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73章

作者:朱之月

如今焰光夜伯又归属于了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对她们而言,自然也会去完成属于自己的职责与使命。

这些焰光夜伯的素体们,从出生起就是这样生活的。

如今的生活方式与过去也没什么两样,这让她们也很轻松,很快就能适应。

等到雅儿贝德带着奥萝拉等人退下,西乡看起了飞鼠的留言。

里面的留言内容比较简单,大体就是飞鼠这一段日子遇到的事以及一些吐槽。

能看出来飞鼠对于穿越到另一个世界其实精神压力很大,给西乡的留言里废话文学极多,连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要写出来。

如果没有西乡在的话,他估计只能自己来承受这份压力。

而现在西乡的存在,让飞鼠有了一个发泄自己压力的渠道,这让飞鼠的精神得到了很大的放松,还能在这异世界里保持着乐观。

除了在大坟墓内部外,西乡与飞鼠还有大坟墓的其他成员,都无法做到实时的信息传递,也就是类似千里传音的功能。

虽说世界树游戏里有这类魔法可用,但使用起来很麻烦,并不方便。

还好的是游戏系统的部分能力还在,不能实时传递消息,但也可以用写信的方式联系。

飞鼠详细的给西乡说了一番自己这一段日子的所作所为。

大体的内容就是他在大坟墓外发现了一个村子,而村子正在被屠杀。

飞鼠虽然现在变成了‘死之统治者’,但过去终归是人类,还有些良知在,他就试着把村子给救了下来。

当然救人不是最重要的目的,主要飞鼠是为了测试一下自己的能力在这个世界的定位,以及希望利用村庄里的人,探寻一下这个世界的基本消息。

“很符合飞鼠的性格,行事作风都过于谨慎,稳重有余却进取不足,不过这就是他的性格,很适合当一个守成之君。”

西乡见到飞鼠的留言暗暗点头。

在过去游戏里,飞鼠作风就是如此,他和人决斗前都要先去调查对方一切信息,恨不得在知道了对方今天穿的什么颜色内裤后,才会进行决斗。

这让飞鼠在有准备的决斗下胜率极高,但遇到突发事件就会不知所措。

性格没有好坏之分,只能说性格决定命运。

这也是现实中的飞鼠工作爬不上去的原因,他总会错失机会,但对于自己的分内工作又完成的极好。

飞鼠发来的信件里,还有着对西乡的问询,希望他能帮忙出谋划策,决定接下来要如何去做。

其中也有着抱怨西乡又在研究什么奇怪东西,为什么这么久都不回消息,文字间里充满了对西乡的关心。

毕竟这异世界里只有西乡这一个友人能和他抱团取暖,再加上飞鼠本就是注重感情的人。

这让他对西乡的情感,甚至有些过于执着了。

思考了一番,西乡给飞鼠回复了一篇信件。

随即他的手中多出了一张漆黑无有光泽的卡片,在往上加了一些特殊东西后,西乡轻轻一笑,将那张邀请函扔到了虚空之中.

第一百一十五章 被大君召唤的飞鼠

“查拉图那家伙终于给我回复消息了,他的心可真大,这都已经穿越到了异世界,他竟然还在研究乱七八糟的东西。”

在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不远处的地上,有一座不大的名为卡恩村的村落。

身穿漆黑色铠甲,打扮成无貌战士形态的飞鼠在看到自己的系统发来的邮件后,他先是欣喜万分,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随即就是发出了嘀咕的抱怨。

为了能够调查这个异世界,他亲自出马上阵,使用魔法创造了铠甲挡住了自己的骷髅外表。

然后他在这个村落不小心介入了打扮成帝国骑士的,斯连教国精英部队的阴谋中。

在误打误撞下飞鼠拯救了这个村落,也拯救了王国号称最强的战士长。

当然飞鼠并不傻,他不会独自一人就来到外界直面危险,他还是带着一位属下前来的。

飞鼠回过头去,就见到一位外表帅气的老绅士这时候正被卡恩村的幸存者们嘘寒问暖。

塞巴斯蒂安,种族为龙人,乃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管家,负责第九层与第十层的日常事务。

要知道在大坟墓的众多NPC中,仅有他和雅儿贝德能够随意的进出第九层与第十层,由此就可-见他的地位与实力。

作为由安兹乌尔恭战力第二,曾获得过一次世界冠军的成员塔其米所创造的NPC,塞巴斯蒂安的实力可想而知。

可以说在整个大坟墓NPC中,若是不计算任何的装备加成和那些不能随意使用的战略兵器,塞巴斯蒂安的战斗力绝对是排名第一。

就算是在玩家里,也没多少人能在单打独斗下战胜这位大坟墓的管家。

在加上塞巴斯蒂安是大坟墓中少有的有着类人外表,几乎与人类没差别的个体,将他带在身边让飞鼠感到莫大的安心。

美女?那种东西对死之统治者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以飞鼠谨慎的性格,安全才是第一位的,其他的都可以靠后!!

“查拉图说他要研究一下魔法的原理?他总是喜欢研究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不过查拉图说的没错,仔细想来,他的智慧与远见简直让人叹服……”

飞鼠摩挲着自己的下巴,他看着西乡发来的邮件陷入了沉思。

西乡为了能够尽量把时间用在探索其他世界,并让飞鼠能够放心,他找的理由就是探索魔法的原理。

“查拉图说的太对了,我们现在虽然还有着在世界树游戏里的力量,但是我们所掌握的所有技能都是设定好的,是游戏系统自带的!”

“……假如,我是说假如,若是这个游戏系统消失的话,是不是我们就会失去施法的能力?”

“要是没有力量,在这个异世界里就太过于危险,甚至大坟墓中的那些NPC都可能会背叛!”

“……探究魔法的真正原理,就如同在探究这个世界的真理,哪怕未来游戏系统消失,我们依然能够掌握超常的力量。”

“不愧是查拉图,他真是太厉害了,如此远见卓绝我真是难以望其项背,他可能就是在原本世界里,那些书本里会赞扬的伟人吧。”

“……能和他一起来到这个世界,能有他的帮助和托底,我真是太幸运了!”

飞鼠的语气有些激动,他握紧了拳头,在这样陌生的异世界里有这样一个靠谱的友人能够依靠,让飞鼠连寂寞这样的情感都不复存在。

西乡的那番言语简直是戳进了性格谨慎的飞鼠心坎。

他在与斯连教国的部队战斗中,发现这个异世界的人好像实力不强,但飞鼠也没有自大。

谁又知道这个世界是否存在着极其可怕的怪物呢,所以谨慎小心总没有错,况且从接触那些人的魔法看,这个世界很可能有其他玩家在。

其他的玩家,那绝对是要注意的人。

而且飞鼠谨慎到对大坟墓中的NPC现在都抱有极大的不信任,谁又知道他们会不会叛变。

在这种情况下,西乡又给出了一个研究魔法源头的远大目标,这让生性谨慎的飞鼠有了极大的安全感。

“唔,查拉图说的对,研究魔法的原理很重要,尤其是我还是吟唱者,若是失去魔法,那就真是任人宰割了。”

“……这样看来,我应该也稍微研究一下武技,给自己留下更多的后手。”

飞鼠沉思着,正好他现在的身份是一位战士,这或许是个契机,磨炼一番自己武艺的契机。

“飞飞大人,原来您在这里,大家都在找您,希望能够感谢您的救命之恩。”

就在飞鼠思索时,一个村姑打扮的女孩跑了过来,她面色憧慕的看着飞鼠,语气尊敬的说道。

女孩的脸上还有着悲伤,她的父母都是死在了这次袭击里,但她依然努力露出笑颜,不想让英雄看到自己那难看的样子。

飞鼠回过神来,对着面前的少女道:“……我这里还有些事,你们若是需要什么帮助,就去找塞巴斯蒂安吧,让他代替我就是。”

作为大坟墓中少有的属性极善,正义值在正数的人,塞巴斯蒂安可谓是真正的乐于助人,乐善好施。

再加上他性格严谨,许多事交给塞巴斯蒂安来解决绝对没有错。

0 ·······求鲜花····· ········

听到飞鼠的话,少女有些失落,不过她很快的又是展露笑颜道:“……好的,飞飞大人,我这就和大家说去。”

说完少女就是跑开。

等到少女跑远,飞鼠收回视线。

他现在很后悔,觉得自己起名太网络化,太随意了。

在他被村民问叫什么时,飞鼠不好意思说自己的名字,毕竟‘飞鼠’听起来就很奇怪。

最后憋了半天,他随口说了个‘飞飞’,说完之后他也是有些后悔,觉得这个名字是不是太可爱了。

还好异世界的文化与他过去所在世界的文化不同,大家不觉得‘飞飞’这个名字有什么特别的。

“查拉图斯特拉,翠玉录,塔其米,乌尔贝特,啊啊,就算是佩佩隆奇诺这个名字听起来也很靠谱,很帅气啊!”

飞鼠捂着头呻吟出声,游戏里嘛那当然随便起名了,但现在他后悔自己起的名了。

0 ......... 0

然后飞鼠又是笑道:“……哎,泡泡茶壶要是在这里就好了,不知道她会不会把这个名字讲给别人听。”

说完之后,他就是一阵沉默,又想起了大家。

漫步在满目疮痍的村落中,飞鼠来到了刚才被他杀死的那个斯连教国的队长处。

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尸体,作为死之统治者,飞鼠完全能将对方变成不死者,从而对其审讯获得这个世界的一些情报。

就在这时,飞鼠看到这个队长的衣服一角露出了一个黑色的物件,他的目光被深深吸引,下意识的蹲下身去将其捡了起来。

“这是……”

这黑色的纸片上印刻着一个飞鼠没有见过的女性头像和奇怪的纹路,然后他又是在纸片上看到了赫尔墨斯的标志!

看到这个标志后,飞鼠激动不已。

他之所以认识这个标志,是因为翠玉录每制造一件物品,都喜欢在上面留下这个赫尔墨斯的图标。

“这……这难道是翠玉录的东西,难道他也在这个世界?我要赶紧告诉查拉图,他和翠玉录关系最好,一定会高兴的。”

“……不,不行,我得先检查一下,万一这不是翠玉录的东西,岂不是让查拉图白高兴一场。”

飞鼠开始检查起这个黑色纸片,很快的他就是发现这东西好像可以使用。

可能是‘遇到’了友人让他过于激动,也可能是飞鼠玩游戏习惯了,觉得使用道具没什么大不了的,他直接就是使用了它。

邀请函被启动,飞鼠的眼前陷入了一片昏暗与迷雾中。

当他回过神来时,已经来到了一个神秘的地方!之.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不死者之王与魔女

飞鼠或许不是什么聪明绝顶之人,但是他绝对不傻。

当自己的眼前陷入漆黑,来到了一片黑暗虚无的空间时,他就已经知道这发生的一切是和刚才他接触到的那个黑色纸片有关。

“是类似于高阶传送的魔法?亦或者是翠玉录做的某种恶作剧?”

作为‘死之统治者’,飞鼠的恐惧情绪被压抑到了最低。

因此即使出现了变故,自己暂时来到了未知之地,他也并没有陷入慌乱之中,还能勉强保持理智,思索着自己来到这里的理由。

人的认知是由自己的经历所决定的,因此飞鼠在第一时间联想到自己会出现如此变故,是因为某种传送魔法的原因。

在加上曾经的翠玉录就是喜欢开各种恶劣玩笑,这才让飞鼠认为这“零九零”可能是公会友人对他的恶作剧。

飞鼠谨慎的站在原地,他并没有任何的行动,这是他的性格使然。

在未知的地方,在自己不了解具体的情况下,飞鼠更喜欢去收集情报,然后循序渐进,而不是鲁莽行事。

“哈,这是又有可怜的人打开了邀请函,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来到了这里啊。”

“……让我看看到底是哪个倒霉鬼,遇到了这样概率极低之事。”

就在这时,飞鼠听到了一个说话略有些口齿不清,听起来很是稚嫩的女孩声音。

只不过那声音虽然听起来稚嫩,口气却非常成熟,还带着一种嘲笑的冷漠。

飞鼠迅速往声音发来处望去,他就是见到一道娇小的黑色身影,出现在自己的不远处。

那身影就像是皮影戏的纸片人,能够分辩出她的个子不高,大体也能从那片阴影中看出来人穿着繁复的长裙,手上还打着一把阳伞。

但除了这道影子以及能够听清楚的声音外,飞鼠并无法看清来人真正的面貌。

他唯一能得出的信息是,面前的这个女人有着奇异的魔性,让人下意识的就会将其认知为‘魔女’。

同样的,在南宫那月眼中的飞鼠也是一位身材高大,穿着宽厚长袍,看不清外貌的影子。

与此同时,在南宫那月的意识中,她也能清楚的知道面前的飞鼠是一位‘不死者’!

“哼,看来是擅长死灵术式的不死者,你那令人作呕的腐朽气息,即使在这里我都能闻的到。”

“……能看出来你并不弱小,来到一个陌生之地还能保持冷静,这一点到也殊为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