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53章

作者:朱之月

扭曲的错落感让大脑难以理解,头痛欲裂的感受就像是一根针般刺入脑海之中。

就在矢濑家父子三人感到自己的呼吸要停止时,一阵轻微却错落有致的脚步声从他们的耳边传来。

他们在一阵如幻觉般的扭曲空间里,看到这间日式房屋的推拉门被打开,穿着皮鞋的人走在木质的地板上,进入了屋子里。

“是谁?!”

矢濑显重努力的从嘴角边挤出这句话,他想要发动他们矢濑家代代相传的过度适应者的能力。

但大脑最深处的痛苦,让他根本无法发动任何的能力。

会死,会死……一定会死!

那种自己的寿命正在被夺走,被死神、被恶魔收割的惊怖,正在被他的大脑传遍到全身。

“矢濑先生,你看你之前还在教育自己的两个孩子要学会‘静’。”

“……但是现在的你可是一点都‘静’不下来啊。”

“就连自己都做不到的事,你又有什么资格去教育别人呢?”

西乡慢悠悠的坐在矢濑显重对面,他从面前的木几上拿起一个干净的茶杯,手法娴熟的倒了一杯热茶。

“茶是好茶,在茶艺上你也算是勉强合格……可惜了,你的野心太大,让这茶的味道也有了让人不满的变化。”

西乡喝了一杯茶水,他品评的说道。

“是你……查拉图斯特拉……魔女的恶魔,你来这里做什么?”

矢濑显重勉强抬起头来,他已经有些昏花的眼睛看到了西乡的脸,干涩出声。

西乡作为衰老的大恶魔,他有着和飞鼠的光环类似的‘死亡光环’的能力。

在他周身的范围内,任何生灵都在以秒为单位被死亡浸染。

这种能力就与‘世界树游戏’里的大部分光环能力一样,对那些真正的强者效果不大。

但是在面对弱者时,这完全就是一个无法抵御的大杀器。

0 ·······求鲜花····· ········

西乡甚至只要往城市里一站,他就能带走一整座城市人类的生命。

恶魔的存在本身,就是恐怖的代名词。

“赐予你,命定之死!”

西乡将茶杯放下,他语气如优雅的咏叹调般说道。

“人工岛管理公社其他的理事都已经死了,现在你就是最后一位,想要夺走这座岛屿的权力,你便是最后的障碍。”

“……你知道嘛,矢濑理事,传说之中有邪神的魔眼能够赐予人类以死亡。”

“亦或者是有凡人得到了魔眼,能够看到万物生灵的死之点与死之线。”

“……不管是死亡的线还是死亡的点,那皆是‘命定之死’!”

“草木会干枯,岩石会腐化,就连宇宙都有终结之时,万事万物皆有‘命定之死’。”

0 ....... ...

“……只不过时间的长河隔开了死亡,让长生的种族经历漫长的时光才会迎来‘注定的死亡’。”

“而我,即是琐罗亚斯德的六大恶魔之一,与凡人不同,我不需要去触碰死之线与死之点,我的存在本身就是带给万物‘命定之死’!”

西乡摩挲着手中的茶杯,他的语气带着些许的愉悦,“……攫取了这个世界的营养,我也终于是开始成长。”

“……我即将成为人类文明与人类史无法跨越的试炼,我即是阻碍人类发展的罪魁祸首!”

“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在此,死亡的命运加诸你身,感受那十种死亡形态中最是令人恐惧的‘衰老’吧!”

随着西乡话音落下,矢濑显重的眼球都是突了出来,他的身体开始急速老化,皮肤变的干瘪,牙齿开始脱落,头发变的枯黄。

他用力抬起自己如骷髅一样的手,绝望的喊道:“……你不能这么做,恶魔!我是人工岛管理公社的理事,你不能这么做。”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不要‘命定之死’,饶过我吧,不管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饶过我吧!”

中年男人大声哭泣着、求饶着。

他的哭泣声也渐渐变的嘶哑苍老,他拼命的挣扎,但最终他那干枯的手落在了榻榻米上,身躯彻底腐朽,变成了一具干尸。

“我将行我须行!”

西乡面无表情,如此说道之.

第八十一章 掌握自我命运的魔女

矢濑显重,这个自从弦神岛建立后,就一直把持着理事席位,暗中操纵着这座岛屿发展的矢濑家现任家主,如今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

他双膝跪在一张茶几前,身体就像是被风化的木乃伊,一只干枯的右手正往前伸去。

而他脸上那眼睛与嘴巴处留下的巨大空洞,诉说着其生前最后一刻的恐惧与绝望。

如果这时候有人用仪器探测他的尸体会发现,矢濑显重的躯体真如经历了千万年的时光,才是从血肉的诅咒中化为了纯粹的干尸。

万事万物皆有终结之时,那即是‘命中注定的死亡’。

有的世界,这种死亡被魔眼所望到,只要能理解其中的意义并用外物去接触,就会带给‘万物之死’。

但是西乡不同,作为琐罗亚斯德教恶神之母所创造的六大恶魔之一,他本身的存在意义就是这份死亡的根本。

如果说凯尔特神话的邪神是将“零七三”这种概念化为能力与邪眼,那西乡本身就是‘命中注定死亡’的化身。

收回那注视着干瘪尸身的视线,西乡将目光望向了矢濑显重的两个儿子。

大儿子矢濑几磨,今年刚刚大学毕业一年,正式进入家族企业。

小儿子矢濑基树,现在还是一位初中生,恰好成为了南宫那月的学生。

这时候这对兄弟都是面色惊恐看着西乡,两人的身体颤抖,大脑甚至失去了思考能力,就连控制自己的身体都已经无法做到。

西乡的出现,突然将矢濑显重杀死,那杀伐果断与亲眼目睹衰老在自己的面前具现,这份冲击几乎让这对兄弟的精神崩溃。

死亡有的时候并不可怕,因为那只是一瞬间的事。

但是衰老却是人类最畏惧的形态,因为衰老是循序渐进的,会让人类更长久的萦绕在死亡之中。

任何亲眼目睹衰老之人,如果还能保持住自己的精神不崩溃,那就已经是人类中的优秀者了。

不得不说矢濑显重的两个儿子在人类中已经足够优秀,最起码他们在亲眼目睹这一幕后,还没有彻底发疯。

“给你们两个选择,一是代表矢濑家彻底的归顺,献出你们家族的一切。”

“……二是你们可以选择拒绝,衰老的诅咒会降临矢濑这个姓氏身上,所有人都将死去,至于你们所持有的一切,我只好稍稍花费一些时间夺走。”

“现在,告诉我你们的选择吧。”

西乡好整以暇,他当然懂铲草除根的道理,不过矢濑家的这对兄弟只不过是区区凡人,不会对西乡有任何威胁。

恶魔的食粮是恐惧,赐予死亡只不过是最终的结果。

况且,衰老的诅咒早就附在这对兄弟的身上,只要他们稍有背叛的意念,这份诅咒就会将他们吞噬。

矢濑几磨作为哥哥,他颤颤巍巍的跪在地板上往前挪动了一步,挡在了自己的弟弟面前。

他嘴唇颤动,哆哆嗦嗦的道:“……我们……我们选择臣服,我们愿意奉上矢濑家的一切。”

不是矢濑几磨不想为父亲报仇,而是双方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况且作为一个大家族,他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一切以家族为重。

只要家族还能保存,那么任何人的死亡都是可以接受的。

作为一个成年人,矢濑几磨知道自己要如何选择才是正确。

“那么,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接下来你们就配合我,把弦神岛管理公社其他家族的那些资产全部进行转移。”

“……只有将所有的资源都掌控在自己手下,才能做出接下来的正确决策。”

“你们可以仇恨我,甚至可以报仇,不过也希望你们记住,当你们生出这个念头而付诸实践时,‘命定之死’将会降临。”

西乡露出了一抹残酷的笑容,“……这就是你们死亡的命运,那即是对我的背叛,当这命运诞生时,就代表着死亡的出现!”

“……好自为之,矢濑家的兄弟,希望你们也足够优秀,能让我对你们这样的蝼蚁多加关注。”

随着西乡话音落下,他的身躯化为一片漆黑的火焰消散,只留下最后一句话在这屋中回荡。

“恶魔……”

矢濑几磨在西乡离去后,那种压抑着的衰老与死亡的氛围终于是消散。

他整个人瘫在了地上,嘴中嗫嚅了半天,给出西乡一个最好的形容词。

那就是——恶魔!

……

基石之门是弦神岛最重要的建筑,它如同一座倒立的金字塔,总共有十二层。

整个弦神岛最重要的执政机构与设施都位于这里。

而在这座建筑之下还有深达四十多层的地下设施,藏匿着整座岛屿最大的秘密。

“真没想到,原来咎神的祭坛,传说的圣歼系统就在这里。”

南宫那月在杀死了人工岛管理公社所有成员后,她获得了最高的权限,自然也能调阅整个弦神岛所有的资料,并且前往任何的地方。

虽然之前在第三真祖的口中知晓了圣歼所在之地,但是当亲眼所见咎神的祭坛后,空隙的魔女还是发出了感叹声0 .......

过去的南宫那月虽然获得了管理公社的信任,但这份信任显然是有限的。

最起码这座岛屿最重要的一些情报,那些管理公社的成员没有告诉她。

南宫那月本以为这座岛屿就是一座普通的人工岛,唯一不普通的就是它是魔族特区。

但是如今南宫那月才是知晓,这座岛屿从建立开始就涉及了大量的秘密与阴谋,以前的她可以说是毫不知情,被人当做道具使用。

若不是西乡的出现让她有了行为与思想上的转变,恐怕南宫那月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蒙在鼓里,为管理公社服务。

甚至在未来某一天就算她知晓了秘密,其也已经上了贼船,再也下不去了。

但是如今,有了西乡的帮助,魔女终于是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

“更没想到的是,弦神岛建立的基石竟然会是‘圣者的手臂’,如果被西方教会知道了,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南宫那月绣眉微颦。

第零区的咎神该隐祭坛很神秘,但岛屿基石‘圣者的手臂’也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根据嘉妲所说,当年带领人类反叛天部的人,就是一群在人类间突然变异,得到了灵力之人。”

“……这些拥有灵力的人与天部的魔力对抗,在那个时代被人类称为‘圣人’。”

“天部也是根据灵力与魔力的共同特性,制造了‘神格振动波驱动术式’的原典,最初的目的是为了掌握消灭眷兽的武器,从而获得那场战争的主动5.8权。”

“……但可惜的是,想要使用这个术式是需要‘圣人’的灵力的,而天部无法使用灵力,他们又不能将这武器交给人类使用,就只能封存。”

西乡这时候出现在南宫那月的身边,他注视着那被铁链束缚,被术式封禁的一只手臂缓缓说道。

“岛国的狮子王机关一直满世界的在搜寻某些拥有特定灵力的孩子进行训练,看来他们所寻找的就是‘圣人’血脉的后裔了。”

听到西乡的话,南宫那月这时候也是对岛国那个狮子王机关有了更深的了解,她低语了一声道。

“没错,就是如此,好了,让我们先去看看该隐的祭坛吧,我还是对圣歼更感兴趣一些。”

西乡笑着说道,他拉起南宫那月的手,往最深处走去。

那只手冰凉而柔嫩,光滑又纤細。

南宫那月只是稍稍甩了下手臂,在发现甩不开后,就任由西乡施为.

第八十二章 六大恶魔的真理与本性

弦神岛基石之门的最下层是一个潜水艇基地,里面还停靠着一艘潜水艇,看样子是人工岛管理公社给自己预留的逃亡手段。

而就在潜水艇基地的最深处,隐藏着一道宽广巨大的石门。

来到这里的西乡和南宫那月都知道,那必然就是‘圣歼’的所在地。

两人缓慢的靠了过去,不管是西乡还是南宫那月都是比较小心翼翼,毕竟他们也不知道圣歼到底是个什么具体东西,是否有什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