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64章

作者:朱之月

随着吸血鬼的生育,血脉愈发稀薄,得到的眷兽力量越来越弱,吸血鬼的阶层就越来越低。

而在某个世代时,当吸血鬼因为血脉的过于稀薄而失去了操纵眷兽的能力时,这类吸血鬼就被统称为匈鬼。

匈鬼在吸血鬼群体中地位最是低下,没有了眷兽的他们能够凭借的也只是孱弱身体带来的些微不死性,然后就是利用人类的魔导科技来武装自己。

可以说匈鬼除了回复能力稍微强一些外,他们与人类别无二致。

匈鬼的群体很庞大,反而是拥有召唤眷兽能力的吸血鬼数量很少。

而数量庞大的匈鬼在这样的卑微身份与生存环境下,最终报团取暖,成立了一个名为联合自治领尼勒普西的城市。

虽然匈鬼没有吸血鬼的强大眷兽,但凭借着数量以及团结,借助着魔导科技,也是在这片大地上站稳了脚跟。

尼勒普西自治领与战王领域有着地理上的国土交集,而在尼勒普西自治领的某家豪华酒店中,西乡正悠闲的躺在沙发上。

在沙发的一头,穿着白色连090衣裙的奥萝拉正双膝跪着,西乡就躺在她那纤細雪白的腿上。

有着虹色秀发,焰光之瞳的美丽少女精致绝美的脸颊微微泛红,一双小手不知所措,不知道应该放在哪里。

而西乡就这样微微眯着眼,躺在她的大腿上,感受着少女肌膚的水嫩与光滑。

不过有些可惜,奥萝拉太瘦了,躺在她腿上其实一点都不舒服,后脑勺感受到更多的反而是她骨头的硬度。

而在沙发的其他地方,与奥萝拉长相一模一样的焰光夜伯们,有的为他揉肩,有的为他捏腿,生活好不自在。

“现在还差第一、第二、第八、第十号素体,这样所有的焰光夜伯就都凑齐了。”

掌握第四真祖的力量,简直就像是集卡游戏一样,倒也是颇有一些乐趣。

而对西乡来说,这样的收集速度也算是正常。

除了那三位真祖外,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拦住西乡对焰光夜伯素体的收集,唯一的麻烦也就是情报,不知道这些素体在哪里。

但是有着第三真祖嘉妲的情报网支持,在加上第一真祖与第二真祖让焰光夜伯诞生的默许,这让西乡的收集进程极快。

除了坐飞机赶路外,他几乎就没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

而在这个尼勒普西自治领,就藏匿着第一号、第二号以及第八号的素体。

迪米托里叶被西乡赐予了命定之死的纹章后,西乡就没有理会那个战斗狂,让他暂时自生自灭。

这也算是西乡的一个实验。

他现在思索更多的是关于‘永生的陷阱’。

当一个生灵经过漫长的人生后,长生者就会磨损,失去欲望,甚至是随着磨损加剧,一个长生者乃至于会在获取新知识的速度上面都变的极慢。

世界是运动的,人类就是在获取知识与信息中改变自己,从而完成运动的属性。

但是长生者不一样,在时光磨损下,他们接受新知识的速度越来越慢,最终的结果就是会让自己陷入完全的静止。

没有欲望,没有运动的生灵个体,那到底是否还算是活着?‘永生’是不是一个巨大的陷阱?

最主要的是,长生者在磨损下会慢慢失去自我,与过去的自己完全不同。

假如一个活了万年的人,其在磨损下与万年前的自己在性格、行为方式上都出现了巨大改变,甚至是都不认可万年前的自己。

那么这个人是否还是当年的那个人?这就是忒修斯之船的哲学问题。

“那么永生的陷阱是否又是对忒修斯之船理论的对抗。”

“……因为在漫长时(ahfi)光中人会磨损而改变,到了最后当自己与过去完全不同时,在哲学上或许就可以被称作是死亡。”

“所以长生者才会用静止的方式,让自己不再改变,达成所谓的‘永恒’,那么这到底是主动选择还是被动选择?”

现在的西乡有些苦恼,这是如今的他完全无法理解的。

因为西乡终归还是太年轻,和那些真正的长生者相比,他太过于有活力与欲望。

而恶神之母的灵格也无法给予西乡答案,因为西乡并不知道对于全权领域者们而言,‘磨损’是否依然存在。

运动与静止,这亦是琐罗亚斯德教的二元论对立统一的一部分。

哲学问题是最难以思考的,西乡冥思苦想半天,最终得出的也只是自以为的结论。

他摇了摇头不在多想,只有亲身经历过那种磨损后,他才能试图在其中找到答案。

枕在奥萝拉大腿上的西乡将目光微微转移,看向了客厅中正跪在地上的一个女人。

那是一位漂亮的女吸血鬼,莉亚娜.卡尔雅纳,当代卡尔雅纳的家主。

不过因为卡尔雅纳家失去了领地,所以她也失去了贵族身份。

当初在戈佐岛上,正是她邀请了晓牙城去挖掘遗迹,想要获得奥萝拉。

从而通过焰光之宴让第四真祖完全复活,以从龙之臣的身份得到第四真祖的赏识,夺回自己的贵族荣耀。

不过奥萝拉被西乡夺走,就连原初都被西乡所吞噬,她曾经的打算付诸东流,本身也成为了西乡的阶下囚。

但是这个身材火辣的女吸血鬼并不放弃,她反而升起了另一个心思。

既然西乡吞噬了原初,他的目标又是开启焰光之宴,在莉亚娜看来西乡必然会将第四真祖的荣耀、力量与传说全部夺走。

即使西乡是恶魔,但他本身也是第四真祖,因此莉亚娜想要用侍奉西乡的方式,来换取他的支持,夺回卡尔雅纳伯爵之名。

西乡留下了她,倒不是贪恋她那美丽的容貌与成熟的胴体,而是这个女吸血鬼有很大的利用价值。

若是她能展现自己的价值,西乡也不吝啬赐予她荣耀。

对西乡而言,力量的碾压是愉悦的暴力,而用各种政治手段玩弄他人,则是对自我智慧的磨炼。

这个时候跪在地上的莉亚娜神色扭曲愤怒,不过她的愤怒不是对西乡而发,而是对这片名为尼勒普西自治领的土地而发。

“姐姐!”

就在这时,这间酒店的房门被敲响,还有着一个急促的女声从门外传来.

第一百章 耻辱性大败,脸都不要了!

酒店房间的门被打开,从外面走进来的是一位外表看去只有十五六岁,有着一头棕色秀发的年轻吸血鬼。

吸血鬼的打扮相当的学生气息,一身标准的学院风长裙,领口处是英伦式的格子状装饰,蕾丝边的脖颈口系着黑色的丝带。

少女的神色颓废中又带着怒气冲冲的慌乱,她手上提着一个箱子,一进来房间就是左顾右盼。

当见到正跪在地上的莉亚娜后,女孩神色一惊,她连忙快跑了过去,蹲在莉亚娜的身边道:“……姐姐,你没事吧,你没有受伤吧?”

说完之后,她又怒气-冲冲的瞪向了西乡。

见到妹妹的态度,莉亚娜慌忙道:“……跪下,葳儿蒂亚娜!”

“姐姐?”

名为葳儿蒂亚娜.卡尔雅纳的少女用着茫然的眼神看向莉亚娜,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姐姐要让自己跪在敌人面前。

她可是知道姐姐是被俘虏,然后被面前之人用姐姐当做筹码,逼迫着她们卡尔雅纳家交出家族密藏的最后宝物的。

谁又知道在被俘虏的这一段日子里,姐姐是不是受到了对方的虐待与侮辱。

见到妹妹还在那傻站着,莉亚娜连忙用力拽着她的袖摆,神色焦急。

虽然不情愿,不过葳儿蒂亚娜还是很听姐姐的话,在对方的拖曳下,双膝跪在了西乡的面前。

“很抱歉,查拉图大人,我的妹妹年幼不懂事,性格有些火爆,若是她冒犯了您还望您见谅。”

莉亚娜低下头去,轻声细语的说道,祈求着西乡的谅解。

其实西乡很想说你妹妹今年都一百岁了,真的不能用年幼来形容。

不过想想在吸血鬼这个群体里,一百岁的年纪真的还是个孩子。

正躺在沙发上,享受着奥萝拉等人揉肩捶背服务,简直就像是堕落贵族一样的西乡,他那深沉漆黑的眸子看了看莉亚娜,又看了看葳儿蒂亚娜。

良久之后,就在莉亚娜额头留着冷汗,心生畏惧之时,西乡才是笑道:“……无妨,既然是小孩子不知礼节,那还是可以原谅的。”

听到西乡的话,莉亚娜轻呼口气,那紧张的情感终于是放下了些许。

要知道面前的这位焰光夜伯,可是曾在阿尔迪基亚王国与第三真祖大战,最后没有‘分出胜负’。

更是在大西洋上,将那位战王领域中著名的好战吸血鬼迪米托里叶.瓦特拉近乎虐杀的可怕存在。

西乡所表现出的那份力量,无疑是这个世界最高战力吸血鬼真祖那一个级别,若是冒犯这样的存在,就算是卡尔雅纳家全盛时期也要惶恐不安。

而现在作为战王领域的伯爵一族,已经被剥夺了贵族称号,除了那残存的些许家族遗产以及自己和妹妹外,卡尔雅纳家早就什么都不剩了。

若是在惹得这样的存在发怒,那整个卡尔雅纳家将会彻底从这个世界上除名,这对志在复兴家族的莉亚娜而言,是绝对不允许的。

“我要的东西带来了吗?”

西乡语气悠然的问道。

他黝黑深邃的眸子注视着这对吸血鬼姐妹花,其他不说,这对姐妹花的长相也算无可挑剔,作为漂亮的花瓶算是合格的。

姐姐成熟性感,身材丰腴;妹妹虽然脾气火爆有点不通事理,但那如初中生一样的青涩气息以及对服装品味的打扮,也足以撩动男性的心弦。

对西乡而言,这对姐妹花或许没什么大用,但花瓶只要摆放好了,也是一道不错的观赏物。

葳儿蒂亚娜噘着嘴,她拿起身旁的那个箱子打开,露出了里面的物件。

那是一个圆柱体一样的东西,上面雕刻着精细的纹理,纹理极其的复杂,若同隐藏着什么秘密。

其中一位焰光夜伯走过去拿过那个圆柱体,将它递给了正躺在沙发上的西乡。

接过圆柱体,西乡的手指摩挲着上面的刻痕,这东西即是天部最后的造物之一。

本是为了消灭眷兽,但制造出来后自己却无法使用的,‘神格振动波驱动术式’的原典。

对西乡来说,这个世界除了被他入侵攫取的世界营养外,他感兴趣的东西就是眷兽与天部有关的一切技术。

如果从更深层说,眷兽其实也是天部的技术之一,毕竟这些天灾的怪物就是被天部发现并且赋予实体召唤到这个世界的。

西乡只是稍稍打量了一番手中的原典后,他就是将这圆柱体收了起来。

0 ·······求鲜花····· ········

随即他的目光望向了跪在地上的吸血鬼姐妹花,似笑非笑的道:“……十二年前,尼勒普西自治领的匈鬼发动了第四次匈鬼战争。”

“……他们的目标直指战王领域与尼勒普西自治领相连的卡尔雅纳伯爵的领地。”

“在那场战争中,卡尔雅纳伯爵与他的骑士团全部战死,整个领地的居民被这里的匈鬼屠戮与抢劫一空。”

“……因为这次的耻辱性大败,招来了第一真祖遗忘战王的不悦,所以他剥夺了卡尔雅纳家族的领地与伯爵的贵族身份。”

“而在那之后,就是你们姐妹想要恢复自己的贵族身份,恢复家族的荣耀而去努力。”

0 ......... 0

“……只可惜,你们并没有那样的力量与才能,想要恢复自己的领地与贵族身份,现在看来是天方夜谭。”

在一般人看来,卡尔雅纳伯爵领地作为战王领域的一部分却被匈鬼入侵,臣民被残杀,他这位‘王’应该会怒而将尼勒普西自治领全部灭掉才对。

但真祖的想法与普通人不同,遗忘战王在历经长久的磨损后,他的一些思维方式已经变的奇怪。

在遗忘战王看来,这场自己麾下领主的耻辱性打败,那是连脸都不要了。

他不但没有动怒消灭入侵自己国度的匈鬼,反而迁怒于自家的臣子无能,只能说在长久的磨损下,第一真祖已经失去了为‘王’的资格。

第二真祖其实也是如此,在西乡于他的帝国首都肆虐时,竟然连面都不露,可见这些真祖的磨损有多么可怕。

他们的许多思考与行为方式,已经与常人完全脱节。

西乡的话语让面前的卡尔雅纳家的姐妹花都是怒火冲天,西乡这一番言语无疑是将她们心底最深处的伤痕给挖了出来。

“我所寻找的焰光夜伯的素体,正在这个尼勒普西自治领的议长手中,觊觎焰光夜伯力量的那个卑劣蠢货,他必将受到残酷的惩罚。”

“……看在你们贡献出了‘原典’的份上,就由我来为你们报仇吧,就由我将这百万匈鬼屠戮,让他们的生命化为‘血之记忆’!”

西乡露出残酷的笑容之.

第一百零一章 你不会以为这是圣杯战争吧?

尼勒普西自治领郊区地带的一座如同堡垒的庭院中,一位面容苍老,皮肤干枯的男子正站在庭院地下室中一座水晶棺前。

水晶棺并不透明,但从那若隐若现的缝隙里,依然能清晰的看到在那棺椁中安静躺着的,是一位年纪只有十二、三岁的纤瘦少女。

苍老的男子露出爱怜的神色,那干枯的大手轻轻的抚着棺椁,凝神注视着那里面的小女孩。

“我亲爱的妹妹啊,请在稍微等待一下,等到焰光之宴结束,等到第四真祖诞生。”

“……我必恳求第四真祖,让她赋予你血之眷属的身份,以第四真祖强大的生命力与魔力,来让你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