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61章

作者:朱之月

第九十四章 您的威能如渊如海,您的意志不可动摇!

“轰——”

轰然巨响之下,一架位于波罗的海上空的私人飞机,被一枚地对空导弹轰中,化为了一片片的残骸与烟花,燃烧着火焰从数千米高空坠落。

“律——”

就在那飞机爆炸的瞬间,有一只浑身漆黑,有着深红色鬓毛的骏马从爆炸的火光中出现。

西乡骑在双角之深绯上,那骏马于空中奔跑,从数千米的高空往海面奔去。

就在这只骏马的双足触碰到海平面时,整片大海都是升腾起了冰冷的迷雾,那迷雾带着极地的冰寒,刹那间将整座海面冻结成了冰面。

双角之深绯踩在冰面上,她从奔跑的形态变成了缓慢前行,姿态优雅。

就在海平面的不远处,有一艘巨大的豪华游轮同样被妖姬之苍冰冻结,矗立在冰海之中。

西乡就如同一位参加比赛的盛装舞步选手,他坐姿端正的骑在骏马之上,小跑着来到那艘被冻住的豪华游轮前。

随着双角之深绯轻轻一跃,她就是带着西乡落在了游轮的甲板处。

甲板之上正站着三个人。

为首之人穿着白色西服,他有着一头金色的短发,面容俊美,年龄看起来也就只有二十岁左右,带着贵气优雅的笑容。

而在其身后的则是两位美少年,其中一位也是金发碧眼,外表年龄与为首之人差不多,表情严肃。

另一位则是一个外表十五、六岁的柔弱少年,乍一看以为是一位纤细的美丽少女,娇小温柔。

两人站在身后,神情恭敬,微微垂首而立。

西090乡在将三人扫视一眼后,注意力放在了为首之人的身上,他轻呵了一声,笑着道:“……耍蛇的,你这算是不打自招吗,竟然敢袭击我的飞机。”

“……不过看来你也不算太傻,没有将作案工具带着,这艘游轮确实只是普通的民用游轮,并没有发射导弹的系统。”

迪米托里叶.瓦特拉,战王领域的属地奥尔迪亚鲁公国的公爵,也即是战王领域的贵族。

在吸血鬼中他既不算太老也不算太年轻,为人极其的好战,喜欢在全世界各地挑起争端,算是战王领域里最出名的吸血鬼之一了。

迪米托里叶.瓦特拉并不是第一真祖的孩子,也即是说他不是初代吸血鬼。

但是他却凭借着自己的能力与天赋,还有那股疯狂的劲头,曾经吞噬过一名战王领域的前世代吸血鬼,从此名声大噪。

要知道在吸血鬼里跨越阶级去吞噬同族是非常罕见的,尤其他吞噬的还是遗忘战王的第一代子嗣。

西乡认识这个吸血鬼,或者说是南宫那月在欧洲闯出空隙魔女的大名时,与这个吸血鬼打过几次交道。

迪米托里叶.瓦特拉神态恭敬,姿态优雅的一只手扶在身前,对着西乡鞠了一个躬道:“……贵安,来自深远外域的恶魔,夺走焰光夜伯纯洁之人。”

“……查拉图斯特拉大人(ahfi)!”

西乡的眉头挑了挑,什么叫夺走焰光夜伯的纯洁,这话可是很有歧义。

不过迪米托里叶说的也不算错,吞噬了原初,以恶魔之身夺走第四真祖眷兽的西乡,就相当于是夺走了焰光夜伯的纯洁。

在问候完西乡后,迪米托里叶又是抬起头来看向了高空。

只见在数千米的高空中,那被地对空导弹轰炸成碎片的私人飞机,在停顿了刹那间后,就如同时光倒流一样,一切都在恢复原貌。

燃烧的火焰熄灭,掉落在海中的残骸往天空飞去,那就像是将电影倒放,在那一片空间里,让万物的时光都在倒流。

只是几个呼吸后,之前被炸成碎片的私人飞机再次翱翔在天空之上,往战王领域腹地飞去。

“这是水精之白钢的力量……在使用第十一眷兽的同时,还能召唤第十二眷兽与第九眷兽。”

“……作为一只恶魔,您对眷兽的掌控令我们这些吸血鬼都是汗颜,要知道使用眷兽不光要动用自身的魔力,还需要强烈的精神意志。”

“从这就能看出查拉图斯特拉大人您的威能如渊如海,您的意志不可动摇。”

迪米托里叶赞叹出声。

要知道就算是普通吸血鬼能够使用真祖的眷兽,也最多只能驾驭住一只,并在短暂使用后就会精神不支失去意志。

但西乡能够这样轻松驾驭焰光夜伯的眷兽,还能游刃有余,在迪米托里叶看来,他与真祖也没什么两样了。

“你提前来到我的飞机坠毁之地,可见你对此事早就知晓,耍蛇的你不会这样大胆的站在我面前,就是为了说这几句话吧。”

西乡神色平静,他从双角之深绯身上下来,在他背后五位焰光夜伯的素体并排而站。

南宫那月就一直管迪米托里叶叫耍蛇的,因为对方的眷兽全部都是蛇。

因此西乡也就跟着这么叫了。

“袭击您座驾并不是我做的,那枚导弹是从北海帝国发射而来。”

“……他们认为您会来到战王领域,可能是要与遗忘战王签订什么条约,在加上您与阿尔迪基亚王国皇室关系很好,这让他们更加警惕。”

“毕竟北海帝国与战王领域还有王国土地相连,会紧张的做出如此蠢事也是可能的。”

迪米托里叶依然彬彬有礼的说道。

西乡的神情似笑非笑,“……先不提北海帝国那里,他们既然敢对我发射导弹,就要准备好接受我的报复。”

“……不过北海帝国之所以会有这样错误的情报与判断,也是有你从中作梗吧。”

迪米托里叶并不否认这一点,他笑容阳光的道:“……我相信那么区区一枚地对空导弹,是不可能对查拉图大人您造成任何伤害的。”

“但做出这种事,就要准备好接受惩罚……看来迪米托里叶.瓦特拉,你真的活的太久,想要寻求死亡。”

西乡叹了口气,语气玩味的道。

他的话语并没有让迪米托里叶害怕,反而让这个金发美男子兴奋的道:“……您愿意与我一战吗?如果是的话,那真是太好了!”

“……能与真祖一战,那真是我梦寐以求之事,我的心在澎湃燃烧,我的血液在激烈流动,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

迪米托里叶.瓦特拉咧开嘴角,像是个变态般兴奋的拍了拍手。

在他背后的船舱处,走出来了三个焰光夜伯的素体。

“这就是我的报酬,查拉图大人!”

“……她们便是保存在战王领域的三个焰光夜伯,第三眷兽龙蛇之水银,第四眷兽甲壳之银雾以及第五眷兽狮子之黄金!”

“我已经将她们收集完全,送到了您的眼前,就不劳烦您前往战王领域了!”

迪米托里叶深深的躬下身说道。

“我只有一个要求,来吧,查拉图大人,让我来感受您那如渊如狱的伟力,不光是您夺走的焰光夜伯的力量,还有您身为恶魔的力量!”

迪米托里叶激动的浑身颤抖,在那激情的喊道。

西乡眉头轻挑,不置可否的笑道:“……真的想要感受衰老吗,蠢货!”

“……长生者之所以会在漫长时光中感到对死亡的无所畏惧,是因为你们能够长生而以。”

“这就跟那些吃的太饱就会四处杠人的白痴们一样,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但是当长生者变成了短命种,如同人类一样会自然死亡时,衰老与死亡的最大恐惧,依然会降临到你们的身上。”

“这既是‘人类无法跨越的鸿沟’,‘人类最终的试炼之一’!”

“……既然你对自己的生命不在意,那么现在它就已如风中残烛!”

西乡的右手上突然燃烧起了漆黑色的火焰。

那火焰没有温度,既不冷也不热,但却散发着亘古的苍老气息,就算是时光被那气息浸染,也会随之衰老,走到尽头!

黑色的火焰化为了一把弯曲的匕首,那黑色是如此的深沉,像是一块无光的美玉。

但迪米托里叶见到那把匕首,他惊愕的发现自己停止的时间竟然流动了起来,他本是无尽的寿命,竟然出现了尽头!.

第九十五章 吾之利刃,足以崩溃辰星!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迪米托里叶舔了舔自己的唇,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西乡手中的那把弯曲的匕首,从灵魂的深处涌现出极致的警惕。

“是什么东西,你只要试试就好了,耍蛇的。”

西乡手指间把玩着匕首,似笑非笑的看着迪米托里叶。

“迪米托里叶大人!”

位于迪米托里叶身后的两位美少年忍不住的出声,同为吸血鬼的他们,也从那把无光黑玉的匕首上,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明的压迫感。

那是直刺灵魂的,会让所有长生者畏惧疯狂的恐怖之物!

“退下吧,带着其他人退到另一艘游轮上去!”

迪米托里叶抬起自己的手,他面色凝重,但是那好战的情绪却毫不动摇。

两位美少年还想要再劝,但在迪米托里叶那如蛇一般的冷酷眼眸下,两人不敢再说什么,只是低头应了一声-‘是’,快速离开。

西乡也没有直接出手,他是恶魔没错,但不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就随意屠杀的疯子。

杀戮只是他的手段,而不是娱乐。

一艘艘的小艇出现在海面上,这艘游轮上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慌忙离开,就在数海里外,还有着迪米托里叶的另一艘游轮停在那里。

看来迪米托里叶也早就知道,当自己挑衅西乡后必然会经历一场大战,而这艘海上游轮在焰光夜伯的眷兽下,绝不可能还存在。

“看来你比想象中的还要有理智,竟然会让自己的下属离开。”

西乡燃烧着黑色火焰的眸子注视着海面上的游艇,不在意的说道。

“毕竟他们也侍奉我多年,我只对如您这样的强者感兴趣,对那些弱者没有丝毫的感触。”

迪米托里叶即使目光难以离开西乡手中的匕首,但他依然笑容明朗,彬彬有礼。

“哈,原来你之所以会这样给予下属生路,只是因为在你眼中,他们是弱者,不需要去多加关注。”

“……从这一点来说,我们的观念到也有相似之处,弱者因强者的强权而自断善恶,强者因轻蔑弱者的渺小而绝不同情。”

西乡诉说着自己的理念。

迪米托里叶神色惊喜的道:“……没想到我与查拉图大人您竟然还有这样的共同点。”

西乡轻蔑一笑,“……但可惜,我却不觉得与你有共同点而感到高兴。”

迪米托里叶若有所思道:“……是因为在您的眼中,我是个弱者,所以您不会对我产生同情吗?”

恶魔看了迪米托里叶一眼,露出笑容道:“……听到你这句话,我倒是也要对你稍有改观了。”

“……最起码你很有自知之明,比之那些蠢货要聪明许多,从这一点上来说,我要给你欣赏。”

迪米托里叶深吸口气,他笑容阳光的道:“……很高兴能得到大人您的赞赏,这是我最近十年来,最高兴的一刻。”

随即,这位战王领域的吸血鬼公爵看向了位于西乡身后的奥萝拉,用着夸张赞美的语气道:

“……奥萝拉.弗洛雷斯缇纳,你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耀眼,当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时,我就想表达对你的爱意!”

站在西乡身后的奥萝拉吓了一跳,她往后蹦了一下,怒视着迪米托里叶道:

“……汝、汝在说什么呢!吾都没有见过汝,汝竟然就大胆的敢对高贵的吾求爱?”

迪米托里叶弯下腰身道:“……是的,奥萝拉小姐,在见到与你长相一样的焰光夜伯的素体时,我就为你们的美丽所迷。”

“……但是那些素体就像是人偶一样无法表达自己的情感,这让我太过于失望,觉得她们很无趣。”

“直到见到了你,奥萝拉小姐,见到你拥有如此充沛的情感,如此美丽的容颜与强大,我的心也在怦然跳动,想要向你表达自己的爱意。”

奥萝拉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感动,她怒视着迪米托里叶道:“……大胆,汝真是大胆!吾之高贵岂容汝之玷污!”

“……吾必将斩去汝之头颅,以泄吾因汝言语所造成的亵渎,吾要将汝冻结成永恒的冰雕,夺取汝之生命!”

说完之后,奥萝拉还偷偷的看了西乡一眼,仿佛怕他生气一样。

西乡这时候倒也没想到,奥萝拉竟然还有这样发怒的一面,虽然她的中二病好像有些严重,但那样的发言倒也很有气势。

迪米托里叶并不介意奥萝拉的怒骂,他的眸子带着一抹遗憾,那遗憾倒不是奥萝拉对他的拒绝,而是——

“可惜,在见到了查拉图斯特拉大人后,我就对奥萝拉小姐你失去了兴趣。”

“……现在,我更想对查拉图大人表达自己的爱意,因我发现我与大人您在许多观念上竟然如此的一致。”

“您对弱者的那份蔑视与不可同情的理念,简直是深入我心,您那份无所顾忌,给这世上带来混乱的行为让我惊喜不已。”

“……见到了您后,我才知道原来爱情是这样的美妙,如果您能接受我的爱,我将会多么的幸福!”

迪米托里叶神情狂热又激动,他这些话绝对是发自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