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8章

作者:朱之月

Yggdrasills这款游戏整体的地理背景是北欧神话的世界树。

而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曾经所在的位置,正是位于冥界的赫尔海姆。

在游戏还在时,大坟墓曾经是一处副本秘境,正是在安兹乌尔恭成员的共同努力下将其攻略,让其成为了公会的基地。

整个大坟墓共分十层,依次为坟墓、地底湖、冰河、丛林、岩浆、荒野、皇家套房以及王座之间。

除了一至三层由夏提雅.布拉德弗伦作为守护者,以及第九层、第十层除了特定的NPC其余人皆无法到达外。

剩下的每一层都有各自的阶层守护者。

当西乡踏临大坟墓第六层时,诸位阶层守护者们这时候正跪在地上。

而飞鼠则‘威严满满’的站在那角斗场的贵宾席,俯视着这众多的异形怪物。

当然,飞鼠所谓的威严满满恐怕只是这些拥有了灵魂生命的NPC眼中的样子。

对飞鼠非常熟悉的西乡则知道,其实这时候的飞鼠正不知所措,所以尴尬在了原地。

他的威严是尴尬啊!

“查拉图,你来了!”

见到西乡到来,飞鼠就如同是找到了主心骨般,总算是松了口气,那尴尬的气氛也是随之一散。

“嗯,情况怎么样,飞鼠。”

西乡的恶魔之瞳扫了一眼诸多跪在地上的阶层守护者。

这些守护者们注意到西乡的视线,跪在地上的身躯都是努力往下又压了一个弧度,尽力表达着自己的谦卑。

“我之前已经让塞巴斯蒂安前往了大坟墓外进行了基本调查,现在就由塞巴斯蒂安来为我们解答吧。”

飞鼠努力学着之前西乡命令雅儿贝德时那威严的语气开口说道。

与此同时,在西乡的脑海中,传来了飞鼠颇有些慌张的声音。

虽然游戏出现了变化,许多游戏功能都不见了,但‘私信聊天’的功能还在,对飞鼠而言这真是一个好消息。

“查拉图,我已经按照你的指示,试了一下这些NPC的忠诚,暂时来看他们的忠诚没问题。”

“……不过就如你所说,不知道其他成员们会不会在制造NPC时,在里面加入了‘二五仔’之类的设定和属性。”

“你知道的,我也知道的,那些家伙是真可能这么做!”

飞鼠只觉得头疼不已,以前Yggdrasills只是个游戏,在游戏里面大家都喜欢整活,反正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但是如今游戏变成了现实,那时候整活的一些设定,很可能就会变成麻烦。

“公会武器在过去是可以查看NPC的设定以及修改的,但是自从出现变故后,这项功能已经消失了。”

“……不过我们在游戏里的魔法还能用,道具也能用,现在的你依然是世界最强,这真是让人难得安心的好消息。”

飞鼠以多年单身练就的手速,在脑海中的私聊上敲打着文字。

虽然西乡很想告诉他这游戏有语音功能的,不过估计是飞鼠习惯了。

这时候的飞鼠非常后悔,早知如此之前就将公会里的NPC都仔细了解一遍多好。

过去的NPC就是设定的程序,公会成员根本就没在意过。

若不是这次召集了所有阶层守护者,飞鼠甚至都认不全这些人,连名字都念不明白。

西乡不着痕迹的点了下头。

他是一个追求细节,非常谨慎的人。

能在那赛博朋克,阶层固化的社会里,从底层一点点爬到高层,除了本身的才能外,谨慎是西乡最大的优点。

他只看过《overlord》的第一季,后面的内容一无所知。

从第一季的能容上看,这就是个装X番。

但是当番剧里的一切变成现实,就由不得西乡不小心一些。

从逻辑思维上来说,这个穿越后的剑与魔法的世界,是有着能与安兹乌尔恭媲美,甚至是更强的存在的。

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为什么纳萨力克大坟墓会穿越,不解开这个谜题,就总会让人警惕。

基本的推理就能知道,会发生穿越的原因必然存在于这个剑与魔法的世界,而不是那个赛博朋克世界。

而且在穿越时,安兹乌尔恭的公会排名已经是二十开外。

在安兹乌尔恭公会排名之前的那些公会,没准也有穿越过来的。

那些公会的成员到不可怕,麻烦的是那些世界级道具。

这是其一。

其二则是,西乡最开始出现的世界是箱庭,那可是一个修罗神佛漫天飞的地方。

以如今西乡勉强算是六大恶魔之一的能力。

在那满是修罗神佛的世界里,与他同样强大、甚至更强的人,不敢说比比皆是,但也绝对不少。

万一现在这个世界也冒出来一个不可力敌的怪物,自己因为不够小心谨慎而被干掉,那才是让人笑掉大牙。

所以西乡对飞鼠那与空气斗智斗勇的行为不但不觉得好笑,甚至非常认可。

从上帝视角看,飞鼠的行为有点傻。

但在现实中,飞鼠这种人一看就是活的比谁都长!

自己不但不能打击他的与空气斗智斗勇,甚至还要支持他。

乃至于自己也要先设定个妄想目标,这个世界有怪物!

第六层的角斗场曾经在游戏里发生过一场大战,角斗场的VIP席位共有四十二张。

西乡这时候正坐在属于自己的VIP席位上,一边聆听着塞巴斯蒂安的报告,一边想着自己的事。

“查拉图大人,飞鼠大人,刚才我已率领昴宿星团前往了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周边进行调查。”

“……根据我们的调查结果,大坟墓已经不在九大世界的赫尔海姆,而是出现在一片平原上。”

“这片平原并不在我们的地图中,显然如两位大人所料,大坟墓遇到了未知的突发事件。”

“……在平原上,我们已经探知到一个人类的村落,接下来如何去做,还请两位大人指示!”

身穿管家服,须发皆白的帅气老头单手抚胸,这时候正跪在地上,用着他严肃沉稳的语调做着报告。

他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管家,名为塞巴斯蒂安,标准的管家名字,由塔其.米所制造。

就如他的制造者塔其.米一样,他也是个保护弱小,崇尚正义之人。

在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人均负数的正义值中,他的正义值在正数中最高,而且还是极善阵营,简直就是一片污泥中的一朵奇葩。

如果要说大坟墓中谁最有可能是二五仔,西乡觉得这老头首当其冲。

不过西乡知道以塔其.米的性格,他不会在自己制造的NPC中设定那些整活的东西。

忠诚亦是塔其.米所崇尚的正义,恐怕真实情况是,就算所有人都背叛,塞巴斯蒂安也不会背叛。

听到塞巴斯蒂安要求指示,不管是飞鼠还是那些守护者总管们,都是下意识往西乡望来。

在过去公会有任何活动时,真正指挥的人员一直都是西乡。

留有过去记忆的守护者们,理所当然也会首先听从西乡的命令。

至于飞鼠,他在现实里只是个普通员工,没当过领导,更不懂领导的艺术。

若不是他的技能一直在发挥作用,让他能永远保持情绪冷静,这时候估计早就慌的露怯了。

“塞巴斯蒂安……”

给人下达命令早已是西乡的习惯与日常,他缓缓出声,念着管家的名字。

“属下在,查拉图大人!”

塞巴斯蒂安连忙低头,聆听无上至尊的启示。

“你……”

西乡刚准备说些什么,但他语气一顿,兜帽下的漆黑之焰波动了一下,内心中出现一阵喜意。

他突然感知到,那片孕育着他的黑暗之中传来了回馈,自己曾发出的邀请函有人接受了邀请!.

第十一章 妾身才是您最忠诚的狗!

虽然内心有着惊喜,恨不得现在就去看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西乡这时候依然是不动声色。

他注视着眼前跪在地上,正向他传达忠诚之意的数位阶层守护者。

第一至三层的守护者夏提雅.布拉德弗伦,种族为吸血鬼的真祖,外表是一位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高贵优雅的贵族少女。

第五层的阶层守护者科塞特斯,种族为虫族,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化为人形的蝎子,浑身充斥着特异的骨骼,骁勇善战。

亚乌拉以及马雷,第六层的阶层守护者,种族为黑暗精灵。

因为制作者泡泡茶壶的个人爱好,作为姐姐的亚乌拉英姿飒爽,像是一位少年。

而作为弟弟的马雷则是说话柔弱,总是穿着女装。

从这就能看出来泡泡茶壶本人的性格如何。

第七层的阶层守护者迪米乌哥斯,一位纯粹的恶魔,制作者为乌尔贝特,也就是那个总是和塔其.米不和的‘世界灾厄’。

在加上身为管家的塞巴斯蒂安以及作为总管的雅儿贝德,这几人就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最重要的成员。

至于其他的成员以及阶层守护者,要不就是单纯的炼金产物没有自我意识,要不就是不适合离开自己守护的领域。

沉吟片刻,西乡缓缓开口道:“……现在对我们大坟墓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情报的缺失。”

“……如今大坟墓出现异变,来到了异世界之中,但我们对这个异世界一无所知。”

“这个世界之人是强是弱,会不会对大坟墓造成致命的危险,以及……”

“……既然我们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来到了这里,是不是也代表着会有其他公会也来到了这里。”

“要知道我们安兹乌尔恭和其他公会的关系可是从来不好,若是遇到了他们,那指不定将是一场惨烈的厮杀。”

西乡那漆黑之焰的手指敲打着椅子的扶手。

他根据自己知道的一些情报来推断,自己印象中的‘八欲王’,很可能就是在游戏中排名前三的那家公会。

就像是安兹乌尔恭拥有大坟墓这个据点一样,西乡可是知道靠前的那个公会,也是有天空城之类的公会总部的。

再加上那些公会人数众多,公会基地内必然有着更多的守护者。

虽说论成长上限,西乡远超这些所谓的玩家们。

他有无限可能,而这些玩家的实力已经固定。

但仅仅只是现在的实力,他并不能对Yggdrasills所有玩家进行碾压。

单挑自是无敌,但若满级玩家数量过多,又拿着一堆稀奇古怪的道具,西乡也只能暂避锋芒。

在没有西乡时,安兹乌尔恭巅峰时期公会排名第九,有了他后则是排名第七。

西乡知道自己也就是顶两个公会的实力罢了,还只是前十中靠后的。

而那几个靠前的公会,就不是容易对付的了。

‘早知如此当年就应该在宅一些,多看看动画,现在倒好,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背景简直是一无所知。’

西乡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

‘overlord’的第一季讲了什么?其实啥都没讲,整个世界背景依然一片空白。

西乡觉得自己现在的情况就是在告诫后人,哪怕你走上了社会工作,哪怕你每天疲惫不堪。

但也要勿忘初心,不要让自己过于劳累,拿出时间来看看番剧、看看小说、玩玩游戏,以此来放松心情。

这样的话,就算有一天你穿越了也能游刃有余,而不是像现在的他这样面临窘境。

“夏提雅、塞巴斯蒂安、迪米乌哥斯!”

思索中的西乡缓缓开口。

“属下在!”

被西乡点名的三人上前一步,面容肃穆的跪在地上,垂下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