为了天部,而是为了这颗星球上所有的生灵。”

遗忘战王的语气真挚诚恳,看他那表情,仿佛是要说动西乡放弃自己的念头,不要再去染指圣歼一样。

107

“很感谢你们告诉了我这些。”

“……但是圣歼是我所需之物,你妄图仅凭借话语就让我放弃,那根本就不可能。”

西乡露出了残酷的笑容。

圣歼涉及到了‘全权领域’的力量,而且它的作用是扭曲天理,这与世界树游戏的‘二十’道具功能一样。

种种的巧合让西乡相信,这里面一定有着什么必然。

如果说过去的西乡是想要依靠研究圣歼,来提前理解二位数的一角,那么现在的他就是想要通过圣歼来探寻真相。

为什么西乡获得的‘二十’之首会是《阿维斯塔》这个模拟创星图,光凭借一个游戏制作与穿越就能掌握模拟创星图的力量,光是想想就不可能。

  过去的西乡并没有想这么多,直到接触了圣歼,知晓了其功用,甚至看到了这个世界被扭曲后的样子,西乡才是恍然其中的联系。

“况且我只是个恶魔,又岂会在乎人类的死亡,在乎星球的湮灭!”

“……咎神该隐对这颗星球而言确实是一位英雄,然而英雄皆是早逝之人,如我这样的恶魔,正是英雄的敌人!”

“遗忘战王,灭绝之瞳,你们是想要继承该隐的意志(ahfi),成为这个时代的英雄吗?”

“……如果是的话那就来吧,战胜恶龙者即是屠龙的勇士,战胜恶魔者即是我所承认的英雄!”

“若是你自诩为英雄,那就竭尽智慧,倾尽武力,拼劲你的全力,以灵魂与生命的燃烧为代价来战胜我!”

“……若是你否认英雄,唾弃英雄,那么你必然会在衰老的恶焰下融为枯骨,你的肌肤将会干枯裂开,你的灵魂将会散发出腐臭的味道!”

“唯有英雄才能战胜恶魔,其余者不足为虑,因为这正是恶魔的使命!!”

西乡哈哈大笑着,那震耳欲聋的笑声让大海再次掀起了怒涛。

如今的西乡只是衰老的大恶魔,既不是恶神之母,更不是琐罗亚斯德教的宗主。

他只是一个恶魔而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