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56章

作者:朱之月

“……她只不过是我家的司机,是她勾引了我爸爸!”

蓝羽浅葱那涂着漂亮指甲的十根手指握紧,她看着西乡神色愤怒。

不过那愤怒并不是对着西乡所发,而是对她的继母所发。

在嘶声喊出对继母的愤怒后,蓝羽浅葱呼呼的气喘,西乡对着旁边招了招手,那位像是管家一样的人连忙为他递来一瓶矿泉水。

“别激动,先喝点水吧。”

西乡将手中的矿泉水递了过去,他轻轻的拍打着蓝羽浅葱的美背。

“谢谢。”

蓝羽浅葱也知道刚才的态度有问题,她不好意思的道了声谢,接过西乡递来的矿泉水。

见到矿泉水的瓶盖已经被拧开,她有些惊讶于西乡的细心,打开瓶盖小口的喝了两口。

“我对蓝羽小姐你的家务事不会多问,那终归是你的家事。”

“……不过你一个初中生在外面还是太危险,我送你回家吧。”

西乡也并没有占蓝羽浅葱的便宜,拍了拍她的背后就是收回了手。

蓝羽浅葱摇了摇头道:“……我不想回去。”

“那你能一晚上都不回家?”

听到西乡的发问,蓝羽浅葱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

她并不是那种特别叛逆的女孩,还做不到因为不喜欢继母而夜不归宿这种事,那一定会让她的父亲担心。

“这样,我请你吃顿饭,然后送你回去怎么样?”

西乡这时候说道。

“这怎么好意思,还是不用了。”

蓝羽浅葱摇了摇头,拒绝西乡道。

这时候她倒不是对西乡还有什么警戒心,纯粹就是不好意思了。

“走吧,就去旁边那家饭店吃一顿,我怎么也是你父亲的上司,还是你班主任的丈夫,从这一点来说,你也是我的学生。”

“……既然是我的学生,作为老师的我理应关心。”

西乡站起身来,他对着蓝羽浅葱伸出手,以一种不容拒绝的态度说道。

这时候蓝羽浅葱也被西乡说的晕晕乎乎的,她迟疑了一下还是慢慢的伸过手去,抓住西乡的手站了起来。

“查拉图先生,因为我的任性给您添麻烦了。”

旁边就是饭店,在和西乡走向饭店的路上,蓝羽浅葱有些愧疚的说道。

她觉得自己的行为,给西乡带来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事。

“没有什么麻烦的,那月知道了我这样关心她的学生,她也一定会开心的。”

西乡笑着说道。

“那月酱……不是,南宫老师是一个很好的老师,虽然她很严厉,但对所有的学生都很好,大家都很喜欢她。”

0 ·······求鲜花····· ········

蓝羽浅葱也不知道要和西乡说些什么,绞尽脑汁的思考着,最后也只能用夸奖南宫那月的方式来和西乡找着话题。

两人来到餐厅,西乡绅士的将菜单递了过去。

蓝羽浅葱虽然打扮的青春靓丽,看起来和这个年纪的女孩不符,甚至还染着指甲,让人怀疑是不是小太妹。

但她实际上是一个很乖巧的女孩子,她看了看菜单,只是点了一份比较便宜的套餐。

西乡也没有点什么贵的东西,和蓝羽浅葱点了一份同样的食物。

“查拉图先生您和南宫老师是怎么认识的?”

蓝羽浅葱好奇的问道。

其实她是一个非常自来熟的女孩,这时候也是升起了八卦之心。

0 ....... ...

“我和小那月啊……我是在她高三那年认识的,当时我还以为她是个小学生,在知道她其实已经高三毕业要上大学后,也是一阵惊讶。”

“……这之后也是和她发生了许多事,不久前我们才是结婚,想想从认识到现在,也有七年了吧。”

“人们都说七年之痒,但我觉得自己和那月之间感情依然非常的好,我们是签订过契约的关系,这一辈子都要联系在一起,直到一方的死亡。”

西乡笑说着自己和南宫那月之间的相识相知,他说的也的确是两人之间曾遇到过的事,只不过说的很笼统。

蓝羽浅葱羡慕的道:“……查拉图先生您和南宫老师感情真好啊。”

西乡哈哈一笑道:“……怎么?蓝羽小姐难道是想到了自己喜欢的男孩子?不过以蓝羽小姐你这个年龄来说,应该不至于就想到结婚才是。”

蓝羽浅葱连忙摇手道:“……我可没有什么喜欢的男孩子,不过我也很憧憬遇到一个喜欢的男孩子。”

“……查拉图先生你可不要和南宫老师说这些,要是让她误会我早恋可不好了。”

蓝羽浅葱性格非常爽朗大方,是那种很容易就能和别人聊成一片的人。

“当然不会,我不是个喜欢告密的人,况且蓝羽小姐你这个年纪,本就是对爱情憧憬的年龄。”

西乡摇头说道。

“您也不必叫我蓝羽小姐,这太生分了,叫我浅葱就好了。”

蓝羽浅葱端正着坐姿,对着西乡说道之.

第八十六章 那月你什么时候生孩子?

餐厅的服务员很快的将饭菜端上,这就是一家普通的饭店,里面的饭菜也只是更普通的家庭套餐。

两人开始用餐。

“我妈妈已经去世有五年了。”

吃着一半,蓝羽浅葱突然开口说道。

西乡听到蓝羽浅葱的话,他停下自己的手将筷子放下,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初中少女,他没有出声,只是露出了聆听的姿态。

“母亲是得了不治之症,父亲也为了母亲找遍了名医,但最终还是没将母亲救回来,撒手人寰。”

“……我的父母从小就感情很好,他们一直很和睦,我也生活在这样让人喜欢的家庭氛围中。”

“母亲去世后,父亲大哭了一场,我现在还记得那天晚上父亲抱着我哭的难过样子。”

“……那之后,父亲就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工作“零七三”里,但即使工作在忙他也会关心我的学习和生活。”

“蓝羽堇,嗯,她现在叫蓝羽堇,是在今年成为我的继母的。”

说到自己的继母时,蓝羽浅葱咬着自己的唇,神情紧绷。

“蓝羽堇一直都是我家的司机,在我母亲还在时,她就是我家的司机了。”

“……其实我也知道父亲年纪也才不到四十岁,本身又很优秀,我对他再婚给我找个继母并不在意。”

“但是只有蓝羽堇不行,我总觉得她就是为了我家的财产才会与父亲在一起,因为她是我家的司机!”

“……我总觉得她是个心机很重的女人,是利用了母亲去世后父亲的心灵空虚才能趁虚而入。”

“我的心过不去这道坎,为此和父亲吵了很多次的架。”

“……而每一次的和父亲吵架,我都更怨恨那个女人,总想着要不是她的话,我和父亲之间的关系也不会变成这样。”

蓝羽浅葱深深的吸了口气,她红褐色的眸子里有着盈盈水光,擦了擦自己的眼角,蓝羽浅葱抓住了自己的那一头浅金泛黄的秀发道:

“……自从和父亲闹别扭后,我就越来越不听他的话,他不让我染头发,我就偏偏去染。”

“他让我好好学习,让我不要弄那些乱七八糟的,我就偏偏要去染指甲,要每天穿的漂漂亮亮的,甚至都不像是学生,就是为了气他。”

蓝羽浅葱絮絮叨叨的对着西乡说了很多。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把自己内心中的话都对西乡说出来,实在是西乡给了她一种非常安心的感觉,让她愿意去倾诉。

停顿了一下,蓝羽浅葱勉强对西乡笑道:“……不好意思查拉图先生,让你听我说这些不开心的话。”

西乡只是温和的摇了摇头:“……没关系,有的时候一些事情憋在心里久了只会更难受。”

“……现在你把这些都说出来,是不是开心多了?”

蓝羽浅葱轻轻点了下头道:“……嗯,说出来是轻松了许多,这些话我都不敢对别人说的。”

“如果你以后有这种不敢对别人说出的话,你都可以对我说,我并不介意当一个听众。”

“……当然,现在的话我觉得还是不要说这些的好,不如说一些开心的事吧,比如那月在学校里教书情况怎么样,她是不是特别严厉?”

见到西乡又把话题转到了南宫那月身上,蓝羽浅葱收敛起自己的悲伤情绪,嘻嘻笑着,“……查拉图先生,你这算不算背地里偷偷打听南宫老师的隐私?”

“丈夫打听妻子的工作日常,这算打听隐私吗?”

西乡反问了一句。

两人就这样轻松的聊了起来,西乡没有什么年长的架子,蓝羽浅葱也是性格很开朗的女孩,两人聊的很是开心。

用完了餐又待了一会,西乡看到时间不早了,就是道:“……我送你回去吧,女孩子还是别回家太晚。”

和西乡在一起聊了这么久,蓝羽浅葱也和他熟悉了许多,欣然应下。

西乡叫来司机,和蓝羽浅葱上车,一起往她家驶去。

到了蓝羽家的门口,西乡看着蓝羽浅葱下车,他按下车窗,突然对蓝羽浅葱道:“……浅葱,你知道咎神该隐吗?”

“咎神该隐?”

蓝羽浅葱不知道西乡为什么问这个,她想了想后道:“……他还挺有名的吧,不是说咎神该隐是魔族始祖吗?”

“……查拉图先生您问这个做什么?”

西乡一直盯着蓝羽浅葱的双眼,见到她好像真的对咎神该隐不是很了解,摇头道:“……没什么,我就是随口一问,你赶紧回家吧。”

“嗯,那查拉图先生拜拜,你回去的路上慢点0 .......”

见到少女明媚的笑容,西乡也是对她挥了挥手。

等看到蓝羽浅葱走进了家门后,西乡才是收其笑容摇下车窗,对着司机道:“……回去吧!”

吩咐完司机,西乡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

“看来这个小姑娘不知道自己是该隐的巫女啊……”

……

“浅葱,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也不给我打个电话,你再不回来我就要报警去找你了。”

“……下次要是回来的晚,别忘了给家里打个电话,要不我和你母亲会着急的。”

“还有你那头发什么时候给我染回来?你年纪刚多大就染头发,看你那样哪像个学生。”

蓝羽仙斋正坐在客厅里看着报纸,在见到女儿回来后,他就是板起脸以父亲的威严道。

“知道了,下次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听到父亲又提起继母,蓝羽浅葱有些烦,她随口说了一句就是蹬蹬蹬的跑上楼。

见到女儿背影消失,蓝羽仙斋也是叹了口气。

回到屋中,蓝羽浅葱打开电脑,她犹豫了一下后,还是以自己的黑客技术入侵到了人工岛管理公社的系统。

“咦?那位查拉图先生竟然是管理公社的理事长?这么年轻就坐上了理事长的职位,太厉害了吧。”

“……摩怪,你之前听说过查拉图先生5.8吗?”

蓝羽浅葱随口问着人工智能。

她一旁的手机亮起,从中传来了一个电子音:“……啊哈哈,大小姐,这位查拉图先生我不是很熟呢。”

“……你也知道人工岛管理公社的系统,有一些东西是禁止观看的。”

说完之后,人工智能就是沉默下来。

蓝羽浅葱倒也没有在意这个人工智能的沉默。

她又是搜索了一番,进入了登录在弦神岛结婚管理局的系统,里面正有西乡与南宫那月的结婚照。

不过蓝羽浅葱以自己多年的电脑经验觉得,这结婚照为什么那么像是P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