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55章

作者:朱之月

只不过南宫那月没想到在那份资料下竟然还隐藏着这个重要情报。

蓝羽浅葱那个少女之所以有这样的天赋以及庞大的计算力,原来是因为她是该隐的巫女的缘故。

“` 「走吧,小那月……这里也没什么可看的了。”

西乡对着南宫那月说道,他对着南宫那月伸出手。

圣歼系统没启动,它就是一些让人难以捉摸的术式符号,并没有什么新奇的东西。

南宫那月点了点头,她的小手搭在西乡的手上,借力站起身来,和西乡走出了这间石室。

刚一离开咎神之棺,西乡就是见到奥萝拉正翘首以盼的往里面望着。

看到西乡和南宫那月出来后,奥萝拉吓了一跳,像是只兔子般跳回了自己姐姐们的身边,假装严肃。

西乡见到奥萝拉那胆怯的样子,也是暗笑一声。

“做什么呢,奥萝拉。”

西乡板着脸说道。

“吾……吾什么都没做。”

奥萝拉不会撒谎,她红着脸怯怯的出声。

“哈,你这小丫头也学会骗人了,这可不是个好行为,今天晚上你的冰激凌没了,就让给六号和七号吃吧!”

一听这话,奥萝(的赵好)拉急了,她跳起脚道:“……汝、汝不能这样,亏吾还这样担心汝,汝却要没收吾最爱的圣物甘露!”

“奥萝拉你不用理他。”

南宫那月打着阳伞,她走上前去牵起奥萝拉的手安慰了她几句。

那样子就像是母亲正在安慰被父亲欺负了的女儿一样丰。

这时,冥姬之虹炎与夜摩之黑剑开口道:“……原初大人,奥萝拉今晚的冰激凌真的归我们了吗?”

奥萝拉没想到自己的两个姐姐竟然会‘背叛’她,她傻了眼,急道:“……汝、汝们怎么可以这样做!”

“……这是欺骗,这是背叛,这和之前说好的不一样!”

六号和七号扭过头去,假装看不到奥萝拉的神情。

西乡见此哈哈一笑,觉得这样的生活还真是温馨。

……

“蓝羽先生,还要恭喜你成为弦神市的市议员。”

弦神岛蓝羽家的住宅中,新上任的人工岛管理公社理事长查拉图斯特拉先生,正在拜访新任议员蓝羽仙斋.

第八十四章 我是南宫那月的丈夫

蓝羽仙斋是一位面容儒雅的三十多岁男子,看起来像是一位大学教授,给人以和和气气的感觉。

蓝羽家的家宅不大,比不得矢濑家那样占地广袤,但也是一座独门独栋的小院。

一楼的会客室中,蓝羽仙斋招待着到来的西乡,他语气热情,亦是有着那些从政者的虚伪与市侩。

对此西乡倒也没什么太大的感觉,能够从政的人本就应该会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查拉图先生您是管理公社的理事长,还让您亲自来跑一趟,我真是不胜惶恐。”

蓝羽仙斋给西乡倒着茶,语气客客气气的道。

虽然他已经被选为了弦神市的议员,但是蓝羽仙斋清楚的知道这座人工岛的权力结构是什么。

所谓的市议员其实就是给那五十六万的民众看的,真正执掌这座岛屿的机构是‘人工岛管理公社’。

弦神岛的政治体系,就是标准的被大财阀控制的政体,所有的机关工作人员都是在为财阀服务。

因此蓝羽仙斋明白,自己离爬上真正的权力中枢还差的远。

除非他成为某一家财阀的代言人,进入管理公社,那才是真正的执掌权力。

蓝羽仙斋并不认识西乡,以他的地位也不可能知道查拉图斯特拉这个恶魔的情报。

他只知道西乡是新上任的管理公社073的理事长,不管背地里的权利分配如何,明面上西乡就是弦神岛的最高长官。

面对最高长官的亲自拜访,蓝羽仙斋自然是受宠若惊,尽心招待。

“管理公社是对弦神岛大方针进行裁断,但是在更细微的具体工作上,还是要由蓝羽先生这样的市议员亲自执行,并能将政策方针准确的告知民众。”

“……弦神岛的人口不多,议员也就这么几位,对于每一次议会的选举,管理公社都非常重视。”

西乡客气的说道。

蓝羽仙斋也在政界这么多年,自然明白西乡这只是客气的话语。

毕竟流水的议员,铁打的管理公社,议员随时可以被换,管理公社才是政治博弈的地点。

“这位是?”

西乡的目光看向了正为两人沏茶一位身穿职业装的女性,他明知故问的道。

“这是我的二婚妻子,蓝羽堇!过去她曾经是我的司机。”

蓝羽仙斋不相信西乡没有调查过他家的具体情况,但见西乡这么问,他也是连忙回答。

“原来是蓝羽夫人。”

西乡点了下头,他看了一眼时间,站起身道:“……这次我只是来拜访一下蓝羽先(ahfi)生,熟悉一下,接下来我还有工作要去做,就不在这里久待了。”

蓝羽仙斋也是连忙起身,恭敬的道:“……理事长事物繁忙,我也不敢在这里让理事长久留,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西乡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在蓝羽夫妇的送别下,他离开了蓝羽宅。

在宅邸门口一直鞠着躬的蓝羽夫妇,直到西乡上了门口的汽车离去后,才是直起身来。

蓝羽堇望着西乡离开的方向,面有愁色的道:“……这位管理公社的理事长突然来找你是有什么事?”

蓝羽仙斋和自己的妻子走回屋中,他思考了一番后,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这位理事长是突然成为管理公社理事长的,我之前也没听说过这人。”

“……人工岛管理公社理事长的位置很重要,那些大财阀绝对不会推出一个傀儡上台。”

“要不就是这位理事长背后的势力强大,要不就是他本身的能力极强,才年纪轻轻获得如此高位。”

“……但不管是哪个原因,这年轻人都不是易于之辈,我估计他应该是刚刚上任,所以才会客气的对所有议员拜访。”

“但我们也不能被他表面的客气所迷惑,现在还没人知道他的手段如何。”

见到丈夫这样清醒,蓝羽堇也是放下了心,她试探的问道:“……会不会是这位理事长刚刚上任需要一些亲信,所以才找到了你?”

虽然过去是司机,但一直跟随着蓝羽仙斋活动,蓝羽堇也对政治方面的许多事很了解。

蓝羽仙斋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是有这个可能,但只要那位新任理事长不明说,我们就只能猜测。”

“……管理公社的政治斗争波谲云诡,那不是我们能随便介入的,我也会小心谨慎,不会成为别人斗争的牺牲品。”

“为了你,为了浅葱,我也必须要小心。”

蓝羽仙斋有些疲惫的坐在沙发上,不要看他在外面风光,但做议员真的压力很大。

……

高级轿车驶出了蓝羽家所在的街道,在来到马路上后,坐在后面的西乡突然对司机道:“……把车停在路边。”

得到命令的司机连忙将车停下,见到西乡准备下车,坐在副驾驶上的另一位如管家一样的人亦是迅速下车,为他打开车门。

西乡走下车后,他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服,往路边的一个长椅处走去。

在长椅上正坐着一位年轻靓丽的美丽少女,她年纪看起来不大,脸色有些稚嫩,像是一位初中生。

但是少女的发育还有打扮却非常的成熟,看起来又像是一位高中生。

女孩有着一头浅金泛黄的秀发,五官精致,身材丰腴,耳坠还带着漂亮的耳环,可见少女精于打扮,若是一位偶像。

见到从车上下来的西乡往自己走来,蓝羽浅葱神色警惕。

她将放在一旁的书包抱在怀里,屁股微微抬起,只要稍有不对,她就会迅速逃跑。

因为父亲一直在向着议员的位置努力,有很多的政治对手,小时候的蓝羽浅葱甚至被绑架过。

自然她对陌生人非常警戒。

“蓝羽浅葱小姐?”

西乡面色柔和来到蓝羽浅葱面前,与她还隔着一段距离,这个距离是两个人之间的安全距离。

西乡知道自己再往前一步,这位少女就会对自己更加警惕了。

“请问您是?”

蓝羽浅葱没有放下戒心,她紧紧的盯着西乡,做好逃跑准备。

虽然西乡长的很帅,正是这个年纪的少女喜欢的类型,但这不代表这会让蓝羽浅葱变成花痴。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查拉图斯特拉,如今在人工岛管理公社工作,算是你父亲的上司。”

顿了一下后,西乡又是道:“……不过我想我的另一个身份会让你更安心一些。”

“……我是你的班主任南宫那月的丈夫,如果不信的话,你可以给你的班主任打个电话。”

见西乡都这样说了,而且他并没有入侵到自己的警戒距离,其实蓝羽浅葱已经信了几分。

但正因为信了西乡的话,她那红褐色的眸子在看着西乡时,更是闪过一丝怪异。

“哈哈,我知道蓝羽小姐你在想什么。”

“……我真的不是什么萝莉控,那月只是因为某些原因,她的身体无法成长而以,但她的真实年龄已经二十三岁,是可以结婚的年纪了。”

“我并不是喜欢萝莉,只是恰恰我喜欢的人是萝莉而以。”

西乡哈哈一笑说道。

他不解释还好,他这一解释,反而让蓝羽浅葱有种这人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第八十五章 蓝羽浅葱

蓝羽浅葱早熟聪慧,虽然心中腹诽着西乡就是一个萝莉控,但是她表面上却是没有任何表示。

她内心中的警惕也是放松了些许,最起码对西乡有了一些信任。

“这位查拉图先生,您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蓝羽浅葱也是有些疑惑,像是西乡这种人工岛管理公社的大人物,为什么会把车停在这里,见她一个‘普通’的初中生。

“没有什么大事,只是见到了蓝羽小姐你坐在这里,突然想到管理公社的网络系统就是蓝羽小姐你帮忙架设的。”

“……而且你又是我妻子的学生,见你一个人坐在这里也不回家,我有些好奇便过来问问,你便当做是一位长辈的关心吧。”

西乡面色柔和,表情真挚,一双眸子里充满了担心的情绪,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蓝羽浅葱的身旁,真如一位正在关切着晚辈的长辈。

这时候的蓝羽浅葱对西乡的警戒心已经完全不在,任由西乡侵入了她安全的领域。

“我刚从蓝羽小姐你家回来。”

西乡开口说道。

“嗯。”

蓝羽浅葱依然抱着自己的书包,她坐在西乡身旁‘嗯’了一声,意识根本没放在西乡的话语上,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看-起来有些走神。

“蓝羽小姐你为什么不回家坐在这-里?”

西乡又是开口问道。

“我不想回去,想在这里坐会儿安静一下。”

蓝羽浅葱用手轻轻的拢了拢自己鬓角的秀发,露出她耳边一对漂亮的发卡。

“你父亲很有能力,在弦神岛的民众间支持率很高,刚刚成为了弦神市的议员。”

“……你母亲人也很不错,能看出来她和你父亲很恩爱,也一直作为贤内助在帮助他。”

西乡阅历丰富,又怎么可能看不出蓝羽浅葱这个十几岁的女孩这时候到底在想什么。

他在用几句话缓和了与蓝羽浅葱之间的紧张关系后,立刻就是话题直至本质。

果然,随着西乡话音落下,之前还一副魂不守舍样子的蓝羽浅葱立刻就是白皙的俏脸涨红,她神色悲愤,声音徒然增大:“……那不是我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