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59章

作者:朱之月

只是现在这里被这么多部队与吸血鬼包围,第九王子知道自己在这里和他的姐姐战斗一定会败亡。

然后他必然会被这个女人以同族相食的吸血鬼本能给吃掉,从而失去性命。

至于对方那什么交出‘焰光夜伯’素体就饶过他一命的说法,第九王子完全不信。

他太了解自己的姐姐了,其就是个心狠手辣的毒蝎。

‘要先想办法逃离这里,然后在找机会报仇。’

第九王子金色的眸子闪动,暗暗想着。

四周的诸多吸血鬼正对他虎视眈眈,还有许多拿着枪械的雇佣兵。

这些雇佣兵的武器都是他的王姐找来的违禁品,那些咒弹都有着对吸血鬼不死性的强大克制。

0 ·······求鲜花····· ········

除非他是真祖,否则在乱弹之下也必死无疑,吸血鬼强大的地方是眷兽,从来不是身体的素质。

‘如果焰光夜伯的眷兽可以在这里使用就好了。’

第九王子不无遗憾的想着。

没有人能命令焰光夜伯的素体,除了那个他们这些后裔吸血鬼们不知道是否只真的存在的,传说中的‘原初’。

这些作为容器封禁着第四真祖眷兽的素体们,她们只有在焰光之宴中才会主动参与战斗,释放自己的眷兽。

平常的时候这些武器就算被人找到,她们也不会听从命令使用自己的力量。

要是有第四真祖的眷兽在,消灭自己的王姐和这群人一定轻而易举,那将会是绝杀!

0 ......... 0

第九王子恶狠狠的想着。

可惜,他无法命令‘焰光夜伯’。

就在易卜利斯贝尔.亚吉兹的念头刚刚冒出时,这片豪宅中突然涌现出庞大的,让人感到窒息的魔力。

那魔力是如此的狂暴与锋利,仿佛能够斩断世界的一切。

第九王子和第二公主都是面色一变,两人对望一眼神色惊恐又警惕,只以为这是对方藏匿的什么杀招。

但是当看到对方金色眼眸中同样的神色后,他们瞬间恍然大悟。

不对,这里还有第三方的人在!

下一瞬,一把由虹光所组成的瑰丽大剑从天而降,带着无可匹敌的威光,将这座占地广袤的豪宅一刀两断!

轰然巨响中,大地被彻底撕裂,形成一道长达数公里的鸿沟。

那些养殖在宅邸中的植被在掀飞的泥土中被埋葬,奢华的雕像化为齑粉破碎,那如河流般流淌而过的喷泉水源更是彻底断裂。

烟尘弥漫,魔力咆哮,方圆三公里范围内,整片大地都是被翻了个底朝天,犹如经历了一场灭绝人性的天灾。

“咳咳……咳咳……”

在那倒塌的废墟中,易卜利斯贝尔.亚吉兹捂着自己的嘴,勉强的从尘土中爬起。

他金色的瞳孔往虹光之剑的方向望去,就见到一尊虚幻的燃烧着焰光的庞大女武神,正漂浮在半空之中。

见到这只眷兽的刹那间,第九王子的脑海中就是冒出一个想法——

完了,真被绝杀了!之.

第九十一章 黑剑,上帝之杖!

“咳咳……咳咳咳咳……到底是怎么回事?”

垮掉的废墟之中,灭绝王朝的第二公主麦薇亚推开身上的杂乱重物,从一片片的水泥块与砖头中爬了出来。

这位第二真祖的直系吸血鬼这时候蓬头垢面,看起来狼狈不已,漂亮的黑色头发都是染上了灰尘,身上的黑色长袍亦是有许多的地方撕裂开来。

作为第一世代的吸血鬼,即使在不死性上和真祖相差甚远,但她也不至于会被钢筋混凝土这类东西砸死。

四周一片哀嚎,之前她带来的吸血鬼部队都是受了伤,这些吸血鬼的伤势有轻有重,唯一的好消息是暂时没有出现死者。

相比于这些有自我恢复能力的吸血鬼,那些被第二公主雇佣来的雇佣兵们就凄惨了。

除了一些兽人没有大“零九零”碍外,人类的雇佣兵在这次的建筑崩坏中伤亡惨重,有一大半的人都是失去了战斗力。

“一群废物!”

第二公主咒骂了一句,同时也懊恼自己这次的行为好像有些托大了。

这一次就算没有这个第三方插足,如果自己那弟弟召唤眷兽进行建筑物的破坏,自己这一方好像还真拦不住他。

这让第二公主也是有了警惕,下次看来做事还是要更谨慎些才行。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第二公主麦薇亚看着前方那一道巨大深远的沟壑,看着那被犁平的大地,以及千米外那在虚空漂浮着的,闪耀着焰光的女武神,她神情略有畏惧的说道。

“你那是什么眼神?”

注意到易卜利斯贝尔.亚吉兹看着自己的鄙视眼神,麦薇亚神色大怒的吼道。

“你个蠢材,那便是第四真祖‘焰光夜伯’的眷兽之一,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第六号‘冥姬之虹炎’!”

“……你连焰光夜伯的眷兽都认不出来,竟然还想要去参加‘焰光之宴’?”

“不过怎么回事?我记得第六号眷兽的素体应该在第三真祖的混沌界域里,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难道焰光之宴已经开始了?”

易卜利斯贝尔.亚吉兹惊疑不定的说道。

“既然焰光之宴开始了,你就快点召唤你手上的那两个焰光夜伯啊!”

第二公主麦薇亚大声喊着。

她虽然是第二真祖的直系吸血鬼,但是她可不认为自己会是第四真祖眷兽的对手。

这些如天灾一样的眷兽,或许她召唤出自己所有的眷兽能够与其中一只抗衡一二,但绝对难以战胜。

她可不愿意与这样的怪物为敌。

看看周遭那被破坏的环境吧,吸血鬼的眷兽虽强,但主要是强大在各种能力上,可没有这样纯粹搞破坏的。

传说中第四真祖驾驭着天灾般的十二眷兽,现在看来果然是正确的,这些焰光夜伯的眷兽完全都是灾难!

想与第四真祖的眷兽为敌,也只能是真祖的眷兽。

易卜利斯贝尔.亚吉兹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咬着牙道:“……不能召唤,焰光夜伯的素体依然不听指挥。”

“……也就是说焰光之宴根本没开始,那为什么这些焰光夜伯会袭击我们?她们是怎么被命令的?难道那个传言是真的?”

第九王子的神色动摇,甚至有些慌。

“什么传言?”

麦薇亚连忙问道。

这时候大敌当前,她也顾不得和自己弟弟之间的争斗,想要直面第四真祖的眷兽,最好的方法就是他们联手对敌。

“传言中有人吞噬了原初,获得了第四真祖的力量。”

“……但怎么可能,就算是吞噬了原初,想要驾驭这样庞大的魔力与眷兽,也不是那么容易!”

易卜利斯贝尔.亚吉兹抓着自己的头发沙哑着声音说道。

不要看他是真祖直系血脉,出生就有强大的眷兽,但为了驾驭那些眷兽,他用了数十年的时间才是勉强成功。

但即使如此,他三只眷兽中的一只现在还是不听话,需要他去继续努力。

而面前那未知之人,他在短短时间就能完全掌握第四真祖的眷兽,说他不是第四真祖本人估计都没人信。

理论上而言在十二只眷兽凑齐,焰光之宴完成前,没有任何人能驾驭焰光夜伯才对。

焰光之宴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第四真祖’重新获得无尽的魔力复生。

而现在有人在焰光之宴完成前就驾驭了眷兽,岂不是说明对方的魔力量比这些眷兽还强?

但这种事除了其他三位真祖外,还有谁能做到?

“难道传言是假的,原初根本不是被人吞噬,而是原初彻底复生了?或者那个受诅灵魂其实就是第四真祖本人?”

“……什么天部创造受诅灵魂控制了焰光夜伯都是假象?”

第九王子完全被弄迷糊了0 .......

第四真祖的真面目,那是只有其他三位真祖知晓的秘密,就算是他这样的直系吸血鬼也不知道其中的内幕。

“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有人过来了!”

麦薇亚见到自己这弟弟根本不顶用,她骂了一声‘废物’,然后就是警惕的看向前方。

在一片灰尘中,一位穿着黑色镶金长袍,面容俊朗中透着诡谲,有着黑发黑眸的高大男子正缓缓走来。

那男子的双目中燃烧着漆黑的火焰,任何人与其对视都仿佛灵魂被吸收,然后恐怖的衰老与死亡之意就这样席卷全身。

灭绝王朝的公主与王子都是打了个哆嗦,他们连忙收回视线不敢多看。

然后他们才注意到这个男人的身后,还跟着一位娇小的少女。

那少女穿着黑袍,只是露出一双焰光的眼睛。

易卜利斯贝尔.亚吉兹这位第九王子见到这双眼睛后浑身一颤,立5.8刻就是想到了什么。

这双眼睛不就是焰光夜伯!

“糟了!!”

易卜利斯贝尔.亚吉兹嘶哑着声音咒骂一声,神色惊慌,连滚带爬的往旁边跑去,同时召唤出来了自己的眷兽。

席薇亚不知道自己的弟弟发什么疯,但是下一秒,她就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弟弟要跑了。

恐怖的重力从天边压迫着地面,那可怕的东西还没有落地,以这座废弃的宅邸为中心点,方圆五公里范围的大地都是塌方深陷了下去。

那是最纯粹的重力压迫!

席薇亚整个人都在这可怕的重力下被压倒在地,拼命挣扎也无法站起。

千米的高空之上,一把黑色的巨剑以一往无前之势从天坠落,犹如传说中的天基动能武器——‘上帝之杖’!.

第九十二章 天灾的恶魔

“轰隆隆——”

那天空的黑剑以不可一世的姿态坠落,砸在大地之上,传来惊天动地的爆响。

灭绝王朝的首都都在震颤着。

高楼在摇晃,大地在裂开,无数行走的人们尖声大叫,在剧烈摇晃的大地中握住身旁的物体。

红绿灯都在那可怕的冲击波中电流受损,一辆辆的汽车在紧急的刹车下停在马路边,但依然有汽车相撞,让这座城市刹那间陷入了骚乱。

“怎么回事,地震了吗?”

人们惊慌失措的大喊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远方,一道巨大的蘑菇云升腾而起,在蘑菇云中还有着虹色的光柱以及一把漆黑的巨剑。

虹光照耀着天空,将白云染上了瑰丽的色彩,等到那色彩渐渐消逝,等到那升腾的蘑菇云消散,城市才是从撕心裂肺的晃动间停止。

人们都是望向了之前光柱升起的地方窃窃私语,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

第九王子的豪宅,这里已经彻底变成了废墟,一道深达百米,直径有着数公里的巨坑出现,坑洞中还在冒着青烟。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有陨石从天而降,将这颗星球砸出了一个大坑。

焰光夜伯的第七眷兽夜摩之黑07剑,是在十二只眷兽的破坏力中,也排在首位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这把黑剑拥有操纵重力的能力,从高空落下进行重力加速度,那单纯的威力就是天基动能武器,一击就足以将一座城市彻底摧毁。

光是这只眷兽造成的余波冲击,就能影响到方圆上百公里的范围,可谓是最单纯的杀戮机器。

在落地之后,那长达百米的巨剑就这样插在坑洞的最中心,接近着漂浮在天空闪耀着虹光的女武神,她突然伸出手去,将夜摩之黑剑拔起。

第六号眷兽与第七号眷兽在这一刻融合为了一体,手持黑剑的女武神,从她的周遭逸散而出的魔力形成剧烈的风暴,撕裂着天空与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