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5章

作者:朱之月

西乡眉头挑了挑,这只恶魔当真是对雄性有着无法言喻的吸引力,让人恨不得将其当做禁@脔,永远囚禁在自己的掌心里。

不过雅儿贝德虽然语气恭敬,但在其跪下时,西乡依然从她那绝美的面容上,看到了病态的执着与荡漾迷离气息的扭曲爱恋。

‘嗯,雅儿贝德的设定是什么来着?’

西乡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他曾经看过《overlord》的第一季,知道雅儿贝德最初的设定。

但那终归是记忆中的设定。

在这个现实中,因为自己与翠玉录关系親密的原因,西乡知道雅儿贝德的设定绝对和自己记忆中稍有偏差。

公会成员制造的NPC,在那些成员还在时,NPC的设定与更改是只有自己才能看到的。

西乡还真怕公会里有某个脑瘫,给自己的NPC设定里加一条二五仔,那NPC就真的会变成二五仔!

“查拉图大人,请您下令!”

雅儿贝德额头触地,整个人跪伏在地上,用着她柔媚的声线,语气恭敬的说道。

“什么命令都可以?”

西乡坐在王座之上,他一只手撑着下巴,头微微歪着,似笑非笑的开口问道。

“您的任何命令我都将无条件的执行。”

“……或者,您是想要我在这里侍奉您?啊啊,那真是太好了,不过请您不要告诉翠玉录大人。”

“当然,若是您执意要告诉翠玉录大人,我一定会更加兴奋,我想翠玉录大人也会原谅我对他的背叛的!”

雅儿贝德面色泛紅,神情希冀,迫不及待的等待着西乡接下来的命令。

‘果然是翠玉录那个家伙的风格。’

西乡轻叹口气,已经大概知道了雅儿贝德的所有设定。

飞鼠这个时候已经是目瞪口呆,甚至有些手足无措。

他看着西乡与雅儿贝德的互动,人有些慌。

喂喂喂,这个游戏是全年龄的啊,任何R18的行为都是被禁止的,也是无法去做的。

现在这情况是怎么回事?还有NPC怎么活过来了?

跪在地上的雅儿贝德,那妖娆的身段流露出一道完美的曲线,惑人的姿态让作为男性的飞鼠也是心情亢奋了起来。

但是下一瞬,从其身体深处涌现出的如死气般的冷意,将他所有的欲望浇灭,就连躁动的情绪都是变的冷静下来。

那本是Yggdrasills游戏中‘死之统治者’的一项被动技能‘强制不放’,能让‘死之统治者’消除多余欲望,保持足够的冷静。

在游戏中这技能只不过是加一些抗性和属性,但在现实中,它真的能让飞鼠摒弃乱人心神的欲望,保持理智。

不过这也合情合理,作为一具骷髅架子的不死族,本就不应该还会有男性对女性的欲望。

再说他现在的身体也没那方面的能力。

飞鼠很感激自己的这个技能,因为这让他现在能够更加冷静思考。

至于失去的那些欲望,因为已经在技能下遗忘,反而不会留有遗憾。

飞鼠并不是一个蠢材,或许现实中的他因为情绪的阻挠,让他无法做出正确与智慧的思考。

如今他有被动技能,又擅长对情报进行搜集。

很快的他就是通过游戏界面的变化,游戏功能的改变还有NPC活过来的奇迹,大略的猜测出了现在的情况。

‘查拉图为什么会对雅儿贝德下这样奇怪的命令?他不会是因为雅儿贝德长的漂亮所以产生了兴趣吧?’

‘……不,不对,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

‘如今游戏出现了奇怪变化,NPC还活了过来,有了自己的意识,那么这些NPC就有可能会背叛我们。’

‘……查拉图这是用过分的命令,来试探雅儿贝德是否会反抗啊。’

‘如果雅儿贝德反抗命令,就说明她很危险,这里是王座之间,查拉图又是世界最强,他能轻松解决掉雅儿贝德,并提醒我面对其他NPC时不能疏忽。’

‘……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中的NPC等级都很高,如果被所有的NPC围攻,就算是查拉图也会有危险。’

‘所以将可能面临的集团作战转化为个体作战,发挥出他世界最强的能力,这是现在这个局面的最优解。’

想及此处,飞鼠发出了惊叹,‘……不愧是查拉图,在短短时间内就分析出了局势,做出了最正确的判断,而我还在手忙脚乱呢。’

‘……他还是和过去一样,只要公会里有这家伙在,就让人感到安心啊。’

西乡察觉到飞鼠的注视,他有些疑惑的望了过去,从飞鼠那猩红色的目光中,他看到了钦佩与莫名的对他的依赖。

这家伙是不是在想什么奇怪的事情?

西乡现在是满头问号。

他之所以命令雅儿贝德其实很简单,当一个绝世美女完全听你的命令,任你予取予求时。

估计只有年龄小,脸皮薄的小男生才会害羞,然后什么都不做吧。

而作为一个正常的男性,西乡表示这时候A上去才是最正确的!

摇了摇头,西乡知道现在不是去考虑男女之间事的时候。

世界的变化西乡虽然早有准备,但自己的一些情况依然要先去确认才行。

他从王座间站起,对着雅儿贝德命令道:“……你跟我过来一趟。”

然后他又是看向飞鼠道:“……飞鼠,你去将那些阶层守护者都叫来。”

听到西乡的话,飞鼠仔细一想,觉得自己理解了西乡的意思。

这是要把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中最强的阶层守护者叫到一起,测试他们的忠诚吗?

“这个东西我就拿走了,没有问题吧?”

西乡走到了那漂浮在半空中的『阿维斯塔』面前说道。

飞鼠连忙道:“……当然没问题,那本就是查拉图你的东西,并不属于公会。”

话音刚落,飞鼠又是恍然大悟。

查拉图在提醒我赶紧去拿一件世界级道具护身,以防万一啊!

西乡收起了『阿维斯塔』这个模拟创星图,在即将离开王座大厅时,他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去,用着低沉的嗓音道:

“……飞鼠。”

“嗯?我在,还有什么事吗?”

正在思考的飞鼠怔了一下,疑惑问道。

西乡用着不可名状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低声笑道:

“上帝已死!”.

第六章 西乡的秘密

西乡迈动着沉稳的步伐,在离开王座之间后,从第十层来到了第九层。

在他的身后,雅儿贝德一双戴着丝质手套的玉手轻轻交叠在身前,如同一位优雅的大家闺秀,迈着轻灵的步伐紧随其后。

她那散发着金色光芒的虹色瞳孔,目不转睛的盯着西乡那身穿华美长袍的背影,不时眸光闪烁,脸现紅霞。

她丝绸礼服下的修长玉腿并拢而行,身躯微颤,迷离的眼神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西乡突然站定不动。

有些走神的雅儿贝德迅速回过神来,她在离西乡不近不远的位置停下脚步,螓首低垂,以示恭敬。

虽然雅儿贝德还想离着更近一些,不过那样的距离,将是对无上至尊的僭越,是她绝不敢去做的。

“雅儿贝德!”

低沉威严的嗓音从西乡兜帽下,那由漆黑之焰凝聚而成的面容上发出。

“我在这里,查拉图大人!”

雅儿贝德轻柔嬌媚的嗓音回应着。

“就到这里吧,你可以退下了!作为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守护者总管,你还有自己的事要去做。”

“……如今事态有变,作为守护者总管的你更应小心谨慎,完成自己的职责!”

背对着雅儿贝德,西乡下达着指令。

雅儿贝德心生遗憾,本以为这一次能前往查拉图大人的王者之间,得他怜惜。

但无上至尊不愧是无上至尊,断不会为这些情绪所扰,所思所想皆是世间真理与宏伟大事。

她低眉垂目,柔声应道:“……是,查拉图大人,我当谨遵教诲,完成守护者总管的职责。”

西乡微微点头,说道:“……嗯,那你便去完成自己的职责吧,对了,之后我的房间就由你亲自来打扫,不必麻烦那些女仆了。”

雅儿贝德听到西乡的话,她嬌躯颤动,面露狂喜,嘴角不自觉的咧开,形成了一个恐怖的弧度。

不过很快的雅儿贝德就觉得自己现在的姿态不够淑女,有些失态。

她压抑住内心的喜意,努力维持着淑女的样子,躬身道:“……您的意志,查拉图大人!”

“去吧!”

西乡一摆手示意道。

“向无上的至尊,献上忠诚之礼!”

雅儿贝德跪在地上行了个大礼,然后站起身来,弯腰低头,两只手交叠在身前,慢慢的往后退去。

等到雅儿贝德身影消失在自己视线,西乡隐隐间好像还听到了那只白色恶魔的大笑声。

他摇了摇头,走进了属于自己的房间。

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第九层是皇家套房,也就是属于公会成员的居住房间。

在这里还是游戏里,这些房间其实没有什么大用,最多也就是用来上下线的。

毕竟那些家具再是精致华美,这里也终归是游戏,玩家根本就用不到,完全就是当做贴图用。

只是现在不同了,当游戏变成真实,这些家具摆设也有了用武之地。

属于西乡的房间极其巨大,完全是一座小型宫殿,整体是巴洛克风格的豪迈与气派,还有着罗马式的壮丽与豪华。

当初西乡知道穿越这事有可能再次成真,所以他特意在房间的装扮上用了点心。

雅儿贝德的心思他当然知道。

作为一个在现实中也获得巨大成功的人,对这种自己能够予取予求的绝色美女,西乡可不会腼腆的不敢触碰。

他之所以保持冷静与理智,也绝不是什么现在公会有危险这种理由,仅仅只是因为——

站在房间的落地镜前,西乡看着自己如今的样子。

他身穿纯黑色镶有金边的长袍,身体完全就是由漆黑色的火焰所形成。

那恐怖的外形妖异且美丽,但任何人见到他的样子,都会生出‘此人乃是恶魔’的惊悚畏惧。

现在的西乡更像是一种元素与衰老概念的生命体,与飞鼠那骷髅的样子有异曲同工之妙。

“特么的,老子现在也是无鸡之谈啊!”

西乡低声咒骂了一句,语气无可奈何。

不过还好,这只是他的一种恶魔形态,只要他能解封其他的形态,还是能变成有鸡之谈的。

西乡从来都知道,他的力量来源并不是Yggdrasills这个游戏,而是来自恶神之母的馈赠以及他血液中的‘第三星辰粒子体’!

拿起手中那实体化的模拟创星图《阿维斯塔》,西乡可不觉得Yggdrasills拥有将这东西也具现的能力。

如果说恶神之母的馈赠是一台复杂的机械,拥有各种神秘的能力。

那么第三星辰粒子体就是能量,用以发动这些不可思议的伟力。

“抱歉了,翠玉录,虽然我们关系不错,但为了尽可能的降低未知,我也不好带上你。”

“……不过你也不必为现实忧心,我已经将‘现实’中的部分产业转到你的名下,那些也足以让你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了。”

西乡叹息一声

他是个有感情的人,与翠玉录认识了十二年,可以说算是他在这个世界最好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