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54章

作者:朱之月

即使西乡相信就算是圣歼也不可能把自己真的杀死,但他也没兴趣感受一次死亡。

“就到这里吧,你们三个留下。”

来到那巨大的石门前,西乡抬起手制止了奥萝拉三人的跟随。

他也不知道这三个第四真祖的素体进入圣歼系统会带来什么变化,因此最好的方法就是选择让她们不进入。

“原初大人……汝、汝快点出来,这里让吾感到很不舒服。”

穿着一身纯白连衣裙的奥萝拉她往后缩了缩身体,焰光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畏惧。

冥姬之虹炎还有夜摩之黑剑到是没有像奥萝拉那样胆小,但从两人那些微震动的表情看,也能看出她们对圣歼有着抵触。

这让西乡怀疑,她们的诞生会不会就是和圣歼07有一部分关系。

“我们应该不会在里面待太久,你们三人留在这里,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虽然我觉得不会有人来到这里,但以防万一你们还是注意下,若是有人来,那就不要去管其他,直接将来人杀掉!”

西乡谨慎的命令道。

面对很可能就是这个世界最大的秘密,由不得西乡不慎重一些。

万一这里面是个什么陷阱之类的东西,能够将人关在其中,那就得不偿失了。

“是,原初大人!”

三位焰光夜伯的素体应了一声,西乡这才是对南宫那月示意,两人缓慢的往那石门走去。

“你倒是谨慎小心。”

走在西乡身旁的魔女低声说道。

“我是不死的恶魔,就算圣歼在怎样不可思议,它也绝对杀不死我。”

“……你就不一定了,小那月,你虽然是魔女,本体也在监狱结界里,但圣歼这东西一定会有涉及到因果层面的能力。”

“若真被那样的能力波及,就算是你的本体也会受到伤害,我这样谨慎小心是为你好。”

南宫那月听不出来西乡这话到底是真的关心她,还是和过去一样就是在调戏她开个玩笑。

但魔女听到这样的话语也是心中有着暖意,她略微迟疑了一下,主动的伸出手来,那一只娇小的素手勾住了西乡的手指。

感觉到南宫那月的小动作,感受着自己手指间微微的潮湿,那是魔女手心的汗。

西乡心下暗笑,但他也没有说多余的话。

魔女的嬌羞很有趣,但如果傲娇了就不好了。

两人携手走进石门,奥萝拉这时候强忍着不舒服感,她小跑了两步来到石门前,牵起自己的脚尖往石门里望去。

她站在门口看不到里面,脸上却也露出忧愁与担心。

“十二号,不必担心原初大人,原初大人做事小心,不会有事的。”

六号见到奥萝拉的表情,忍不住开口说道。

“吾又不是在担心他,吾只是……吾只是……”

奥萝拉憋了半天,她才是涨红了脸憋出了一句话,“……吾只是害怕他要是出了事,就没有人再向吾奉上祭品与美味的食物了。”

一直面无表情的六号和七号嘴角一勾,好像是偷笑了一下,笑话着自己的妹妹。

就如西乡所想的那样,其实她们都有自己的情感,只是不善于表达,或者是没有必要去表达。

“十二号真好啊,你有了自己如此深刻的感情,甚至有了自己的想法与愿望。”

七号这时候那焰光色的眸子都是温和下来,她望着奥萝拉轻声道:“……不过我和六号也受到大人的恩惠,必然会帮助大人完成‘焰光之宴’。”

“……那即是我们的使命,同时也是我们现在的愿望。”

奥萝拉听到姐姐的话,她沉默了一下后用力点头。

她们都知道当焰光之宴完成时,就是她们的死亡之时。

但既然西乡对焰光夜伯的力量有兴趣,她们就必然会帮助他,哪怕是付出自己的生命。

虽然,作为焰光夜伯素体的她们都已经活过了万年,但大部分的时候都是陷入沉睡中。

少有的清醒时刻,她们也是被当做道具使用。

不管是现存的三位真祖,还是曾经无意中将她们挖掘出来的其他人,都从未将她们当做一个活着的个体。

她们不需要进食,不需要吃喝,她们是武器,而武器和道具是不需要这些的。

所以从古至今,作为焰光夜伯素体的她们甚至从未被当做一个生命去对待。

别人都以为这些焰光夜伯的素体是没有自我感情与意志的道具,但实际上她们的情感很丰富,甚至这些素体非常的聪明。

她们能感知到他人是好心还是恶意,清楚的明白谁是真的对自己好。

西乡并没有将她们当做纯粹的道具使用,而是当做一个存活的个体,当做‘女儿’一样去养育。

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这些焰光夜伯的素体,为西乡献出自己的一切。

……

石门之中,西乡和南宫那月来到了一个空旷的大殿。

这里的四周墙壁以及天花板与地面,都铭刻着许多奇异的扭曲纹路。

这些纹路散发着淡淡的幽光,让这大殿看起来不至于太过于昏暗。

所有的纹路都极其的诡秘,纹刻的符号令人望之头晕目眩。

就连南宫那月见到这些符号都是脑袋生疼,不敢多看。

唯有西乡看着这些符号与纹路,露出了惊奇的表情:“……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咎神该隐不愧是073这个世界有史以来最强的那个天才。”

“……原来是这样,若是‘天理’是自然的定律,是世界的走向,是万物所遵循的规则。”

“那么‘天理’就像是一台精密的电脑,按照所设定的程序运行。”

“……咎神该隐找到了介入‘天理’的方法,在其中嵌入了自己所设定的程序,从而将‘天理扭曲’。”

“这些长条的印记就像是电缆传输着能量,这些符号则像是0与1的代码,而这座咎神之棺就是硬件。”

“……当年的咎神该隐应该就是在这里发动了‘大圣歼’,从而改变了天理!”

这不是单纯的神秘学,也不是单纯的科技,而是将两者结合的,是这个世界最大的结晶‘魔导科技’!

甚至这个‘大圣歼’所蕴含的力量与神秘,已经涉及到了‘二位数’的全权领域。

不是说该隐有二位数的实力,而是他所完成的‘大圣歼’术式,有了部分二位数的权柄!

同一时刻,西乡还感到他攫取这个世界营养的速度开始加快。

就仿佛是他见到了这个世界的真实,从而破解了这方世界自我的防御,从而加快了对它的入侵。

只要这个速度保持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西乡就能达到‘衰老大恶魔的完全体’。

那即是琐罗亚斯德六大恶魔的真理与本性——人类最终试炼!.

第八十三章 圣歼系统,一家三口的温馨

“你怎么了,查拉图?”

察觉到西乡的情绪好像有些不对,南宫那月面带紧张,她嬌嫩的小手拉了拉西乡的袖摆,声音有些急促的问道。

“不,没什么。”

西乡收敛起自己动乱的情绪,他的神情再次变的平静下来。

他微微的眯着眼,感受着那正在快速攫取这个世界的营养滋润自身的快乐与愉悦。

‘是因为涉及到了这个世界最重要的部分,所以加快了对世界的侵蚀?’

‘……亦或者是因为我改变了这个世界的命运走向,从而让其崩溃的更快?’

西乡内心中思考着,但一时间也得不出什么答案。

南宫那月见到西乡并没有什么事,她总算是松了口气。

空隙的魔女缓慢的走到那一片片诡秘的纹路前,她半蹲下嬌小的身躯,单膝跪在地上,一只洁白的小手轻抚过地面的痕迹。

“这个圣歼并没有被启动,它现在就像是电脑的未开机状态。”

南宫那月的手指抚在这些密密麻麻的图案上,开口说道。

西乡这时也走到南宫那月的身边,他打量着周遭的环境,这里就是一个巨大的空洞,四面八方除了这些图形外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

“弦神岛是建立在海底龙脉之上,之所以会建在这里,除了本身弦神岛想要悬浮在海面上需要龙脉的魔力支撑。”

“……其次就是想要启动圣歼系统必然需要极其庞大的魔力量,而这太平洋上的龙脉应该足以支撑圣歼系统的启动。”

“而想要启动这个系统还需要一把钥匙,也即是该隐的巫女。”

西乡的视线从四周收回,他低下头看着正摩挲墙壁图形的南宫那月,看着她那弯起的背脊形成的誘人弧度,缓缓出声。

“不过圣歼的效果虽然强大,但是其也是有限制的,否则当年该隐也不会只是将天部的几人变成了真祖,并且给予了封印眷兽的能力。”

“……嘉妲的话也证实了这一点,该隐并没有凭借圣歼直接将全部眷兽消灭的能力,甚至他无法做到去扭曲天理,从而让眷兽无法降临这个世界。”

“由此就可知,圣歼面对眷兽这种强大的存在时,效果的限制很大〃」。”

“……而就算我们启动了圣歼系统,该隐的巫女也必然没有该隐本身能操纵的圣歼力量更强。”

西乡对南宫那月说着自己对圣歼的猜测。

实际上他甚至猜到了该隐为什么会在圣歼上有着巨大限制。

该隐本身的力量应该不是很强,他应该是一个单纯的研究者,但是这位研究者却是研究出了涉及到‘全权领域’的力量。

想要利用圣歼系统扭曲天理,那需要极其庞大的计算力,从而对天理与规则进行改变。

但是该隐本身的实力就在那,他绝对连三位数的全能领域都达不到,但却妄图使用涉及到全权领域的力量。

哪怕这仅仅只是全权领域的一角,与真正的全权领域无法相提并论,但那也不是该隐能做到的。

西乡怀疑,该隐之所以会死亡,很大的可能就是利用圣歼后出现了问题。

所以这个天部的背叛者,结束了远古战争的‘英雄’,最终没有像是其他真祖那样把自己也转变成真祖。

因为侵入到全权领域的他无法承受那力量的反作用,与此同时扭曲了天理的他,也自然会受到天理的反噬。

这位创造了吸血鬼真祖的天才,最终死在了圣歼之下。

“可惜了。”

西乡叹息一声,为这位天才惋惜。

不过该隐无法完全使用圣歼的力量,不代表西乡不行。

在自己完成恶神之母的灵格,完全降生之前,西乡会尽可能的增强自己的力量,好过渡这一段‘虚弱’的时间。

‘之后有空闲时就来这里多待,学习解析一下这个术式。’

‘……然后找个机会让该隐的巫女启动圣歼,从而让我看一看圣歼运行时的样子。’

西乡如此想着。

‘第三星辰粒子体’带给了西乡超越凡人的智慧。

就如同《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所诠释的哲学思想,西乡类似于‘超人’,也即是完全的超越自己本身的伦理、力量与智慧。

给他足够的时间,又有前任该隐这位巨人完成了拼图,西乡自然能够将圣歼系统完全解析,从而将其掌握。

其他人得到圣歼恐怕只能是利用这个系统,但西乡则不同,他是要彻底解析这个术式,从而能做到自己可以单独搭建起一套新的圣歼系统。

“该隐的巫女……这把启动圣歼的钥匙也已经被人工岛管理公社得到,她正是我现在所教的学生‘蓝羽浅葱’。”

“……本以为那个孩子只是比普通人更聪明些,在计算机领域有着超出常人的天赋,但没想到她竟然是该隐的巫女。”

南宫那月感叹一声,语气中有着自己被欺骗的丝丝愤怒。

人工岛管理公社真是一直都在瞒着她,将她当做道具使用,而她这位魔女还傻乎乎的帮他们做事。

还好南宫那月最后醒悟了过来,将那些该死之人送入了地獄之中。

在蓝羽浅葱成为南宫那月的学生前,魔女就对这个女孩有着了解。

南宫那月当时得到管理公社的部分信任,也能调集一些资料,而这些资料中自然就有蓝羽浅葱的存在。

那个初中生虽然年纪不大,但电脑技术极强,人工岛管理公社也聘请她完成了弦神岛的一些网络防御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