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47章

作者:朱之月

嘉妲这时候站起身来,她莲步轻移来到西乡身旁“零七三”,举起酒杯与他轻轻一碰,然后坐在了西乡的腿上。

西乡搂住了她纤細柔美的腰肢,听着她继续娓娓道来。

“该隐并没有用圣歼的力量改变所有的天部成员,他早就对天部的所作所为不满。”

“……他清楚的知道如果这么做的话,最终的结果就是天部会再次奴役所有的种族,在未来的某一天,这样的战争依然会发生。”

“所以他选了三个人,一个是与他有同样想法,当时正率领天部与反抗者战争的齐伊。”

“……一个是他的好友兼部下,知道他的研究却并没有上报的艾斯沃德古尔,以及最后的我,与他关系很好的皇族王女。”

“作为天部的首席研究员,该隐的地位很高,他经常与我见面,我也是从小受到了他思想的影响。”

“……在战争的紧要关头,所有皇族成员也都参战了,该隐这位研究员则成为了天部王都的代理执行官。”

“这就给了他发动圣歼的机会,这么强大的术式所需的前置准备非常的多,而恰好皇室的领地拥有他需要的所有物资。”

嘉妲的一只手搭在西乡的肩膀上,她尖俏的下巴垫在自己的手背处,吐气如兰的道:

“……他将最强大的眷兽封印在了我们三人的体内,不让这些眷兽继续破坏。”

“他也相信我们会完成使命,利用漫长的时光来消磨眷兽的存在,直到它们不在危险。”

这时西乡心中一动道:“……既然说眷兽是无法真正被消灭的,而现在你又说该隐找到了彻底消除眷兽隐患的方法。”

“……这个方法莫非就是生育?”

以西乡的智慧,他立刻就是发现了其中的问题。

既然三位真祖的作用是封印眷兽的容器,他们没必要扩大自己的族群。

其次就是,那些后世代的吸血鬼们也拥有眷兽,这些眷兽又是哪里来的?而且为什么随着吸血鬼血脉的延续,越往后的吸血鬼眷兽越弱?

唯一的解释就是,吸血鬼群体的扩大,让眷兽变的弱小了!

嘉妲嫣然一笑道:“……没错,就是生育!真祖寻找血之伴侣,然后诞下第一代的吸血鬼,眷兽的力量会分化出去。”

“……只要后代的吸血鬼一直生育,眷兽的力量就会分散的越来越多。”

“哪怕到时候眷兽的数量变的成倍增长,但个体的眷兽实力却越来越弱,眷兽的威胁就不存在了。”

“……就比如现在,大多数的吸血鬼并没有多强,最起码想要反抗一个国家的暴力机关是完全做不到的。”

“齐伊找了七十二个血之伴侣,艾斯沃德古尔又男女荤腥不忌,他们两人诞下了足够多的后裔。”

“……但是我不一样,不管怎么说我也是曾经的天部皇族公主,可不愿意随便的就和不同的男人生下子嗣。”

“因此我用的方法是吸血鬼的另一种传承,就是用自己的血肉注入其他物种身体中,将其他物种变成吸血鬼。”

“……这也是为什么我的混沌境域不允许外来人进入的原因之一,因为我寻找的后裔全部都是女性。”

“整个混沌境域的全体居民,根本就没有男人,也因此我们三人的后裔哪怕都作为吸血鬼,但又分成了不同的种族。”

嘉妲这时候挣脱了追忆的恐惧,她再次变的随意又懒洋洋起来。

西乡一听嘉妲的话,立刻就是激动了,混沌境域简直就是男人的梦想之地啊。

一个国家全部都是美女吸血鬼,简直是男人的极致享受。

嗯,当然也可能会被吸成人干,毕竟吸血冲动是性欲。

“天部当时的打算已经是放弃这颗星球进行逃亡,但是该隐却利用自己当时的职位,动用了天部逃离这颗星球的所有资源发动了圣歼。”

“……造成的结果就是眷兽从大地消失,天部与人类再次进入了常规战争0 .......”

“而当时的天部和人类虽然已损失惨重,但人口的差距在那时体现,最终天部在这场大战中战败,从此退出了历史舞台。”

“……该隐的行为也无异于是背叛了天部,背叛了自己的种族,成为了被放逐的罪人。”

“该隐最开始本打算直接利用圣歼的力量消灭掉眷兽的,但是当时肆虐大地的眷兽太多,圣歼也不是那么好控制的,他并没有成功。”

“……这才是退而求其次选择了封印的方法。”

嘉妲一只柔嫩的手臂拦住了西乡的脖子,她目光闪烁的道:“……我不管你这个恶魔到底是来自其他星球,亦或者是来自其他的空间或者世界。”

“……你现在已经让我提起了兴趣,我也知道你在调查并寻找圣歼的力量。”

“我这里留存了大量的圣歼资料,那些东西我都可以交给你。”

“……不管你接下来做什么我都愿意站在你这一边,哪怕是与其他两位真祖开战,我也会为了你和他们为敌。”

“我只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

嘉妲的樱唇凑近西乡的耳边,她轻吐香兰,如耳鬓厮磨的轻声说道。

“什么事?”

西乡依然不动声色,平静的问道。

“既然当时的眷兽太强大又太多,圣歼无法将眷兽清除掉,那么如果现在再次发动一次圣歼,只是清除掉我所封印的眷兽的话,应该是办的到的。”

“……我5.8是一个胆小鬼,我没有齐伊和艾斯沃德古尔的坚定与坚强。”

“毕竟我曾经只是个养尊处优的皇女,而他们一位是征战沙场的将军,一位是意志坚定的科研者。”

“……眷兽的力量让我获得了近乎于无限的生命,但万年的时光已经将我折磨的要发疯。”

“只是我这个胆小鬼还有着最后的尊严,我答应过该隐不会释放我身体中被封印的眷兽,也答应过自己不会去染指‘圣歼’。”

“……所以我只能拜托你,拜托你在得到圣歼的力量后,用它赐予我真正的死亡,让我摆脱这痛苦的命运与疯狂。”

嘉妲张开檀口,用力咬住了西乡的肩膀,但她并没有吸血,只是喃喃道:“……为此我可以付出自己的所有。”

对于一个追寻死亡的人而言,她已经没有什么不能放弃的了,除了那份尊严与承诺.

第七十二章 所行所为皆是罪恶!

“果然从古至今的雄性生物,不管是人类还是恶魔,都是这么的恶心又变态啊。”

嘉妲从那间装饰奢华的房间走出,她的脚步不稳,看起来有些怪异,语气中也带着那么一丝的无奈。

仔细观察会发现,嘉妲好似是在垫着脚尖在走路,不想用自己的脚掌踩着脚下的白色高跟鞋。

“嘉妲大人!”

之前西乡曾见过的那两位身材火辣的吸血鬼正站在屋外不远处,在见到第三真祖后连忙躬身行礼。

虽然在万年前,嘉妲是皇族的王女,相比于第一真祖与第二真祖,她更像是养尊处优的大小姐。

但在变成真祖后,她就彻底的改变了自己的行为习惯。

三大真祖的后裔们都有着自己的特色与特性,而嘉妲所选择的道路,在西乡看来更像是德鲁伊。

野性十足,近战强力,同时还能进行类似魔法师的大范围冲击。

她的后裔吸血鬼们同样如此,一个个的眷兽几乎都是附身类,完全就像是一群群的‘豹女’。

“将焰光夜伯的那几个素体给他送过去吧。”

嘉妲摆了摆手,一只嬌嫩的脚掌下意识的踩在了高跟鞋上,她黛眉微簇,神色多有不便。

但为了不让自己的手下07察觉到自己的问题,嘉妲还是保持着面色的平静。

“是,嘉妲大人!”

两位女性吸血鬼应了一声,她们虽然察觉到嘉妲好像有些奇怪,但是既然真祖不说,她们当然也不敢去多问。

在得到嘉妲的命令后,两人就是告辞离开,去将奥萝拉等人带给西乡。

等到下属离开后,嘉妲终于是有些绷不住表情,她快走了几步来到自己的卧室,直奔浴场而去。

虽然这是一艘行使在深海中的精灵炉动力潜艇。

但作为第三真祖的座驾,除了其上发达的魔导科技外,本身内部的装饰也极其奢华。

不过就算在怎么奢华也要遵守基本法,嘉妲也无法在这里建造一个庞大的罗马式浴池。

即使如此,在一艘战争用的潜艇中造个浴池也很夸张了。

嘉妲来到浴池边缘坐下,这里会一直供应着温水,她将那双白色的高跟鞋迅速踢开,撩起自己长裙的裙摆,玉足泡在了池水中。

第三真祖弯下細软腰身,一双小手用力搓洗着自己的双足,直到将它们清洗干净后,才是稍稍松了口气。

回过头来看到自己高跟鞋底那一片粘稠,她又是忧虑了片刻。

这鞋是不能要了,但是直接扔的话若是被自己的下属发现也不好,上面还是残留了味道的。

自己眷属的那些吸血鬼的鼻子可是比狗还灵。

况且这鞋一看就是嘉妲的,谁都能猜出之前在那会客室中发生了什么事。

就算下属于们知道了后也不可能当着她的面说出来,但她混沌皇女也是要面子的。

“啧,那个恶魔!虽然早就想到了那恶魔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但事情真的发生后,自己还是有些不爽啊。”

嘉妲用手捂着自己的心口,感受着心脏的蓬勃跳动。

那种强烈的羞涩感让嘉妲兴奋不已,这种情感她大概已经多少年没有了?万年有些夸张,但几千年还是有的。

没想到如今竟然还能有这样的情感感受,这让嘉妲再次有了一种活过来的畅快。

捡起那一双白色的高跟鞋,顺手将其扔到了浴池中,第三真祖化身为清洁工,一点一点的搓洗着自己的鞋。

直到将鞋清洗干净后,她才是把鞋从浴池拿出又穿回脚上。

感受着脚心处鞋底被温水浸润后的温热,她却是难得的一阵安心。

……

另一边,嘉妲的两位下属将三个焰光夜伯的素体领到了西乡的房间。

西乡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三个‘奥萝拉’,他慧眼如炬,一眼就能看出这些素体的确有人造的痕迹。

因为她们太过于完美与同化。

世界上找不到任何两片相同的叶子,但是作为生命个体的她们,身体的每一个结构都是完全一样的。

这是只有人工才能完成的奇迹。

不过三人还是终有不同,真正的奥萝拉神色怯怯,像是一只害怕的小麋鹿。

每当西乡目光望过来,奥萝拉都会驕傲的抬起自己的螓首,但是只要被西乡多注视两秒,她又害怕的低下头去。

令两个素体虽然都是面无表情,但是作为恶魔的西乡,却能够察觉到她们在情感与情绪的表达上完全不一样。

这也足以证明,她们是一个完整的个体生命,而不是纯粹的克隆体。

“六号、七号……嗯,在给你们起名太麻烦了,就继续管你们叫六号、七号吧。”

西乡摇晃着红酒杯,他慵懒的靠在那贵妃躺椅上,轻抿着杯中的红酒。

哎,小那月还是太贫穷了,让自己享受都做不到。

看看拉.芙利亚和嘉妲提供的住宿环境,那真是没有可比性。

看来是时候回到弦神岛,然后将那群管理者们干掉,夺走那座人工岛的所有权以及上面的一切。

自己咸鱼了这么多年,也对这个世界有了充足的了解。

过去因为没有什么追求,所以西乡不愿意‘动’。

但是如今不管是焰光夜伯还是圣歼他都有了巨大的兴趣,尤其是圣歼这涉及‘天理’之物。

现在静极思动,也是时候展现一下自己身为恶魔的能力。

要知道他可不是什么良善之人,他是真正的恶魔,所行所为皆是罪恶!

“全凭原初大人吩咐!”

冥姬之虹炎与夜摩之黑剑都是低下头去,对西乡极其尊敬。

她们是焰光夜伯的素体,就算是第三真祖也无法完全命令。

但面对吞噬了原初灵魂,染上受诅灵魂的西乡,她们没有任何敢于反抗的心思。

“是取回所有的素体,举行‘焰光之宴’的时机了!”

西乡的话语深沉,在那昏暗的灯光下,露出的是他作为恶魔的残酷表情。

从嘉妲那里西乡已经完全了解到了‘焰光之宴’是什么东西。

那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仪式,而是会造成大面积死亡与疯狂的,焰光夜伯的诞生仪式。

不过在西乡看来,这正符合他作为恶魔的调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