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83章

作者:朱之月

“难道是什么古代遗失的城市?!”

就在条约国的指挥官们看着这一幕众说纷纭时,突然从那突兀出现的诸多岛屿之上射来了一道道的深红光芒。

这些红光无视任何的魔力,径直穿透了战船与天空战舰的外层魔力保护罩。

而在这些兵器的本体触碰到这红光时,它们就仿佛不存在般,无声无息的彻底消失。

这诡异的一幕让条约国的士兵们愕然不已,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这些深红色的光辉是从哪里发射的,明明那些突然出现在海平面的岛屿上没有任何的建筑与武器。

“这就是圣歼的力量?”

南宫那月见到这一幕眸光闪动。

与那些懵懂无知的士兵不同,南宫那月作为一位优秀的魔术师她还是大略看出了那些深红色光辉的来源与效用。

圣歼的力量改变了光束的物理效应,扭曲了部分法则。

在圣歼的法则下,魔力就像是暗誓书的领域一样变成了无效的东西,因此那些魔力的防护在面对这光束时犹如被融化的积雪,没有起到任何的保护作用。

与此同时那些深红色的光束里还有着让存在变为不存在的效果,从而被圣歼的光辉笼罩,那些由金属制成的战船与天空战舰才会瞬间湮灭。

虽说圣歼所表现的力量与传说中该隐创造了这个世界上最强种族,扭曲了世界法则的能力相比好像差距太大。

但南宫那月也知道蓝羽浅葱不是该隐,她只是该隐的巫女,能做到这一步,就说明她已经成功启动圣歼系统,并进行一些基本操作了。

基石之门最深处,蓝羽浅葱躺在一片由果冻形成的海洋之上。

这是她利用圣歼的力量扭曲了法则,从而让海水变成了果冻。

自从进入圣歼系统并且启动后,蓝羽浅葱就知晓了许多的东西与秘密,也知道了自己的真正身份0 .......

她就是在久远的过去,咎神该隐所选中的诸多巫女们后裔中的一位,在接触到圣歼系统后,她作为巫女的力量也彻底的恢复。

“这就是圣歼吗?真是不可思议的力量,只要经过庞大的计算,竟然就连世界的法则都可以肆意篡改。”

蓝羽浅葱发出了惊叹声。

“大小姐,就算如此你也不要轻易使用这个力量,不要扩大圣歼的范围,更不要强行更改一些法则,它对你的副作用太大了。”

“……如果你肆意妄为,是会被这个系统吞噬掉的!”

在蓝羽浅葱手中紧握的手机里传来了一个电子AI的声音,那正是这座岛屿,甚至是这个世界最强的人工智能‘摩怪’。

从这个人工智能的口中发出了担忧的声音,警告着蓝羽浅葱。

哪怕是当年咎神该隐都因为过度扭曲天理从而死亡,就更不要说只是一位该隐巫女的蓝羽浅葱了。

“我知道,摩怪!我不会过分使用这个力量,不过为了保护弦神岛和岛屿上的大家,我现在也不得不借用这一下这个咎神该隐的力量!”

初三的少女神色坚定,露出了一副绝不服输,甚至是意志决绝的表情。

太平洋高空中的一艘旗舰之上,三位真祖并排而立。

第二真祖灭绝之瞳那似男似女的美丽面容上露出了凝重之色,他对着身旁的另两位真祖道:“……不能在等了!”

“……圣歼系统已经被启动,就算该隐的巫女没有当初那个家伙强大,圣歼也会对这个世界造成不可逆的影响。”

“尤其是系统被启动后,圣歼一定会受到人类觊觎,稍有不慎这个东西就会毁掉整个世界。”

“……让我们一起出手攻下弦神岛,将这个系统再次封印吧!”

说完之后,第二真祖也不理会其他两人,从他的周身有汹涌彭拜的可怕5.8魔力如同风暴般席卷着天地,就连这艘旗舰下方的云层,都是在第二真祖的魔力下被吹飞。

一道道尖锐的诡异叫声从远方传来,超过千只的怪物正煽动着翅膀发出戾鸣,从高空往弦神岛扑去。

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这些怪物都近似是灭绝的恐龙,就像是六千五百万年前的时代降临,无数的翼龙正在肆虐天空。

这正是灭绝之瞳的真正含义,并不是第二真祖带来毁灭,而是他的力量都与‘灭绝’有关。

第二真祖的眷兽,全部都是灭绝的动物姿态!

就在真祖的眷兽加入战场时,遥远的地平线外,一道有着十二道骨翼的漆黑人形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穿越大陆而来。

他所过之处山川崩塌,空间破碎,就连时间都化为实体如同被扭曲,其所经之地无异于是真正的天灾。

那正是完整获得了焰光夜伯的力量,通过焰光之宴得到了千万人的记忆与智慧。

并夺取了两个世界的森罗万象之力,无限接近于‘全能领域者’的西乡!.

第一百三十二章 从沉睡中苏醒的南宫那月

数以千计的翼龙从天空飞舞而来,它们发出如鬼哭般的叫声,震的人耳膜生痛。

这些翼龙的叫声如同令人作呕的次声波,震动的大海晃动,震动的那些从海底伸出的魔女召唤而来的触手全部断裂。

“第二真祖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南宫那月那如湛蓝宝石一样的美丽眸子微微一凝,注视着这突然出现的翼龙军团。

这正是第二真祖灭绝之瞳的眷兽。

与其他的吸血鬼眷兽不同,第二真祖的所有眷兽几乎都是群体,代表的是一个已经灭绝的种族。

因此这位第二真祖最擅长的就是集团性作战。

随着第二真祖的眷兽加入,之前还勉强维持的战线迅速土崩瓦解。

魔女们的魔术在面对真祖级别的眷兽时不能说是无用,但效果的确很差。

即使这些群体的翼龙群在个体实力上不强,任何一位魔女都能轻松应付。

但是当数量达到一个极致后,就会量变引起质变。

在加上圣域条约国的其他军舰与飞空战舰的配合,魔女们开始出现了伤亡。

第二真祖这位生力军加入,瞬间将魔女集团压制,整个圣域条约国的部队亦是士气大涨,开始不要命的倾洒弹药。

见到这一幕的南宫那月知道自己必须要去阻07止灭绝之瞳。

魔女的数量本身就不多,如果在这里出现大量伤亡,那会对以后的统治不利。

她周身魔力一闪而过,刹那间就是跨越了空间的距离,来到那群翼龙面前。

见到南宫那月的出现,被第二真祖的眷兽弄的狼狈不堪的魔女们都是一喜。

南宫那月没有废话,她面色严肃,就是一转手中阳伞,在她的背后出现了那本应作为监视者的恶魔仆从。

“将这些眷兽囚禁吧,轮转王!”

随着南宫那月一声令下,只见虚空之中出现了无数道深红色如木桩一样的荆棘。

这些荆棘迅速扩大,几个呼吸间就变成了一个笼罩天空的庞大囚笼。

而灭绝之瞳召唤的翼龙们,都是被囚禁在这牢笼之中。

这就是曾经想与南宫那月签订契约的那只‘恶魔’的最强能力。

而那个没有自主意识的恶魔在被西乡消灭后,它的力量也归属了南宫那月。

“嘎——

成群的翼龙再次发出刺耳的叫声,数百只翼龙疯狂撞击着这由荆棘构成的牢狱。

不过不管这些翼龙如何猛烈撞击,都是无法突破牢笼的封锁。

“只是区区一只眷兽就想突破我的囚笼,根本是痴心妄想。”

南宫那月轻蔑一笑,她左手虚空一握,那些深红色的牢笼突然燃烧起了漆黑色的火焰。

牢笼迅速收缩,驱赶着翼龙的活动空间。

而这些翼龙只要触碰到那漆黑火焰就会魔力丧失,迅速衰老,迎来死亡的命数。

等到所有的荆棘木桩收回到最后一个点时,数百只翼龙已经是化为了纯粹的魔力消散。

唯有最后一丁点的漆黑火焰燃烧在虚空之上。

“找到你了,第二真祖灭绝之瞳!”

南宫那月眼神一凝,在夺走这些眷兽的寿命同时,南宫那月也通过魔术找到了与这些眷兽魔力相连的那个个体。

而能够与这些眷兽魔力相连的,自然只有那位第二真祖!

南宫那月再次发动空间制御的术式,出现在了一艘驱逐舰的甲板上。

就在这艘乘风破浪的驱逐舰甲板处,正站着一位可以用美丽来形容的吸血鬼。

他有着紫发红眸,长相艳丽,那轻薄的唇上涂着深厚的血色,看起来妖娆而魅惑。

乍一看这位第二真祖是一位满是颓废气息的绝世美女,有一种腐朽的气质,仿佛只要是个男人被他看上眼,就能得到一夕之欢。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这位第二真祖生活糜烂,根本不在乎贞洁这种东西,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他都有着巨大的兴趣。

当然这一切是因为,这位看似绝美的女性,其实是个男人!

在见到甲板上出现的南宫那月后,第二真祖眸光中闪耀着兴奋的色彩,他舔了舔自己血色的唇,声音糜烂的道:

“……空隙的魔女,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却未曾一见。”

“今日一见,真是如传闻中那样像是可爱的洋娃娃,这让我都是对你产生不小的兴趣。”

第二真祖眯着眼轻笑着,他的语气慵懒又疯癫,看起来就不像是个正常人。

“哼,可惜我对你没有任何兴趣,不男不女的家伙。”

南宫那月冷哼一声,她的神色愠怒,却是被第二真祖那句像是‘洋娃娃一样可爱’的话语气到了。

南宫那月并不喜欢别人对自己评头论足,尤其是关于身材方面。

面对魔女的咒骂,第二真祖并不在意,他只是用着饶有兴趣的目光打量着南宫那月,缓缓开口道:

“……漫长的人生已经让我陷入了对一切都不感兴趣的懈怠里,真是羡慕你们这群年轻人,还抱有对这个世界巨大的好奇心。”

“不过空隙的魔女你能让我产生这么些微的兴趣,我就已经非常感激。”

“……我真想要和你一起把酒言欢,在金碧辉煌的宫殿里品尝美酒,看着奢丽的舞蹈,然而你却妄图染指圣歼,这让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只能敌对。”

第二真祖用着惋惜的神情看着南宫那月,然后他就是神情一肃:“……任何染指圣歼之人,都将受到我们真祖的讨伐!”

灭绝之瞳话音刚落,南宫那月心中警惕心猛然提起,她迅速的发动了空间制御的术式离开了这艘驱逐舰的甲板。

下一秒,一道巨大的如钳子般的利嘴从甲板的两段出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这艘驱逐舰咬成了两段!

那是一只恐怖的虾形眷兽,其外表正是在五亿年前纵横这个世界,那个古老年代的霸主奇虾。

灭绝之瞳的眷兽外貌皆是古老的灭绝之物,而他则是统领这些早已灭绝数亿年的古生物的不死之王。

刚刚躲避开这只奇虾的南宫那月,她看着脚下的大洋头皮发麻。

在那海洋之中密密麻麻的全是这种虾状的怪物。

如果是真正的奇虾那没什么可怕的,只不过是一种有肉体的古生物罢了,但是灭绝之瞳的这些可都是真祖眷兽,是由魔力形成的怪物。

见到南宫那月躲开了这些早已灭亡的奇虾的袭击,第二真祖也不在意。

他依然脸上笑眯眯的,随即从他的周身再次涌动出令人感到恶寒的魔力。

“嗡嗡嗡——”

那是生物高速振翅的声响,间隙的魔女那湛蓝如宝石的瞳孔中映出的,是数百只远古的巨脉蜻蜓。

这些巨脉蜻蜓样子的眷兽随着翅膀震动,一传十、十传百,形成了一道诡异的韵律。

在这神秘的震动之下,南宫那月愕然发现周遭的魔力出现了絮乱,而她早已构建好的空间制御术式,也有了那么一丝的凝滞。

就这一丝的凝滞,面对真祖时就已经是危险的信号。

远方一道寒芒闪过,几乎是瞬间就洞穿了南宫那月的胸膛,直到这时南宫那月才是听到一个稳重又爽朗的男性嗓音远远传来:

“……列拉金!”

名为列拉金的眷兽是一个人形,它手持长弓,腰悬箭袋,身上的魔力是深沉的绿色。

而刚刚贯穿南宫那月胸口的那道寒芒,正是这只眷兽射出107的弓箭。

“真是抱歉,空隙的魔女。”

“……你是一个麻烦的对手,而为了更快的让你出局,我也不得不做出这种偷袭的手段。”

“不过战争就是如此,不管手段如何,胜利者得到一切,这便是我所遵循的战争法则!”

那爽朗的声音再次响起,随着声音越来越近,南宫那月也见到了偷袭自己的人是谁。

那是一个穿着军服,年龄看上去二十出头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