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75章

作者:朱之月

“不……不行!绝对不能这么做……我不能让你这么做……不能让你杀死我的朋友!”

飞鼠声嘶力竭的怒吼着,从他那骷髅的骨架中传出的,并不是作为不死者的声音,而是作为铃木悟的那二十多岁青年的声音。

飞鼠在听到西乡的话语后,他脑海中就是闪现出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被攻破,公会的友人全部被杀死的幻象与惨状。

也正是这份朋友被杀死的幻觉,让他鼓起了人类最是勇气的光辉,在这可怕的压力下,喊出了自己的声音。

在嘶吼出这番话后,飞鼠就像是失去了一切力气般,整个人都是瘫倒在地。

可恶,可恶!!

早知如此我就不打开那个奇怪的邀请函了,早知如此……

飞鼠握紧了拳头,愤恨着自己那绝望的选择。

“哈哈哈哈哈!〃」!”

西乡在听到飞鼠的话后大笑出声,“……很好,很好,你现在的姿态让吾愉悦!”

“……恶的存在即是为了展现人类勇气的赞歌!”

“恶的存在即是激励人类战胜困扰文明的枷锁,踏上前路的方舟!”

“……恶的存在,即是让你这样的弱小之人,发出想要反抗的怒吼!”

“竭尽智慧,倾尽勇气吧,唯有如此你才拥有存活的资格!”

“……唯有如此,你才能看到恶与善的同行,明悟善即是恶的真理,达到最终的对立而统一!”

端坐在王座上的西乡往前欠了欠身体,他冷酷没有感情的虚无眸子注视着飞鼠,开口道:“……你已签订契约,命运就此产生变化。”

“……这是你不容拒绝的与吾的约定,一切皆是你自己的选择。”

“总有凡人敢于直面吾之罪恶,努力取悦我,完成我们之间的契约,希望你下次能够再次勇敢的与吾直视!”

“……若是你无法做到,迎接你的将是你所在乎的一切,你最是关心的友人们的灭亡!”

“这即是恶,吾对你的恶!”

在那一番直白,直指飞鼠内心最柔软之处的言语后,西乡的身影消失在那王座之上,唯留下最后的言语:

“这虚空的圣殿已经再次打开,善与恶的争斗将再次横跨无尽的次元,直至宇宙的终结,世界的尽头,来到末日审判之日。”

“……不管你们是主动做出这样的选择还是被动,记住,你们皆已选择了黑暗与罪恶。”

“你们将与‘恶’同行,直到成为真正恶魔的那一天!”

王座之上的伟大身影彻底消失。

而飞鼠也是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他作为‘死之统治者’的能力回归,在‘强制不放’等诸多技能的影响下,飞鼠迅速的压下内心的一切情绪。

他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略带畏惧的看了一眼面前那直通无尽虚空的王座,然后看向了身旁坐在那‘圣火’前,留有一道身影的南宫那月。

犹豫了片刻,飞鼠微微鞠了个躬道:“……那个,很感谢南宫小姐你的帮助。”

飞鼠挠了挠自己的脑袋。

他仔细回想,知道不久前南宫那月之所以会主动出声,其实就是在帮助他。

否则在那可怕的威压下,他估计自己早就精神失常了。

而在西乡的话语中,他也知道了南宫那月的名字。

南宫那月靠在椅背上,她玉手握着阳伞,看了一眼飞鼠道:“……不必感激我,我也并没有为你做什么。”

“……真是奇怪,明明有着不菲的实力,但心灵却漏洞百出,弱小的就如同是一个懦弱的人类。”

南宫那月是魔女,与人类无缘。

而在她眼中飞鼠也是不死者,自然也不是人类。

飞鼠听到南宫那月的话有些尴尬,他不久前真的就是一个普通人啊!

他之所以能一直保持冷静,如同一位真正的不死者那样没有多少情感波动,依靠的都是自己的技能。

没了技能的他当然就和普通人没区别。

这个时候飞鼠已然知道了,这里和他穿越前与穿越后的世界都是不同。

也让他知道了原来世界如此广袤,还有着诸多其他世界的存在。

对此飞鼠到也没什么的惊讶,毕竟他也是穿越过一次的人了,那么还有其他世界存在也在情理之中。

迟疑了片刻后,飞鼠还是如实相告,把自己曾经经历的大致内容告诉了南宫那月。

他觉得自己对南宫那月没什么需要隐瞒的,他们又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而且他觉得自己或许还能从南宫那月这里学习到东西,她怎么也是自己的前辈,比自己更先来到这虚空圣殿之中。

况且飞鼠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的力量来源于游戏系统,其本身是没有力量的。

而南宫那月却自身掌握超越凡理的力量,这一点就不是飞鼠能够相比的。

“竟然带着游戏系统穿越?哈,你难道是哪个动漫小说里的男主角吗?怪不得我觉得你的名字那么像是网名。”

南宫那月看过轻小说,她听到飞鼠的话后就是吐槽说道,同时她也明白了飞鼠刚才为什么会那么不堪。

原来他真的就是一普通人类,或许随着时间推移后,他会成为合格的不死者,但绝对不是现在。

‘带着游戏穿越,真是不可思议,不过也不是不能做到……’

南宫那月立刻想到了圣歼,如果是那个能够扭曲天理的圣歼,绝对是能够这样随意篡改世界规则的。

不过圣歼能做到,不代表咎神该隐能做到,最起码那个魔族之祖没有这样的能力。

“` 「好了,我还有事,就不和你在这里闲聊,也不知道这里的时间会不会与我所在的地方有出入。”

擅长空间制御魔术的魔女,自然也对时间敏感。

她立刻就是思索起了不同世界时间比率的问题。

南宫那月不想在这里久待,在被召唤到这个‘虚空圣殿’时,她还害怕着该不会是契约已经结束了吧。

倒不是南宫那月害怕自己的契约没有完成,而是她害怕契约失效后,她就与那个恶魔再也无法见面。

这是魔女决不允许的事,南宫那月也清楚的知道,她对恶魔产生了不应有的感情。

还好的是,她并不是要与西乡分离,仅仅只是有个倒霉蛋打开了邀请函。(的诺的)

就是不知道下一个倒霉蛋是谁了。

南宫那月不无恶意的想着。

“哼,给你一个忠告,千万不要认为那恶神的话语是开玩笑,如果你无法完成约定,无法鼓起勇气直视祂的荣光,你所在乎的一切必然会烟消云散。”

说完这些警告的话语后,南宫那月就是潇洒离开,她现在只想回去找西乡,可没兴趣再和这个拥有不死者的身,人类脆弱的心的人聊天。

见到南宫那月说走就走,魔女的决断让飞鼠羡慕的道:“……真是帅气啊!”

“……我要不要把在这里发生的事告诉查拉图?不,还是不告诉他了,让他知道了也只会白担心,我不能把自己的压力都堆积给他。”

“我要变强,我必须要变的更加强大,我要守护住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一切,那里是大家留下的最后宝物,是我和大家的约定!”

“……我必须要完成契约,就算是为了查拉图也必须要完成,我不能让我的朋友因为我的过失而受到伤害。”

“哪怕是我死去,也不能让查拉图因我而受伤犬!”

飞鼠空洞的眸子里闪烁着炽烈的火焰,那是他对友情的极致在乎与执着爱恋,也是他鼓起曾作为人类最耀眼光辉的追逐.

第一百一十九章 查拉图的大一统论!

“飞鼠大人?”

恍惚之间,飞鼠听到了一道温和敦厚的老者声音。

当飞鼠回过神来时,他那空洞的骷髅双目中所映衬的是一片陷落废墟的村镇。

村民们或是悲伤,或是绝望的搬运着倒塌的房屋,努力从中寻找未寒的尸骨,好将他们掩埋,也算是告慰在天之灵。

这里是王国的卡恩村,在不久前受到了伪装成帝国骑士的斯连教国阳光盛典的袭击。

而这次袭击的目的是为了击杀王国最强的战士长。

那位王国的战士长也因为国内贵族的背叛落入了陷阱中,若不是强大的‘佣兵’飞飞大人正好路过此地,恐怕这位战士长已经牺牲。

回过神来的飞鼠想到了这里不久前发生的一切。

虽然在那琐罗亚斯德教的虚空圣殿里好像待了没多久,但在飞鼠的精神世界里,却好似经历了久远的漫长时光。

漫长到差点让飞鼠忘记过去的一切。

“嗯……是塞巴斯蒂安啊。”

回过神来的飞鼠看着自己身后正恭敬弯腰行礼,等待着他命令的帅气稳重的绅士,他在内心准备了一番回话所应有的语气后,才是出声道。

不过相比于飞鼠外表的冷静,他的内心这时候正在剧烈沸腾。

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妈妈,我不想待在这个异世界了’!

飞鼠觉得自己已经足够谨慎小心,怕的就是遇到难以对抗的强敌。

而以飞鼠的个性,他习惯于隐藏行踪,努力调查情报与资料,在得到充足的情报与资料后,再一举消灭敌人。

这也090是飞鼠在世界树游戏中PK的不二法宝。

只不过这一次的经历让他彻底的有些崩溃。

这个世界竟然有着那种可怕的,不管你如何竭尽智慧,穷尽武力也无法战胜的恐怖存在。

那是情报战会完全失效,任你如何拼尽全力,任你有着怎样坚定的意志也无法跨越的鸿沟。

那即是蝼蚁与真正的神明间的差距!

‘不够,还不够,我要小心,要更加小心!为了大家托付给我的这一切,为了唯一陪伴在身边的友人,我不能有任何松懈!’

飞鼠虽然不觉得自己会再遇到如那‘黑暗大君’般的存在。

但与其相遇,也与那位于异世界的魔女相遇让飞鼠明白,世界很大,他并不强大,甚至可以说是弱小。

既然连黑暗大君这样的不可直视的恶神都是存在的,那他再次遇到比自己强大的敌人的可能性并不低。

飞鼠之前轻易秒杀斯连教国阳光盛典部队带来的那份傲慢烟消云散。

在这多重世界里,他其实和过去没有什么两样,依然如铃木悟一般,仅仅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人。

他因为运气好获得了如今的力量,但这力量不完全属于他,他依然弱小到让人可笑。

有了这一层觉悟后,飞鼠发现自己的心思更加活络与敏锐起来。

“塞巴斯蒂安。”

飞鼠开口呼喊着大坟墓管家的名字。

“属下在,飞鼠大人!”

穿着管家西服的老者躬身回道。

“嗯……那个……这里的工作已经完成了?”

飞鼠努力回想着西乡和这些NPC对话的语气和方式,虽然学的还是有瑕疵,但好歹不像过去那么慌乱了。

“大体工作已经完成,现在只剩下村落的重建,您想要帮助他们吗?飞鼠大人。”

塞巴斯蒂安恭声说道。

飞鼠犹豫了一下,他摇头道:“……不,如果要帮助他们,需要动用大坟墓的资源。”

“……但是大坟墓的资源不能随意浪费,那是大家托付给我的东西,它们属于安兹乌尔恭的所有人,不单单属于我。”

“在不知道大坟墓资源是否能够补充前,不能轻易拿出来。”

飞鼠断然否定这个提议。

“您说的对,飞鼠大人,大坟墓的资源不能轻易动用。”

管家先生微微颔首赞同道。

虽然塞巴斯蒂安的属性是善,正义值也很高,但他的行为准则最基本的一条是忠诚于大坟墓,忠诚于无上至尊。

所以即使在怎么善良,他也不会做有损大坟墓之事,为了安兹乌尔恭的利益,他亦会举起刀剑进行屠杀。

“飞鼠大人,请您允许我斗胆向您发出谏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