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79章

作者:朱之月

西乡坐在一栋空荡荡的大楼顶边缘,注视着这座人类文明的科技结晶。

他手上拿着一台手机,眺望着这寂静的美景,在听到南宫那月那清冷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后,西乡就是笑道:

“……岛国政府又不傻,在他们看来只要断了弦神岛的物资供应,我们就不攻自破,何必直接进攻,那必然带来不小的牺牲。”

“那些政客为了自己的位置考量,是不可能犯这个错误的,牺牲就会换来政敌的攻讦。”

“……攻下弦神岛是理所当然的,但若是失败那就是当权者的问题,岛国高层不会做傻事,他们只是在演给国民看。”

西乡对这一套玩的门清,在世界树游戏时,那时他哪怕没有力量,也用各种政治手段把自己的竞争对手们玩弄致死。

“不过岛国政府并不知道,阿尔迪基亚王国与混沌境域在暗地里支持弦神岛,就算舰队围困一辈子,弦神岛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南宫那月冷笑一声,她很不喜欢那些残忍的政客。

当然,她很喜欢用这些手段去对付敌人的西乡,她自己也明白她就是一个双标狗,但南宫那月并不在意这些,甚至主动承认自己的自私。

“在发现围困没用后,岛国政府必然会想尽办法将圣域条约国拖下水。”

“……我们倒也不必等那么久,可以给他们一个理由,反正一切都准备好了,只要我们启动圣歼,就必然会引起圣域条约国的围攻。”

西乡语气慵懒,得到第三星辰粒子体后,他的智慧已达超人,能够轻松的利用现有情报完成类似于预言的能力。

南宫那月沉默了一下,叹息道:“……作为一位老师,我真不想利用自己的学生。”

“如果你不愿意,那可以不去利用蓝羽浅葱,该隐的巫女又不是她一个,当年该隐可是留下了许多巫女的。”

“……我们完全可以再找另一个巫女去完成圣歼系统的启动。”

西乡不在意的说道。

南宫那月并不领情,她哼了一声道:“……在和你这个恶魔签订契约时,我就已经做好了觉悟。”

“……寻找其他的该隐巫女又要浪费大量时间,就还是蓝羽浅葱吧!”

顿了一下后,南宫那月又是道:“……你那里准备的怎么样了?”

西乡注视着前方,整座伊鲁瓦斯魔族特区都是染上了血色,一道巨大诡异的魔法阵正缓缓成型。

“焰光之宴已经开始了。”

他如此说道。

“完成了这个仪式,你就可以回弦神岛了吧?”

魔女不由自主的问道。

“怎么,小那月你想我了?”

西乡调笑道。

南宫那月并没有傲娇的否认,而是直白的道:“……嗯,是有点想你了,与你一起生活了八年,你不在身边还真让我有些别扭。”.

第一百二十五章 南宫那月:将你踩在脚下!

听到南宫那月那直白的言语,西乡却也并不惊讶。

他了解南宫那月,知道魔女本就不是纯粹的傲娇性格。

相反南宫那月非常的强势,面对自己喜欢,自己所追逐的东西,她从来都是勇敢的去将对方抓进自己的手中,而不会放任其随波逐流。

“不去抓住自己想要的,只等到之后哭哭啼啼的后悔吗?那种事情我可做不来。”

西乡还记得在和南宫那月闲聊时,魔女所说的话语。

所以在明确了自己的情感后,南宫那月从来都是直来直去,她不喜欢委婉的行为,因为委婉只会带来误解。

“小那月你的行动却和你的言语不搭边呢,这就叫做行动上的矮子,思想上的巨人?”

西乡坐在这伊鲁瓦斯魔族特区最高的大厦顶,他注视着天空与大地那染着血色的光泽,笑着说道。

“我的行为与言语又哪里不搭边?”

弦神岛中,南宫那月正-在基石之门的下方。

这里是弦神岛的核心地带,里面纵横交错着诸多设施,人工岛管理公社过去就在这里统筹全局。

如今这里归属了南宫那月,由她在这里发号施令进行指挥。

魔女坐在那布满现代机器大厅的椅子上,她翘着一只纤纤玉腿,腿上穿着黑色丝袜,一只玉足足尖绷直,婀娜多姿。

在南宫那月的身前桌子上还摆放着一个白色瓷杯,里面倒着温热的红茶。

就算是在这现代气息浓厚的居室中,南宫那月也仿佛在过着贵族少女的下午茶时光。

“如果你真的对我有喜欢的感情,你不是应该想尽办法要得到我,嗯,比如要得到我的身体。”

西乡也不是那种将情感藏着掖着的性格,既然连南宫那月就这样主动了,自己又何必遮遮掩掩。

“情欲只求快乐,欢乐之后,欲念消退,所谓的感情也就完了,这是天然的分界线不能逾越,只有真正的情感才是无限量的。”

“……你这只追求欲望的恶魔,又怎懂得人类情感的真谛。”

南宫那月振振有词的说道,一番言语颇有哲理,发人深省。

“没错,我只是一个追求欲望的恶魔,所以小那月你何必和我讲这些人类间的情情爱爱,那些东西我不怎么懂。”

“……所以啊,小那月你应该更主动一些,用行动来诠释你的话语,如此作为恶魔的我才能感知到你的真心。”

西乡轻笑着说道,在顿了一下后,他‘恍然大悟’道:“……哦,我知道你为什么不这么做了,小那月!”

“嗯?那我就要请教一下查拉图先生,你又知道我怎么想的?”

南宫那月轻轻晃着自己那穿着黑色丝袜的小脚丫,她愉快的喝着杯中红茶,只是她微微蹙起的眉头,知道那恶魔接下来绝对不会说好话。

这是与他八年生活在一起所养成的默契。

果然,只听西乡调笑她道:“……一定是小那月你自卑自己的身材,所以才只能用言语来诉说情感,而不敢主动去做。”

“……你难道是怕我对你不感兴趣?”

南宫那月听到西乡的话,气的直笑道:“……你这家伙果然还是说出的话让人讨厌。”

“……自卑自己的身材?你也太小看我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个变态一直在我洗澡时盯着我看!”

“既然你希望我主动,很好,那等这次的事情解决,我就把你踩在脚下,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主动!”

南宫那月声音稚嫩但语气极其强硬的说道。

西乡笑出声道:“……那我真要拭目以待了,小那月。”

弦神岛基石之门,南宫那月放下耳麦,她悠闲自在的享受着红茶,然后又是皱着眉头看向了面前的屏幕画面。

屏幕中岛国的舰队正对弦神岛进行着包围,纯以常规军力来说,弦神岛的警备队不可能是对手。

虽说只是岛国的舰队倒也不可怕,光是归顺了弦神岛的魔女们,就能轻松将这些舰队解决。

但接下来岛国也可能派遣自己的攻魔师大队,作为一个国家培育出的魔术师部队,就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以南宫那月自己的实力,她倒是无所畏惧,就算岛国全部的攻魔师加在一起也对空隙的魔女无可奈何。

不过南宫那月并不擅长这种集团式作战,她作为魔女特化的能力无法做到大规模的杀戮。

0 ·······求鲜花····· ········

与南宫那月签订契约的是西乡的衰老之化身,而这个化身的力量更多的是在于辅助的能力,而不是破坏性。

若真的陷入大规模集团作战里,南宫那月也会顾此失彼,无法照顾所有的战场。

届时,魔女们会伤亡惨重。

“时间还是太紧凑了些,我本是托人去盗取从南亚第九号梅赫尔格尔遗迹发掘出的史前文明兵器来守卫弦神岛。”

“……那边还没传来消息,这里就已经开始了战争。”

魔女从不在乎手段如何,只要能获得胜利,过程并不重要。

“史前文明兵器?其实是天部的遗产吧。”

0 ......... 0

端庄的坐在南宫那月身前,穿着十二单和服的仙都木阿夜用她宽大的袖摆遮挡着红唇,浅笑着说道。

“就是天部的遗产,曾经将古老的人类文明近乎毁灭的兵器之一。”

南宫那月微微颔首,“……如今这些兵器寻找不到不能动用,在这种大规模军团作战里,能够依靠的只有焰光夜伯的力量,以及圣歼系统了。”

见到南宫那月站起身,仙都木阿夜眯着那一双美丽的火眼道:“……你要去找该隐的巫女?”

“想要启动圣歼系统,也只能依靠该隐巫女的力量。”

手腕轻转,翻转着手中阳伞的南宫那月清冷说道。

仙都木阿夜用着玩味的眼神看着南宫那月,揶揄道:“……刚才那月你可真是大胆,竟然敢说出这样近似告白的言语。”

“……不过将查拉图先生踩在脚下?到真符合那月你的性格。”

听到仙都木阿夜的揶揄,南宫那月冷哼一声,用着她稚嫩的嗓音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那恶魔之间发生的关系。”

听到她的话,书记的魔女当即脸色一僵。

就在这时,两位魔女都是感到一股令人恶寒的力量从心灵最深处横扫而过,这让仙都木阿夜摆脱了刚才的尴尬。

“焰光之宴已经开始了。”

南宫那月皱着绣眉望着远方,焰光之宴正是一个席卷全球的大术式!之.

第一百二十六章 禁忌的十二重存在

呢喃庭院中,三位真祖正在召开着会议。

“焰光之宴终于开始了。”

第二真祖那不男不女的声音响彻在这庭院中,他语气慵懒,一副颓废的样子,仿佛对焰光之宴的发生即在乎又无所谓。

“可惜焰光之宴的发生还是和我们想象中的不同。”

“……我们本打算以‘原初’的灵魂作为焰光夜伯的根基,让第四真祖的力量与眷兽完全苏生。”

“但现在的情况有些超乎预料,那不可知的恶魔夺走了焰光夜伯的一切,这让我们对焰光夜伯的力量近乎失去了控制。”

第一真祖低沉的声音想起,语气里带着忧虑。

从他与第二真祖的语气中就能看出,相比于第二真祖在漫长时光中经历的意志磨损,第一真祖的精神要好上许多。

曾经的天部既然制造出了‘原初’,自然有着反制与控制原初的方法,而“一零七”这些方法也被天部的遗产三位真祖获得。

在三位真祖最初的想法里,以那受诅灵魂作为根基复活焰光夜伯的力量,如此一来第四真祖就能被他们所控制,如过去一样作为武器存在。

“第四真祖的作用只不过在与星之眷兽。”

“……我们的眷兽无法在宇宙间行动,星之眷兽防备的也只是那些残存的天部。”

“如今那些天部早就已经堕落,其中或许有那么一两个有野心的,但也翻不起大浪来。”

“……在这种情况下,焰光夜伯的力量对我们而言也已经不重要了。”

第三真祖混沌皇女坐在自己的王座上,她低着头摆弄着自己的指甲,用着平淡的语气说道。

第一真祖遗忘战王这时眉头皱紧,他试探性的问道:“……嘉妲,为什么我总觉得你有些不对。”

“我?我能有什么不对,齐伊!”

混沌皇女的目光终于是从自己的指甲上收起,她转过头去望向了第一真祖,露出了一个狂野的笑容。

“不……没什么。”

见到嘉妲的笑容,遗忘战王就知道如果自己继续说下去也只不过会和这位皇女吵起来。

两人认识也有万年时光,互相的性格早就知之甚详。

但正是因为对嘉妲的了解,遗忘战王才是忧心忡忡,他莫名的觉得事情的发展正在迅速超出自己的预料。

“关于弦神岛,你们有什么看法?”

遗忘战王不在将话题放在焰光夜伯上,他们三位真祖都清楚焰光之宴必然会被举行。

十二位素体只不过是封印的道具,而道具在时光下是会损坏的。

只有举行焰光之宴,让第四真祖的力量完成复活后,那十二只星之眷兽才能被彻底封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