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72章

作者:朱之月

西乡身体微微前倾,注视着雅儿贝德那倾城的容貌。

他的话语让雅儿贝德激动的眼中含泪,白皙的双膝蹭着地面,一点点的挪动到西乡面前。

这位绝美如女神的纯白恶魔,恭敬的垂下螓首,亲吻着西乡的脚,语气颤抖的道:“……您的信任雅儿贝德永世难忘!”

“……您的恩赐是我等的甘泉!”

“吾乃侍奉无上至尊之人,纵使日月倒转,沧海桑田,我之忠诚与崇敬也不变分毫!”

雅儿贝德那精致的脸蛋紧紧的贴在西乡的脚背处,声嘶力竭的表达着自己的衷心。

已经归属于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焰光夜伯,这时候亦是和雅儿贝德一样,恭顺的跪在地上,呼喊道:

“……吾等乃是侍奉无上至尊之人,直至星星移位,世界终结也绝不改变!”

西乡端坐在王座之上,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守护者们,他抬起自己的右手,声音宏大的道:“……起来吧,我忠诚的奴仆们!”

守护者们皆是站起,这时候西乡心中一动,轻‘咦’了一声。

他发现自己竟然又多出了一张可以投放的邀请函!.

第一百一十三章 我必超越‘恶神之母’

发现自己竟然又多了一张邀请函的西乡心中一动,浮起淡淡的喜意。

之前他一共就三张邀请函,然后将这三章邀请函都如漂流瓶一样的随机发放了出去。

但最终回应西乡的只有南宫那月,这让西乡非常遗憾。

他等待了这么久,也没有等到其他的邀请函回应,对此西乡倒也有自己的理解,甚至按照逻辑推理,觉得理所当然。

西乡曾经询问过南宫那月,问过她为什么会打开那张邀请函。

而南宫那月回答西乡的答案也在预料之外,情理之中。

那就是南宫那月太弱了,弱到她虽然知晓那张邀请函的主人好像很可怕,但具体可怕到什么程度她无法明确理解。

因此在好奇之下,南宫那月将那张邀请函打开,才是发生了接下来的一系列事件。

当时的南宫那月仅仅只不过是有纯血魔女的特征,但她本身并不强。

在那时的南宫那月认知中,世界上最强大的存在就是三位真祖,而三位真祖有多强,因为千年来那三位真祖没出过手,外界也无从知晓。

这是绝对的认知性的差异,才是让南宫那月没有对那邀请函有正确的理解。

在她想来,那个邀请函可能就是某种奇妙的术式,它的主人在强难道还能有真祖强?

而事实证明,那张邀请函的主人不光是比真祖强,甚至和真祖相比,两者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差距之大已经无法用数值来衡量。

所以在南宫那月见到以‘恶神之母’灵格出现在她面前的西乡时,她是后悔的,是恐惧的,是绝望的。

因为自己的原因打开了潘多拉魔盒,给自己的世界带来近乎无法抵抗的灭绝,当时的南宫那月有多么绝望可想而知。

虽然最后的结果很好,与西乡签订了契约的南宫那月只要完成契约的约定,她所在的世界就不渝有危险。

而在与西乡的接触中,魔女也渐渐的对恶魔有了强烈的感情,也因为恶魔的赠予,她的人生有了巨大改变,摆脱了那被人操纵命运的一生。

但结果虽然好,南宫那月却依然为自己当初的不谨慎而自责。

这一次她可以说是运气,是因为那‘黑暗大君’是一个纯粹的乐子人,所以没有降临杀戮与毁灭。

但如果下一次又遇到类似情况呢,那就不一定还有这样的好运了。

因此现在的南宫那月做事非常谨慎小心。

追根究底,当初的南宫那月打开邀请函,是她个人认知太浅薄的原因。

而假如自己发出的其他邀请函,落入的是比之南宫那月还要强的人手中。

那些存在一定能够察觉到邀请函主人那无边的伟力,那么因此小心谨慎,不敢轻易打开邀请函也在情理之中。

甚至西乡都怀疑自己发出的其他邀请函,会不会被某些人给封印,从而没有了后面内容。

对此西乡也没有办法,‘恶神之母’虽强大,能够连接无数世界与宇宙。

但西乡也不是真的‘恶神之母’,他只是有恶神之母的灵格与部分权柄,自己也无法精准定位自己随机发出的邀请函所在的世界。

他能做的只是等待。

本身西乡以为自己还要继续等下去,等到某个命运的转折点才能接到信号。

但他没想到,自己竟然又多出了一个信号道标。

‘之前我已经是倾尽全力,才是制造了那几封邀请函,想再多制造一封都做不到,这毕竟是足以跨越世界的力量。’

‘而现在我竟然又有了余力制造新的邀请函,应该是对那月所在世界的攫取,从而让我获得了新的力量。’

王座之间,西乡靠在那高高的椅背上陷入沉思。

不管是雅儿贝德还是奥萝拉她们都是安静的不发出声音。

她们都对西乡很了解,知晓自己所侍奉之人在沉思时最讨厌他人打扰,那将是大大的不敬。

过去的西乡‘油尽灯枯’,只是一个胚胎的形状,在得到了营养后开始极速成长。

如今这成长陷入了停滞,因为西乡发现了,仅仅那月所在世界提供的营养,还不足以让他的衰老化身抵达全能领域的力量。

四位数到三位数是一次质变,而从三位数抵达二位数,更是一种近乎不可能的奇迹。

不过西乡知道怎么完成这份奇迹。

只要做到六次质变,让所有的六大恶魔化身都达到全能领域后,他就可以试着逆转琐罗亚斯德教的传说,从而完成‘全权领域’的构造。

如今衰老之恶魔达到了瓶颈,让西乡迫不及待的想要寻找到新的能源供给。

而这一封邀请函,简直就是瞌睡来了送枕头。

‘但如果把这封邀请函继续随机投放,很可能我依然要陷入漫长等待,这不符合我现在的利益。’

‘所以有没有什么现成的方法……’

刚刚想到这里,西乡就是心中一动。

不对啊,自己虽然能够降临这个世界树所在的世界,但西乡并无法攫取这个世界的养料供给自身。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自己没有在这个世界投放攫取营养的道标武器。

当时西乡在拥有三封邀请函时,他还不知道那些邀请函的具体作用,因此选择了随机投放,就是想尽可能的扩大自己的感知范围。

但从南宫那月处得到的反馈结果看,只要有人打开邀请函,西乡就获得了变强的契机。

那自己完全可以投放在这个世界树游戏所在的世界里,进行精准投放。。

投放目标最好的选择无疑是飞鼠,因为西乡对他性格最了解,也对他很信任。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如何让飞鼠得到邀请函后主动打开。

‘想多了,飞鼠只是个玩家,他获得的力量都是从无到有的赐予,或许在许多年后,他能凭借自己的领悟获得真正属于自己的力量,而不是这种系统赐予。’

‘……但那也是多年之后,现在的他在见识上与当初的那月没什么区别,甚至还没那月强,他不会察觉到邀请函的不对。’

‘最后,我也可以对邀请函进行一下伪装。’

虽然西乡的力量也是从无到有,甚至跨越幅度极大。

但获得了第三星辰粒子体的西乡,本身有着超人的智(的诺的)慧,他并甘心于自己如今所拥有的一切,他还想要去创新,创造属于自己的神话。

就像西乡的目标从来不是得到恶神之母的力量,他的目标是以‘查拉图斯特拉’之名,改变琐罗亚斯德的教义!

这是一个宏大的目标,甚至超越了恶神之母所拥有的伟力,为此西乡也在竭尽所能学习与理解,在反馈中努力充实自己。

他从来不是抱着恶神之母的遗产等待未知的命运,而是在努力主动的把握自己的人生。

“` 「我只要在邀请函上留下与其他安兹乌尔恭成员有关的消息,飞鼠一定会自己主动打开它的〃」。”

西乡轻笑一声,他太了解飞鼠的性格了,那就是个老好人,而且对友情与感情极其的看重。

他也只能对飞鼠说一声抱歉,稍稍利用一下他的这份令人喜欢的情感犬。

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把握自身命运,对抗‘真正的天理’所需要的手段!.

第一百一十四章 无上至尊绝不会出错!

有了决定的西乡看向了游戏系统的留言。

在过去西乡每一次游戏上线时,邮箱里都是满满的消息,需要花费一些时间去检查以及回复。

不过现在游戏系统的好友里只剩下了飞鼠一人,自然留言的也只能是飞鼠了。

虽说西乡在前往南宫那月所在的世界时,并没有过多理会世界树游戏里的消息,但飞鼠对此也没有任何担心,甚至觉得理所当然。

这要归功于西乡过去良好的‘行为习惯’。

一款游戏随着时间推移,渐渐的可玩性越来越低,人们对游戏的关注也就会降低。

在世界树游戏运营到第八个年头时,这款游戏就已经显而易见的往下坡路走去。

当时的西乡一上线就什么都不做,只是把自己关在自己的屋里去研究各种东西。

比如他的第三星辰粒子体,比如那随身携带的黑暗空间。

西乡也会告诉公会成员自己在研究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结果就是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西乡这种天天宅在自己屋中的行为。

除了西乡外,另一个喜欢搞各种奇怪研究的就是翠玉录,整个安兹乌尔恭成员对两人的怪癖也是见怪不怪。

也因此哪怕西乡现在一直把自己关在屋里,没有回复飞鼠的任何留言,飞鼠也对此没有任何的怀疑。

不过这次既然决定在世界树游戏短暂休整一下,那怎么也要把信息给回复了,顺便给自己下一次‘失踪’找个更好的090借口。

“雅儿贝德,迪米乌哥斯还有夏提雅有什么消息吗?”

西乡突然想到了自己在离开这个世界前留给那两位守护者的任务,他看向侍立在自己身边,穿着白色礼服的美丽恶魔开口问道。

雅儿贝德微微欠身,语气轻柔软绵的道:“……回无上至尊,迪米乌哥斯和夏提雅还并没有任何的消息传回。”

“……他们前去调查的时间太短,还请您见谅,想来以他们的忠诚,不敢耽误您的大业!”

“只要迪米乌哥斯与夏提雅有任何的消息,我都会第一时间通知您!”

守护者们虽然有着各自的矛盾,但因为都是侍奉无上至尊之人,他们私下里的关系还是很好的。

最起码那份矛盾不会展现到工作中。

只要守护者还效忠大坟墓,不犯下原则性错误,他们互相之间也会维护关系,就如同现在雅儿贝德帮迪米乌哥斯还有夏提雅说话一样。

西乡这才是注意到,虽然自己的时间经历了八年,但是对夏提雅还有迪米乌哥斯而言,他们其实才过了几天。

想要在几天时间里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那确实是强人所难了。

这也让西乡告诫自己,(ahfi)以后一定要注意一下不同世界时间速率的差异。

“我知道了,等到他们有消息后,就由你来通知我!”

西乡微微颔首,虽然这是自己的疏忽,但作为无上至尊,是绝不能承认错误的。

无上至尊绝不可能出错,有错的只能是那些侍奉至尊们的仆从。

“雅儿贝德,你带着焰光夜伯熟悉一下大坟墓,她们刚刚被我‘创造’,对这里还不熟悉。”

“……同时你要教导她们所需要负责的内容,在之后我还有需要用到她们的地方。”

“去完成自己的事吧,我和飞鼠还有事情聊。”

西乡摆了摆手,示意雅儿贝德可以离开了。

纯白的恶魔有些遗憾,她还想陪伴在查拉图大人身旁更久一些,想要尽可能的闻到他身上那绝妙的味道。

不过西乡的命令她不敢不遵从。

雅儿贝德欠身行礼,然后对着奥萝拉等人道:“……请诸位随我来吧,我会将必要的知识转告给诸位。”

雅儿贝德的语气很温柔,完全没有了之前面对奥萝拉等人时的扭曲面孔。

就与面对夏提雅一样,她可以在私下里与焰光夜伯竞争,但绝对不能让这种私心影响到公务。

雅儿贝德分得清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自己和焰光夜伯之间的竞争,那只能是次要矛盾。

奥萝拉和狄珊柏看了西乡一眼,见到西乡点头后,她们就随着其他的眷兽们一起跟随雅儿贝德离开了王座之间。

她们效忠于原初,也就是西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