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74章

作者:朱之月

南宫那月在打量了一番飞鼠后就是冷哼一声。

她心中不无恶意的想到,若是一会儿面前的不死者见到那可怖的黑暗大君时,他又是否还能保持这份冷静与理智?

南宫那月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在弦神岛时就是突然的意识飞升,再次来到这片黑暗的空间。

只不过魔女已经不是第一次来,所以没有了第一次的惊慌失措。

而在见到飞鼠后,她也大体猜到了面前的这个看不清面貌的不死者,很可能是某个异世界不小心打开了邀请函的小可怜。

在与西乡共同生活的八年里,南宫那月也知晓了异世界的存在,对于这一点魔女到没什么惊奇的。

毕竟就算是眷兽,其实也是来自异世界的怪物,虽然这个异世界和西乡口中的异世界不同,但也大体的意思一致。

“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虽然南宫那月的口气很冲,但飞鼠并不生气。

他本身的性格就偏向于老好人,只要对方的言语不涉及到自己的朋友,他就很少生气。

至于别人怎么嘲笑自己他反而不在意。

也是这样的性格,让飞鼠在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面对那些NPC时,他也摆不出什么架子,不像是西乡那样习惯于发号施令。

飞鼠的声音浑厚,还带着那么一丝的好奇,只是听到飞鼠那还有着天真好奇的声调,阅历丰富的南宫那月也大体猜到了飞鼠的性格如何。

一个性格温和敦厚的不死者,这到真是少见。

不过南宫那月不讨厌这样的性格,见此她也是收敛自己那不友好的态度,放缓了语调道:“……这里是哪里我也说不清楚。”

“……如果那位存在愿意见你的话,你很快就会知道这是哪里了0 .......”

听到南宫那月的话,飞鼠心中好奇心更胜,不过他见南宫那月不想多说什么,就只好沉默下来,没有多嘴去问。

这是作为一个打工社畜的习惯,不是自己该问的绝不乱问,这正是保护自己的手段。

就在这时,这片黑暗中的浓雾突然散去,一道通天的王座与巍峨的身影,若隐若现的出现在前方。

看到那身影,南宫那月俏丽的容颜上不自觉的闪过一抹畏惧。

哪怕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那伟大存在,但只要脑海中观想到祂,就会让魔女精神失常,如果可以的话,她真不愿再与那存在见面。

南宫那月沉默下来,努力克制着内心的惊惧,但身体的颤抖却无法控制。

而在飞鼠眼中,他已经容不下一切,他的全部心神都是被那至高的存在所吸引,在那一刻他甚至有一种自己即将魂飞魄散的恐惧。

那道身影由纯粹的黑暗与罪恶所形成,体态像是人类,但是祂绝对与人类无关,那是极致的罪恶,极致的黑暗,极致的虚无!

刹那之间,飞鼠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那骷髅的骨架轰然跪倒在地。

作为不死者的他本身恐惧情绪是很淡薄的,但是这瞬间他所有的作为不死者带来的精神能力全部失去。

哪怕是他的基础能力,能够抑制他本5.8身多余欲望的‘强制不放’这个被动技能,在这时都是失去了效用。

飞鼠觉得自己现在不再是什么死之统治者,他再次变回了那个为了糊口而每天疲于奔命的社畜,变成了一个一无所有,没有任何能力的普通人。

而一个普通人直面‘四大原初’的恶神之母会出现何种变化,飞鼠如今的姿态就是最好的诠释。

若不是这片神秘的空间保持着他灵魂不散,飞鼠甚至这时候在直面恶神之母的灵格刹那,就已经灵魂崩溃了。

毕竟飞鼠得到的力量是世界树游戏系统赋予的,而并不属于他。

当那系统失效时,他无疑就是一个普通人,与英雄和强者都无关,也因此他无法承受西乡的身影带给他的巨大压迫力!.

第一百一十七章 琐罗亚斯德的虚空圣殿

南宫那月垂下自己精致绝美的容颜,努力的不去用双目去看那伟大存在。

光是其身所拥有的黑暗之光,就足以包容宇宙,覆盖寰宇。

直视那威光,稍有不慎甚至会让自己精神崩溃。

曾经有过来到这黑暗空间经验的南宫那月,自然知晓要如何去面对如今的情况。

她漆黑如墨的眸子微微轻撇,看向了与自己隔着一段距离的飞鼠这时候精神失常的跪在地上。

南宫那月心中微微一叹。

收回前言,这个之前表现冷静的不死者也不过如此。

本以为他持有强大力量,来到这片神秘之地后还能理智分析,这让南宫那月之前对飞鼠高看了一眼。

但谁能想到直面黑暗大君后,这个不死者竟然如此不堪,几乎与普通人无异。

但反过来说,任何人直面这恐怖存在都会有各种难以自控的症状,只不过这症状有大有小罢了。

“大君!”

或许是同病相怜,南宫那月这时候主动开口,她低垂着头,手上的阳伞矗立在地面山,以示自己的尊敬。

虽然已经与西乡所扮演的大恶魔混熟,但面对这一切恶魔的‘创造07主’时,南宫那月可不敢有任何的不敬。

端坐于王座之上的西乡努力保持着自己那仿佛对一切都不在意,又仿佛掌握一切的高高在上感。

其实他对于南宫那月会再次出现在这里是很诧异的。

这一次西乡本是稍微设计了一下,让飞鼠打开了邀请函,只是想要召见飞鼠。

甚至西乡都做好了打算,不准备在飞鼠面前假装的高深莫测,甚至想给他点提示,告知其自己的真面目。

与南宫那月不同,飞鼠所在的世界树游戏,西乡就算没有道标也可以轻松前往。

因此他不必用‘威胁’的手段让飞鼠听话。

西乡之所以用各种‘灭世’之类的言语忽悠南宫那月,就是怕南宫那月用自我了断的方式,断了他的坐标。

因此西乡才依据南宫那月的性格,‘胁迫’她按照自己的要求做事,同时要她努力完成契约。

飞鼠则不一样,反正西乡可以随时前往那个世界,他也就不需要让飞鼠也按照南宫那月的要求去做,真遇到了问题西乡自己解决就可。

但谁知这次召唤飞鼠前来,南宫那月这个拥有邀请函的人竟然也再次来到这里,这让西乡的算盘全部打碎。

如今的西乡只好继续维持自己至高无上的姿态,让南宫那月不对他产生怀疑。

否则自己马甲一掉,那逼格就没了啊!

西乡看着飞鼠那无法控制自己的恐惧惨状,他心中也只是无奈一叹。

没办法,恶神之母的灵格本身就拥有着这样的威能,西乡也无法完全的掌控这个灵格。

在他的面前,如今的飞鼠因为游戏系统获得的所有力量与能力全部消失。

他不在是死之统治者,也不是无上至尊,仅仅只是个普通的社畜铃木悟。

这时候的西乡已经大体猜到了世界树游戏产生与穿越的原因,那必然与被扭曲的天理有关。

“飞鼠,或者说我应该称呼你为铃木悟?”

端坐在王座之上,一只手的手肘托着王座把手的西乡看向了飞鼠,他幽深随意的声音在这缥缈的黑暗中响起,让飞鼠耳膜轰鸣。

在说完这句话后,西乡又是看向了南宫那月,以极其平静,还带着那么一丝嘲笑万物的玩世不恭语气道:

“……坐下吧,南宫那月,在这琐罗亚斯德的虚空圣殿之中,我允许你拥有自己的座位。”

西乡的话音落下,这片无有一物的黑暗之中出现了一座宏大的神殿。

南宫那月发现自己就位于神殿的下方,如同正在瞻仰神明的信徒,亦像是正在朝拜恶神之母的恶魔。

南宫那月犹豫了一下,她还是缓缓的坐了下去,坐到自己背后的石椅上。

她发现自己所坐的石椅和西乡所坐的王座外形一样,但是却小了好几号。

南宫那月用手扶着椅子的手把,发现上面雕刻着一个奇异花纹,那正是一道女人的侧脸形象。

神殿的最高处,是那包容与诞生一切黑暗的大君,而在神殿的中心,则是一道燃烧着漆黑火焰的火盆。

那火盆安静燃烧,让人见之就忍不住想要朝拜,如同‘拜火’。

‘琐罗亚斯德教,虚空圣殿……’

南宫那月的心中回忆过刚才西乡所说的词汇,一下子抓住了重点。

仿佛察觉到南宫那月心中的疑惑,西乡用着他没有任何感情,包容万物却又拒绝万物的声音道:

“……在最初,这世界诞生一切之善,在最初,这世界诞生一切之恶。”

“她们即是宇宙最小公倍数,象征着二元的‘善神’与‘恶神’。”

“……光明中住着善神,黑暗中住着恶神,两者力量的交融让一切都在诞生与湮灭无止境的轮回。”

“因此两位神明展开了合作,她们共同创造了这世界诞生最初的两样存在,那即是‘虚空’与‘佛奇’。”

“……虚空分隔了善与恶,它以‘物质的形态’存在;佛奇则是一种非物质的‘意识形态’,你可以理解成森罗万象的‘规则’,一切之真理。”

西乡的目光落在南宫090那月身上,那虚无黑暗的目光有着真实力量,让这片黑暗都是沸腾起来。

“这里既是分隔善与恶的虚空之地,乃是二元论的平衡之所!”

西乡用着南宫那月能够理解的话语,大略的解释了一番‘琐罗亚斯德教’的创世神话。

最初的二元即是善与恶,然后由善与恶诞生了物质与意识!

给南宫那月解释一番,西乡并不觉的这是多余。

当南宫那月捡起那邀请函并且打开时,她就已经以魔女之身站在了恶之一极。

她的命运,也已经与琐罗亚斯德教有了关联。

西乡的目光再次落在飞鼠身上,这时候的飞鼠依然跪在地上难以动弹。

他那骷髅的面目露出了恐惧的神色,身体像是筛糠般抖动。

若不是不死者没有汗腺,这时候他早就大汗淋漓了。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真实名字会被知晓?

为什么会有这样可怕的存在!

飞鼠还以为自己现在依然处在游戏的异世界里,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小心谨慎,对异世界的探索小心翼翼。

但他没想到,自己还是遇到了这样不可力敌的恐怖,飞鼠甚至绝望的以为自己现在必死无疑.

第一百一十八章 这即是恶,吾对你的恶!

“不说话么?嗯,也可能是在这里的你失去了言语的能力。”

端坐在王座之上的宏伟身影,祂那无法用言语明说的眸子注视在飞鼠的身上。

表演着恶神之母、在琐罗亚斯德教被称作黑暗大君的西乡,可谓是将那种君临于一切,包容万物又毁灭万物的姿态表现的微妙微俏。

那是一种完全失去了人性,仅余下神性的高高在上,是神明俯视凡人的无趣又冷酷。

见到这一幕的南宫那月,莫名的想起了自己的契约恶魔所告诉她的那番话。

大君对一切的发展都是乐见其成。

不管是你拯救了世界,将祂的影响排除在外。

还是最终恶魔降临毁灭了世界,这对于大君而言都是无所谓的事。

你拯救世界的一幕会让祂愉悦,你失败而让恶魔降临的一幕会让祂喜悦。

这样的存在,简直就是单纯的恶,不是所行所为的恶,而是从一开始,从心底最深处就对你抱有强烈的黑暗与邪恶的洪流。

在南宫那月的心里,面前的这位黑暗大君,其所表现出的那种精神意志,无愧于恶神的名号。

飞鼠那骷髅的下颚微微张开,他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声音却难以从喉咙中吐出。

见到这一幕的西乡露出恶意满满的笑容道:“……看来你是无话可说了。”

“……那不如就让吾之意志降临,摧毁你的世界,摧毁你的人格,摧毁你所在乎的一切的人!”

祂绝对能够做到!!

在听到西乡的话后,飞鼠的内心中发出了惊恐的吼叫。

从见到这位黑暗大君的第一眼,飞鼠就知道这是自己无法战胜的怪物,这是一切生灵与世界的敌人。

祂拥有着谈笑间摧毁一方宇宙的伟力,祂的存在本身代表的就是宇宙的真理!

如果真让这样的存在降临,降临于他所在的世界,那么一切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