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52章

作者:朱之月

所以说之前人工岛管理公社那群人妄图用权力去掌控强者,简直就是作死行为。

见到南宫那月神色还是迟疑,西乡再接再厉道:“` 「……作为一位王,你不需要事必躬亲,那只会把自己累死。”

“……你只要找到足够信任,又足够有能力的人,然后将国家交给他们去打理就好,你所需要做的,只是掌握操纵那些管理者生杀予夺的大权就够。”

“这一点上,那三位夜之帝国的真祖都做的不错。”

南宫那月狐疑的看了西乡一眼,总觉得这个恶魔就是在忽悠自己。

一个恶魔会对一个国家的繁荣还是破落有兴趣?

怎么可能,恶魔才不会在乎这个岛屿上的人们与魔族的死活,也不会在乎这个弦神岛的经济发展如何。

他在乎的只是位于弦神岛底部的‘大圣歼’系统而以!

不过‘人类与魔族的和平共处’本就是南宫那月的愿望,所以西乡可以不在乎,但是她不能不在乎。

空隙的魔女无奈的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上了西乡的贼船,想下是下不来了(的赵好)。

但这未尝不是她自己主动的想法。

南宫那月觉得自己过去的行为真的是太被动了,老老实实给人工岛管理公社打工,想要利用弦神岛魔族特区的特性来完成愿望。

这可能吗?这不可能。

南宫那月已经明白这一点,过去的自己还是太畏畏缩缩,许多事只敢顺其自然丰。

但是在这个恶魔的怂恿下,她犯下大罪、承载罪恶,但却也让她的思想与行为彻底的解放了开来。

人不能将愿望的实现加诸在他人身上,去依靠别人。

人的愿望要由自己去完成,不管结果如何,她都必须要做。

做了,总比没有做强。

南宫那月如天空洗涤后的湛蓝色美眸凝视着西乡,她的眼神温柔,唇间不经意间勾起淡淡的笑意。

这个恶魔,还真是把自己彻底的改变了,从身到心的改变。

但是南宫那月不后悔,她相信这个改变是正确的.

第七十九章 我曾统率世界!

基石之门‘人工岛管理公社’会议室以及四周的甬道,都是覆盖上了一层层的寒冰。

坚固的冰束将所有的尸体肉块与血腥的味道隔绝。

西乡和南宫那月站在一面落地窗前,俯瞰着整座弦神岛。

“你现在已经没必要继续维持‘监狱结界’,可以让自己获得真正的自由了。”

站在南宫那月的身旁,西乡侧过头去看着魔女那精致柔美的侧脸,开口说道。

收起自己的阳伞,南宫那月嬌小的手掌摩挲着阳伞的伞柄,她低着头把玩着手中的伞,将其慢慢绑好。

在听到西乡的话后,南宫那月檀口微张道:“……监狱结界里还关押着这几年来我所抓捕的那些犯罪者。”

“……如果这时候解除‘监狱结界’的术式,就会将他们放出来。”

“监狱的作用是关押犯人而不是处决犯人,与其将他们放出来在一个一个的消灭,不如等到合适的时机。”

“……只要我们去开始研究‘圣歼’,与圣域条约国的战争就在所难免。”

“等到战争开启时,我会以‘自由’作为代价,要求那些罪犯为弦神岛出力。”

“……至于他们在战争中最后的结果如何,那就073只能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魔女诉说着那些罪犯的结局,冷酷而无情。

不过犯罪者就是犯罪者,也不必对他们有任何的同情心。

“接下来你是准备要去将‘焰光夜伯’所有的素体全部收集?”

南宫那月站在西乡的身旁轻声问道。

“嗯,等我处理一下弦神岛事宜,让它未来一段时间能够稍稍稳定下来,不会给你带来太多的麻烦时,我就准备出发。”

“……嘉妲已经将所有的素体位置都告诉了我,将焰光夜伯的素体全部收集并不会耗费太多的时间。”

西乡颔首说道。

南宫那月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终也只是化为一句‘注意安全’。

听到南宫那月的话,西乡哈哈大笑了一声,在对方那挑起的绣眉下,西乡伸出一只手,捏了捏南宫那月那白嫩的脸蛋。

“安心,这只是一件小事,这个世界还没有任何存在能够杀死我,哪怕是咎神该隐也做不到!”

西乡语气轻松,他的本质一直在那黑暗的空间里,即使他在这里死去了,其也会于那黑暗之中再次复活。

想要杀死他,那必须拥有二位数的实力,并且闯入那黑暗之中与持有‘恶神之母’灵格的他大战一场才有可能。

也即是说,西乡在某种程度上就是真正不死的恶魔。

“啪——”

南宫那月拍开了西乡在她脸上作怪的那只手,瞪了他一眼道:“……不要随随便便掐我的脸,我又不是小孩子。”

“是,是,你是个大人了,就算外表看着像是小孩子,但你也是个二十岁的成熟少女嘛。”

西乡敷衍的说道,那态度让南宫那月咬牙切齿。

魔女转过身去,留给西乡一个优美的背影,她走在那厚厚的坚冰上,一边往外走一边道:“……该隐的祭坛就在基石之门的最下层。”

“……那里亦是圣歼的所在地,现在一起去看看吗?”

西乡右手的五根手指来回弯曲了几下,仿佛是在怀念南宫那月肌肤的嬌嫩,他点头道:“……当然要去看看。”

“……不过在去之前,还有一件事要解决,不觉得这些人工岛管理公社的成员中,有一个最重要的人不在吗?”

空隙的魔女停下脚步,她秀丽的眉头挑起,在想了想后开口道:“……是矢濑家?”

“对,作为曾经建立弦神岛出资最多的家族之一,矢濑家一直把持着这座人工岛的权柄。”

“……小那月你且先稍等我片刻,等我去将矢濑家的理事解决,顺便把刚才被我们杀掉的那些理事们的财产,都转移到我们控制的基金名下。”

恶魔自然要有恶魔的行事方法,西乡会使用政治或者是经济的手段去摧毁对方。

但与此同时,他也能够用最单纯的武力,将事情给解决。

相比前者的麻烦,西乡还是更喜欢用后者。

恶魔,本就应带给世人以恐惧和绝望。

(ahfi)“直接动用人工岛管理公社的权限没收那些企业资金,这相当于是放弃国家信誉,以后恐怕不会有外资来弦神岛进行投资了。”

南宫那月作为一个高材生,她也是懂经济学和政治学的。

当一个国家用强硬手段直接没收资本时,这只会让外资恐慌,从而不敢来投资。

毕竟谁都害怕自己投资的东西有一天会被人随便找个借口夺走。

“你的担忧不无道理,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未来的日子一直处在和平中。”

“……战争即将来临,我们与圣域条约国的战争是在所难免的,只要我们能获得战争的胜利,只要我们能对所有人展现我们掌握了圣歼。”

“那么自然的,你所担忧情况就都不会发生。”

“……资本这种东西会自发的寻找安全地带避险,实力强大又能带来安全的我们,就会成为这些资本流动的方向。”

“我知道,小那月你之所以会在乎这些世俗之物,是因为我们虽然对金钱没有兴趣,但弦神岛的居民需要经济来发展。”

顿了一下之后,西乡继续道:“……当然,到了那个时候,恐怕许多的阿猫阿狗也都要跳出来。”

“……比如并没有完全灭绝的天部们,嗯,其实我到对天部‘死都’那种空中城市的建造方法挺有兴趣的,以及天部让‘死都’躲在异空间的技术。”

西乡的话语中满是兴致勃勃。

这个世界的魔导技术非常之发达,甚至超过西乡所生活的现代科学技术。

这里的许多东西都可以去掌握,未来兴许还能够用在其他的世界里。

南宫那月用着怀疑的目光看着西乡。

“怎么了,小那月……我的身上应该没有什么吧?”

西乡审视了自己一番,他没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问题。

“你对人类的经济与政治也太过于了解了。”

南宫那月的话语有些干涩,相比于西乡的力量,他那份将整个人类社会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游刃有余,才更加的恐怖。

“不要看我这样,我其实也曾统治过世界,君临于万千生灵之上,作为唯一国家的首脑,率领万民和平共处。”

西乡这话就是忽悠人了,你要说他曾当过什么世界领袖,那大概是在游戏里吧,想他也曾当过艾尔登之王。

不过南宫那月的话让西乡觉得,或许这件事也是大有可为。

比如在‘世界树游戏’如今穿越后的世界里,那里就是万族林立,自己或许真可以去建立一个统一的国家,成为‘王’。

倒不是西乡对权力与统治有什么欲望,而是他认为在自己漫长的人生里,不管是什么都要经历过一次才行。

不过西乡虽然是忽悠人,但南宫那月却完全信了。

在她看来,西乡这个恶魔一定是在漫长的生命里,‘侵入’过无数的世界。

他有时带来毁灭,有时甚至可能带来繁荣,恶魔的思想本就是这样的混乱,让人无法猜测。

“那我在基石之门下等你。”

这样说着的南宫那月,发动了空间制御的术式,消失在西乡面前.

第八十章 命定之死,我将行我须行!

矢濑家是岛国的一个名门望族,名下有着诸多国际性大集团。

作为曾经弦神岛的创建人之一,矢濑家就与绝大部分的野心家一样,对‘圣歼’有着贪婪之心。

圣歼在绝大部分人眼里都是绝对的秘密,而矢濑家则是极少数知晓圣歼真面目的人。

也因此,妄图得到圣歼的力量扭曲天理,从而掌控世界,便是这个家族一直以来的目标。

弦神岛中一座占地广袤的日式庭院,矢濑家的现任家主矢濑显重正-跪坐在卧房中。

在他的面前正摆放着一张茶几,这位掌握着家族权力的中年男子,正在安静的品着-茗茶。

矢濑显重的身前,他的两个儿子也都是跪坐,聆听着父亲的教导。

“你们的心还是安定不下来,几磨还有基树。”

矢濑显重看了一眼跪坐在自己面前,但是身躯微微晃动,神情略有浮躁的两个孩子,他就是摇了摇头。

不过虽然指出了自己的这一对儿子的心并不稳重,但矢濑显重也没有什么批评他们的意思。

毕竟这对兄弟的年纪都还不大,他们经历的事情还太少,无法做到这样心平气和的去参与‘静’的境界也是可以理解。

“抱歉,父亲!”

矢濑几磨微微垂首,对着自己的父亲表达着歉意。

矢濑显重看了自己的大儿子一眼,自己的这对儿子都可以说是优秀,这让他对家族未来有继承人感到欣慰。

但与此同时,这两个儿子都有自己的想法,对他这个父亲的许多决定都颇有微词,这算是不大不小的遗憾吧。

不过矢濑显重也不着急,两个儿子的年纪还太小,他们还无法理解家族的重要性。

等到再过一些年,他们就会懂得他这位父亲的所作所为有多么的正确,他们也就自然会走上自己为他们准备好的道路。

“不必道歉,几磨……你刚刚从学校毕业,在弦神岛基层做的工作很好。”

“……等过一段时间我会将你调入到人工岛管理公社,去做秘书类工作,这样你就可以接触许多关于这座岛屿的决策程序。”

“等到未来当我退下那一天时,你就可以接我的位置,成为管理公社的理事之一。”

“……至于基树,你……”

矢濑显重一如往常的在教育自己的两个儿子。

但就在这时,四周的空气突然变的压抑起来,一种令人类灵魂深处感到恐惧的气息弥漫开来。

矢濑家的父子三人呼吸开始变的急促,他们只觉得头晕目眩,连那空气与四周的灯光都仿佛正在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