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34章

作者:朱之月

他怎么也没想到,第四真祖的眷兽竟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亦或者是,并不是第四真祖的眷兽如此强大,而是被那只恶魔操纵的眷兽才会如此恐怖?

某种程度上说,死皇弟猜对了。

吸血鬼能够豢养眷兽的原因就在于吸血鬼拥有着负之生命力。

那与生命完全相反的存在方式,成为了眷兽寄生在吸血鬼身上的养料。

西乡是一只恶魔,他并不是吸血鬼,理论上而言其是不能饲养这些眷兽的。

但是与此同时西乡有着‘第三星辰粒子体’,由这第三类永动机所产生出的‘魔力’,让妖姬之苍冰发出了欢愉声。

这只眷兽贪婪的吞噬着第三星辰粒子体产生的‘魔力’,仿佛是饿了无数年一样。

如果是一般的吸血鬼在这里,恐怕就算是拥有负之生命力的吸血鬼,也会刹那间被眷兽吸成人干。

肉眼可见的,那人鱼与妖鸟结合在一起的美丽眷兽,其身上闪耀的冰晶更加瑰丽,散发出的气势与魔力,也更加残酷恐怖。

这让西乡明白,看来第三星辰粒子体还有着自己没有发现的能力。

否则又要怎么解释这第四真祖的眷兽,在吞噬了‘第三星辰粒子体’的魔力后,会产生这样的变化。

西乡就像是在等待着其他人找到安全的地方,又像是在默默的习惯着操纵真祖眷兽的方法。

他并没有直接发动攻击,只是让妖姬之苍冰身上所吹拂而过的冻风,将一切都冻结。

“求求你们,我愿意接受所有的审判,也愿意承受一切后果,只求你们看在我的孩子们还年小的份上,救救他们吧!”

这时候的晓牙城面露祈求,这位在世界上都是知名的考古学家跪在了地上,放弃一切尊严。

他只希望南宫那月能够救下他的一双儿女。

晓牙城知道在第四真祖的天灾面前,他根本没有可能带着自己的儿女逃跑,他唯一能祈求的,也只有南宫那月了。

0 ·······求鲜花····· ········

空隙的魔女皱了皱好看的黛眉,虽然是魔女,但南宫那月也并不是那种彻底的铁石心肠的人。

尤其是她的其中一个愿望是成为老师,对孩子有着本能的喜爱。

“阿夜!”

晓牙城凄惨的样子并不会让南宫那月心软。

但是晓古城与晓凪沙在冻风中已经要丧失生命的惨状,让南宫那月还是动了恻隐之心。

仙都木阿夜看了南宫那月一眼,轻声笑道:“……妾身知道了!”

随着书记的魔女手一挥,那道与时间有关的结界,将晓牙城一家都是笼罩其中。

“轰——————”

结界刚刚笼罩在晓牙城几人身上,已经对妖姬之苍冰这种眷兽差不多理解完毕的西乡,终于让这灾厄展现出了它毁灭的一面。

来自古老冰河时代的狂啸,席卷了这座岛屿!

……

“快,听从公主殿下的命令,‘虹桥’迅速升空!”

戈佐岛的停机场中,‘虹桥’的指挥官大声命令着,全舰的工作人员开动起来,用最快的速度让这艘空中战舰升空。

这时候的戈佐岛已经刮起了肉眼难以分辩前方五米的狂暴冻风,整座岛屿都是遍布雪迹与冰晶。

这位于地中海中的岛屿,竟然在刹那间如同来到了南北极,就连空气中的温度,都在急速下降。

0 .... ...

突然,戈佐岛的一角爆发出了让‘战舰’的魔力指示器都在警报的魔力风暴,指挥官迅速反应,大声命令:

“……打开精灵炉,展开防御结界!”

在狂暴的冻风中左摇右晃的战舰展开了结界。

结界的边缘与那狂暴的魔力相撞在一起,整座战舰都发出磨牙刺耳的扭曲声,仿佛下一瞬就会解体。

恐怖的魔力风暴持续了大概有一分钟之久,战舰指挥官看着精灵炉的能量降下了好大一截,忍不住的咽了口口水。

他擦了擦额头上冷汗,嘀咕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要知道这可是精灵炉啊!”

精灵炉造价昂贵,所需技术极高,可以说就是这个世界的核反应炉。

但就算是核反应炉所产生的魔力结界,竟然在与那魔力爆发相撞时都能量骤降,可想而知在那魔力爆发的中心点,又是何等的恐怖。

通过战舰的舰桥往下望去,指挥官目瞪口呆的看着曾经的戈佐岛。

这座在欧洲有着很大名气的观光胜地,拥有着众多遗迹的古老地区,这一刻已经彻底消失了。

倒不是岛屿完全不见,而是一整座岛都是化为了冰山,那些构成岛屿的物质在极致的低温下彻底破碎,成为了冻结的冰晶。

还嫌不够般,以戈佐岛为中心,整个海平面都是化为了冰晶大陆,数不清的冰块起伏。

空气中传来丝丝寒气,整个地中海竟然都是降温了数十度。

“这是公主殿下在遗迹里发现了什么史前灭绝世界的兵器吗?”

指挥官人已经彻底傻了。

……

死皇弟以及他所带来的那些兽人的精锐魔导部队,在直面妖姬之苍冰的一刹那,就连细胞都是被冻成了残渣。

随着整只兽人部队的被消灭,笼罩在遗迹上的结界也是消失。

南宫那月在第一时间发动了‘空间制御’的魔术,带着因仙都木阿夜的结界活下来的人转移出了戈佐岛。

只能说仙都木阿夜那涉及到时间秘法的结界足够结实,挡住了妖姬之苍冰的第一轮魔力爆发。

但第一轮爆发后,结界就已经支离破碎,南宫那月可不想让自己暴露在那狂暴的魔力环境里。

“嘶……”

转移出了戈佐岛后,看着面前在地图上已经消失的原岛屿残骸,南宫那月倒吸了一口凉气。

“查拉图那家伙,是要开始毁灭世界了吗?”

空隙的魔女深深的忧虑起来。

那只恶魔寻找第四真祖的眷兽,该不会就是为了利用第四真祖的力量毁灭世界吧?!之.

第五十一章 我,即是原初!(求订阅,求自订)

(求订阅,求自订,谢谢大家~!)

也无怪乎南宫那月会这样想。

实在是在那黑暗空间中,西乡以‘恶神之母’的灵格所演出的‘大君’,带给着南宫那月以深深的恐惧。

尤其是那位大君话里话外间都以毁灭她的世界,吞噬一切生灵来对南宫那月进行威胁。

这让空隙的魔女会下意识的迟疑起西乡的目的。

而如今面前戈佐岛从地图上的消失,仿佛就在印证着恶魔那毁灭世界的言语并不是空谈一样。

南宫那月用空间制御术式转移后的地点,是位于戈佐岛附近不远处的一座岛屿。

岛屿之上,众多观光群众看着那被冰封的大海,看着地中海那座著名的遗迹之岛化为冰晶碎屑,一个个都是目瞪口呆,神情恐惧。

 在知道了晓牙城几人正在调查的遗迹与第四真祖有关后,马耳他官方就是撤走了那座岛屿上的游客。

本身游客们还在抱怨马耳他这突如其来的要求。

但如今见到这毁天灭地的景象,所有的游客都有一种死里求生的庆幸感。

“爸爸……”

穿着红白巫女服,还是个小学生的晓凪沙见到这可怕的一幕,她嗫嚅了一下嘴唇,脸色惨白的小声喊着父亲。

晓牙城脸上的笑容很是勉强,他安慰了自己的女儿几句,心中一暗,人在河边走,终归有湿鞋的时候。

这一次估计他要真的去监狱里好好蹲一段时间了。

他之前既然请求了南宫那月,如今南宫那月按照他的请求把他的一“零四三”对儿女救出。

晓牙城也就必须去完成自己的约定。

他还没胆大到敢去欺骗空隙魔女的地步,所以其准备老老实实的找个监狱进去蹲着。

就在这时,已经逃离遗迹的众人身边再次传来了一阵空间的波动,在几人的警惕注视下,一男一女两道身影随着那波动出现。

其中一人正是西乡,他穿着一身镶有银边的黑色礼服,面容清朗透着一股邪异。

而在西乡的身旁,则是一位穿着朴素吊带连衣裙,露出雪白香肩的少女。

少女有着一头虹色的美丽秀发,在太阳的照射下,于不同的角度看去,能够看到五颜六色的瑰丽色彩。

她的眸子中是一片璀璨的焰光,五官精致秀美,那纤細的嬌躯似是一位病弱的公主。

“第四真祖的第十二号素体!”

见到那纤細秀美的身影后,南宫那月轻哼了一声。

“第十二号素体真是太难听了,小那月……那边的吸血鬼给她起的名字就不错,现在就称呼她为‘睡美人’(奥萝拉.弗洛雷斯缇纳)吧!”

西乡轻笑着说道,他那燃烧着黑炎的漆黑双瞳,缓缓的看向了身旁的奥萝拉。

奥萝拉这时候真如一位病弱的公主一样,她的身体看起来很是虚弱,脸色苍白。

在听到西乡的话后,她努力提起精神,假装傲慢的道:

“……汝的提议不错,既然这是汝的恳求,那吾亦要表示对汝的宽宏大量,接受汝的提议与奉上的祭品!”

“奥萝拉.弗洛雷斯缇纳,唔,这个名字倒也能勉强让高贵的吾接受!”

“……庆幸吧,能让吾接受这个名字,是汝这辈子最大的荣光!”

奥萝拉的样子就像是一位高傲的皇女,正在心高气傲的接受手下的赠礼。

只是就算她在怎样努力维持自己的‘高贵’,那副姿态看起来更像是一位亡国的皇女,实在是过于落魄了。

西乡忍不住的抬起手来,对着奥萝拉的小脑袋狠狠的敲了下去。

“汝、汝要做什么?”

刚刚还一副傲慢姿态的奥萝拉,立刻就是变的泪眼汪汪,她捂着自己的脑袋往后缩去,可怜兮兮的看着西乡。

见到西乡的目光望来,她再次脖子一缩,几乎要哭了出来。

“你真是个废物,奥萝拉!才接受了我这么点对你身体的赐予,你就哭喊着说太疼,说自己要坏掉了。”

西乡目光冷漠,他望着面前的奥萝拉冷笑一声,不在意的说着虎狼之词。

他话音落下,南宫那月、仙都木阿夜都是用着怪异的眼神看着他。

拉.芙利亚满面绯紅,但神情却很兴奋,她欠起脚尖,努力的想要听西乡接下来要说什么。

晓牙城则是连忙捂住了晓凪沙的耳朵,生怕自己女儿受到污染。

“但是吾真的是太疼了……在这样过多承受汝的恩赐,吾真的会彻底坏掉。”

奥萝拉有些不服气的说道,但是在西乡那冰冷的目光下,她反驳的声音很小,说着说着就是变成了嗫嚅。

“这是怎么回事?你这个恶魔对第十二号……对奥萝拉做了什么?”

空隙的魔女冷着一张人偶般精致的脸蛋,她打着阳伞上前一步,把奥萝拉往后拉了一下,让她躲到自己的身后。

但奥萝拉却并不领情,反而上前一步再次站在了西乡的身边。

能够看出来奥萝拉对西乡很惧怕,但她却依然要与西乡站在一起,这幅光景让人颇为讶异。

“哎呀,小那月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还是你的思想出现了问题?”

西乡似笑非笑的看着南宫那月,调侃的说道。

南宫那月早就不是过去的她,已经不会几句话就被西乡弄的破防。

她神色清冷的道:“……我只是在为你竟然会对这样的小孩子有兴趣而感到不耻。”

“小孩子?”

西乡神色怔了一下,然后哑然笑道:“……奥萝拉可不是小孩子,如果按照年龄算,她应该有几千岁了吧!”

奥萝拉这时候用力点头道:“……是啊,吾已生活的岁月高达数千年之久,虽说吾一直处在沉睡中,很少在外界有活动。”