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63章

作者:朱之月

“天色破晓,雄鸡鸣啼,于此手动点燃圣火,让光明的帷帐在漆黑的火焰中燃烧,古老的宗教至今生机勃勃,对黑暗之神不可冷淡亵渎之语!”

西乡所化的大恶魔念诵着最是古老的言灵,那是黑暗与光明,天使与恶魔的最初由来,是创世纪与世界末日最初的概念。

那是《阿维斯塔》,古老的圣典,但是从他口中念出的却完全是颠倒的言语,他不赞颂光明而赞颂黑暗。

此乃宇宙诞生之初的最小公倍数,是一切造物之基本,是缺一不可的真实显盛!

“名为查拉图斯特拉之人,他将置马兹达于死地!”

恐怖诡秘的言灵充斥在这片海域之上,就仿佛连世界都在哀鸣,万物枯萎,由生而死,一切的一切都在衰老的概念下化作干枯。

漆黑色的火焰燃遍全身,拜火教的意义于此彻底显现。

在那火盆之中燃烧的,可以是圣火,亦可以是这带来一切终结与灭亡的黑焰!

“轰——”

西乡的恶魔真身一拳挥下,带着足以击碎千山,踏破万海的伟力,轰击在这大西洋之上!

第三星辰粒子体,带给了他无边无际的巨力,倒念的《阿维斯塔》,给予他最初的黑暗本源。

大海被轰击出一个巨大的旋涡,在黑暗的天空下,海洋发出了怒吼,发出了哀嚎。

肉眼可见的大海边缘,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所有的水滴被都轰击到天空之上,化为尘埃消散。

在这一瞬间,若是从宇宙望去,会见到大西洋的与波罗的海交汇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而那恐怖的余波继续扩散,顺着海洋轰击在了大陆之上,带来惊天的海啸,以及无数人哀嚎着的逃亡。

虽然如今西乡的这具六大恶魔之一的身躯还没有达到三位数,做到最终的质变,但是现在的他也足以造成对一方星辰的剧烈动荡。

对西乡来说,先不提他持有的恶神之母的灵格,光是如今的六大恶魔化身之一,就有着全能领域的上限。

他不需要去做什么,只要攫取这个世界的营养供自己成长,就足以变的更强。

而这几年里他啃食着这个世界,获得了充足的养料,自然也会有所成长。

就像是人类生长一样,小时候的人类成长的很快,短短时间内就能从一个婴儿长大。

不过随着成长到一个限制后,生长的速度就会开始变慢。

如今的西乡就处在这么一个阶段,从最开始的急速生长,到现在的变慢下来。

但他终归已经不在是胚胎的姿态。

就如同其现在的一击,已经能够让大陆架都随之晃动,形成巨大的灾害。

迪米托里叶那肆无忌惮的样子,正好想让西乡来试一试自己如今的力量,不是概念上的能力,仅仅只是最单纯的物理冲击。

那已经不是局限在一城一国的伟力,而是足以影响大陆的、击碎千山的威能。

西乡那一击并没有冲着迪米托里叶融合的眷兽而去,但仅仅只是冲击波的余威,就将那毒气击散,光波震碎。

就连迪米托里叶其与眷兽扭曲在一起的身体,也化为了一片片的残叶。

只不过眷兽的身体是由魔力构成的集合体,没有出现血肉纷飞的状态,只是化做最基本的魔力形态于空气中消散。

就连迪米托里叶引以为豪的融合能力,都在这恐怖的冲击之下被解开,那具与眷兽融合在一起的身躯,跌落在大海之上。

“轰隆隆——”

炸响的雷霆之光照耀在迪米托里叶的身上,他的身体彻底变成了残破的布料,就连发出痛苦的哀嚎都是难以做到。

西乡凝视着自己那燃烧着黑色烈焰的双手,感受着万物都在对着他朝拜的轻松快意,这亦是‘拜火’的意义。

数百米高的恶魔真身再次化为了西乡的人身,他踩在海面之上,天空依然雷霆炸响,但狂风与海浪却是为西乡分出一条空白的道路。

他缓缓的走在海面上,来到了落海之后漂浮着的迪米托里叶。

之前还兴奋的吸血鬼这时候满目疮痍,他呆呆的望着天空,见到西乡缓慢走来,就是灿烂笑道:

“……我本以为查拉图大人您夺走焰光夜伯的力量,是您需要那份力量。”

“但现在看来,您本来持有的力量,就比之真祖更强……”

090西乡听到这只吸血鬼的话,他呵笑一声道:

“……我比真祖更强这是理所当然的,只不过迪米托里叶.瓦特拉,你号称自己接近真祖,但这也只是你的号称而以。”

“你从未见过真祖出手,又怎敢说自己无限的接近他们,那三位真祖,其实比你想象中的要强的多。”

第三真祖嘉妲当时与西乡的战斗根本就没出全力,这一点西乡是知道的。

因为真祖的使命是封印那些眷兽,所以他们的战斗必然要有一个度,不能让眷兽从自己的封印中解开。

所以每一位真祖都是在压抑着力量去战斗。

如果那三位真祖不管不顾的释放自己所有眷兽的力量,毁灭一颗行星做不到,但如果说把这颗星球上的所有生灵与文明全部消灭还是没问题的。

所有真祖眷兽的暴走,就相当于是没有限制的无限核弹洗地。

只不过真祖有着足够的理智,哪怕是嘉妲那个磨损严重的第三真祖,都没有做出这种选择。

迪米托里叶怔了一下,苦笑道:“……您说的对,我从未见过真祖的力量,却自诩接近真祖,好像真的是我自大了。”

“……那么,您现在要如何处置我?杀死我吗?”

西乡看着颇为期待死亡的迪米托里叶,他突然露出一个笑容道:“……不,我觉得你适合当我的一个试验对象!”.

第九十八章 操纵生死大权的恶魔

“实验?”

迪米托里叶的表情很不自在,那笑容也变的有些难堪起来。

实在是实验这个词汇,总会让人联想到什么不好的东西,联想到深深的恐怖。

“安心,迪米托里叶……这个实验或许对你而言反而是一种幸福。”

西乡漫步走在迪米托里叶的面前,他踩在海面上蹲下身去,笑容平和又诡异。

“为什么长生者会在时间之下磨损,为什么拥有无穷寿命的人,会随着时间推移从而失去欲望,乃至于是妄图自我毁灭。”

“……我对这一点其实很好奇,所以,让我们来做一个游戏吧,迪米托里叶!”

“我很是怀疑这是否是无穷的寿命给予了生灵懒惰感,就像是愚昧的凡人一样,当自己拥有时就不会去珍惜。”

“……唯有失去的时候,人们才会后悔,去想要重新将其得到!”

“凡人如此平庸,意志力又如此浅薄,这正是我好奇的一点!”

西乡的手上再次出现了把无光的黑玉匕首。

他将这把如弯刀一样小巧的匕首慢慢的接近着迪米托里叶的身体。

迪米托里叶见过这把匕首的能力,那是‘命定之死’的具现化,是足以操纵他人寿命的恐怖之力。

就算是眷兽,都被这把匕首划过之后,刹那间失去了性命。

在西乡的话语中,就算是恒星这样的伟业,也会在其命定的死亡中湮灭。

迪米托里叶不觉得自己区区一个吸血鬼被这把匕首刺中还能活下去。

但是迪米托里叶并不惧怕,因为他过度的磨损,让他早就有自我毁灭的念头。

在与西乡相见之时,他就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即使死亡来临就在眼前,他也能平静面对。

这恐怕就是长生者相比于短命的人类最是令人赞扬的地方,那就是慷慨赴死!

迪米托里叶平静的注视着西乡将那把匕首刺入了他的肩膀。

没有任何疼痛感,甚至迪米托里叶都闭上了眼睛,带着笑意等待着自己化为灰烬。

但是数秒之后,死亡根本没有来临,他愕然的睁开眼睛,看着西乡道:“……查拉图大人,您…〃」…”

话音未落,这位战王领域的公爵就是神色大变。

那诡异的操纵寿命的力量席卷了他的身体与灵魂,作为吸血鬼的负之生命力出现了数字的正向转变。

本应没有自然死亡概念的吸血鬼,在这一刻有了寿命的概念,迪米托里叶清晰的感知到,自己的寿命被定格在了十年后!

也即是说,他最多只有十年可活,哪怕是不被他人杀死,在十年后作为吸血鬼的他也会寿终正寝。

那不是什么受了重伤而生命流逝,而是最单纯的自然死亡,也是所有吸血鬼所追求的终点。

但与此同时,在自己的寿命从吸血鬼变成了‘人类’时,迪米托里叶惊愕的发现自己那早已忘却的欲望竟然也如被烈火烹油,炸然而起。

而在这些欲望中,最强烈的无疑是人类的本能——求生欲!

在这一刻,迪米托里叶感到了恐惧,感到了对死亡的畏惧,还有着如凡人般妄图得到长生不死的极致渴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是……真是,真是如查拉图大人您所说,这到底是惩罚还是奖赏?这到底是幸福还是悲伤,就算是我也难以说明了。”

迪米托里叶捂着自己的脸发出了大笑声,笑着笑着竟然是哭了出来。

再次感受到了,感受到了失去千年的欲望,感受到了那畏惧死亡,以及想要逃离死亡的挣扎。

迪米托里叶无惧死亡,所以不管西乡之前如何威胁他,他也能平静面对,这让被冒犯的西乡很不满。

想要对一个人惩罚就要让对方恐惧,但如果对方连死亡都不畏惧,那惩罚就没有了意义。

但是迪米托里叶冒犯自己,就理应受到惩罚,所以西乡才是用这种方式,让迪米托里叶再次感受到了恐惧,再次敬畏起了死亡!

这既是衰老的力量!

“我切实感受到了您对我的惩戒,但对我而言,这种对死亡的畏惧与对生的渴求,又是一千多年来的追逐。”

“……我简直就像是被人劈成了两半,一半感激您的恩赐,一半憎恨您的无情!”

“这真是恶魔的行径啊,竟是让人都无法将其判定为善还是恶。”

迪米托里叶捂着脸大笑着又大哭着,眼泪顺着他的脸颊落下。

他的身躯飘荡在海面上,挣扎的站起。

迪米托里叶撕开自己肩膀处的衣衫,见到一个‘拜火’的女性头像黑色图案印在他的肩膀处。

那即是西乡赐予他的‘命定之死’。

迪米托里叶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然被西乡所掌握,西乡可以通过命定之死操纵他的寿命。

西乡既可以让其下一秒就死亡,也可以让他的寿命如过去一样亘古久远。

这是惩罚,也是恩赐,甚至西乡可以用这能力给予任何一个凡人永生,从而让所有的凡人都匍匐在他的脚下。

因为凡人拒绝‘衰老’!

“` 「看来实验很成功。”

见到迪米托里叶那激烈的情绪,西乡满意的点头。

“这个能力,甚至足以对抗‘磨损’,只要操纵他人的寿命,就能操纵他人的欲望。”

“……这是生灵的本能,会贪婪寻求自己所没有之物,所以长生者不惧死亡,而短命的人类最是恐惧死亡犬。”

“我,即使那掌控衰老,操纵人类生死大权的恶魔!”

西乡如此说着,神圣又邪恶,就如同这个能力一样,正是一半的光明,一半的黑暗。

甚至迪米托里叶在他的话语下,有些领悟了‘琐罗亚斯德教’(的诺的)的内涵,那即使二元性的统一与对立。

“您真是让我绝望,查拉图大人!”

“……我现在都不知道,在十年后我的寿命即将终结时,我是否会像一只忠犬一样匍匐在您脚边,祈求您能延长我的寿命!”

“即使我知道那将会放弃自己的尊严,但是对生命的渴求,真是如此美好的感受,已经忘却千年的渴望,我不想再一次忘记了!”

战王领域的公爵缓缓的单膝跪在了西乡面前,他盯着西乡站在海面上的双脚,狂热的道:“……能让我亲吻您的脚吗,查拉图大人!”

看着迪米托里叶眼中那扭曲的爱恋,西乡眉头一挑,“……滚吧,迪米托里叶!去享受我的赐福,同时也是对你的诅咒!”

这家伙也太恶心了,如果他是个漂亮的女人,西乡到不在乎让他亲吻自己的脚,把鞋脱了都没问题!.

第九十九章 永生陷阱,忒修斯之船

吸血鬼这个群体也是分为三六九等的。

就如同吸血鬼的最顶层必然是那几位真祖,而后便是由真祖诞生的第一世代吸血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