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60章

作者:朱之月

而就在那风暴眼中,西乡安静而立,在他的身后奥萝拉拽了拽自己身上罩着的黑色长袍,随时准备听从西乡的命令冻结大地。

“呜哇……”

“果然是第七眷兽夜摩之黑剑。”

在那巨大的深坑中,灭绝王朝的第九王子易卜利斯贝尔.亚吉兹努力的从泥土中爬了出来,他口吐鲜血,喃喃低语。

这位王子的身上冒着黑烟,一只胳膊已经不知去向,受了不轻的伤。

夜摩之黑剑的魔力在他的身上肆虐,继续破坏着他的身体。

也幸亏在关键时刻他召唤出了自己的眷兽,并且跑的足够快,脱离了核心地带,这才让他虽然断了一只胳膊,但却还有行动能力。

“我就记得第六眷兽与第七眷兽都是在混沌境域中,她们是一起的,既然见到了‘冥姬之虹炎’,就应该会见到‘夜摩之黑剑’。”

易卜利斯贝尔.亚吉兹这时候庆幸不已,还好他反应足够的快,否则现在的他就和他那姐姐一样的悲惨了。

第九王子用着复杂的眼神看向那洞坑的中心处。

第二公主麦薇亚这时候已经不成人形,她的身体完全扭曲着,褐色的肌肤变的焦黑,身体缺失了很大一部分,简直就像是一团烧焦的肉球。

但即使如此,这位第一世代的吸血鬼依然没有彻底死去,‘肉团’努力的张开嘴,从嘴中冒出一片黑烟,挣扎着呼救道:

“……救救我……易卜利斯贝尔……救救我,弟弟!”

这一刻,她甚至喊出了弟弟这个一辈子都没用过的词汇,声音悲戚。

对于一个年级不大的吸血鬼而言,她还是畏惧着死亡的,那金色瞳孔中的恐惧让她看起来极其可怜。

第九王子移开视线,不再和自己的姐姐对视。

先不提这个姐姐之前就想杀死他,他不可能去救。

就算他想去救,这时候的第九王子自己都是自顾不暇,哪里有那个余地。

“凯布山纳夫!”

易卜利斯贝尔.亚吉兹抬起自己尚在的一只手,从血液中召唤来了一只眷兽。

那是一只大小有十四五公尺的金色猎隼,这猎隼一出现就是发出了鸣叫,煽动着翅膀挡在自己宿主的身前。

第九王子能召唤的另一只眷兽已经被夜摩之黑剑消灭,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再次复活了。

但即使召唤出了猎隼后,他也不敢发动攻击,只是用着警惕的目光盯着西乡。

易卜利斯贝尔.亚吉兹知道,如果自己主动攻击,那将是找死的行为。

‘竟然连续使用了两只眷兽发起这样的天灾,但依然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这家伙是真的焰光夜伯吗?’

易卜利斯贝尔.亚吉兹注视着面无表情的西乡,他心中思索着,有些绝望。

“不愧是第一世代的吸血鬼,在接下夜摩之黑剑的一击后竟然还能活下来。”

西乡这时候开口出声,他饶有兴趣的目光打量了两位公主和王子一眼。

“焰光夜伯,你这样对灭绝王朝的首都造成破坏,就不怕第二真祖大人发怒吗?”

易卜利斯贝尔.亚吉兹不知道西乡的名字,只能用这个称呼来称呼他。

他沉着脸说道,希望能借助第二真祖的名字狐假虎威,这是他活下来的唯一机会。

“第二真祖?哈,你看这座城市都被破坏的这么严重了,他有出来吗?”

“……其实我到更希望他能出来一下,这样的话有些事也能提前解决。”

西乡嗤笑一声,对这位王子的威胁全然不在意。

反正他和圣域条约国的战争在所难免,如果第二真祖真的出现,那西乡反而会更加高兴。

他完全可以在这里与第二真祖大战一场,赐予他‘命定之死’。

如此一来还能将敌人各个击破,不用面对未来的围攻。

但可惜的是,三位真祖都是行踪诡秘,就算是嘉妲都不知道平常时第一真祖与第二真祖在哪。

西乡会用夜摩之黑剑破坏这座城市,也未尝没有将那位真祖引出的意思。

不过看来那位真祖对这座城市并不在意,最起码相比于城市,他更在乎焰光之宴的举行。

易卜利斯贝尔.亚吉兹神色沉下,对方都这么对首都破坏了,但真祖依然不出现。

这就代表着第二真祖乐见其成,他是不可能再出现了,这让第九王子更加绝望。

“你们来了。”

 090 西乡的目光往一旁望去,只见到有两个穿着类似战斗服,面无表情,与奥萝拉长相一模一样的少女走来。

她们有着虹色的秀发与焰光之瞳,在联袂而来后,都是对着西乡垂下美丽的螓首,恭敬道:“……原初大人!”

焰光夜伯的十二位素体是可以分享自己的记忆的,因此当第九眷兽与第十一眷兽出现时,她们就已经分享到了奥萝拉等人的记忆。

两个素体神情微微变幻,那没有多少表情的美丽容颜上,出现了情感的印记。

“很好,既然已经找到了你们,那么这出闹剧也可以结束了。”

西乡对着两位素体中的一位抬起了自己的右手,“……迅疾到来,双角之深绯!”

随着西乡言灵落下,那到来的两位素体中的一位,身上爆发出了恐怖的魔力,她的身躯化为一只有着深红鬓毛的双角黑马,震动着周遭万物。

“律——”

漆黑烈马发出鸣叫,她在半空中奔跑一圈,随着她抬起自己的双角,一种高频率的震荡波就是横扫万物!

“凯布山纳夫,保护我!!”

第九王子嘶声裂肺的大声喊道,他睚眦欲裂,让那猎隼挡在自己身前发出了无数道的风之刃,与那肉眼无法看见的震动波相撞!

没有惊天爆炸的声响,在切割般的无声无息中,一切物质都在那震荡波中化为了粒子,大地变成了细小的结晶。

而在发动了双角之深绯的能力后,西乡转头就走,根本不在乎自己造成了什么样的破坏,只留下一道天灾恶魔的背影.

第九十三章 长生者的‘磨损’

“这是什么啊……也太残忍无情了吧。”

在那又被‘双角之深绯’肆虐而过的残虐大地上,在那满是被粉碎的物质粒子,找不到任何无机物与有机物的细沙之中。

灭绝王朝的第九王子勉力的从深陷的砂砾里爬了出来。

现在的他就和之前他的姐姐一样,身体残破不堪,几乎失去了身体的三分之二,仅仅依靠着第一世代吸血鬼那强悍的生命力勉强生存。

西乡那不分青红皂白,随便说了两句话后就是进行的虐杀与破坏举动,让这位第九王子感到深深的畏惧。

一个人持有强大的力量不可怕,如果对方是个好说话的人,甚至是个‘遵纪守法’的人,那么人们会想的绝对是如何去利用他。

但是面对西乡这种不给任何理由,完全我行我素,只为破坏与杀戮的恶魔行径,如此不可理喻的怪物,只会让人从心底最深处感到畏惧。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自己虽然受了重伤,但好歹也逃离出了自己姐姐给他留下的围杀网。

而方圆十公里范围内,除了他这位王子外,不管是他那个蛇蝎心肠的姐姐,还是其他活着的生物,已经全部都是死光了。

西乡的表现向他诠释了一番何为天灾,何为真正的‘焰光夜伯’!

“王啊,您为什么要纵容这样的怪物,完全不理会任何的秩序,只知混乱的怪物!”

第九王子躺在废墟中,失神的望着天空喃喃低语着。

虽然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大不敬,但是他本能的觉得,那个能够随意行使焰光夜伯力量的怪物,他的目标绝对不仅仅是完成‘焰光之宴’。

……

“哈,无趣,第二真祖还真是能忍,这些‘磨损’严重的长生者,他们的思维方式真不能用正常人去思考和理喻。”

灭绝王朝首都的机场,西乡坐在VIP的休息室中安静的等待着。

他的飞机随时可以起飞,在来到这里前,他就已经得到了灭绝王朝官方的所有通行文件,可以不理会这里的航空管控规则。

西乡之所以没有直接走,只是期待着第二真祖能够到来。

但是看情况那位真祖是真的不打算露面了,恐怕自己就算是在这个国家随意肆虐,那位真祖也不会露脸。

从正常人的角度看,西乡的行为是彻底的打脸,作为这世上唯有三位的真祖,不应该任他胡来。

但现实就是这位第二真祖是真的无所谓被打脸,就仿佛他根本没有尊严一样。

思来想去,西乡也只能认为第二真祖就是被‘磨损’弄的精神出了问题。

这让西乡也有些担心,他现在才活了五十多年,很长一段时间内不必在乎长生者必将经历的那种痛苦。

但真等他活到了几千上万年时,他是否能扛得住那时间长河的冲刷?

“算了,这个问题不用去想,那是几千年后的事,现在就去想这些只会让人心情不好〃」。”

西乡摇了摇头,他端着一杯鲜艳的红酒,在他旁边的沙发上,正坐着五位长的一模一样的少女。

除了奥萝拉的情绪比较亢奋,表情比较多外,其他的四个素体都是面无表情的样子。

但吞噬了原初的西乡知道,她们其实有自己的情感,只是不善于表达,或者说是不想表达。

“小那月估计又要头疼了,家里又多了几张嘴……不过这还不是最头疼的,到时候多出来十二张嘴,她也会抱怨吧。”

“……哎呀,这稍微有些不好办啊,三胞胎甚至五胞胎还能理解,但你说要是生出十二胞胎,就算是我也不信啊。”

“尤其是小那月那体型,怎么也不像是能生出十二胞胎的样子。”

西乡摩挲着下巴,想着南宫那月见到这么多焰光夜伯素体时的表情,他就是忍不住的笑出声。

这个世界与他最亲近的,自然就是与他签订了契约,帮他定位这个世界,让西乡能够攫取世界营养从而得到成长的南宫那月。

现在的话,大概还要加上这些焰光夜伯的素体,吞噬了原初的灵魂,与这些素体灵魂相连的西乡,已经把她们当做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走了,奥萝拉还有你们,是时候前往战王领域了!”

坐了许久的西乡站起身来,他招呼了一声,五位焰光夜伯的素体紧跟在他身后,奥萝拉小跑着来到西乡身边,撅起水润的樱唇道:

“……原初大人,这样的话用不了多长时间,吾们就能全部聚集在一起,完成‘焰光之宴’。”

奥萝拉虽然好像是在叙述着一件事,但是她那漂亮精致的脸蛋上闪过一抹迟疑与忧虑。

“怎么,这不是你们的使命吗?奥萝拉你不开心?”

西乡看着跟在自己身旁的奥萝拉,她虹色的秀发在阳光下若是瑰丽的宝石,那一张没有瑕疵的脸蛋若是一副精美的雕塑。

尤其是她的肌肤,那纤細的身材上肌肤如有水润的光泽,让西乡亦是忍不住的用手背摩挲着少女玉肌的細腻。

对于西乡的行为奥萝拉并不在意,她用力摇头道:“` 「……当然不是,完成焰光之宴乃是吾之最伟大的使命,是吾之骄傲与荣耀!”

“……只是……只是……”

只是了半天后,奥萝拉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西乡笑了一声,抓了抓她那顺滑的秀发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奥萝拉!”

“……不过不用担心,相信我,你会得到你想要的,我会赐予你新生!”

奥萝拉紧紧的贴在西乡身旁,她不在出声,与他一起走上了飞机。

很快的,这架私人飞机就是滑行后起飞,从灭绝王朝往战王领域而去。

……

战王领域在北欧地区,与阿尔迪基亚王国、北海帝国与沙皇国三国都是相邻。

若不是第一真祖的威望以及战王领域的军事实力,这个地理环境简直就是(的诺的)一个火药桶。

但就算如此,历史上这四个国家也是互相攻伐犬。

尤其是战王领域,因为与三国相连,又是吸血鬼的夜之帝国,让它与其他国家都有矛盾。

在圣域条约签署前,战王领域的战争就从未停止过。

也因此战王领域的吸血鬼们亦是最好战,最强大的一批,他们全都是在战争的铁与血中洗礼过的。

西乡的飞机从灭绝王朝往战王领域飞去,就在经过波罗的海的公海上空时,飞机突然传来了警报声。

“滴滴滴——”

“滴滴滴——”

刺耳的警报在飞机内响起,让人心烦意乱。

机组成员快跑着来到西乡的休息室,惊慌的喊道:“……大人,我们被一枚防空导弹锁定了!”

天空之上,一枚导弹往西乡的座驾飞来,在轰然一声巨响后,这枚地对空导弹将飞机彻底炸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