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44章

作者:朱之月

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让西乡都是愕然不已,这种苏生的能力也过于强大了吧。

就算是他这样由概念构成的恶魔之身,也不可能在化为骨灰后还能继续复活的。

若是每一位真祖都有这样的不死性,那这帮真祖想死是真的很难。

在仔细打量了一番嘉妲后,西乡笑了出来,“……现在的你比之我还要虚弱,不要说是战斗的能力了,甚至就连走动估计都不可能。”

“……嗯,让我猜猜,你这种苏生的能力应该是来自于某只眷兽吧?”

西乡若有所思。

嘉妲露出一抹嬌艳又虚弱的笑容道:“……你猜对了,查拉图斯特拉,这正是我的眷兽Xipe-Totec(西佩托堤克)的能力。”

“……这只眷兽的能力就是重生,在以自己的血之记忆与眷兽交换生命后,即使是化为灰烬也能再次复活。”

“这个能力我从未使用过,甚至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使用。”

“……但我没想到我的‘第一次’就这么被你夺走了。”

也不知道嘉妲是不是故意的,她特意用了某种会让人会误会的形容。

“本身这个能力是在遇到强敌后欺骗敌人的手段,不过过往万年间,我从未遇到过能让我使用这个能力的强敌。”

“……使用这个能力的代价就如你所见,我虽然能够复生,但却暂时使用不了任何的力量。”

“这场战斗就当是你赢了吧,查拉图斯特拉!”

“……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是你让我再次品尝到了早已忘记的恐惧情绪,甚至让我选择用这种自我了断的方式,来逃避衰老的畏惧。”

0 ·······求鲜花····· ········

嘉妲低语着,神色伤感,不知道是不是西乡的错觉,他总觉得面前的第三真祖,她说出的话语更有了感情。

之前的第三真祖就如同是一个疯子,不管不顾,只为快乐,而现在她就像是有了一定的理智。

“我记得你和遗忘战王签订了‘圣域条约’吧?”

“……如今阿尔迪基亚王国也还是‘圣域条约国’的一员,你却在这里的首都如此大闹,让死在刚才我们交锋中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你这么做就不怕遗忘战王找你的麻烦?”

西乡这时候问道,其实他是在试探这几位真祖之间的关系与联系。

0 ...... 0

嘉妲又不傻,她看出来了西乡的目的,但她没有在意,只是随意的道:“……‘圣域条约’那只是齐伊搞出来的东西,我可没兴趣去遵守。”

“……况且就算白纸黑字的签署了条约又如何呢,只要我愿意,那就是一张废纸。”

“所谓圣域条约国是因为我们三位真祖而存在的,若是我们三人中的任何一人放弃条约。这个条约就自然会作废。”

“……我在寻找快乐,齐伊也是如此,但他是一个遵守规则与秩序的人。”

“其努力带给世界和平,努力促进人类与魔族的共处,其实也只是他寻找自我快乐的方法。”

嘉妲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西乡大略的猜到了,这三位真祖的关系其实很好。

他们虽然有着各自的目的以及一些微小的对抗,但整体而言这万年时间他们都是和平共处的。

这其实并不是一个好消息,三位真祖是一个小团体,这无疑代表着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势力。

这时,嘉妲促狭一笑道:“……你是在收集第四真祖的素体?看来你对第四真祖的力量感兴趣。”

“……现在你已经是原初,算是我的同族,我甚至可以帮助你去收集这些素体,让你完全的掌握‘焰光夜伯’的力量。”

“你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就好。”

西乡心中一动,问道:“……什么条件?”

嘉妲对着西乡眨了眨她翡翠色的美眸,浅淡一笑道:“……只要让我成为你的监视者!”之.

第六十六章 我只是个恶魔而以!

“成为我的监视者?”

西乡哑然失笑,然后他面色一冷道:“……虽然你的提议有那么一点让人心动,不过我依然拒绝。”

“……我很讨厌被别人威胁,尤其是当对方还处于落败者位置的时候。”

“虽然妥协是政治的规则,是秩序的产物,但很可惜我是个恶魔,我遵循的并不是你耳熟能详的秩序,而是绝对的混乱!”

“……你越是觉得合理之事,我越可能不会去做,你越是觉得不合理之事,我越可能去做。”

在顿了一下后,西乡和嘉妲一样,也是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当然,如果利益足够,我也不是不能调整一下自己的道德底线。”

“……毕竟,我只是个恶魔而以啊!”

人都是矛盾的,恶魔同样如此。

西乡有的时候喜欢去“零六零”当谜语人,喜欢去欺骗别人。

但有的时候他非常坦率,并不介意直接告诉对方自己的想法。

对于嘉妲想要成为我自己的‘监视者’什么的,西乡当然不会同意,他可不想活在别人的眼皮底下。

如果嘉妲真的实力强大到让他无法抵抗,或许西乡还会委曲求全一下。

但嘉妲的实力还不足以让他做到委曲求全。

从嘉妲的身上,西乡也大致了解到了真祖们的实力,了解到了真祖眷兽的真正力量。

那种类似‘魔法’的范围攻击型眷兽,对西乡没有任何的威胁,他的‘衰老’完全就是这类能力的克星。

唯有如嘉妲这样,能够进行白刃战,近身格斗能力极强的类型,才会让西乡头疼。

他的恶魔灵格并不是纯粹的战斗类,即使因为灵格带来了丰富的战斗经验,但那战斗经验碾压‘世界树’游戏的普通人是轻而易举。

游戏的技能都是公式化的东西,没有任何的威胁。

但如果是嘉妲这样本身活了成千上万年的存在,其拥有的战斗经验与意志,西乡不敢保证能比对方更强。

能看出来,第三真祖的战斗经验已经算是弱的了,她这万年时光里应该很少动手。

这才让西乡在与嘉妲的战斗中,在战斗本能与经验上依然占据优势。

但就算动手机会再少,万年的光载也不是区区能活百年的普通人类能比的。

‘如果真如嘉妲所说,她就是三位真祖里白刃战最强的那一个,那其他两位真祖也不必太过忧虑,只要小心他们诡异的眷兽能力就好。’

‘……这个世界最大的威胁性,果然还是咎神该隐与他的大圣歼。’

西乡心下嘀咕着。

他也很庆幸这个世界最强的种族是吸血鬼,这群完全靠眷兽来耀武扬威的种族。

如果这个世界的最强种族是兽人那种不要命厮杀的真正战士,那才会让西乡觉得头疼。

‘但就算如此,这些真祖也比世界树游戏里那些玩家强的太多,玩家终归只不过是玩家,只是个获得力量的普通人,能凭借的就是游戏系统设定的技能。’

‘……在游戏里没有痛觉设定,也没有死亡,倒是能成为第四天灾。’

‘但穿越后有了痛觉,也会真的死亡后,普通人与真正强者之间的差距就会无限拉大。’

‘……从这一点来说,安兹乌尔恭的其他成员就算穿越了也不一定多强。’

‘飞鼠那家伙倒是在这方面占据了优势,不死族已经死去的身体真是好用的东西,除了没有了过强的欲望让人惋惜。’

西乡心下感叹着,欲望才是一个人能够继续变强的动力,失去了欲望其实就是失去了未来。

就在西乡思考着,继续评估着这个世界的整体力量时,嘉妲拍着手大笑道:“……哈哈哈哈!!所以我才说你有趣啊,查拉图斯特拉!”

“我就喜欢你这样做事无所顾忌的人,齐伊那个家伙就是顾虑太多,做事弯弯绕绕,还要和人类签订什么条约,简直是让人觉得无趣。

嘉妲语气非常的不满,那一张野性十足的俏脸上亦是微微涨红,显得很是愤怒。

不过她不满的对象倒不是西乡,而是那位第一真祖。

紧接着,嘉妲又是叹了口气道:“……但正因为齐伊有顾虑,在我们三个人里,他是理智保持的最全,血之记忆最浓厚的人。”

“……你也不必在乎什么‘监视者’之类的,那只不过就是个称呼。”

“焰光夜伯的力量被一位很可能来自异域的恶魔得到,这件事让齐伊和艾斯沃德古尔很是担心。”

“……在不久前我们三人碰了一次面,因为担心你肆意使用焰光夜伯的力量,齐伊才会提起由我们真祖中的一位成为你的监视者0 .......”

“而我就自告奋勇的来了。”

嘉妲仿佛真的对这世上的一切都不在意,唯一活着的目的就是寻找乐趣。

她竟然直截了当的把三位真祖所密谋的事情直接告诉了西乡。

也不知道她就是这样的坦率,还是她希望西乡在知道另两位真祖的打算后,让他去与其他两位真祖产生更大的矛盾。

矛盾就会有争斗,争斗会带来更大的混乱。

西乡觉得第二点才可能是嘉妲的真实想法。

与这位第三真祖的短暂接触,西乡早就看出来她的本性,这就是一个单纯的乐子人,唯恐天下不乱。

嘉妲这时候看向了一旁正缩着身体,看起来神色萎靡躲在西乡身后的奥萝拉,她展颜一笑道:

“……单一焰光夜伯的素体不可能真的彻底掌握眷兽的力量。”

“你刚才之所以唤回第十二号眷兽,是因为那个素体的身体已经无法在继续承载妖姬之苍冰的力量了吧。”

“……想要完整的掌握焰光夜伯的力量,就必须集齐十二个素体,并用焰光之宴来完成最后的仪式。”

“三角形是最稳定的结构,只有我们三位真祖存在时,不会出现太大的乱子。”

“但如果有人得到了焰光夜伯的力量,那这个三角就会被打破。”

“……怎么样,要不要5.8与我联手呢,查拉图斯特拉!我和其他两位真祖不同,我已经被折磨的要疯了,即将忘记我所答应那人的使命。”

“我可以将我所掌握的焰光夜伯的素体交给你,也可以告诉你其他素体在哪里,甚至告诉你眷兽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们真祖又是为什么会出现。”

“……知道了这些,你就会明白齐伊和艾斯沃德古尔想要对你进行监视的原因。”

“我邀请你,不是以监视者与被监视者的关系,而是以作为盟友的身份来邀请你。”

“……漫长的时光,让我几近疯狂,让我忘记使命,我已经……受够这一成不变的世界了!”

嘉妲的声音变的微小,她张狂的神色渐渐消退,那一张野性十足的美丽容颜上,露出了一抹悲戚.

第六十七章 真祖的本职是老鸨?

空间一阵扭动,随着这空间扭曲间出现的,是一位穿着黑色LOLITA蕾丝长裙,手持阳伞,精美如人偶的嬌小女性。

南宫那月踏足在脚下这片废墟的大地之上,她的小脑袋左顾右盼,那稚嫩的脸蛋上是与她的外表完全不相符的严肃。

在搜寻了一圈没有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人后,南宫那月面色一沉,如洋娃娃般精致可爱的容颜流露出一抹焦急。

她慌乱的打着阳伞在四周又是寻找了一圈后,烦躁的在地上跺了跺脚。

就在这时,她晶莹的耳珠颤动了下,立刻收敛起自己焦躁的情绪,再次变的神情平静,一副云淡风轻,仿佛对一切都尽在掌握的样子。

她可不想把自己现在这副手足无措的慌张样子,暴露在其他人面前。

“南宫小姐!”

拉.芙利亚驾驶着一辆汽车快速的接近着这里。

汽车磕磕绊绊的行驶在这片错落的废墟中,直到见到南宫那月,她才是停下车,神色略显慌张的走了过来。

就算是在怎样的天赋才情,就算是在怎样年纪轻轻就在国际政局中展露才华。

拉.芙利亚也终归只不过是一07位十四、五岁的少女,面对这突发的大事件,就算是她也有些找不到主心骨了。

而在这里见到南宫那月那副镇定的情绪后,拉.芙利亚提起的心也是平复了些许,理智努力的将那些惶恐驱逐出脑海。

“南宫小姐,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查拉图先生呢?”

与南宫那月一样,来到这里的拉.芙利亚目光也是扫向四周,在没有见到西乡后她内心一突,连忙问道。

“我也是刚刚到这里,并没有见到那个恶魔。”

“……之前这里的魔力波动太过于浓郁,就算是我也不敢贸然介入战场。”

“等到这里的魔力波动完全平复后,我才是用空间制御的魔术过来看一眼,也只比你早到了没多久。”

南宫那月用她口齿不清的稚嫩嗓音,给拉.芙利亚解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