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35章

作者:朱之月

在顿了一下后,奥萝拉又是忍不住道:“……还有吾也不是什么小孩子,吾之思想早已成熟,汝看起来才更像是小孩子吧。”

“……吾觉得,从外表看,吾的年纪还要比汝更大呢!”

这样说着的奥萝拉骄傲的挺起胸膛,她下巴微微抬起,好似是在和南宫那月比着身高。

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她还真比南宫那月高了那么一点点。

仙都木阿夜‘噗嗤’一声差点笑出声,还好在关键时刻忍了下来。

“闭嘴,我没有让你说话就不要说话!”

南宫那月脸色铁青了一下,她是想这样一直保持着小孩子的身形不成长的吗?

那只是因为作为纯血魔女的她,在小时候就受到魔术仪式的影响。

不过南宫那月真实年龄终归已经有了二十一岁,早就不是那种简单会被人几句话就弄的气急败坏的小女孩。

她嬌嫩的手掌上出现了一把折扇,狠狠的砸在了奥萝拉光洁的脑门上。

“唔,汝打的吾好痛!”

奥萝拉捂着自己的脑袋,委委屈屈的说道。

南宫那月性格本就强势,她那与西乡如出一撤的冷酷视线望来,让奥萝拉连忙闭上了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对这个第四真祖的素体做了什么?”

南宫那月这时将问题又问了回去。

这一次西乡没有再逗她,而是轻笑着道:“……我只是给第四真祖的第十二号眷兽喂食了足量的魔力,希望那只眷兽能发挥出更强的力量。”

“……不过眷兽的力量还能继续增强,但是这个作为眷兽的寄宿体,却是太过于脆弱了。”

这样说着的西乡瞥了奥萝拉一眼。

奥萝拉的小手拽了拽自己的连衣裙下摆,她语气畏惧的道:“……吾只是封印‘妖姬之苍冰’的媒介。”

“……吾们被创造,就是为了封印第四真祖的眷兽,吾们虽然也是吸血鬼,但终归不是第四真祖。”

“吾们的身体无法承载第四真祖眷兽的力量,过于使用那份力量会让身体坏掉。”

“……在身体坏掉后,失去了封印的眷兽会彻底暴走,这是吾绝对不被允许的。”

“因为吾被创造出来的目的,就是封印那些眷兽,直到第四真祖的苏生!”

西乡呵笑了一声道:“……追根究底,你还是太弱了,太不中用了啊,奥萝拉!”

“吾也不想的,但吾也只能勉强动用‘妖姬之苍冰’的部分力量。”

奥萝拉想要反驳,但最后也只是小声说道。

虽然第四真祖的眷兽‘妖姬之苍冰’的表现力稍有不足,不过西乡也算是满意了0 .......

最起码现在的他掌握了大范围杀伤性的招式。

过去在Yggdrasills时,西乡虽然实力强大,能力诡异,在单对单的情况下无有敌手,是绝对的世界最强。

不过就如同是游戏平衡一样,作为衰老的大恶魔,西乡并没有掌握任何的大范围AOE技能,或者说是魔法。

那时候西乡还是挺想当个法师的,最起码大范围的轰炸看起来很帅。

只可惜那时候的西乡无法掌握类似的能力,如今在这个世界,他倒是满足了一把当‘法师’的瘾。

仅从刚才‘妖姬之苍冰’的表现看,那一击的威力已经和Yggdrasills中的超位魔法差不多了。

破城、破军都不在话下。

而‘妖姬之苍冰’的力量还有进步的余地,这只第四真祖的眷兽不光只有这样的出力。

如今的制约正是奥萝拉的身体。

因为命定的使命,奥萝拉不会也不能过大的加载‘妖姬之苍冰’的力量,从而让封印被解除。

‘但只要想办法增加奥萝拉的承受力,这份力量就会变的更强。’

‘……亦或者是收集到所有的第四真祖素体,完全重现第四真祖的力量,那时候应该就不会再有出力不足的困扰。’

‘而在我的第三星辰粒子体下,我所能掌握的眷兽实力,只会比那个真正的第四真祖更强。’

西乡思索着接下来要如何调整增强这份力量。

虽说增加奥萝拉的体质,让其能承载‘妖姬之苍冰’好像很难,毕竟那是真祖的眷兽,是只有真祖才能豢养的召唤物。

不过西乡这时候却突发奇想,有了一个想法。

假如他无法在这个世界完成这样不可思议的奇迹,他完全可以换个世界,用其他世界的方法来完成。

西乡并不是吸血鬼,他身体的构成与那些拥有负之生命力的吸血鬼完全不同。

他无法让眷兽寄宿在自己身体中,这是属于这个世界的规则,是吸血鬼这个存在的保证。

因此西乡才需要奥萝拉以及其他第四真祖素体的存在,需要用她们来作为媒介。

简单来说就是,奥萝拉就是一个魔法道具,而西乡可以利用这个魔法道具,操纵第四真祖的眷兽。

一个道具只能对应一只眷兽,因此西乡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收集齐所有的真祖素体!

“你既然是第四真祖的一部分,为什么要听他的话?”

南宫那月有些不解,她不管怎么想,都觉得奥萝拉不应该这样听西乡的话才对。5.8

有着焰光之瞳的少女紧贴在西乡身边,她小声的给南宫那月解释道:“……吾本是‘原初’的监视者。”

“……作为第四真祖的素体,吾的使命即是完成‘焰光之宴’,将十二只眷兽交给原初,从而让真正的第四真祖复活。”

“现在他就是‘原初’,对于吾们而言,听从原初的命令完成‘焰光之宴’,是不可违背的命令。”

“……因此只要原初遵循使命,吾就必须要听他的话。”

南宫那月微微颔首道:“……原初?就是那个受诅灵魂啊。”

这时候的空隙魔女,总算知道了西乡到底是用什么方法得到了第四真祖的眷兽。

他将‘原初’封印在自己体内,虽然那是受诅灵魂,但亦是第四真祖理论上灵魂的一部分。

自然的,第四真祖的眷兽与素体会听从西乡的命令。

这看似简单的方法其实非常困难,因为正常情况而言谁若是接近‘原初’,只会被‘原初’诅咒,被侵占身体与夺走灵魂。

也就是西乡用了南宫那月不知道的方法,反而夺走了‘原初’的一切。

现在的西乡,即是‘原初’!

南宫那月这时候也猜到了西乡接下来的打算。

他要去收集齐所有的‘第四真祖的素体’,然后举办‘焰光之宴’,从而获得第四真祖的完整力量。

而第四真祖的素体有一部分应该就在那三位真祖手中,接下来很可能,西乡就要与那三位真祖正面相撞!.

第五十二章 直到死亡将我们的契约终结! (求订阅,求自订)

(求订阅,求自订~~谢谢大家!)

直面三位真祖,这在其他人看来可能是极其危险,甚至是不可思议的事。

但是南宫那月相信,对于这个神秘莫测的恶魔来说,那或许并不是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

只不过就算内心里相信西乡一定有着自己的打算与目的,对于直面三位真祖早就做好了准备。

但是空隙的魔女在内心深处隐隐间,还是有着对西乡的担忧。

当这个念头冒出时,南宫那月悚然一惊,然后她就是自嘲一笑。

自己真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慢慢的担心起了这个恶魔。

这个恶魔在五年的时间里,每日每夜都在陪伴着她。

对南宫那月而言,西乡就是她从出生到现在,陪伴她时间最长,关系最是亲密的人。

南宫那月这二十年的人生里没有多少朋友,在她的记忆中甚至没有父母的存在。

孤独的魔女就算再是坚强,也渴望着一个能够给予她伴随的亲密之人。

而这个人,就是西乡。

南宫那月那湛蓝色如宝石般的美眸看向了西乡,看着他这时候正逗弄着奥萝拉。

有着焰光之瞳的美丽少女被他弄的手足无措,总是一副柔柔弱弱要哭出来的样子。

察觉到南宫那月那刺人的视线,西乡的注意力也是从奥萝拉身上收回,他望向空隙的魔女,两人四目相对。

魔女完全没有任何羞涩与慌张的样子,她倔强的对视,毫不闪避。

“怎么了,小那月……为什么要这么看我?”

西乡轻笑了一声问道。

“哼,只是突然发现不知觉间与你也认识这么久了。”

“……我不知道你具体的目的是什么,07但明白你接下来要做的事。”

“既然你已经卷入了第四真祖的事件里,那就去夺走第四真祖的一切吧!”

“……只不过在这我们不能理解的‘焰光之宴’里,你也要注意一下安全,我可不想自己契约的恶魔出现什么问题。”

南宫那月打着蕾丝花纹的阳伞,阳伞的把手抵在她嬌弱的香肩上。

魔女迈开那裹着黑色绒袜的纤細美腿往前走了几步,远方海面上冻结的微风轻轻吹过,拂动着魔女如墨的长发。

冰冷的寒意与空气中的水分冻结在南宫那月的秀发上,凝出一颗颗细小的冰晶,让南宫那月看起来清澈透丽,到更像是那‘妖姬之苍冰’。

南宫那月的性格强势,唯我独尊。

傲娇这种不坦率的性格不会出现在她的身上。

她是一个有一说一,当仁不让的人。

既然察觉到了自己内心深处那对西乡的担心,以及微不可查的异样感情。

南宫那月就不会逃避,而是直言相告,果断的诉说着自己的担忧。

在南宫那月看来,如果因为自己的不坦率而错过许多事,然后在未来后悔,那样的人对她来说是完全不值得同情的。

承认过去,抓住现在,展望未来,这就是南宫那月的人生准则。

西乡说她可以去成为弦神岛的女王,这句话可不是开玩笑,而是南宫那月有着那份魔女之王的器量。

就算是西乡也没想到南宫那月会这样坦诚,他怔了一下后,表情也是认真的道:“……直到你死亡,我们的契约才会终结!”

“而在契约终结之前,我便永远是守护你,并监视着你的恶魔!”

站在西乡前面,只留有一个背影的南宫那月,她樱唇勾起,露出一抹让人看不到的笑。

“我会与你站在一起并且帮助你,查拉图!对于我们最终的目的而言,第四真祖的力量正可以作为一个威慑!”

南宫那月言之凿凿的说道。

只不过没有人明白南宫那月口中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只有西乡和仙都木阿夜懂她的意思。

有着一双火眼的和风美人这时候用宽大的袖摆遮住自己的半张脸。

仙都木阿夜看着南宫那月的背影若有所思,那藏在袖摆后的嬌艳容颜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

拉.芙利亚这时候感叹道:“……真是可惜了戈佐岛,作为地中海地区有名的风景区,没想到就这样毁掉了。”

西乡听到拉.芙利亚的话,他调侃道:“……王女殿下是在怪我没有手下留情吗?”

拉.芙利亚连忙道:“……当然不是,我又怎会怪罪查拉图先生。”

“……反正事情已经定性,这都是那边的晓牙城先生因为对第四真祖力量的觊觎和探索,才会造成灾难的出现。”

“嗯,还有黑死皇派,这次戈佐岛的毁灭正是黑死皇派与晓牙城先生造成的。”

“……还好,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们没有受伤,否则晓牙城先生就真的难辞其咎,就算是死亡,也无法偿还这份罪过。”

拉.芙利亚不愧是专业的外交人员,一番推诿责任,就是给这件事定了性。

“等一下,我和黑死皇派可没有任何关系,公主殿下啊,您千万不要把我和黑死皇派搅合在一起说!”

晓牙城这时候神色大变,他慌忙说道。

黑死皇派可是恐怖分子,你说把这次的事故怪到恐怖分子身上没问题,就算是怪到他这个考古学家身上都好说。

毕竟考古学家、民宿学者本就是危险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