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6章

作者:朱之月

但谁知道如果带着翠玉录一起穿越,会不会造成什么不可知的后果,西乡可不愿去赌。

至于公会的其他人,西乡则是敬谢不敏。

飞鼠这个老好人性格的先不谈,如果安兹乌尔恭全部成员都穿越,西乡已经预料到了结局是什么。

那一定是安兹乌尔恭分崩离析,绝大部分人死在这个新世界里。

他们虽然正义值都是‘负数’,可谓是极恶之人,但这只不过是游戏的数据,和本人无关。

像是塔其.米那家伙就正义感十足,乌尔贝特则是真正的恶。

如果这两人一起穿越,绝对会大打出手,从而造成一方彻底死亡。

第四天灾之所以强,是因为他们知道这是虚拟的。

但是当第四天灾知道这里是真实,所有‘NPC’都是活着的真人时,第四天灾也必然会因道德感土崩瓦解。

乌尔贝特那家伙真的会杀人,但是塔其.米又绝对会保护弱小。

“我记得有个设定好像叫做什么‘八欲王’,他们就是因为内斗,死的一干二净。”

西乡轻轻摇首。

他闭上双目,深吸口气,开始观想‘恶神之母’。

下一瞬,西乡来到了一个黑暗虚无的世界里。

这片黑暗的虚无,才是西乡最大的秘密!.

第七章 其为将生未生之人

永无止境的黑暗,只有西乡的意识存在于这里。

这片黑暗正是西乡所经历过的‘死后世界’,也是在这里,他得到了恶神之母的馈赠。

随着西乡念动之间,一尊男性人型出现在这片黑暗中。

他个子很高,体态看起来纤瘦却又蕴藏着无尽之力,黑发黑眸,五官有着魔性之美,看起来不像是人类,更加的接近非人。

这正是西乡作为人型时的形态,在进入游戏前,在那个‘赛博朋克’的现实里,西乡的外貌也正是如此。

在这片黑暗中,西乡觉得自己就是无敌的,拥有着恶神之母完全体的实力。

但也仅仅只是在这片黑暗之中,离开这片黑暗,现在的西乡所拥有的,也就只是六大恶魔之一的能力。

“甚至就算是成为那六大恶魔之一,也是不完整的力量。”

西乡喃喃低语了一句。

在他的背后出现了通天的王座,西乡这时候正坐在这恶神之母的王座上,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下巴。

随着他的呼吸,这片绝对的黑暗与罪恶也在同呼吸,仿若这绝对的黑暗与罪恶拥有着自我意识一样。

如果非要形容,那么这片黑暗就像是母亲的子@宫,而如今的西乡就是胚胎,还没有成长的胚胎。

正常情况而言,应该是母亲获得营养输送给胎儿,让胎儿茁壮成长。

但可悲的是,恶神之母已经逝去,在她体内成长的西乡,失去了攫取营养的能力。

实际上西乡的本质是存在于这片黑暗的子@宫中,现在的西乡在理论上是将生未生之人。

唯有攫取到足够的营养,让自己彻底的在这里成型,才能突破这片黑暗,真正的诞生于世。

而如果没有营养,他亦不会成长,力量也将会固定,失去无限的可能性。

所以如何得到营养让自己长大,才是现在的西乡最迫切的事情。

只可惜西乡并不知道如何得到能让自己成长的营养,那绝对不是蛋白质、碳水化合物这类东西。

出生的婴儿会带着本能,去吸取母亲的乳@汁。

在之前西乡也曾本能的利用这片黑暗的力量,往无尽的世界中放出了‘邀请函’。

西乡并不知道那些邀请函有什么用,但自己既然本能会做这些事,就很可能与所需的营养有关。

从投放邀请函开始,西乡就在期待着。

但是过了这么多年那些邀请函也依然没有任何的回应,他也没有得到任何所需的营养。

这让西乡怀疑自己是不是猜错了,之前曾本能投放的邀请函,会不会和自己所需成长的营养没有任何关系。

为此西乡竭尽智慧,也做着各种实验,但依然得不到任何的结果,寻不到成长的方向。

“罢了,我也不要着急,如今的我是彻彻底底的恶魔,理论上寿命是没有尽头的,慢慢的寻找,终有一天能够得到自己所需的东西。”

“……况且就算是作为衰老之恶魔,哪怕力量并不完整,也足以面对大部分危机。”

西乡这样安慰着自己,努力放平心态。

他手腕一翻,『阿维斯塔』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个承载着琐罗亚斯德教宇宙观的模拟创星图,不但拥有着凡人不可想象的伟力,其中的文字也记载着琐罗亚斯德教的神话故事。

在琐罗亚斯德的创世神话里,故事只有一万两千年,并被分成了4个3000年。

而这模拟创星图也同样被封印着,最起码现在的西乡无法发挥它全部的能力,只能使用第一个3000年的力量。

“第一个三千年里,这宇宙之中只有一团光明与黑暗。”

“……光明中住着唯一真神,善之神;黑暗中住着一切之恶,恶之母!”

西乡的声音低沉而威严,颂念着『阿维斯塔』中的内容。

阿维斯塔翻译过来就是‘知识’的意思,西乡也是在这里知晓了恶神之母的存在,知晓了自己得到了她的馈赠。

同时西乡也知道了与恶神之母有关的一切,比如关于恶神之母所创造的那六位恶魔。

拥有遮天翅膀,三首六目,操纵一千种魔术的『恶意』;

象征宇宙热寂灭亡,遵循热力学第二定律,让秩序崩溃的『混乱』;

传说中乃是恶神之母的化身,将一切全部毁灭的『破坏』之灵;

还有如今的西乡所身处的灵格,在十种死亡形态中,最为强大的『衰老』等等。

这些皆是恶神之母所分化的力量之一。

哪怕只是其中一种形态完成,那么得到‘全能领域’,撕裂星辰都将不在话下!

不过现在西乡的其他恶魔形态都没解封,哪怕是『衰老』的领域也没达到‘全能’的地步。

如果非要给现在的自己一个评价,那一定是——未来可期!

“就是这个未来到底要多久?”

西乡嘀咕了一句,他摇了摇头,从那通天王座上站起,“……算了,还是先回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吧。”

“……反正以自己如今的力量,自保应该是暂时没问题。”

西乡心念一动,黑暗消散,而他亦是回到了大坟墓属于自己的房间中。

……

提瓦特大陆,高山之上,一位身穿白色长袍,兜帽遮脸的男人昂首而立。

在他兜帽之后,绑好的单马尾在山风间吹拂而动,潇洒俊逸。

男人的手中正捏着一张漆黑纸片,他不发一言,兜帽下的双目紧紧凝视,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就在男人身旁,一只由纯粹的岩之元素所化的巨龙,正用着它倒竖的龙瞳,同样注视着男人手中的黑色纸片。

只见那岩龙形似巨龟,头生双角,体态壮硕,似是一尊古老的磐石,正矗立在山巅之上。

“摩拉克斯,这个东西很危险。”

岩龙的声音如可怖之雷,它见男子的意识好像都沉浸在那黑色纸片中,忍不住出声提醒。

被称作摩拉克斯的男子回过神来。

他微微颔首,声音如历经久远的岩石般不可捉摸而稳重,开口道:

“……以普遍理性而论,它确实危险,是不属于这个世界之物!”.

第八章 震撼的岩之魔神

摩拉克斯低头凝视着手中那张奇异的黑色纸片,继续沉默不语。

此物乃是他不久之前无意间得到。

数月前,摩拉克斯见东方天空有奇异之星跨越虚假之天,坠落在这片大地之上。

他心生感应之下,与自己的好友若陀龙王前往星辰坠落地点,最终发现了这张黑色卡片。

摩拉克斯作为‘岩之魔神’,诞生在这片大地上已有近三千年。

作为最古老的魔神之一,他阅历丰富。

但即使如此,摩拉克斯也从未见过那黑色纸片上所逸散而出的能量。

那是绝不属于提瓦特大陆,甚至不属于暗之外海的力量。

尽管那黑色纸片上残留力量不多。

但就算是摩拉克斯长达三千年的磐石之心,竟然也在感知到这力量时,从心灵最深处生出一股惊惧的恐怖情绪。

岩石尚且畏惧这不可思议之伟力,况且其他生灵。

甚至就算是那‘天理’,都无法让他生出这样的感知。

“摩拉克斯!”

若陀龙王见摩拉克斯注意力又放在那黑色纸片上,它心生担忧,再次出言提醒。

作为大地之下所诞生的元素生命,又与远古的七龙王有着奇妙的联系,如果单论实力,若陀龙王与岩之魔神也是不遑多让。

自然的,若陀龙王也能看出这张黑色纸片的诡异与恐怖。

仅仅只是一丝力量流出,就让若陀龙王知道,不管是它还是岩之魔神,与那纸片的真正主人相比,就如萤火与皓月,不值一提。

此等可怕与神秘的存在,若是可以的话,还是不要与对方有什么联系为妙。

它怕摩拉克斯被那纸片上的力量迷惑,因此出言提醒。

倒也不是若陀龙王不相信摩拉克斯。

而是名为‘磨损’的存在,让他们这样的长生种,在漫长时光里会变的精神崩溃,理智丧失,乃至于是思想出现转变,如同换了一个人。

如此,便不得不防。

“不必担心,老友,我并没有被这上面的力量所惑。”

摩拉克斯再次仔细打量这黑色纸片,除了一片漆黑外,上面只有一个奇异符号。

那符号像是展翅雄鹰,又像是太阳绽放光辉,在那符号之上还有着一个女人的侧颜头像,看起来极其瑰丽。

“我行走大地数千年,却也从未见过这样的符号。”

摩拉克斯说完,将这黑色纸片暂时收了起来。

“摩拉克斯,这东西过于危险,若让某些人得到,甚至可能造成大灾难,不如将其封印起来为好。”

见到摩拉克斯收起那黑色纸片,若陀龙王还是觉得不保险,再次出声说道。

“这力量不属于这方世界,若是贸然封印,不知是否会带来不可知的后果,殊为不智。”

“……况且,我心有所感,总觉得这东西在未来或有用处,便由我将其收起来吧。”

听到摩拉克斯这样说,若陀龙王也不再劝。

对于这赐予自己双目,约法三章,同行大地三千年的好友,它有着绝对的信任。

一魔神一龙站在山间,眺望远方。

只见山脚之下,有村落星罗棋布。

村落之中,男人耕田,女人织桑,老人坐在田边,孩童欢声笑语,一片幸福和平的景象。

魔神爱人,作为魔神的摩拉克斯,他也同样爱着人。

这片星空之下,天灾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