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62章

作者:朱之月

但正因为是发自真心,西乡才会感到恶寒不已。

这家伙竟然和第二真祖一样,不但喜欢女的,竟然也喜欢男的!

看来之前跟在他身边的那两个美少年吸血鬼,与他是捅与被捅的关系啊。

之前还愤怒的奥萝拉这时候是目瞪口呆。

不管怎么说,她的性格也是女性,之前还被迪米托里叶表白,下一刻表白的人就对另一个人表达爱意,这让她深深的怀疑起了自己的魅力。

如果迪米托里叶表白的是女人还好,但他偏偏表白的对象还是西乡这个男人,这让奥萝拉都开始怀疑起了自己。

“真是令人作呕,迪米托里叶卿……我甚至已经有些受不了你了。”

西乡有些困顿的摇了摇头,他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表白。

就算现在的他的确很帅,但他真的对男人不感兴趣。

0 ·······求鲜花····· ········

“您要对我进行鞭笞了吗?查拉图大人……我也已经是迫不及待了!”

“……我迫不及待想要将您吞噬,想要将您融入我的身体,那样,我所深爱的您就能与我永远在一起了!”

迪米托里叶神色疯狂,下一瞬那股疯狂就是化为了肃穆,这才是这位战王领域公爵在面对强敌时的姿态。

“来吧,跋难陀!!将我所深爱的查拉图大人撕裂,让我与他有一个浪漫的夜晚!”

“斯哈——”

随着迪米托里叶的大声敕令,从他的血液之中,出现了一只漆黑之色,由无数利刃组成的大蛇!

这只大蛇眷兽敷一出现,就是对着天空吐着信子,然后大蛇蜷缩起自己的身体,化为了一个由利刃形成恐怖球形,往西乡旋转而来。

恐怖的巨蛇带着足以撕裂一切的阴狠,张狂而傲慢。

“在过去,我只是缺少大规模的攻击手段,才会想要得到焰光夜伯,但这不代表着我本身就弱啊。”

0 ......... 0

“……我的力量可不是来自于‘世界树’游戏,于我而言,世界树游戏的极限实在是太弱小了,就算把所有的玩家都加在一起,勉强也就算是一个四位数吧。”

“我的力量,来自于琐罗亚斯德教的恶神之母,我乃是掌握‘衰老’的大恶魔!”

西乡如同念着言灵般低语着,他姿态潇洒的往前迈出一步,以吸血鬼的肉身绝对不可能达到的速度,在一个刹那间错开了那只巨蛇的攻击。

跋难陀的利刃卷在这片甲板之上,瞬间就是将这艘游轮撕碎,溅起无数的木屑与钢筋。

而西乡闲庭信步,在迪米托里叶的目瞪口呆下,轻轻的划过手中那无光的黑玉匕首。

“在此,赐予尔等寿命的终结!”

刀刃划过巨蛇的身体,没有留下任何的伤痕。

但是那巨蛇的躯体停顿在了半空中,这只由魔力构成的眷兽,竟然出现了衰老的颓废,所有的利刃都是生锈,巨蛇的身体亦是随之化为了飞灰。

只是一秒不到,这强大的眷兽就是失去了生命。

在这一刻,迪米托里叶终于是看出了西乡力量的本质。

他忍不住的往后退了一步,愕然道:“……你并不是击溃了魔力,也不是单纯的杀死眷兽。”

“……你是赐予了寿命的终结,你让我的跋难陀自然的死亡了!”

“你掌握的,是操纵‘寿命’的能力!”

“……你将跋难陀的寿命定义为了下一秒就会走到尽头,所以,它死了!”

西乡把玩着手中的匕首,轻笑着道:“……没错,这便是‘命定之死’的真面目。”

“……所谓必定的死亡自然是寿命的终结,而我能够让那永恒的寿命缩短为刹那之间。”

“就算是寿命最长的高达1500亿年的恒星,只要将那一千五百亿年化为一秒,它也会瞬间衰老而崩溃。”

“……吾之利刃,足以崩溃辰星!”

这既是‘衰老’本质!之.

第九十六章 大恶魔的真身

“操纵的原来是寿命嘛……这真是令人难以想象到的能力。”

迪米托里叶往后退去的身躯止住脚步,但是他眼中的警惕与惊奇却更加的强烈与隆重。

那股惊异感很快的就被这位战王领域的公爵压在心底,他的神色渐渐变的狂热起来,呼吸都是带着灼热的兴奋。

“太棒了,查拉图大人!您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可怕,虽然不知道您口中所说的赐予星辰的死亡只是形容还是现实。”

“……但是现在这样的您,让我忍不住的想要去厮杀一番,哪怕是为此付出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我将竭尽全力,不,这简直是对您的侮辱,因我面对任何的对手时,都会用出自己的全部实力,这才是对对手的尊重!”

“……所以对您说什么竭尽全力,就是最大的不敬啊!”

迪米托里叶喃喃低语着,随着他那炽热“零九零”的言语,其作为吸血鬼的血脉狂啸的沸腾起来。

“轰隆——”

游轮附近的海面炸起一道惊天的水柱,一只巨大的青蛇在咆哮声中从海底冒出。

伴随着这只青蛇的出现,海面出现了冻结的现象,虽然没有妖姬之苍冰那么夸张,但也足以被称作是海上的灾难。

与此同时,一片海水如同获得了生命,由海水构成的蛇形从海平面上张牙舞爪,巨大的气压压迫这片空间,带来足以令人血液沸腾的超高压力。

紧随其后出现的,是化身为狂洋的黑色巨蛇,眼中冒着毁灭光线的青绿色大蛇,浑身散发着金色光辉的神圣之蛇。

以及身上有紫色图案,背有尖鳞,在口中酝酿深紫毒气的邪恶之蛇。

各种五花八门,有着各种阴暗色彩的大蛇出现在这艘游轮的四周。

据说迪米托里叶共有八只眷兽,除了刚才已经被西乡一击消灭的一只外,现在的迪米托里叶召唤出了自己的六只大蛇。

“不够,不够,还是不够……仅凭这样的力量又如何让查拉图大人您注视一眼!”

“……我之所以能够吞噬第一世代的吸血鬼,凭借的是我独有的能力,那就是让眷兽融合的能力!”

“查拉图大人看着我吧,曾经我以这招吞噬了真祖之下最强的吸血鬼,夺走了对方的血之记忆,获得了接近真祖的实力。”

“……我一直在寻找着遗忘战王,希望能与那位我的‘王’进行一次殊死的搏杀,但那位王从未见我。”

“我明白的,漫长的生命让我有着寻死的需求,王其实是怜悯我,不希望我这么快就去寻求死亡。”

“……但是战斗,与强敌的战斗是我永远也无法停歇的脚步,无法与王对峙的我,就与得到了焰光夜伯之力,可以被称作第四真祖的您来厮杀吧!”

迪米托里叶捂着自己的头狂热的大笑着,他根本就不在乎自己是否是西乡的对手,也不在乎自己这样做是否会迎接毁灭。

对迪米托里叶这种被磨损的只有战斗的欲望,失去了对生的渴望的吸血鬼而言,这份与强敌战斗,毁灭前的激动感,就像是毒品一样让他沉迷。

可以这么说,与人的厮杀对迪米托里叶来说就是毒品,而身体与意志已经磨损严重的他,唯有品尝这些毒品,才能得到生的感悟。

“嘶嘶嘶——”

令人作呕的,极其恶心的蛇的吐信声传来,那不是一只蛇在吐信,而是成百上千的蛇同时在吐着自己的信子。

在迪米托里叶的头顶上方,一只巨大的蛇团出现,数以千百计的毒蛇就像是交尾一样团在一起,那些狰狞的蛇头都是紫色青幽的剧毒之色。

这么多的恶心的蛇团在一起,简直让人SAN值狂掉。

而迪米托里叶还嫌不够般,从他的身上爆发出一股惊天的魔力。

随着这股魔力爆发,就算是迪米托里叶这位吸血鬼都是面色苍白,身躯摇摇欲坠,可见他用出了自己的全力。

之前被他召唤出的六只蛇开始了融合,这些蛇全部融入了这一团扭曲恶心的蛇群中。

那就像是一只长满毛发的海胆,每一根突出的尖刺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蛇头。

这七只蛇融合在一起,化为了一个巨大的肉团,而迪米托里叶本身竟然也融入了那一扭曲的肉块中,其中一只巨蛇的脸变成了他的样子。

“你才像是从星球之外来的外星生物。”

西乡看着让巨蛇吞噬了自己,从而变成丑恶怪物的迪米托里叶,他感叹了一声。

他虽然是恶魔,但也没兴趣把自己变成这幅恶心的样子。

西乡自认为自己是优雅的恶魔,而不是什么‘古神’。

“哈哈哈哈!!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查拉图大人。”

“……眷兽并不是那么好操纵的,就算是我同时使役七只眷兽也感到困难,更遑论还要将它们全部融合了。”

“所以,我只有用这种方法,将自己也与眷兽融合在一起,与它们进行魔力与灵魂上的交流,如此才能勉强的控制住这些眷兽0 .......”

那其中一只化为迪米托里叶头颅的蛇头发出了他依然阳光明媚的声音。

“奥萝拉,你们暂时退下吧,这个丑陋的怪物就由我来解决。”

西乡抬了抬手,示意焰光夜伯的素体们都是退下。

“原初大人?”

奥萝拉忍不住的开口出声,她觉得想要与这么扭曲的眷兽战斗,还是需要她们这些眷兽的寄生体。

“你们的身体可支持不了这样频繁的使用眷兽,一次两次到还可以,但稍微使用次数多了,你们的身体就会破碎。”

西乡没有理会奥萝拉的劝说。

这些焰光夜伯的素体们,只不过是天部制造出来的封印第四真祖眷兽的道具。

道具使用一两次还好,但只要使用多了,自然会出现问题而损坏。

天部并没有完全封印眷兽的能力,否则当初他们也不会为眷兽的肆虐而感到无可奈何了。

唯有在经过焰光之宴让第四真祖完全复生后,才不渝有身体坏掉的危险。

不过那时候奥萝拉等人也会消失,诞生的将是新的第四真祖的意志。

这也是西乡想要去解决的事情,他不需要所谓的第四真祖,他需要的是奥萝拉等十二人的存活。

“真是太温柔了,查拉图大人,就算是面对这些道具,您也如此温柔以待!”

“……那么请让您的温柔,也给予我吧!”

5.8  迪米托里叶嘶声大喊,那一团扭曲的蛇球,无数的蛇头发出了自己的攻势。

有剧毒的紫雾,有粗大的光柱,也承载海底最深处压力的恐怖水压,有造成物质热量高升的微波震荡。

有邪恶与光明共存的诡异之光,亦是有冻结海面的寒冷之雾。

这几乎就是融合了迪米托里叶所有眷兽能力的最强一击。

西乡面对那铺天盖地,近乎遮蔽了所有视线的‘弹幕’,他的人身燃烧,散去了自己作为人类的体态。

下一瞬出现在这片海平面上的,是一个身高数百米,浑身燃烧着漆黑色的火焰,恐怖而邪异的巨人。

这才是西乡的恶魔形态,是他的真身与真面目!

与此同时,第三星辰粒子体这个足以拯救人类文明的第三类永动机的力量,为他这恶魔提供着无穷无尽的能源.

第九十七章 于此点燃圣火!

那高达数百米的恶魔身躯,带来无穷无尽的压迫感。

随着西乡展现出自己的恶魔真身,这方世界都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为恶魔的出现而惊惧。

天空之中乌云密布,雷霆炸裂在云层之中,好似狂风暴雨即将降临。

大海波涛汹涌,掀起了数十米的浪涛,只是一个海浪扑来,就是将迪米托里叶那艘已经破损不堪的游艇彻底掀翻。

奥萝拉等焰光夜伯的素体,在西乡的命令下远远的逃离开来,甲壳之银雾利用些许眷兽的力量,将所有的姐妹们化为雾气,暂时躲避着异常的天象。

恐怖的衰老之意以西乡为中心扩散开来,席卷大洋,覆盖着大陆,他的存在甚至让遥远彼端的人类都感到深深的恐惧,生出难以明说的恐慌。

琐罗亚斯德教六大恶魔之一展露了自己的真身、

虽然现在西乡的这具恶魔之身还没有抵达三位数的领域,但是却也已经有了‘人类最终试炼’的些许端倪。

那是阻碍人类文明发展的枷锁,是人类难以战胜,07却又唯有人类才能战胜的最后灾难!

“恶神之母阿莉曼,当此致祭行礼之际,我高攀双手,为所有潘思德.迈纽的造物祈求黑暗与死亡!”

“……恶神之母阿莉曼,她为所有纯洁、虔诚的信徒安排好永恒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